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中国古代军事如此发达?因为我们掌握了战争的核心!

当今社会,和平与发展是时代的主题。

但我们翻开历史的画卷,却充满了暴力和血腥。落后就要挨打,这是一个用实力来说话的世界。和平,不是刀枪入库、马放南山;而是厉兵秣马,强军精武。社会发展、时代需要,强烈要求我们破解制胜机理、探寻克敌对策。

中国文明,源远流长;传统文化,博大精深。中华民族是智慧民族,华夏智谋在世界文明史上占有辉煌的一页。

军事谋略,简称武略,包括:先胜略、全胜略、战胜略。

智慧是根本,谋略是干枝,计策是花果。谋略家在继承兵法诡道的基础上发展演绎了兵略诈术,形成了更加实用、便于操作的36计、72策、108谋等在内的战术策略;是古代卓越军事思想与丰富战争经验的总结。

克劳塞维茨:“战争是丑恶的血腥,而战争却充满智慧的魅力。”中国古代战乱频繁,诸子百家提倡以中为和,非危不战。《孙子兵法》集兵家大成,提出了许多独特见解,被历代兵家所传承,外国人士更是推崇备至。

然而有趣的是,该书成型时,孙武却从未带过兵、打过仗,也就是说,他靠的是丰富知识的积累沉淀和独特睿智的思维方式,所著十三篇皆是围绕克敌制胜演绎发挥。黄帝以兵为奇器,用之无正无奇;老子以兵为凶器,用之非吉非凶;孙子以兵为利器,兵家用之则正合奇胜。

1969年珍宝岛事件后,苏联欲对中国实施外科手术式核打击,毛泽东提出惊世骇俗的大搬家推进策略,震慑苏修和美帝;美国权衡利弊后毫不犹豫地对苏联施以高压,迫使其放弃核战争计划,一场针对新中国的阴谋就此瓦解。毛泽东用兵如神,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也。

战争规律虽多,但最重要的规律只有一条,那就是胜律。胜律即胜利规律,是用兵之道的核心,也就是兵法的完结,谓之究竟战律。它是战律的渊源,可以变现所有战律;它是战律的归结,能够指导任何战争。故所有战律,无不从此胜律流,无不还归此胜律。

披露兵法玄机:胜律本来就是奇正虚实律。奇正是用兵关键、制胜枢纽;虚实是洞悉时局,把握战机。所以说奇正虚实即是用兵智谋的精髓,也就是制胜定律;因此确认胜律是奇正虚实律,简称奇正律。

战争起源于争斗,讲究攻防智谋,即斗争的正合奇胜、避实击虚。《孙子兵法》:“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所谓“正”就是常规,“奇”即是创新;用兵的艺术在于变幻莫测、出奇制胜。奇正虚实是易理推演而成,含有朴素的军事辩证法,这就是兵法主张守正用奇、冲虚捣隙的玄妙所在。

公元前215年,罗马帝国屡次入侵叙拉古国,久经战乱的叙拉古兵力稀少。罗马舰队驶向港口,城中多老人、妇女和儿童,形势危急;阿基米德叫大家拿镜子反射阳光聚焦敌船,片刻起火、风助火势,焚烧战舰,敌军大乱、仓皇逃命。阿基米德出奇制胜,攻其无备,出其不意。

战争方法虽多,但最重要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胜法。胜法即胜利方法,是作战之法的中心,也就是战法的终结,谓之终极战法。它是战法的根源,可以生成所有战法;它是战法的总结,能够适应任何战争。故一切战法,无不由此胜法生,无不回归此胜法。

揭示战法妙谛:胜法原来只是技击因应战。技击是作战锁钥、克敌窍诀;因应是随顺妙用,应变灵机。所以说技击因应即是作战技艺的精粹,也就是克敌定法;由此锁定胜法为技击因应战,简称技击战。

武术起源于搏斗,讲究攻防技艺,即争斗的技巧击打、因敌应变。《孙子兵法》:“能因敌变化而取胜者,谓之神。”作战的技法犹如流水,变化无常、却有轨迹(律法)可循。兵家深明水之哲理:水的运动是流向低洼空虚之处,这就是战法强调技击巧斗、因势利导的奥妙所在。

公元225年,诸葛亮率军平息巴蜀夷人叛乱,遇精锐藤甲象兵(刀枪不入)首攻不克,遂亲自察看地形制定方案。魏延依计佯败诱敌深入绝地盘蛇谷,山上伏兵推下滚木巨石柴草切断其进退之路,蜀兵施放“火箭”,油浸藤甲遇火即燃,3万藤军尽死谷中。诸葛亮神机妙算,巧能成事。

世间事物的产生消亡有始有终,体貌特征有形有相,范围领域有边有际。战争是一种社会现象,其发展变化是有律可遵、有法可循,亦是可以认识和掌握的。个体对抗和集团战役的战法,并没有什么不同;用兵之理不管在搏击还是战斗中都是一样的。

反观《孙子兵法》,十三篇无一不是诠释战争律法,故而胜律、胜法是兵法、战法的核心所在;因此奇正虚实为兵法之北斗、技击因应为战法之指南。历代兵家无不奉为圭臬,广为沿用和阐述。故知奇正虚实、技击因应即是克敌制胜的法宝;谁把握了它,就等于掌控了打开胜利之锁的金钥匙。

远古时期,原始人类为了生存与动物搏斗,战胜对手、保护自己,这就是战争与武术的雏形;后来的阶级社会,也就萌生了相应的战争。战争源于人之秉性,通过战争能达到非常目的,便会发动战争;被侵略的国家则会反抗。战争的诱因主要有,意识对抗、势力扩张、领土争端、资源掠夺、宗教矛盾、民族斗争等。现代战争的动因是帝国主义、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要想根除战争,必须辨证施治。

武之一字,从正从弋,正弋即武,故知武是维护公平正义的必要手段;从止从戈,止戈为武,隐喻治国、平天下,离不开文治武功。暗示和平产生于天下小异之际、战争消亡于世界大同之时。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同步发展到高级阶段,人类社会才有可能由必然王国迈向自由王国。

综上所述,通过对战争的研究,挖掘其属性特征,整理出指导战争的胜律及引导战争的胜法,进而预防和控制战争,把战争危害性降到最低最小。积极主动创造条件以达到永久根治,因为战争既非从来就有,所以也并非永恒存在。随着社会发展,共产主义实现,战争寿终正寝,退出历史舞台;到那时,这个世界就可以大同,普天之下才能够太平!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