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害江歌的嫌犯陈世峰,是我的前男友

到今天,关于留学生江歌的悲剧,想必大家都聊熟于心了。

可无论如何争执,无论你究竟持有什么样的观点,别忘了他,杀人者陈世峰。

陈世峰

“一年前,当得知杀害留学生江歌的人名叫陈世峰,说实话我愣了一下,但是一点都不惊讶,因为我是他的前女友,而他也曾差点杀了我。”陈世峰在华侨大学读大二时认识的前女友这样说道。

死者江歌

这不禁让我对陈世峰又多了一分好奇,他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不妨先看看前女友的讲述。(原文篇幅较长,为方便阅读,节选了部分内容)

其实他(陈世峰)也算不上前男友,大二的时候总共相处了不到一个月,在半个月左右的时候就觉得这个人有点偏激于是想分手。当时自己也挺任性的,没在意他的感受。他可能心有不甘吧,2012年3月9日晚上8点多钟在华文学院女生宿舍楼下叫我出来,那个地方有路灯有监控,几步远就是宿管住的地方,所以我就下来了。话不投机半句多,说了几句我就想走了,他拽住我不让我走。我当时说了句“我操”,然后他就说“你再说一遍”,我就没说话,觉得在宿舍门口实在是太丢人了。可能他也是这么想的,于是拽着我就往远离宿舍的地方拖。

那是我第一次感觉男女有别,男人的力气真的很大。我根本挣脱不了。当时也没觉得会怎样,总不能喊救命吧?就是懵了,想挣脱。

然后我打了他一巴掌。这是我不对,我先动的手。虽然我事后一再强调这是正当防卫,但是这一巴掌被监控实打实的录下来了。这也是我觉得我做的非常愚蠢的举动,在此跟广大女性朋友们说,反抗的时候扇巴掌是没用的,只会激怒对方。

他彻底被我激怒了,把我拖到几步外的树荫里,厦门的树即使在三月份也是宽大茂密,遮住了监控,树下有个石头做的方桌和围着方桌的四条条凳。他把我踹在条凳上,是的,是踹在我的肚子上,我的后背抵着后面固定在地上的石方桌。说了一句:“你他妈以为你是谁”,然后狠狠的给我扇了回去。

这个力道有多重呢。反正我当时是直接听不见了,脑子嗡嗡嗡了一晚上,在接下来的半个月里左边脸咬肌受伤,一吃饭就疼。

打完之后我就不懵了,当机立断喊救命,有三个女生路过往这边看了一眼,他也有些闪神,我趁机撒腿就跑,因为我觉得他彻底疯了,我也就不用再顾及什么面子形象。一边狂喊救命一边百米冲刺回的宿舍。

第一件事我想报警,调监控。被系里压下来了。

第二件事我想看病,脸实在是疼,肚子也疼。陈世峰比我大一届,他们辅导员极其不情愿的带我去的医院。同行的还有我的好朋友。路上辅导员一路都在跟我好朋友说现在年轻人真冲动,陈世峰学习好对老师有礼貌是个好孩子,诶你这个同学好像总不来上课吧(嗯我翘了大部分的思想政治课和英语课因为我在大二一天之内裸考过的四级六级,上午四级下午六级,好像按理说要先过了四级才能报名六级,但我那会儿正赶上了要改革所以是个破例。总之,我是个总翘课专业课也不好的坏孩子,老师讨厌我也是情有可原。)

嗯,学校给我的感觉就是,勾引了我们的优等生,带坏了他。

我一直觉得我委屈,想要个说法。我妈是这么认为的,你想要什么说法,要来了又能怎样,我们去把他打一顿又能怎样。学校现在对他这样,其实是在害他,你就看他以后吧。我妈的朋友,另一所学院的院长是这么说的,现在这种事太多了,没闹出人命就息事宁人吧,都这么大孩子了,老师也管不了啊。

吃亏是福,可是我们把祸留给谁了。

最后谢谢我的朋友们,谢谢你们对我的保护,就像因保护朋友而遇害的江歌一样,我庆幸自己没有置你们于不幸。你们在我心里是最可爱的人,虽然天各一方,但你们一直都在我心里。

这些描述间接的得到了华侨大学官方的认同,华侨大学在其官方微博表示陈世峰的确与同学发生过纠纷。

看完前女友的描述,是不是有似曾相识的感觉?没错,刘鑫与陈世峰分手后,陈世峰就多次采取恐吓、跟踪、胁迫等手段对刘鑫进行骚扰。可万万没想到,作为刘鑫的舍友,无辜的江歌被牵连其中,最后惨遭杀害。

案发地,江歌遇害公寓

陈世峰的人格一直都是这样的暴烈,就连刘鑫自己都承认,陈世峰这个人刚认识时,觉得挺客气斯文,后来发现他性格阴郁,为人处事非常消极。

1991年1月19日出生于中国宁夏的的陈世峰,案发时只有25岁的他正在日本东京大东文化大学汉语研究科读一年级,还曾在泰国农业大学孔子学院做志愿者,并多次公开出席学校各种活动。

华侨大学时期的陈世峰

陈世峰曾在泰国农业大学孔子学院任教

这个看起普通的男孩,为何变成了藏在伪装面具下的杀人者?这个所谓的青年精英,老师们引以为傲的优等生,为何会残酷冷血地杀害江歌,连捅10刀,刀刀毙命。

陈世峰

有不少网友表示,这或许可以归咎为心理变态(psychopath)。心理变态是一种精神和心理疾病,更是一种人格障碍。根据科学研究,心理变态的人最重要、也是最令人毛骨悚然的特征,就是没有道德感。他们不能够同情别人,他们没有办法让自己去想象对方的情感,他们的意识里也没有伦理道德,也不会因为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情而内疚或羞耻。

而心理专家Robert Hare也表示,人群中大约有1%的人符合心理变态的标准。而另一项抽样调查显示,高智商人群中,这一比例还会更高。

江歌的妈妈11月4日在日本接受采访时说,陈江峰及其父母家人到现在都没有认错道歉。她表示孩子犯了错,不去教导而是一直在包庇,高价请律师一直在为减刑辩护。

而江歌的妈妈征集签名以及此次开庭唯一的诉求:判处陈世峰死刑。

/// 江歌妈妈的愿望能得以实现吗?

不少在日本华人表示,日本司法系统对死刑非常慎重的,虽然有刑法规定多种暴力罪名皆可判处死刑,不过通常来说,至少是杀害2个人以上才能算是恶性杀人案(不包括杀害儿童)。依据法律,死刑在判决之后还有漫长的上诉程序要完成,最后还要法务大臣签署执行令才能执行死刑。

并且有网友提供数据表示,日本过去10年里,执行死刑的人数有74人,而且都是本国公民,还没有外国国籍人员在日本被判死刑的案例。

/// 请愿签名能推动死刑的判决吗?

目前,江歌妈妈在网络上收集签名已经超过了150万,而之前在网上流传的“33万联名签署,最终判死刑”,就是真实的日本福田孝行杀人案。但根据江歌母亲的代理律师、日本大江洋平法律事务所的大江洋平律师透露,陈世锋案和福田案相比,杀人手段和主观恶性还不能相提并论。

福田案未成年杀人凶手被判死刑

此外根据最新消息,律师表示虽然陈世峰承认杀害江歌,但否认是有计划和预谋的。其在供词中还提到,杀害江歌的刀不是自己事先准备,而是江歌携带在身上的。他个人预计,接下来的庭审会判陈世峰有期徒刑20年或者无期。

/// 中国享有追诉权,但嫌疑人必须回到中国

有司法媒体媒体谈论江歌案的境外犯罪管辖权时表示:根据属地原则,日本有优先管辖权。但陈世峰如果在日本受到刑事处罚后,我国司法机关仍可依法对其享有追诉权。但追诉权行使的一个充要条件是:犯罪嫌疑人回到中国。

但愿正义不会缺席。

- End -

/ 推荐阅读 /

△ 他拒绝像奴隶一样工作,天天对着湖水和夕阳弹钢琴,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她把自己家的保姆培养成了英语老师,这次来教大家学英语了。

相关文章推荐

那些年,我们吃过的冬储菜~

地方  2017-11-10 0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