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腔医院挂号难,牙医“Uber”打一个?

在互联网医疗行业中,现阶段已有一些大玩家入局牙科、医美等领域。但医疗资源分布不均仍然是无法解决的痛点,医生资源仍是核心的竞争力。

本文共计2799字,阅读时间5分钟。

记者 | 马芊

编辑 | 赵力  

项目要点

1、签约三甲医院优质牙医、筛选线下闲置规范私立牙科诊所,充分利用优质牙医8小时以外的闲置时间和多数私立诊所高达90%的空置诊室;

2、轻资产、重运营模式,扩张成本低,充分体现医疗中核心环节——医生的价值;

3、B端+C端,拓客稳定发展,复购率高;协助医生树立个人品牌。

叛逆的牙医

如果说医生职业的艰辛是靠使命感支撑的,南医生的使命感不止于治病救人。他毕业于北大医学院首批8年制直博班,在门诊工作的前两年,每天接诊2、30位病人。诊断需要耐心沟通,门诊手术要精神高度集中,到了晚上,换下的口罩和白大褂都是湿的。

毕业后南哲去了北京口腔医院急诊科,一周工作100小时以上,有时手术连着,一上台就是12小时。在医院工作的7年中,南哲始终有种无力感。“我可以靠自己的情怀、热爱学这个专业。然而在这个环境即使累死,每天所能影响、改变的人也很有限。” 

他曾经敢于对一切不科学、不公平说不,并且有魄力打破常规。学生时代,因不满学校的教育方案,他两次组织同学联名上书。尽管校方无法公开赞同南哲这种“叛逆”,但都采用了南哲建议的方式。

这种“叛逆”近乎本能,拥有的人,可以成为愤青、艺术家,或者,改变世界的人。南哲是绝对意义的行动派。他很快发现,在医院现有体制下,想真正要把医疗资源调动起来,“去折腾改变的空间太小了。”

南哲曾在2013年尝试开了一间齿科门诊,全部由熟识的优秀医生兼职参与。即使这样,也难逃获客难题。北京四五百家私立诊所,九成以上的诊所处于空置、亏损状态,既没有医生,也没有病人。

与此同时,北京牙科最出名的北大口腔医院,想挂个口腔科专家号得到医院熬一宿。一个80块钱的专家号,被炒到400元,仍然需求不断。“因为医生好、技术好。”南哲告诉寻找中国创客的记者。

如果不到北大口腔排队,随便去一家诊所,要平均去到七到八家才能找到一个好的牙医。南哲认为,私立医疗的缺流量只是表象,背后真相是缺乏信任。“几乎没有私立牙科机构敢承诺自身的技术优势,在现有情况下,只能去找目前已有医院背书的好牙医。”

而我国现有牙科执业医师不足10万人,从每百万人牙医数量来看,中国只有100名左右,远低于欧美发达或中等发达国家500-1000名的水平。想要在短时间内迅速培养出数倍的专科医生是不可能的,提高优质的口腔专科医生利用率,为私人牙科诊所提供优质的医生资源,才是扩大供给的核心。

薄荷牙医创始人南哲 

相较于线下诊所的冷清,在2013年南哲被朋友邀请加入的互联网医疗项目,却意料之外的风生水起。在当时只是用于缓解挂号难的“小问题”,但传统医疗与互联网叠加的想象,让南哲大为震惊。 

“互联网不仅仅是生产工具,而是生产力,对各个传统行业的生产关系进行根本的变革。”消灭信息不对称及去中心化,让病人直接和医生发生连接,南哲脑中薄荷牙医的雏形渐渐形成。

2015年,南哲辞职创业。与一般的互联网医疗只是通过在App上开店的模式获取流量不同,薄荷牙医相当于是一个经纪人,把医生集团与诊所资源紧密相连,签约三甲医院优质牙医及线下闲置的优质诊所,利用医生8小时以外的闲置时间多点执业。

共享优质牙医

在医生端,十余年的从业经历为南哲积累了丰富的人脉,保证薄荷牙医签约医生百分之百来自三甲医院。春晓资本是最早发现薄荷牙医的机构,为了测试薄荷牙医的模式,考察执业牙医的技术,几个合伙人轮番拔掉了7颗牙。

2016年6月,薄荷牙医获得春晓资本500万元天使轮投资。春晓资本合伙人吕佳凯认为薄荷牙医的创新模式是坚定地围绕着“好医生”展开的医疗服务,目前已经形成了良好势能和口碑,从“利益、尊重、科研”等方面激发供给侧“好医生”的产能,是不可多得的好方式。

用优质医生资源解决患者信任问题,而私立诊所的闲置诊室资源被薄荷牙医盘活,服务优势被放大。线下合作诊所,南哲根据硬件、环境、消毒、服务流程等制定了将近100条标准,把符合流程标准的诊所筛选并纳入进来。

现阶段在北京的签约合作诊所有6家,南哲最终想实现的模式相当于牙医界的UBER,患者选择优秀的医生,选择离家近的优质诊所,薄荷牙医的团队到指定诊所为患者服务。

让南哲印象最深的一个薄荷牙医用户家就住在北大口腔旁边,“从我们家去北大口腔,虽然走过去15分钟,但是排队三四个小时。“在薄荷看牙,虽然到门店要20分钟,每次几乎不用等,大大节约了时间成本。

南哲与患者沟通

另一方面,在普通医院拔牙、种牙、矫正等专业分工很细。有的病人情况复杂,就需要在各科室之间转诊,对此,薄荷牙医提供一站式解决方案。与私立医院相比,薄荷牙医有专人团队对患者的咨询、就诊、诊后的管理全部负责,牙科的全面服务项目都可以得到便捷的一站式解决方案。

薄荷牙医采用打包定价模式,像常规的根管治疗,公立医院一般按次收费,但治疗周期需要医生根据患者情况确定,也存在医生刻意拖长周期提高患者花费的乱象。薄荷牙医的根管治疗定价为最终花费,不按次付费,治好为止。这解决了客户对齿科治疗收费不确定性的隐忧。

综合考量,在患者享受优质医生和服务的同时,薄荷牙医能大幅度节约时间成本,“高附加值的项目可能会便宜些,一些在公立医院被人为压低的项目可能会适当地提高”,南哲说。

截至目前,薄荷牙医的月复购率在50%左右,累计服务2000多名客户,合作企业60多家,包括微软、京东、滴滴、奇虎360、国美等。拥有签约医生300名,其中40名线下活跃牙医。

薄荷牙医团队

医生资源是核心竞争力

从人均牙医配备,齿科就诊率和种植牙渗透率的角度来看,中国牙科市场发展远落后于世界先进水平,成长空间巨大。资料显示,目前中国牙科市场正在经历快速的发展阶段,尤其是种植牙等高端业务的增速极快,市场规模有望快速向发达国家靠拢。

“抽烟如果从来不洗牙,80%的概率会得牙周病。吃甜食得糖尿病概率很低,但是吃甜食如果不刷牙100%会得龋齿。”南哲表示,牙病是不可逆的,但中国牙科就诊的习惯还没有形成,市场教育是互联网医疗进入牙科领域的重要环节。

早期,薄荷牙医通过举行企业福利活动、线下口腔沙龙讲座以及口腔义诊等活动,拓展B端获客渠道。用户画像吻合度高的企业“现场的转化率能达到70%。”

在C端,薄荷牙医开设了自媒体平台,南哲根据自己多年的从医经验和学术知识,精心制作原创口腔健康科普内容。以此吸引流量,让平台其他出色的医生有更多的露出,打造个人品牌,形成了一定品牌势能,引流效果正逐渐凸显。

此外,用于运营的服务号在预约、管理的基础上,保证用户的个人信息、专业病例信息以及影像资料全部的留存,为口腔医学的临床研究提供样本。

医疗带有社会基础服务的特点,在提供社会价值的基础上实现商业价值。“这就要求创始人在理想和商业的平衡中做得更好,太偏理想和商业都会背离初衷。”峰瑞资本创始人李丰曾在接受寻找中国创客(ID:xjbmaker)关于互联网医疗项目的采访时表示。

有着医生和创业者双重身份的南哲对此深有体会,做一门生意,从0到1的过程,不是一个仅有非常好临床技术的医生能够解决的问题。

在医院,医生是救人治病。当身份变为创业者后,一切后果自行承担,这份魄力和担当正是南哲辞职创办薄荷牙医,期待颠覆传统医疗模式的缘由和动力。

不可否认的是,在互联网医疗行业中,现阶段已有一些大玩家入局牙科、医美等领域。但医疗资源分布不均仍然是无法解决的痛点,医生资源仍是核心的竞争力。

除了创始人南哲在业内的号召力,薄荷牙医还通过轻资产运作,不自建诊所的模式,压缩了大部分成本,将传统诊所里医生25%的分成提高到50%以上。薄荷牙医的签约门槛对于医生来说,也是树立个人品牌的基础,在口碑和收入上都有收获。

在薄荷牙医的官方微博上,近期更新的文章下面,多了一张设计感十足的动态图。“南先森和他的朋友们开直播啦!” 在过去的大半年里,薄荷牙医一直保持低调,没有对C端发声。现在,南哲准备好了。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