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整进行时:重庆钢铁百亿资产变卖背后

理性·建设性

10月11日,重庆钢铁股份有限公司董秘向经济观察报透露,资产的拍卖正是重整程序中的一部分,属于响应债权人的清偿要求,拍卖所得则用于清偿债权人的部分债务。

正在重整进程中的重庆钢铁债务统计数字依然在上升。

根据10月12日重庆钢铁的公告,截至2017年10月10日,管理人共接受1450家债权申报,申报债权总额为 383.66亿元。经管理人审查,初步确定1375家债权,金额合计356.39亿元,目前债权审查工作仍在进行中。在此之前,重钢的公告显示,截至2017年9月21日,重庆钢铁的管理人共接受1443家债权申报,申报债权总金额为人民币383.5亿元。经管理人审查,初步确定1364家债权,债务额总计逾353.5亿元。

重整的核心问题之一是要解决这一巨额债务问题。2017年9月30日,三则司法拍卖公告在人民法院诉讼资产网挂出,拍卖的资产是重庆钢铁拥有的炼铁、炼钢以及房屋等三项资产,起拍总价大约为100亿元。拍卖的时间定于2017年10月16日10点至10月17日10点。

10月11日,重庆钢铁股份有限公司董秘向经济观察报透露,资产的拍卖正是重整程序中的一部分,属于响应债权人的清偿要求,拍卖所得则用于清偿债权人的部分债务。

不过,根据经济观察报从重钢重整管理人处获悉,截止目前,拍卖的主体资产——钢铁资产尚无意向买家出现。游晓安则向经济观察报透露,百亿资产的买家,很可能会是已经公开了“战略投资人”身份的四源合基金和重庆战新基金。

100亿元的拍卖

距离拍卖还有三天的时间。10月13日,重整管理人向经济观察报透露,三项拍卖的资产中,房产已经有数家公司问询,管理人表示不方便透露问询公司的具体名称。但管理人同时透露,此次拍卖的主体部分——炼铁和炼钢资产,截止目前尚无意向买家出现。

此前两天,重钢股份董秘游晓安向经济观察报透露,此次拍卖如果成功,所得资金将主要用于偿还债权人的债务,这也是响应上述债权人大会上相关债权人的要求。游晓安表示:“在重钢的第一次债权人大会,其中有一个议案,就是要处置公司部分资产。此次资产变卖动作,本身即为重整的一部分。”

根据10月12日重庆钢铁的公告,截至2017年10月10日,管理人共接受1450家债权申报,申报债权总额为 383.66亿元。经管理人审查,初步确定1375家债权,金额合计356.39亿元,目前债权审查工作仍在进行中。

来自人民法院诉讼资产网的消息显示,9月30日,重庆钢铁一共发布了三则司法拍卖公告,分别为《重庆钢铁股份有限公司所有的炼铁厂、焦化厂、烧结厂机器设备网络司法拍卖公告》、《重庆钢铁股份有限公司所有的二炼钢、棒线、型钢等资产网络司法拍卖公告》以及《重庆钢铁股份有限公司所有的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区东城根下街28号15F、青羊区金丝街22号6楼1号的房产网络司法拍卖公告》。

以上公告中涉及的三项资产起拍价分别为51.13亿元、48.71亿元以及817.88万元。根据公告,重庆钢铁方面已委托重庆联合产权交易所负责对上述标的物的相关信息咨询、组织查看标的物及报名等工作,自9月30日起至10月17日接受咨询。

重钢重整管理人向经济观察报解释称,起拍价格的确定,系由相关资产评估的结果制定而来。管理人同时表示,“债务清偿的方案目前还没有确定”。

“如果不出意外,战略投资人会出手购买这些资产,至少一部分资产。”游晓安向经济观察报表示,“当然,理论上也存在这样一种可能,即除战略投资人之外的其他人来购买资产。这是一次公开拍卖,甚至是流拍的可能性也存在。”

根据前述拍卖公告,由于标的物大部分位于重庆钢铁厂区,竞买人对标的物的处置可能影响重庆钢铁其他财产价值及正常经营。因此,如竞买人原地使用标的物,需向管理人提交对标的物的使用方案,如竞买人非原地使用标的物的,需向管理人提交拆除方案,使用方案及拆除方案不能影响重庆钢铁的正常经营及减损其他财产价值。

游晓安同时强调,此次变卖的资产只是重庆钢铁主体资产中的一部分,并且是属于相对低效的资产,有些资产对于重钢来说甚至属于无用的资产。事实上,重钢还有很多相对高效的资产并不在此次拍卖范围中。

游晓安解释说,所谓的高效资产,主要指的是炼钢高炉、热轧生产线等资产。“例如,意欲拍卖的’二炼钢’资产是以前老厂区搬迁过来的设备,除二炼钢之外,重钢还拥有第一炼钢厂。”

宝武集团接盘可能性

作为西南地区规模最大的钢铁企业,也作为具有120多年历史的民族钢企,重庆钢铁的命运备受行业的关注。

根据重庆钢铁2016年年度财务报告,截至2016年12月31日,重庆钢铁合并报表营业收入为44.14亿元,营业总成本为97.99亿元,归母净利润为-46.85亿元;重庆钢铁合并报表资产总额为364.38亿元,负债总额为365.45亿元,净资产为-1.07亿元;重庆钢铁本部的资产总额为364.38亿元,负债总额为366.38亿元,净资产为-2亿元。

如果2017年重庆钢铁依旧以亏损告终,这家钢铁国企将被迫退出A股市场。

一年前,重庆钢铁欲通过资产重组化解这一危机,即置出钢铁资产,置入重庆渝富资产经营管理集团有限公司持有的金融、产业投资等领域的资产。但一年后,资产重组事项终止。

重组终止之后,重整接踵而来。2017年5月3日,重钢发布《*ST重钢终止重大资产重组公告》,宣布终止重组。根据公告,重组终止的原因在于重组方案复杂,拟置出的钢铁资产涉及债务规模大,债权人众多,涉诉债务情况复杂,与债权人未能就重组方案达成一致。与此同时,拟置入的重庆渝富的金融资产方案难以满足境内外两地的监管要求,且资产剥离的审批和操作程序也较为复杂。

两个月后,即2017年7月3日,重钢公告进入重整程序。2017年9月29日,重钢又发布《重庆钢铁股份有限公司管理人关于重整进展的公告》。根据公告,四源合基金与重庆战新基金因看好重庆钢铁司法重整后的发展前景,拟共同出资设立钢铁平台公司作为投资人参与重庆钢铁的破产重整。至此,四源合基金背后的宝武集团以及重庆渝富资本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正式作为意向战略投资人浮出水面。

这样的时间节奏与另一家破产重整的国有钢企东北特钢形成了对照。2016年10月10日,东北特钢被大连中级人民法院裁定进入重整程序,根据《破产法》的规定,债务人或者管理人应当自人民法院裁定债务人重整之日起6个月内,同时向人民法院和债权人会议提交重整计划草案。但在6个月的时间期限到来之际,东北特钢向法院提交了延期提交重整的申请,法院裁定准予延期至5月10日。

一个月之后的5月10日,东北特钢再次申请延期提交重整草案至7月10日,原因在于:“相关事项的磋商与谈判仍在进行当中。”2017年7月10日,东北特钢旗下上市公司抚顺特钢再次就重整发布公告,表示:宁波梅山保税港区锦程沙洲股权投资有限公司、本钢板材股份有限公司拟作为本次东北特钢集团重整的意向投资人。”至此,所谓的“意向投资人”才第一次浮出水面。

东北特钢从进入重整程序到初步确立意向投资人,一共经历了9个月的时间,其间两次延期提交重整方案。从以上信息不难看出,“意向投资人”也从最初的”大型国有企业“最终变成了民营钢铁集团。根据经济观察报记者在此之前的采访,直到重整草案提交前的二十天左右,意向投资人都还未最终确定。

但重钢的意向投资人——四源合基金和重庆战新基金,确定的速度远快于东北特钢:从进入重整程序到公布意向投资人,只用了不到三个月的时间。

四源合基金系由宝武集团牵头成立,这也是宝钢和武钢合并以来第一次在兼并企业方面出手。

半年之前,也就是2017年4月7日,这支被定位为“钢铁产业结构调整基金”的产业并购基金在上海陆家嘴成立,四家发起股东分别为中国宝武集团、美国WL罗斯公司、中美绿色基金、招商局金融集团。四源合基金成立之时,正值中国钢铁业去产能步入深水区,与此同时,行业伴随市场的初步出清,开始整体走出逡巡数年的低谷。

四源合基金的浮出水面与上述拍卖公告的发出,前后仅隔一天。对于四源合参与重钢的重整是基于宝武集团怎样的战略考虑,宝武集团宣传部负责人没有向经济观察网透露太多,仅表示重整为”四源合在直接参与,相关信息以上市公司公告为准。”

根据10月13日重整管理人向经济观察报透露,截至目前,除四源合基金和重庆战新基金之外,尚无其他意向战略投资人出现。

四源合背后的宝武集团,会成为百年重钢的新主人吗?答案或许会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当中伴随着重整的推进逐渐明晰。

经 济 观 察 报 ∣理性 建设性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