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世佳+柴碧云,跨40年讲电视的电视剧,你好奇吗?

由时代光影出品,王梓执导,庸人编剧,金世佳、柴碧云、李茂、徐小飒等主演的电视剧《我们的四十年》,10月10日开机后,正在紧张拍摄中。

近日,《我们的四十年》曝光了主海报。

海报中,各种型号的电视机围绕着四位主人公,北京地标式建筑——四合院,与背景中电视台高楼大厦融合在一起,电线穿过,串联起过去与未来,映射出这部剧独特的题材:以电视为载体反映改革开放四十年来一代人的成长经历和青春记忆。

冯都(金世佳饰)、西城(柴碧云饰)、肖战(李茂饰)、伊春(徐小飒饰),四位年轻人,既有青春明亮的气息,但又褪去了青春剧中的稚气,多了一份青年人的成熟与自信。

《我们的四十年》改编自庸人的小说《电视》,自20世纪70年代一直写到当下。从第一台电视机,从黑白到彩色电视,从倒卖电视机到进入影视行业、电视机制造业,围绕着电视展开了生于1960年代末70年代初的四位小人物的人生故事。为了更多地了解这部剧,我们先后采访了演员柴碧云、编剧庸人。

无论是整个剧本,还是女主人公西城,都让柴碧云非常喜欢。

“这个戏很特别,它不是围绕男女主人公的爱情展开故事的,这部剧里每一个人其实都是主角,每一个人都代表了那个年代的一种人,千人千面,四合院里有文化人,有工人,有各种各样的人,西城只是代表了一种人而已。”

柴碧云很喜欢那个看不见摸不着的年代,她看过很多展现那个年代的戏,像电视剧《梦开始的地方》《与青春有关的日子》《血色浪漫》《相爱十年》,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等等。

她生活中爱听邓丽君、李宗盛的歌,造型也很复古,烫着卷发。这次她还让妈妈把1990年代穿过的旧衣服寄过来,穿着去感受。

而《我们的四十年》中的西城,也是一个没有女主光环的“非常规”女主。10岁之前没了父亲,20岁之前没了母亲,自己很硬气地过生活,是一个悲剧性人物。

柴碧云认为西城与自己的性格很契合,这对演员来说很难得。

“西城没有女主光环,什么所有人都得爱我,所有人都得围着我,她没有。她很自立,我也是12岁就只身一人来北京上学。她很不幸又很有骨气,极其无畏,可以拿刀直接扎穿自己的手。更重要的是,她还能在鱼龙混杂的环境里生存得很好,把自己保护得很好。所以我很瞧得起她,我很想演这样的角色。”

用编剧庸人的解释来说,西城是一个出淤泥而不染的人。

“西城看起来干了很多光怪陆离的事,行走在边缘,这与她的成长背景有关。她是知青在内蒙生的孩子,母亲生病了回北京看病,因为没有北京户口,她就成了一个盲流,后来母亲死了。西城第一次步入社会是去‘切汇’,倒外汇赚差价,事实上那是黑社会才干的事,但她很有定力,没有堕落,还一直‘偷偷摸摸’自学法律、经济各种知识。”

庸人谈及自己作为创作者的个人感悟,对编剧而言,塑造的异性一号是不是成功,就看你能不能爱上她/他。如果编剧爱上了你的异性主人公,那么这个人物肯定是有光彩的。

西城就是这么一个光彩照人的角色。如柴碧云的体会,西城不是一个幸福的女孩子,但她又是一个幸福指数很高的女孩子。

但西城的结局依然是悲伤的。

“有朋友对我说,你们编剧太坏了,不仅坏,还狠。”

庸人分析说,“是的,因为我们作为创作者,就得抓住观众的心,让他们揪着心。主人公们经历了40年的跨度,必然要经历很多生离死别。”

而《我们的四十年》中金世佳饰演的男主人公冯都,同样是一个很强硬的人,冯都与西城,就是针尖对麦芒,谁也不服谁。

冯都很机灵,十来岁的他居然就能帮西城解决了一部分母亲的医药费。

他刁钻、古怪、毒舌,剧本中反映这个人物性格特质的台词比比皆是。

西城:你有没有跟别的女人上过床?

冯都:我没兴趣。

西城:那送货上门的呢?

冯都:我没签收。

庸人自己最喜欢冯都的一场戏,是1982年左右冯都参加高考,有一门缺考,因为被弄到了派出所,后来发生的种种转折,跌宕起伏。这一部分他写了三四集,写得很过瘾。

“冯都身上真正的矛盾是太刻意追求成功了。他雄心勃勃,想出人头地,兄弟情、亲情、爱情,都是可以忽略的。所以他中间走了一些弯路,总是在站到高点的时候就被打到谷底,然后又重新探讨人生意义到底是什么。”

饰演冯都的金世佳,科班出身,最早凭借《爱情公寓》中的展博一角被大众熟知。与很多流量鲜肉不同,他步伐很慢,出作品频率不高,角色很有辨识度,比如《一个勺子》中演的傻子,《吃吃的爱》中搭档小S演男友。

金世佳是上海人,而在《我们的四十年》中要出演一个北京“小炮儿”,编剧庸人起初也心存疑虑,“后来我在剧组的时候,看到金世佳的戏,发现他那种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劲儿劲儿的感觉,就是我笔下玩世不恭的北京孩子冯都。”

金世佳一直在玩命地学北京话,整个剧组氛围特别好,大家致力于把戏拍到极致。

说回故事,从上世纪70年代一直展现到当下,如何能将40年的社会变迁呈现出来?

这也是庸人在创作小说之前,一直在考虑的问题。

“汽车不行,1970年代谁敢想汽车的事儿。自行车、手机也不合适,我最后落到了电视上。在北京,电视机大概在上世纪70年代末进入家庭,外地晚一点,但历程都差不多,只有电视是真正伴随中国现代化历程的东西。好在还没有人这么干过,很新颖,我们也很自豪。”

通过电视去反映改革开放40年的变化,的确是这部剧最独特的内容。

男主人公冯都是做电视内容的,当过一段时间的制片人,而李茂饰演的肖战、冯都的“死对头”,是做电视机企业的。两条不同的路,都跟电视相关。

冯都最早介入电视,是在第一届春晚打杂,后来他跟着一个导演去青藏高原,阴差阳错拍了一部纪录片回来,进入了电视制作领域。

其实电视作为媒介,它呈现的内容也时时刻刻在影响着我们的生活。

在上世纪80年代时,因为社会原因,两岸寻亲的特别多,当时电视作为媒介的确起到了重要作用,电视有寻亲栏目。在《我们的四十年》中冯都和肖战正是通过电视的寻亲节目把冯都的大伯找回来了,这里包括老艺术家谢芳饰演的冯都奶奶,人物之间的情感,是非常能够捏住人心的东西。

而肖战,代表的是中国制造业领域的一类人。

肖战进入电视机企业以后,面临的是行业竞争、企业发展方向的问题。从一开始被外国品牌压制,到后来逐步开始自我研发、占领国内市场,向国外延伸,到最终他们的目标是让外国人根本不会做电视了。

事实上,现在中国的电视企业已经做到这一点了。世界前5家电视企业有4家是中国的,这是非常厉害的。庸人在参观过海信的研发中心时,很惊异电视机的形态跟我们想象得完全不一样,我们的研发能力实际非常强。

中国改革开放40年,最牛的就是制造业的发展,这也是一件很自豪的事儿。

庸人分享道,去年他出去旅游,在阿根廷的火地岛,一个世界上最南端的城市的小宾馆里,看的电视却是中国的。

《我们的四十年》中反映的整个电视剧行业,是一个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幼稚到成熟的过程。

冯都在电视领域的摸爬滚打,最初源于热爱,后来为钱发愁,再后来因钱误入歧途跌到谷底,最后又重新回到不赚钱纯热爱的地步。

而一门心思想出头的三流女演员伊春(徐小飒饰)也如是。伊春就是冯都一直拒绝“签收”的女人,她是个一根筋的傻大妞,从群众演员做起,摔了好几年的跟头,执着艰辛的努力也是很动人的。

主人公们40年人生的大起大落,折射了很多现实问题,“痛并痛快着”就是剧中主要人物的状态。痛就是问题,而他们也在一次次痛快地解决问题,面对困难,披荆斩棘。

在庸人看来,1960年代、70年代的这一代人,因为他们经历了物质最贫乏的时期,所以更渴求成功,做事更狠一点,闯劲更足一点。90后没有受过穷,处事方式可能更平和些。

柴碧云认为,置身于改革开放的洪流中,信息没有那么通达,那一代年轻人会对世界更加好奇,更加无畏有勇气,更加热血有激情。

但是,成长本身能有多么大的不同呢?

成长过程中,情感上的、追求上的、选择道路上的迷茫,每一代年轻人面临的又都是相似的。

这也是《我们的四十年》既能呼唤出特定历史的青春记忆,又能激起当下年轻观众共鸣的所在。

庸人透露,小说《电视》是2006年出版的,出版之后有一定波折,有公司买了10年的改编权,但是没有拍。10年过后,直到遇见时代光影,一拍即合。

从《俺娘田小草》《满仓进城》等,到当下的《我们的四十年》,时代光影公司是一个靠作品说话又注重人文和情怀的新锐公司,默默打磨内容,坚持创作贴合真实社会生活的作品。

在《我们的四十年》中冯都是做电视内容的,让他最头疼的首要问题,是没有钱。不像我们现在有资本介入,影视行业真的不缺钱。

但是,我们也面临着困惑冯都的另一个问题:到底要呈现什么内容?什么能够摸准时代的脉搏?什么能够给观众带来希望、慰藉和光荣?

这是在剧中冯都没有想清楚的问题,所以他中途破产了。而非常有现实意味的是,这也是当下影视剧行业所不能回避的关键问题。

【文/洛神】


版权声明:微信公众号【影视独舌】所有原创文字,版权均属【影视独舌】及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至朋友圈,但如有其他媒体复制转载,需征得我们同意并注明出处。(请回复“转载”,了解具体要求!)

微信号:dusheme

有观点、有态度、有温度的行业交流平台

扫一扫更进一步接触影视行当!

【影视独舌】

由媒体人李星文主编的影视业垂直媒体。我们对行业感兴趣,对新闻有动力,对思想光芒趋之若鹜,对审美高地心向往之。覆盖微信公号,微博,新浪看点,今日头条,百度百家,网易自媒体,搜狐自媒体等十大平台。

点击“阅读原文”获得更多信息

↓↓↓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