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近8000人的初创公司”:科大讯飞如何在争议中突击

理性·建设性

科大讯飞的传奇始于2000年,采用技术提供商的模式,拿到了来自中兴、鑫泰、神州数码等大型企业的语音技术服务订单。

科大讯飞(002230)位于合肥总部的大楼,中午11点半,员工食堂里人头攒动,举着餐盘的员工要横着身子才能避免相碰,远看,多个取餐口排了数十米的长队。这样的餐厅一共两层,一位员工称,由于太拥挤,目前要求不同部门分时间段用餐。彼时办公楼大厅,餐后的员工在电梯口排起了弯弯曲曲的几十米的长队等待上楼。

这是科大讯飞(002230)9月的一天。这里向西北方向100米处有个停车场,停放着贴有科大讯飞标识的40多辆公司班车,乍看好像个公共汽车总站。公司一位员工称,目前仍有很多员工的住处班车覆盖不到。

种种迹象都表明,这是一个在飞速扩张的公司,显然,这样的情景已经超出了公司的计划,公司的基础设施已经跟不上人员增长的速度。但是,科大讯飞回应经济观察报称,各方向上的人才在持续引进中。在教育、医疗等业务的招聘计划在今年底不会结束。明年上半年之前,这家公司的人员预计还将在目前的基础上,增加50%。不过,在8月下旬创出了新高之后,这家公司被商学院的教授批评“风险巨大”。

也就在这个月开始,这家公司的市值就停止增长了。来自资本市场的压力、极速扩张带来的管理压力以及过于集中的区域布局,是科大讯飞身上的三个包袱。在极速扩张的当下,这些都或多或少拖累了这家公司前行的速度。现在要了解科大讯飞的境遇,最好的方法就是考察最近一年这家公司狂飙突进的膨胀经历。

在44岁的刘庆峰的雄心下,科大讯飞正展开爆炸式的人员扩张。到目前为止他的策略可以总结为:一个开放的人工智能核心平台,以及教育、医疗、公检法等若干个赛道,并在2016年底对公司架构进行了大幅调整,成立教育、消费者、智慧城市三大事业群。这一战略在迅速落地当中,按照计划,在明年上半年之前这家公司的人数将扩张到1万人以上。

但对于公司在各个赛道上的技术能否变现,是否长期以销售收入而非净利润为价值判断,组织的执行效率等等,则存有若干的争议。甚有商学院的教授评说:这是股市上的大公司,财报上的小公司……最重要的是,刘庆峰需要找到真正的问题的答案:科大讯飞是什么,它正走在什么样的阶段。

公司文化的整合

科大讯飞的传奇始于2000年,采用技术提供商的模式,拿到了来自中兴、鑫泰、神州数码等大型企业的语音技术服务订单。在中国2007年互联网浪潮中,成功开发了面向创业者提供的语音云平台,完成了云端开放平台商的转型。作为A股唯一一家以人工智能为主业的上市公司,公司语音合成技术在国际最高水平的语音合成比赛Blizzard Challenge (暴风雪竞赛)中再次夺冠;并且作为中国本土研究机构首次在全国计算语言学会议中文阅读理解比赛中夺冠。

合肥市蜀山区,座落着由中国科学院直属、位列“双一流”的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校区东北角的语音信息技术研究院,隐藏着科大讯飞这家公司的基因,18年前实验室孵化出了创始团队。至今,楼内张贴的带有刘庆峰、王仁华、胡郁等照片的宣传画,吸引着往来穿梭的学子。

公司凭借着核心技术的优势度过了成立以来的两个阶段。但随着深度学习算法的普及,加速了同业者不断利进行技术训练和迭代的速度,降低了科大讯飞一直赖以生存的源头技术的门槛,多位人工智能行业人士,甚至是科大讯飞的董秘江涛都认为,在巨头公司自建语音平台的情况下,为技术寻找应用场景才是行业的壁垒。

尽管科大讯飞在行业仍然保持着语音源头技术的优势,但当下与之竞争的,有百度、搜狗,云知声、思必驰等等,大的互联网巨头几乎都在建立各自的语音平台,创业公司专注在医疗、教育等各个细分赛道加速产业化。2016年8月,云知声的医疗语音录入系统在协和医院上线,2017年6月,学霸君自主研发的教育机器人参加了高考数学测试。

不落后于坐拥海量数据和用户的百度,以及专注各个赛道的竞争公司,这意味着科大讯飞在原有科学家文化中,注入对商业嗅觉和把握。

常年挂置大门外愈加褪色的写着“技术顶天,产品立地”的标语明显表达着,在极速扩张膨胀的过程中,刘庆峰在努力平衡着两个相反的理想。在他办公室的楼层贴着的“成就客户”的标语,也显示着他在各个赛道寻求商业化的决心,这已经被当作公司价值观的最高层级。

这个价值观正在被大力输出,主办公楼开始全面标语化。从一楼大厅到20层总裁办,在办公室、电梯口、厕所门后。4层是讯飞研究院,也就是最核心研发部门,办公室内员工工位间隔较小且没有围挡,他们抬头便是墙上“从市场中来,到市场中去”的标语,回头即看到“研究即实践,实践出真知”。董秘江涛称,这些标语来自讯飞内部相关部门,是讯飞研究院在落实当下发展战略过程中的体会。

向西50米处,另一座办公楼内的人力资源部门也在面临着新的考验。一位来自人力资源部门的经理告诉经济观察报,首先,产品经理是什么?对于这个职位,公司一直需求量很少,理解不深,随着各个业务部的招聘指标越来越多,团队不得不认真研究这个岗位:例如如何挑选合适的产品经理。在公司内部,一部分人正从专业序列发展到管理序列,成为了产品经理。

同时,大量社招面临的文化兼容问题也摆在他们面前,科大讯飞建立了名为“钻石family”的微信公众号,定期推送着来自各业务部榜样员工的事迹,同时在9月成立了讯飞大学,为培养干部和骨干员工的管理和专业能力,同时传承文化价值观。

现在,印有刘庆峰上半身照片的海报,张贴在主楼各层电梯口、逃生口的墙上,每到中午人员拥挤的时刻,日夜不停地面带微笑地俯视着来来往往的员工。

财务目标和战略目标

公司的运营一直关注长远业绩。董事会制定了收入增长、毛利增长和用户规模快速增长的重点任务。在2017年Q1季度销售收入同比增长了35%,Q2季度同比增长了50%,毛利则分别同比增长了38%和53%。而江涛称在近年8月10日的投资者交流会上称,新增收入用于公司在医疗、公检法、智慧城市、开放平台这些重点方向的研发和市场布局。

在公司所处的战略机遇期,这样的财务目标是有价值的。但是随着时间推移,分歧开始出现。围绕着短期内无法保证税后利润增幅,同时5年内多次定向募资50亿元的科大讯飞,市场几乎分成两派。

一方认同公司不以净利润作为目标,并支持其在3-5年阶段不要急于变现;另一方认为这一阶段净利润不佳反映了公司在各行业的商业化能力不足,抑或是战略选择不当。一位长期跟踪公司的券商分析师称,当下公司超过200倍的估值水平已经大幅超出价值投资者认可的估值水平。2016-2017年资本市场风险偏好有所降低,更多投资者倾向以估值和净利润的判断为主。这会带给管理层一定的压力。

另一位多次参加公司调研的分析师称,争议往往产生在季报、半年报等披露后,直到业绩发布会或者交流会上,听到讯飞平台的流量和各赛道的用户数有所增长才得以平息,下个阶段争议再度出现,周而复始。他认为,科大讯飞在平台+赛道这条路上尝试的过程,也伴随着资本市场对一种新商业模式的认识与观察的过程。

压力在今年初达到巅峰,部分投资者甚至提出讯飞应该寻求被收购。2016年报中公司净利润同比增长13.9%,扣非净利润同比降幅19.32%。部分投资者在交流会上再次问到,公司目前的盈利能力能否支撑在各赛道的投入,甚至提出应该寻求BAT互联网公司的收购。而讯飞管理层当即给出的回应是仍然坚持“平台+赛道”的战略。

董秘江涛曾公开称,“亚马逊亏损近20年,估值却达4800亿美元就是其广大投资者对其战略的认可,讯飞看重更大的未来,也欢迎志同道合的投资者”。但不同于美股,在A股市场上科大讯飞这样以流量和用户数量作为衡量企业价值的指标的公司几乎很少的情况下,这样的商业模式可以算作一种尝试,一些传统价值投资者是持观望态度的。因为一直以净现金流作为通用衡量标准来反映投资价值,无论在电力、能源、机械制造、消费等行业等范围。

争议往往随着股价上扬略有平复。2017年中报显示的净利润同比下滑58%,但由于几个月来股价涨势超过120%,在8月半年报业绩交流会上,关于净利润的问题鲜有投资者追问了。一些今年来一直参加投资者调研的券商分析师称,随着中国不断出现互联网公司估值攀升,在他看来,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开始接受讯飞的商业模式。

“近8000人的初创公司”

根据财报,在2015年年底,人员总数将近3000人。一位人力资源部门经理称,一年半时间人数增长超过2倍。公司回应经济观察报称,截至2017年9月,公司正式员工有7000余人。

长江商学院教授薛云奎曾分析科大讯飞在规模扩大后,各项财务指标相比近10年来的有所变差。罗兰贝格(上海)企业管理有限合伙人张玮认为,迅速扩张所带来的管理问题在高科技公司身上尤为明显。科研出身的人擅长解决技术的逻辑推理的问题,长期训练下形成的思维模式,就像一个各但远都很严谨的链条,这样的思维在企业管理上是有短板的。

“讯飞是一个近8000人的初创公司”,智慧医疗事业部总经理陶晓东这样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初创阶段是因为在尝试,做没有干过的事。从2016年上半年开始,医疗作为重要赛道之一,该业务部推出了语音病例和帮助肺结节筛查的影像产品,利用试点方式与部分三甲医院合作。

陶晓东人称“陶博士”,毕业于中科大,研究方向为医学影像,曾在美国通用电气公司(GE)、飞利浦医疗工作,从2017年初加入讯飞,在任职不足10个月的时间,他所管理的团队规模从50人增加了1倍,今年底将接近200人。他称医疗事业部扩招计划,今年底预计无法完成。

“我总是在做自己不擅长的事,我现在是一百多人团队的CEO,除了影像识别技术,做管理,做医疗技术,还要写代码,甚至包括很多文档和ppt”。9月27日中午,在一年一度的GPU开发者盛会上,陶晓东刚结束一场关于人工智能医疗的技术分享,当同业者纷纷对他加入科大讯飞表示祝贺,他是这样说的。

对于管理问题,董秘江涛曾公开称,在扩张阶段希望引进管理人才。张玮认为,公司在引入职业管理人才方面很有挑战,矛盾在于管理人才和领导团队的关系如何有效处理,且很大程度上管理和决策是交织在一起的。

立足安徽还是全国

“科大讯飞已经成为合肥最耀眼的一家公司”,在公司本部办公的一名员工称,每天来讯飞参观的队伍大约有十几波,其中不乏有以考察合肥市为目的来参观的人,可以说公司已经成为合肥的地标。

科大讯飞成长的过程,伴随的也是安徽合肥的成长的阶段。2016中国城市GDP排行榜中,安徽在中国内地31个省市区GDP排名25,从安徽省内各市区 (不含县级市)GDP排名来看,合肥市排26名位列全省第一,第二名芜湖市在全国排79名。

根据合肥市统计局人口调查数据显示,截止到2015年末合肥全市常住人口达到779万人,净流入常住人口为61.3万人。2016年全球房价涨幅最高的前五十座城市排行榜上,合肥位列其中。

科大迅飞位于合肥市高新区,园区以合肥市重点培育新一代信息技术、集成电路等高科技领域公司为主,包括入驻企业包括安徽三联集团、美亚光电等。

科大讯飞生于合肥本土。从财报来看,主营业务在华东地区的营收比重超过50%,远高于其他地区。公司的员工称,按照长远发展来说,公司应该将本部迁往一线或沿海城市,但无论是渊源、情怀也好,科大讯飞不太容易离开安徽省。

科大迅飞商业化最快的是教育赛道,教育服务及产品的营收超过57%。教育产品事业部副总经理丁鹏曾对媒体称:“就因为我能做全国的市场,那么安徽就会给我最大的支持”。据公司给出的数据,截至2017年8月中旬,科大讯飞智慧课堂产品已覆盖近2100所学校,排名第一的省份是安徽,其次是重庆和山东。

这其中,对于智学网产品,合肥市第一中学、第八中学、第六中学这些市重点学校已形成深度使用。

一位“人工智能+教育”公司的CEO告诉经济观察报,目前行业有两种可行的市场路径:一种是自下而上,从老师和学生切入;另一种从教育管理部门切入,满足教育管理,包括学科采集等信息化需求。科大讯飞所选的是后者,目前从安徽省的合作情况来看这是一条得到验证的市场路径。

如何向其他省市复制安徽省的推广路径是一个挑战,他称,因为教育行业非常有地域性。一方面,各地市教育局的直属领导是各地市政府领导,即便上级教育部门认可产品,但是财政方面由地方决定;另一方面,每个省市的教育特点不同,包括试卷、招生比例等。即便没有政策性门槛,但“关系性门槛”依然存在。

在记者的采访中,有公司员工评价称,当下科大迅飞的区域布局过于集中。

投资者关心的是,这样的区域布局会否影响公司未来人才引进。科大讯飞回应经济观察报称,在公司7000多名正式员工中,安徽籍员工约占54%左右。各方向上的人才在持续引进中。在华南地区、京津冀、浙江、河南、上海、福建、新疆、江苏、吉林黑龙江、云贵渝、甘青宁、陕西、江西、广西、山西、湖北、川藏均设有分公司或区域负责人及团队。

立足安徽一直是公司吸引人才的重要优势,科大讯飞和中科大语音及语言信息处理国家工程实验室的长期合作方式之一,就是研究生、博士生可优先进入公司实习,甚至在研究期间可随导师承接公司研究项目。

不过,科大迅飞在合肥本地的人才优势正在遭遇挑战,当下科技人才竞争愈发激烈,据科大迅飞的人力资源部经理称,他们发现华为、BAT等公司近年经常来合肥招人。

校招的竞争可见一斑。通常,9月开学季,第一批到中科大进行校招的是科大讯飞,但在今年,华为抢先一天在校园举办了招聘宣讲。

这让科大讯飞的校招部门不得不缩短战线,经理们在9月13日在中科大、安徽大学等举办了招聘会,当天夜里两点筛完所收的一千多份简历,14日早晨六点赶回中科大面试。

对于如何吸引行业核心人才,科大迅飞选择在各省市当地建立实验室,依托学校整体行政管理。目前已在武汉、南京等市落地。

经 济 观 察 报 ∣理性 建设性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