小蓝单车穷死了

共享单车的冬天分外寒冷。

在酷骑单车、小鸣单车相继被曝提现困难之后,几乎被公认是行业第三、“最好骑单车”的小蓝单车,被媒体曝出公司解散,HR在朋友圈甩卖办公用品的新闻。

报道显示,小蓝单车目前已经解散了大部分员工,而小蓝单车创始人李刚2014年创立的野兽骑行也未能幸免,除高管之外,其余员工全部劝退。而拖欠员工的工资将延期至2018年2月10日才可发放。

百度贴吧上,小蓝单车的前员工们也已经成立了欠薪讨债群,上传图片的时间是今年的8月21日。看来,危机爆发的时间远比想象中更早。

图片来自百度贴吧

虎嗅第一时间尝试与公司公关与管理层核实此事,对方先是否认了小蓝单车的解散传闻,并表示只是开源节流,正常的办公位置变动而已。

传言并非空穴来风,我们不妨回顾一下小蓝单车从资金链紧张到传出解散消息的始末。

军队在溃败之前,总有蛛丝马迹可寻。事实上,小蓝单车资金链紧张早有传闻。今年夏天,就有行业内资深人士透露,小蓝单车拖欠供应链货款金额超过1亿,逾期未还。虎嗅8月份对此曾向广东某供应商核实,对方先是肯定了这一消息的准确性,但在与股东沟通后,拒绝进一步披露详情。

除此之外,根据新京报的报道,在天津武清区的王庆坨“自行车小镇”里的美邦车业,也因小蓝单车突然终止合同,几百万的物料难以找到销路而陷入困顿。

事情发展得要比想象中更快,资金链压力很快波及到C端用户这里。短短2个月后,10月17日,就有媒体曝出小蓝单车押金退还困难,退款客服热线拨打几十次才能接通。

此后就是对接盘者究竟是谁的传闻和漫长的辟谣。

10月18日,接近交易的人士透露,小蓝单车是正在与摩拜洽谈并购,很快会有“大消息”放出。而我向摩拜方面求证时,对方给出了截然相反的答案。员工表示从未听说过要收购小蓝单车,摩拜的规模已经不需要收购市场上其他品牌。

而同时段传出的消息是永安行向小蓝单车打款一千万以缓解资金压力,而随后,小蓝单车官方否认了这一传闻,公关只回答“谣言勿信”。

种种纷繁传言还未被厘清,公司解散、拖欠员工工资的新闻又再次见诸报端。

融资困境和艰难尝试

其实,小蓝单车遭遇困境的原因很简单直接,就是融资不顺。

第一梯队的摩拜与ofo身后分别有腾讯、阿里、滴滴这样的资本与流量平台,并且早已开启了出海进程。无法成为前两名的后果就是很难找到接盘者投注于此。

此处需强调三个观点。

第一,强调一个互联网企业的一般规律:第一名与第二名之间、第二名与其余竞争对手之间市场份额绝不是小幅度递减的。“行业基本只容得下第一名和第二名,结局还往往是他们停止烧钱,最后合并。”一位CEO曾经对我说。此处可以横比滴滴和Uber。

第二,说回到单车这门生意本身。不论从产品、成本、供应链、投放量及订单量看,众多后发者对于摩拜和ofo都没有任何颠覆式的创新,也没有显著优势可言。

第三,先发优势是重要的。因为后发者相较于摩拜与ofo来说,还面临着获取新用户的压力。不同于其他APP,单车用户的迁移成本并不仅是再多下载一个软件那么简单,还需要缴纳押金、充值等费用。

而为了弥补资金短缺,小蓝单车还尝试从B端变现,寻找合适的广告主。今年5月,小蓝单车曾经推出一款自带屏幕的自行车——bluegogo Pro 2。最大的亮点是车把上放置了一块7.9寸屏幕。CEO李刚对这块屏幕寄予厚望,他认为这块小小的屏幕可以成为类似分众广告的变现渠道:为用户提供吃喝玩乐服务入口。

在发布会上,李刚说:

如果哪家共享单车还想靠1元1元的(单车)租金赚钱,那么我想说,你开心就好。

实际上,这种单车+屏幕的尝试由于大大增加了单车制造成本,同时无益于B端变现,最终失败。毕竟用户在骑行场景里,很难分神关注屏幕信息。

难以获得资本青睐,处在“烧钱”的赛道中,又难以自体供血,小蓝单车遭遇的困境其实在意料之中。


东风雷诺联合虎嗅

发起#你心中的跨界传奇#话题讨论

快来分享那些惊艳你的跨界

参与活动即有机会赢取雷诺ESPACE车模一个↓↓

相关文章推荐

李峰"屈就"蔚来资本

科技  2017-12-12 2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