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 | 非常建筑 | 周边 | 造的现代性:张永和

“周边项目常常成为非常建筑进行研究和实验的契机。建筑使我们发现了其它设计领域和它们共同构筑的那个物质世界,同时也发现不同设计之间存在着共性。”

研究

拱系列

1 瓦拱,首尔,韩国,2010

用受拉的钢丝将瓦片串联在一起受压,形成一个尖型、透光的拱。在首尔设计节,我们建造了两个瓦拱作为茶室使用。

瓦拱

2 玻璃砖拱,阳澄湖,中国,2016

这是一个由玻璃砖和配筋水泥砂浆灰缝共同受力的双曲面悬链线拱结构。玻璃砖的厚度决定了拱的厚度,即80mm。以前在北京已建过一个,尺寸略小。这个玻璃砖拱的功能是公园里的一个亭子。

玻璃砖拱(摄影:田方方)

3 纸拱,杭州,中国,2016

在一个关于纤维材料的展览中,我们选择了普通纸张重量、但具有耐撕及抗拉优势的高分子聚合纸,以它为材料进行一次超轻拱搭建试验。我们通过折叠使纸张获得受力强度,再用截面为5mm×8mm、1m长的、极轻的泡桐木棍作为不连续的加强筋编织进纸张里,最终使两种看似无法独立搭建的轻质材料互补形成悬链线形的“折扇拱”结构体系。□

纸拱(摄影:非常建筑)

展览

1 唯物主义,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北京,中国,2012

我们在“张永和/非常建筑:唯物主义”回顾展的现场进行了6种建造,分别是木模夯土、玻璃模夯土、橡胶模混凝土、PVC管模混凝土、竹模石膏、塑料布衬滑模石膏。它们既是展览的空间限定,又是展台、展墙,本身也是展品。

“张永和/非常建筑:唯物主义”展览(摄影:曹扬)

2 神秘宅,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北京,中国,2014

神秘宅通过混淆二度与三度空间、打乱透视关系来引发观展者对神秘事件的想象,即用错觉营造“悬念”。□

神秘宅内景(摄影:非常建筑)

装置

稻宅,越后妻有,日本,2003

我们设计了一个用钢格栅建造的建筑空间装置:它是一个取景框,也是一个有两把座椅的亭子,供外来的游客和本地的农民休息和观景。□

稻田全景(图片提供:非常建筑)

“我们参与到建筑之外的设计里时,考虑的仍是建筑之内的(或者说造)的问题,无非是材料、结构、工艺、使用等等。”

家具

1 厚薄折,2009

厚薄折是一个折叠屏风,它只用了一种材料——富美家的人造石,通过数控机床的雕刻,同时获得结构性和透光性。厚薄折屏风的厚度从一端的4mm渐变到另一端的40mm,构成屏风透明度的退晕。

厚薄折

2 我爱瑜伽,2016

我们作为建筑师设计的这一系列曲木家具都是由单一的胶合木板弯曲成型;座椅有一定的弹性,没有任何节点。弯曲的形式各种各样,但使用的是同一种工艺。“我爱瑜珈”系列家具是对弯曲胶合木这个经典的现代家具工艺的反思和再发展。□

我爱瑜伽

产品

1 葫芦(餐具),2009

以葫芦和瓢为原型设计的一套餐具,希望在工业生产的过程中,尽量保留手工艺时代的感觉。

葫芦(餐具)

2 重构拿破仑(蛋糕),2016

建筑师习惯解决问题。传统的拿破仑千层蛋糕的酥皮饼很容易被夹在其间的奶油中的水分软化。我们决定把酥皮饼和奶油分开:酥皮饼放在周边,中间放一个巧克力做的防水盒子乘奶油,就解决了这个问题;同时也创造了拿破仑的一种新吃法:分享时每个人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抽取一块酥皮饼,并蘸取适量奶油。

重构拿破仑(蛋糕)

3 小房间(首饰),2011

我们把首饰当做可以戴在身上的微型建筑。我们最早的一批首饰设计是把一个戒指或胸针想象成切开的房间,通过写意的家具暗示出生活场景。

小房间(首饰)

更多图片及中英原文刊载于《世界建筑》201710期P119-130。转载请注明出处。

点击页面下方“阅读原文”购买2017/10期《世界建筑》杂志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