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你好的人,一辈子都别忘!

【点击上方蓝字「女人晚安夜听」关注,听下一篇】 

  点上方绿标即可收听音频 

大燕朝世家豪門特有的死士。挑選有足夠天資的孤兒,自幼用殘酷的手段培養,利用各種藥物和種種匪夷所思的訓練方法,配合獨特的邪門功訣,將他們培養成殺戮的機器。    每一個‘刺’,都對主家忠心耿耿,隨時都能為了主家付出一切。    從易家新趕到易衍身邊的四個‘刺’剛一現身,就吞下了可以激發他們十倍力量的丹丸。他們的體形迅速膨脹,宛如四團烏雲,帶著怪異的鬼嘯聲朝三個蠻人首領撲了過去。    遠處山坡上,勿乞一直看著這邊。他也看出來,四個‘刺’雖然修為了得,但是面對驅策三件下品法器的蠻人首領,若是不拼命,他們會被輕松殺死。一如一個多月前,在盧乘風的院子裏被太白金刀陣撕成粉碎的四個‘刺’。    力量暴漲十倍,飛掠的速度則是增加了三倍以上。    三個蠻人首領措手不及之下,白蒙蒙的刀光朝天空一卷,只是將一個刺的小腿砍了下來。鮮血四濺,在蠻人首領尖銳的嚎叫聲中,刀光迅速回卷,朝四個厲嘯飛撲的刺追了上來。可是那四個刺,包括小腿被斬落的那一個,都是亡命尖嘯著,完全不顧刀光的威脅向前飛撲。    平地裏一陣yīn風卷起,四個刺的身體驟然一顫,飛掠的速度下降了三成。刺耳的魔音響起,小腿被斬落,鮮血不斷噴出的那個刺身體一陣哆嗦,他的頭顱憑空炸開,yīn風朝上一撲,將他的身體吸成了一具幹屍。    四周蠻人瘋狂的叫囂起來,他們紛紛扭過頭看向了自己首領的方向。    刀光再閃,禦刀的蠻人首領口吐鮮血激發刀光,讓刀光的速度憑空增加一倍,迅猛絕倫的劈在了一個刺的身上。大片鮮血噴灑而出,那個刺被刀光齊腰斬斷,慘嚎一聲摔落地面慘死當場。    另外兩個刺已經沖到了蠻人首領的面前。他們一句廢話也沒說,身體迅速的膨脹著,隨即猛烈的爆炸開。血肉飛濺,漆黑的血水噴出了數十丈遠,三個蠻人首領被炸得支離破碎,胳膊腿子飛出了十幾丈外。    方圓百丈內的蠻人、易家的護衛等被四濺的黑血擊中,黑血好似濃鏹水一樣迅速腐蝕他們的身體,大塊大塊的血肉紛紛掉落。這些人只是慘嚎了幾聲,在地上抽搐翻滾了一陣,就渾身發黑而亡。    勿乞看得臉上肌肉一陣抽搐,易家的這些‘刺’修煉的是什麽邪門功法,傷人傷己,邪惡霸道到了極點。搖搖頭,他急忙帶著麾下人馬,迅速的從山上下來,漸漸的掩到了大道邊。    四個刺一死,易衍身邊的最強一股力量蕩然無存。依靠著數十個家族jīng銳護衛的保護,易衍等人尖聲怪叫著,狼狽的向路邊的亂石堆退去。蠻人們眼見自己的首領慘死,也發了蠻xìng,三下五除二的殺光了車隊中的其他人,嗷嗷怪叫著朝易衍等人圍了上去。    一千多蠻人圍攻數十jīng銳護衛,饒是這些護衛身穿jīng良的鎧甲,個個都有著三十年境以上的內力修為,卻也擋不住這綿綿不絕宛如cháo水一樣的攻擊。只不過一盞茶的時間,距離亂石堆還有十幾丈距離的時候,易衍等人身邊的護衛又少了一半。    那些蠻人一旦發了狂,他們簡直不要命的向前撲擊。他們用血肉之軀死死擋住易家護衛的刀槍,強行將他們從坐騎上拖了下來。一旦有易家的護衛摔倒在地,立刻有數十個蠻人蜂擁而上,沈甸甸的大刀闊斧雨點一樣落下,砸得這些護衛血肉橫飛慘死當場。    易衍渾身哆嗦著,肉浪在周身一陣的翻滾。他淒聲哀嚎道:“我的蒼天哪,我易衍造了什麽孽,這些蠻人來打我做什麽?蒼天哪,後土哪,趕快救救我吧!”    一名蠻人驟然投出了一柄手斧。黑鐵鑄造的手斧粗陋不堪,刃口也並不鋒利。但是那蠻人力量極大,斧子帶著沈悶的尖嘯聲掠過空氣,狠狠的斬在了易衍的左肩上。    一聲慘嚎驚天而起,易衍的左臂被齊根斬斷,鮮血狂噴而出。易行、易德、易徂三人齊聲驚呼,忙不叠的躲到了易衍的身後。以易衍碩大的身軀,的確是一塊最好不過的人肉盾牌。什麽兄弟之情、同胞之誼,在這個時候早就被易行他們三個丟去了九霄雲外。    易衍的身體劇烈的顫抖著,他近乎瘋狂的向那些家族護衛咆哮起來:“你們這群廢物,你們不能殺光了這些蠻人,家族養你們還有什麽用?還有什麽用啊?讓我回去了族裏,我一定要將你們妻兒老小全部賣身為礦奴!”    易衍的咒罵聲激發了那些護衛的狂xìng。十幾名護衛齊齊縱身躍起,近乎癲狂一樣催發內力。他們手上的兵器突然噴出了三尺長的青sè劍罡,帶著刺耳的嘯聲朝蠻人們急斬而下。    青sè劍罡無堅不摧,所過之處無論是刀槍還是鎧甲都應手而開。十幾個護衛急速揮擊,所過之處眾蠻人人頭滿地亂滾,胳膊大腿紛紛斷裂,鮮血噴了一地都是。    三十年境的內力,激發劍罡最多持續兩個呼吸的時間。就是這短短的兩個呼吸的瞬間,十幾個易家護衛斬殺了足足一百多名蠻人。他們的內力迅速耗盡,體力衰竭的他們深陷蠻人包圍中,眼看就要慘死。    “服血戰丹,爾等家人,吾必將善待!”在場的易家護衛首領突然沈沈的喝了一聲。    十幾名內力耗盡的易家護衛齊聲大吼一聲‘喏’,隨後紛紛掏出了一顆血sè丹丸塞進嘴裏。他們的身體和那四個‘刺’一樣迅速膨脹起來,龐大的力量在他們體內爆炸般湧出,他們舉起兵器,噴發出了長有六尺的青sè罡氣。    劍罡過處,一切都隨之粉碎,十幾個易家護衛大笑著朝前猛撲急沖,眨眼間又有三百多蠻人慘死在他們劍下。隨後這些護衛七竅中噴出濃濃鮮血,身體驟然爆裂開來。    那易家護衛頭領冷漠無情的看了看慘死的部下,又朝另外十名護衛揮了揮手:“直接服用血戰丹!”    “喏!”被點名的十名易家護衛咬咬牙,望了四周已經稀疏了不少的蠻人,掏出血戰丹塞進了嘴裏。又是一通自殺xìng的襲擊,兩百多蠻人被這些豁出去了xìng命的易家護衛斬殺。眨眼的功夫,一千多蠻人幾乎被殺了一半,地下血漿混合著泥塵,變成了足足半尺厚的淤泥。    蠻人們的氣勢驟然一衰。哪怕再野蠻的蠻人,也是有恐懼的極限。看看滿地死傷狼藉的同伴,再看看剩下的二十幾個易家護衛,剩下的蠻人膽氣頓時直線下降。    驚慌的相互看了一陣,蠻人們齊齊吶喊一聲,扭頭就朝四周山林逃去。    右手緊捂住左肩傷口的易衍近乎癲狂的獰笑道:“追上去,殺光他們!這群該死的雜碎,他們不僅傷了我,還殺了頒布詔令的天使。這個禍事大了,一定要將他們斬盡殺絕啊!”    天使被殺,這個黑鍋肯定要人來抗。而在場眾人中,怎麽看都是缺了一條胳膊的易衍是扛黑鍋的最好對象。缺少了一條胳膊,已經是個廢人,易家再也不會正眼看他,丟出去頂罪,再合適不過了。    想到自己未來的淒慘境遇,易衍咬牙切齒的發著狠,一定要身邊的護衛多斬殺幾個蠻人。    易家的護衛頭領易戚眼珠裏也帶著濃濃的血光。自己護衛不力,保護對象居然被人斬下了一條胳膊,就算自己能平安無事的回去,在家族中的地位也肯定會受到動搖。都是這些該死的蠻子招惹的禍事啊,都是這些該死的蠻子!    隨手扯下了頭盔丟在地上,易戚怒吼一聲,留下了幾個護衛保護易衍等人,自己舉起佩劍,一馬當先朝那些四散的蠻人追殺了過去。他真氣一提,劍鋒上驟然有一道幽藍sè水汪汪的劍罡激shè而出,直直shè出了六尺遠近。    後天巔峰實力,易戚也達到了這個水準。六尺劍罡,他能持續半刻鐘的時間,足夠他斬殺過百的蠻人。    勿乞望著易戚劍鋒上的水sè劍罡,很得意的笑了。水屬xìng的功法,修煉出的真氣自然是水屬xìng的!而且還是水屬xìng中極其罕見的寒冰一類的功訣。寒冰類的功法真氣內斂,jīng純度比普通的水屬xìng功法要高得多!而且,又是一個後天巔峰啊!    一聲長嘯,勿乞騎著獨角麋鹿從山林中急沖而出。身後六百蒙村漢子、五百天字丙號營jīng銳齊齊殺出。    蹄聲宛如雷霆一樣響起,嚇得四散而逃的蠻人和易衍等人都是臉sè發白。    蒙村漢子亂雜雜宛如一團燒荒的野火般殺出,三五成群的對著四散的蠻人一通亂殺,殺得那些戰意全無的蠻人人頭亂滾,嚇得這些蠻人又一窩蜂的向易衍等人所在的方向逃去。    黑盔黑甲的天字丙號營五百士卒則是宛如一座沈默的冰山,冰冷無情的排著整齊的沖鋒陣型朝前推進。一座大山向前狂奔,碰到的一切都被碾成粉碎。無論是逃竄的蠻人,還是追殺他們的易家護衛,都在這座大山前撞得粉身碎骨。    易衍淒厲的慘嚎起來:“救命啊,易戚,救命!”    剛剛斬下了三十幾個蠻人頭顱的易戚急速回頭,他突然醒悟自己的失誤,他丟棄了自己的保護對象,跑出了這麽遠!    大喝一聲,心神大亂的易戚撥轉坐騎朝易衍沖去。    勿乞早就混在蒙村人群中靠近了易戚。易戚一退,勿乞立刻將那柄下品法器小短劍貫註了大量內息後當做暗器打出,只聽一聲厲嘯,短劍激shè而出,洞穿了數丈外背對勿乞的易戚身體。    下品法器鋒利無匹,當即滅絕了易戚一切生機,只有他體內的真氣,還在依靠慣xìng在迅速奔湧。    勿乞飛撲而上,一把拍在了易戚的丹田上。龐大的水屬xìng真氣呼嘯著被勿乞吸入掌心,迅速化為先天真水靈罡的一部分。不過兩個彈指的時間勿乞吸光了易戚的全部修為,翻身一腳將他踢飛了老遠。    長笑一聲,勿乞不多廢話,宛如遊魚一樣朝前急速掠進,迅速沖到了易衍等人面前。    “下輩子,不要再和我為難!”    掌鋒如刀,輕輕掃過了易衍兄弟四人的脖子。    血泉噴湧,四顆人頭沖天飛起。

相关文章推荐

愿有个人,能懂你背后的苦

情感  2017-10-14 23:07

其实放假也没有特别开心。

情感  2017-10-07 10:11

妈,我谈恋爱了···

情感  2017-10-09 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