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域研究】贵州省及下辖各州市经济财政实力与债务研究(2017)

已披露区域研究报告目录

山东省及下辖各市经济财政实力与债务研究(2017)

浙江省及下辖各市经济财政实力与债务研究(2017)

河北省及下辖各市经济财政实力与债务研究(2017)

湖北省及下辖各市州经济财政实力与债务研究(2017)

福建省及下辖各市经济财政实力与债务研究(2017)

山西省及下辖各市经济财政实力与债务研究(2017)

文章正文:

区域概况:贵州省位于我国西南腹地,连接成渝经济区、珠三角经济区和北部湾经济区,是我国西南地区的重要经济走廊。全省面积17.62万平方公里,下辖6个地级市和3个自治州,2016年末常住人口3555万人。贵州省历史上属传统农业省份,工业基础较为单薄,加之不临江不邻海的位置条件,经济发展相较东部发达省份较为落后,经济体量在全国占比相对较小。近几年来,贵州省发展受到了国家层面的大力扶持,交通运输条件大幅改善,战略定位逐步凸显,全省经济处于快速赶超阶段,经济增速连续六年居全国前三。

经济实力:2016年,贵州省总体经济规模在全国各省中排序仍然靠后,但依旧保持了快速增长态势,主要经济指标增速居全国前列,后发优势继续凸显。当年贵州省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17万亿元,在全国31个省市中居第25位;同比增长10.5%,高于全国水平3.5个百分点,居全国第2位。当年贵州省工业体系随供给侧改革推进而进一步优化,酒、饮料和精制茶制造业继续超越煤炭开采和洗选业成为第一支柱产业,大数据、大健康等新兴产业实现快速增长,但规模仍相对较小,产业结构仍具有较大调整空间。经济动力上,基础设施投资作为全省投资增长的最主要动力,增速继续上扬,较上年提升6.8个百分点至29.1%,占固定资产投资比重超过40%,驱动全省经济总量快速增长。未来贵州省仍将继续对接“西部大开发”和“长江经济带”等国家发展战略,投资需求大,全省经济发展享有较大的政策红利和外部支持,区域发展前景看好,但政策实际落地情况以及中央财政的支持力度和持续性需持续关注。

从下辖各州市情况看,2016年贵州省下辖各州市均保持了两位数的经济增速,地区生产总值增速处于11.7%(贵阳市)至13.3%(黔东南州)之间,各地区经济增速差距不大,但区域经济分化现象仍较为明显。其中,黔中经济区的中心-贵阳市、黔北经济协作区的中心-遵义市经济实力相对较强,在省内排名靠前,2016年两市分别实现地区生产总值3157.70亿元和2403.94亿元;以毕节市、六盘水市为代表的毕水兴经济区经济发展以煤炭、电力等传统产业为主,地区具有相对优势的工业基础,但也面临转型升级压力,2016年两市分别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625.80亿元和1313.70亿元。上述四市地区生产总值合计占全省各州市地区生产总值合计的比重在65%以上。其余各州市经济发展水平相对落后,当年黔南州地区生产总值首次突破千亿,黔东南州、黔西南州、铜仁市和安顺市地区生产总值在700亿元至1000亿元之间。

财政实力:得益于经济的快速赶超和上级政府的持续大力支持,近年来贵州省可支配财力持续增长。2016年全省可支配财力为8385.79亿元,同比增长9.64%,其中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总计占比保持在75%以上,财力结构较为稳健。除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外,一般公共预算中上级补助收入和债务收入占比最高,是全省可支配财力的重要构成,2016年占可支配财力的比重分别为30.79%和19.14%,持续体现了贵州省自2015年发行地方政府债券以来快速增长的债务融资规模和中央财政大力度的补助支持。近年来贵州省上级补助收入呈稳定增长态势,增强了全省财政支出保障能力。

从下辖各州市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看,2016年贵阳市和遵义市仍分列前两位,分别为366.32亿元和187.49亿元,整体排序和上年一致,贵阳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处于绝对领先地位;受地区产业结构差异影响,各州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速差异明显,其中贵阳市和安顺市受“营改增”政策影响增速排名垫后,毕节市和六盘水市由于能源矿产等主导产业税源支撑力有所弱化,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速相对较低。自给情况方面,除贵阳市外,当年其余州市一般公共预算自给率均在50%以下,各州市均需依赖上级转移支付平衡资金缺口。同年,各州市中除六盘水市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自2015年大幅上涨后出现回落,以及黔西南州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持续下降外,其余州市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均较上年有所回升,其中铜仁市当年政府性基金收入对财力的贡献度相对较高。

债务状况:由于在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的持续投入,贵州省形成了较大规模的政府债务,但近年来贵州省政府债务管控措施持续加强,债务规模略有下降且控制在财政部下达的债务限额之内。2016年末,全省政府债务余额为8721.07亿元,较2015年末略有下降,在财政部下达的政府债务限额9199.5亿元以内。以地方政府债务余额与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相对比,2016年末贵州省地方政府债务余额是其当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5.59倍,位列全国31个省市该指标降序排列第2位。自2015年自发自还地方政府债券以来,截至2017年11月1日,贵州省累计发行地方政府债券7038.65亿元,发行规模处于全国已发债省市前列,贵州省存量地方政府债券将于2018年起进入本金偿还期,从未来偿债现金流分布看,2020年-2023年间到期金额相对集中。

从下辖各州市情况看,2016年末,贵州省下辖各州市均已积累了相对较大的债务规模,当年末政府债务余额与2016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之比均在3倍以上。当年末贵阳市和遵义市债务规模超千亿,分列前两位。从城投企业债务负担看,2016年末贵州省已发债城投企业带息债务主要集中于省本级和遵义市,两者带息债务合计占比约为全省的70%。遵义市、安顺市、黔东南州和六盘水市已发债城投企业2016年末带息债务规模相对较大,超过当年当地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3倍。2017年9月末贵州省城投企业存量债券集中于省本级、贵阳市和遵义市,三者存量债券合计超过全省的60%;将存量债券余额与当地2016年一般预算收入相对比,同期末遵义市、安顺市和铜仁市存量城投债券余额相对较大。

一、贵州省经济与财政实力分析

(一)贵州省经济实力分析

2016年,贵州省经济依旧保持快速增长态势,工业体系随供给侧改革推进进一步优化,但产业结构仍具有较大调整空间。未来贵州省仍将继续对接“西部大开发”和“长江经济带”等国家发展战略,区域发展前景仍然较好。

贵州省位于我国西南地区,是连接成渝经济区、珠三角经济区、北部湾经济区的重要经济走廊,同时也是长江经济带覆盖省份。2016年以来,贵州省经济保持了平稳快速增长态势,主要经济指标增速持续高于全国和西部省份,居全国前列,后发优势继续凸显。2016年,贵州省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17万亿元,在全国31个省市中居第25位;同比增速为10.5%,较上年下降0.2个百分点,高于全国水平3.5个百分点,位列全国第2位。2017年前三季度,贵州省实现地区生产总值9499.53亿元,同比增速为10.1%,高于全国水平3.2个百分点。

从产业结构看,贵州省二、三产业发展相对均衡,形成合力驱动经济快速增长。2016年三次产业结构为15.8:39.5:44.7,较上年基本保持稳定;同期三次产业增速分别为6.0%、11.1%和11.5%,二、三产业保持了同步快速增长态势。其中,第二产业中的工业增速近五年来逐年放缓,但仍延续了较快速的增势,增速保持在10%左右,且行业结构逐渐调整优化,新旧增长动能转换加快。

从规模以上工业的细分行业看,2016年,贵州省实现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4032.11亿元,同比增长9.9%,其中增加值在200亿元以上的主要行业包括酒、饮料和精制茶制造业、煤炭开采和洗选业、电力、热力生产和供应业、非金属矿物制品业和烟草制造业,占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的比重为62.26%。主要行业中,酒、饮料和精制茶制造业增加值增速为12.8%,自2015年首次超过煤炭开采和洗选业成为第一支柱行业以来,继续保持快速增长态势,增速较上年提升2.6个百分点;非金属矿物制品业增速为18.3%,较上年提升5.3个百分点,增加值规模首次超过了四大传统行业[1]中的烟草制造业;煤炭开采和洗选业增速回落,出现负增长,为-0.9%;烟草制品业持续负增长,降幅较上年扩大6.6个百分点。此外,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汽车制造业、医药制造业等新兴产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6.6%、38.4%和12.3%,占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的比重分别为2.3%、1.7%和3.1%,增长潜力大,已成为驱动工业增长的主要力量。 

随着农业加工、城镇建设、休闲旅游等的融合发展,贵州省服务业发展较快,在国民经济中占有重要地位。2016年全省服务业增加值为5251.15亿元,同比增长11.5%,高出全国水平3.7个百分点。总量增长的同时,行业结构也呈优化态势,在贵州省政府陆续出台促进大数据服务、旅游、商贸物流、养老等产业发展政策措施的背景下,全省现代服务业发展加快,传统服务业比重有所下降。2016年全省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批发和零售业,住宿和餐饮业等传统服务业增加值共计占全部服务业增加值的40.39%,较上年下降1.02个百分点。从行业总量看,非营利性服务业、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营利性服务业、批发和零售业等四大行业占全省服务业增加值的比重最高,分别为24.4%、18.8%、15.4%和14.0%;从行业增速看,服务业七个主要行业中五个行业实现两位数增长,其中营利性服务业、金融业、住宿和餐饮业分别较上年增长17.7%、13.5%和10.9%,均超过当年贵州省GDP增速。

投资方面,国发[2012]2号文件[2]对贵州省以交通、水利为重点的基础设施建设推进提出了指导目标,为进一步发挥西南地区重要的交通枢纽功能,改善交通不便的历史桎梏,同时推进工业强省战略,2012年以来,固定资产投资作为贵州省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保持了20%以上的高增速,其中基建领域投资占比在40%左右,远超全国水平。2016年,全省固定资产投资为12929.17亿元,同比增长21.1%,近五年来增速逐年下滑,但仍保持在高水平。按重点领域分,基础设施投资、工业投资和房地产开发投资分别为5340.13亿元、3076.50亿元和2148.96亿元,占固定资产投资的比重分别为41.3%、23.8%和16.6%,同比分别增长29.1%、12.0%和-2.5%,基础设施投资作为投资增长的主要动力,增速继续上扬,较上年提升6.8个百分点;工业投资增速较上年回落5.5个百分点,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转负(2015年为0.8%),宏观经济运行仍承压。

贵州省山地和丘陵占土地面积的比重在90%以上,是全国唯一一个没有平原支撑的省份,特殊的地理条件一直以来阻碍了贵州省交通及经济发展。近年来贵州省在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方面持续大额投入,“十二五”期间,贵州省实现了县县通高速公路以及每个州市有一个机场,建成开通了贵广、沪昆高铁。2016年,全省完成公路水路固定资产投资1500亿元,同比增长20%,约占全省投资的12%,投资总额居全国第一位;全省新增高速公路通车里程305公里,截至2016年末高速公路通车里程达5433公里,是《贵州省高速公路网规划(加密规划)》规划里程10096公里的53.81%,“十三五”期间,贵州省交通建设仍有很大的投资需求,预计将继续带动基建及固定资产投资增长。

消费方面,随着近年来贵州省经济持续快速发展,居民收入水平同步提高,消费总量逐年上升。2014-2016年贵州省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由2.25万元增至2.67万元;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支出由1.53万元增至1.92万元;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由2936.85亿元增至3708.99亿元。2016年,贵州省限额以上企业实现社会消费品零售额2096.49亿元,同比增长14.3%,占比为56.52%。分商品看,2016年汽车类商品,石油及制品类商品,粮油、食品类以及烟酒类占有重要份额,并保持较快增长态势。

对外贸易方面,2016年8月,贵州省获批建设国家内陆开放型经济试验区,战略地位进一步提升。贵州省将着力建设内陆投资贸易便利化试验区、现代产业发展试验区、内陆开放式扶贫试验区,营造良好的营商环境。但目前贵州省进出口贸易以出口为主,受国际市场需求影响,2016年全省进出口总额较上年下降50.5%至377.16亿元,对外贸易依存度降至3.21%,整体经济外向度不高。

2016年以来,贵州省继续实施大扶贫、大数据两大战略,同时顺应国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战略,促进产业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继续推进工业强省和城镇化战略,积极培育地区增长极,促使保持经济快速平稳发展。目前,贵州省积极主动对接“西部大开发”和“长江经济带”国家发展战略,利用国家政策支持和资源优势,加快基础设施和民生建设,改善交通条件;2016年,贵州省获批建设国家内陆开放型经济试验区;2017年,贵州和广东、广西三省共同发布贵广高铁经济带发展规划,战略地位不断提升,全省经济发展享有较大的政策红利和外部支持,但政策实际落地情况以及中央财政支持的力度和持续性需持续关注。

(二)贵州省财政实力分析

2016年,贵州省可支配财力保持增长,但财政平衡对中央转移支付和债务收入的依赖仍较大,自给率仍偏低。当年贵州省上级补助收入保持增长,近年来呈持续稳定增长态势,增强了全省财政保障能力。

得益于经济的快速发展及上级政府的持续大力支持,近年来贵州省可支配财力持续增长。2016年全省可支配财力为8385.79亿元,同比增长9.64%,其中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总计占比为76.39%,近三年均保持在75%以上,财力结构较为稳健。除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外,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总计中上级补助收入和债务收入占比最高,是全省可支配财力的重要构成,2016年占可支配财力的比重分别为30.79%和19.14%,合计占比为49.93%,持续体现了贵州省自2015年发行地方政府债券以来快速增长的债务融资规模和中央财政大力度的补助支持。同期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总计占比为23.08%,近三年维持在23%左右,主要构成为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和地方政府专项债券收入。

贵州省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在全国尚处于中下游,2016年降序排列为第21位,但随着省内传统产业转型的推进、以大数据、大健康等为主的新兴产业的引进和培育,近年来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呈较快增长态势。2016年,全省完成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561.34亿元,同比增长8.15%,增幅较上年下降1.85个百分点,但仍高于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幅3.65个百分点,处于较高水平。

贵州省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以税收收入为主,2016年税收比率[3]为71.76%。与贵州省的产业结构相适应,全省税收收入主要由营业税、企业所得税、耕地占用税和增值税构成。2016年以前,营业税在贵州省税收收入中占比最高,主要是因为贵州省产业结构以第二、第三产业为主,建筑、房地产、金融等行业对经济贡献率较高,但2016年以来受“营改增”政策全面推行影响,增值税已成为全省第一大税种,2016年营业税和增值税合计436.21亿元,较2015年同口径决算数增长9.11%,占全省税收收入的比重为38.93%。

贵州省一般公共预算支出主要涉及教育、农林水事务、交通运输、一般公共服务、医疗卫生、社会保障和就业、住房保障等民生领域。2016年贵州省九项民生类重点支出[4]为3038.07亿元,占一般公共预算支出的比重为71.28%,较上年上升1.75个百分点,相较于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支出压力较大,同期一般公共预算自给率[5]为36.63%,仍处于较低水平,但考虑到中央持续增长的转移支付支持,一般公共预算收支整体平衡情况较好。

贵州省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主要由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和国有土地收益基金收入构成,且两者来源主要集中于市县级政府,近三年受房地产及土地市场行情变化以及11项政府性基金科目转列的影响较大。2016年,全省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完成715.54亿元,同比增长8.11%,主要系国有土地使用权收入增长回暖所致,当年全省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为647.10亿元,同比增长11.2%。从支出结构看,全省政府性基金预算支出主要集中于城乡社区事务支出,主要包括征地和拆迁补偿支出、土地开发支出和城市建设支出等,2016年全省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为762.40亿元,同比增长16.97%。总体看,贵州省政府性基金预算的收支受房地产和土地市场影响较大,但近年来地方政府自身产生的基金收入基本可覆盖其支出,2016年政府性基金预算自给率为93.85%。

二、下辖各州市经济与财政实力分析

贵州省下辖贵阳、遵义、六盘水、安顺、铜仁和毕节六个地级市,以及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以下简称“黔西南州”)、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以下简称“黔东南州”)和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以下简称“黔南州”)三个民族自治州。根据《贵州省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贵州省区域发展规划是以城镇化战略带动区域经济发展,构建以贵阳(含贵安新区)为省域发展主核,积极培育黔中城市群,着力打造贵阳-安顺和遵义两个都市圈,加快建设以六盘水、毕节、铜仁、凯里、都匀、兴义[6]等区域中心城市为依托的六个城镇组群,积极培育盘县、德江等重要节点城市和一批重点镇,形成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格局。目前,贵州省已形成以贵阳为中心的黔中经济区、以遵义为中心的黔北经济协作区、能源矿产资源集聚的毕水兴经济区及具有民族特色的三州经济带的区域发展格局。其中,以贵阳-安顺为核心,以遵义、毕节、都匀、凯里等城市为支撑的黔中经济区是贵州省经济发展的重点和中心。

(一)下辖各州市经济实力分析

2016年,贵州省下辖各州市均继续保持了两位数的经济增速,但区域经济分化现象仍较为明显。其中,黔中经济区的中心贵阳市、黔北经济协作区的中心遵义市经济实力相对较强,在省内排名靠前;以毕节市、六盘水市为代表的毕水兴经济区经济发展以煤炭、电力等传统产业为主,地区具有相对优势的工业基础,但也面临转型升级压力;其余州市经济发展水平相对落后。

2016年,贵州省下辖各州市继续保持了较高的经济增速,增速均高于11.5%,远高于全国水平。从经济规模看,省内区域经济分化现象仍较为明显,其中, 2016年,省会贵阳市实现地区生产总值(GDP)3157.70亿元,仍处于绝对领先地位;排名次之的遵义、毕节和六盘水三市GDP分别为2403.94亿元、1625.80亿元和1313.70亿元;以上四个地市的GDP合计占全省各州市GDP合计的比重在65%以上。同期,黔南州GDP首次突破千亿(1023.39亿元);黔东南州、黔西南州、铜仁市和安顺市GDP在700亿元至1000亿元之间。

从上述各州市的经济发展特色看,贵阳市作为省会城市,是先进制造业、高新技术产业和现代服务业等的集聚区,已发展成为西南地区新型工业化城市和金融商贸物流中心;六盘水市是省内西部地区中心城市和重要交通枢纽,也是全国循环经济示范城市、重要的能源原材料加工基地,当地能源和资源深加工产业、矿山机械制造业、物流业等的竞争力较强;遵义市是新型工业城市、红色旅游文化城市和黔川渝交界地区重要的经济中心,优势产业包括装备制造业、特色食品工业、现代服务业等。以上3个地市的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