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服务全过程,客人根本受不住,太厉害了!

   天峦书院的帖子到底如何还没有说法,柳彦姝这里几样事情倒都十分顺当。若要往京郊水边去,恰好越家有一处庄子,春上时候四老爷在那里开过几次雅集,都特地收拾过的,连杯盘用具都新添了许多富有野趣又合待客的。      演书的事儿,越栐仁他们也正热闹这个,最门儿清的就是董九枢了,柳彦姝打发人去一问,他立时叫人送了长长一个单子来。上头书题简介俱全,还注明了诸如“滑稽”、“有趣”、“催泪”等话,真是够全乎的。      伍芳楼也巧了,整好换季换装,又新装饰了一处园中园,如此也不算了无新意。      如今越荃不在家中,越芃在剩下的里头就是居长的,加上又在书院里任了督学,如今的越芃很有几分长姐气势了。这回回请,不经家中大人,只是她们小辈间来往,正是自主自导的头一场大事。她心里十分看重,不时往越萦或越芝处商议。      她心里也没有把越萦那话当回事,正琢磨要算好花费下帖子请人看演书去,越萦那里却有信儿了。      姐妹们都在碧梧院聚齐,越萦木着脸从袖子里摸出三块牌子来,玉白云形,上头镌着“书峦”两字,底下都结着赤红色两颗珠子。      见众人并无反应,她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来,开口道:“这是天峦书院文会的迎宾牌,执一块牌子可另带五人入内,每人可配一名随侍。这里是三块牌子,统共可去十八人。再多……我可也没法子了……”      众人都觉意外,越芃却是大喜,忙走去拿了一块牌子在手里细看,又笑着对越萦道:“你这妮子,好紧的嘴,上两次我寻你商议,你也不同我说起。我只当这事儿没指望了,正要叫人去问演书楼的位子呢!哪晓得我们三姑娘竟是通天的本事呢!”      越萦笑而不语。      越苭对此事也丝毫不知的,这会儿见如此阵势,先顾不上别的,问道:“你哪儿来的牌子?如何没有听大哥说起?”      越萦看看她,淡淡道:“大哥课业繁忙,我也不好打搅,自然就另外想办法了。”      众人见她不欲多说,便也不好再问,只是能去天峦书院的文会,实在是意外之喜。柳彦姝便道:“三姐姐,我服了,你实在本事大,厉害得很。”      越萦一笑,并不把这话当回事。      越芃笑道:“好了好了,大家都先别说了。如此我们该商议一下要请的人,鲁家几位姑娘是肯定要请的,别的呢?”      越芝道:“若是能请,自然也要请俞家的姐妹们才好……”      越苓道:“对啊,尤其是这个,可是天峦书院的文会呢!了不得的去处,说不定人人都想去,争破头呢!”      越芝赶紧拍她一下,越苓哼一声不说话了。越萦见一众人等神色各异,显是被自己此举镇住了,不由心中大爽。      最后定下来,除了上回请她们去听戏的鲁家的几位,另外还有当日一同受邀听戏的俞家嫡枝的几位姑娘。她们自己八人,那边两头也有七八个,还有富余的她们也不打算另外再邀了。如此议定,至于下帖子请人的事儿就由越芃揽了去。      这里一散,越苭就直奔正房寻大太太去了。      大太太见她急匆匆来了,却说起这样一件事来,便道:“三丫头做的不错,总是听戏听曲儿的也不合你们进学读书的身份。这去文会就极好,极妥当的。”      越苭道:“娘!哪里是这个呢!只是不晓得她哪里弄来的牌子。她的本事我还不知道?她哪里就认识天峦书院的人了!”      大太太便道:“或者是你哥哥帮的忙,左右你们都能去的,你又急个什么。”      越苭挑了眉道:“那我问大哥去!好好的干嘛帮她弄这些叫她得脸!”      说了话她就要往外头去,却被大太太一声喝住了:“你给我站住!”      越苭肩膀一抖,立定了回头看着大太太,疑惑唤一声:“娘……”      大太太给一旁站着的玉环使个眼色,玉环便出去了到外头门口站着去了。   

相关文章推荐

畜牲, 畜生, 传疯了, 不是人!

搞笑  2017-10-11 01:04

工地民工找小姐,10块4次

搞笑  2017-10-17 21:02

上午9:55发生惨祸!太惨了

搞笑  2017-10-08 08:05

哥你快走,我老公要回来了

搞笑  2017-10-13 09:05

借钱

搞笑  2017-10-11 0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