喃喃夜话 | 给孩子一个有“根”的童年

昨日,工作到深夜,疲惫却温暖。午夜十一点的录音棚里,记录下了我所有思绪,想告诉大家,是什么,让我如此温暖。请欣赏:

----点击上方音频收听-----

大家好,我是王怀南

欢迎来到《喃喃夜话》

秋天的夜晚

有些许凉意

冬天要来了,孩子们的童年要走了

今夜,想到一去不复返的童年

我想和你聊聊

黄土与异乡

富足与贫穷

快乐与忧伤

聊聊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莫言与石黑一雄

聊聊影响了他们一生的“根”和“寻根”

听众朋友

希望您

能把这一期的“喃喃夜话”放给你的宝宝们听

莫言,

一个黄土地孕育的孩子

一个童年时代就种下文学梦

并一直追逐梦想的作家

他的童年

却曾因为丑陋,被同学嘲笑,被同学殴打

“有时因为吃曾经被人像狗一样凌辱”

吃树叶、啃树皮

跟母亲去地里挖野菜、偷麦穗

和小伙伴一起抢着吃学校的煤块

海明威说,不幸的童年是作家的摇篮

而莫言则说,幸福的童年才是作家的资源

他的童年

记忆虽然痛苦,心灵却自由快乐

因为孤独,他曾幻想有狐狸精陪他放牛

因为爱情,他曾赤脚去踩女孩留下的脚印

因为嗜书如命,他曾帮人拉磨磨面

曾偷杏子送给乡人

只为换来一本本书

点着油灯熬夜看

并有时偷偷去听说书人的故事

只为追逐心中的文学梦

乡音、乡土、乡情

是莫言笔下的“自由王国”

他尽情想象,尽情创造

用自己的方式讲自己的故事

《透明的红萝卜》中的黑孩

《酒国》中的莫言

《生死疲劳》中的蓝解放

《蛙》中的蝌蚪……

莫言把童年的自己

奋斗中的自己

彻悟人生的自己

全部写进了作品里

他童年时代的“根”

赋予莫言天性、灵性和个性

这些学校从来教不出的灵魂

与他的作品融为一体

助他登上世界文学的巅峰

听众朋友

读着莫言

让我也想起另外一张东方面孔

本期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石黑一雄

在六岁来到英国

从此变成了一个失去了“根”的飘零者

他的童年

再也闻不到乡土的气息

看不到田野的烂漫春光

听不到萦绕耳边的乡音

看不到熟悉的文字

直到年近半百之时

他依然看不懂日文

叫不出自己的日文名字

更忆不起儿时的玩伴

他离开“根”的怀抱

已经日渐久远

石黑一雄深深的意识到

日本是寄托他童年时代的“根”

但是他却再也不能回到那个日本

不能细细回味童年的眷恋

在淡淡的乡愁式回忆的笼罩下

这头英国文学的“雄狮”

开始用想象和幻想来寻“根”

努力书写对“根”的回忆

尽管他被称为“记忆行家”

他对“根”的回忆却迅速在消逝

在字里行间难觅踪迹

这位“无根的作家”说

“我的余生里在我面前展现的

只是一片虚无”

一个人

有快乐的童年

就有生活的“根”、心灵的“根”

无论生活再苦涩

他的内心总会是快乐

他的梦想依然会丰盈

莫言的“根”

让他回到大自然的怀抱

灵魂得到净化、情感获得自由

拥有了学校教不出的天性、灵性和个性

圆了童年时代的文学梦

也圆了中国人的诺贝尔文学奖的梦

听众朋友们

我们的孩子们应该有“根”

应该有梦想,和追逐梦想的勇气

而我们孩子的“根”

就在我们身边,在我们心中

在我们陪伴孩子的每一片身影里

在我们关爱孩子的每一声叮咛中

请给他们,

我们的孩子们一个有“根”的童年吧

让孩子,拥有父母的爱

拥有一个快乐的童年

拥有一颗乐观和自信的心

拥有战胜自己和困难的勇气

拥有不懈追逐梦想的毅力

所有这些优秀的品质

都将是“根”对孩子的恩赐

好了,朋友们,这期《喃喃夜话》就到这里

今夜,虽然凉意习习

但我心温暖

因为,我心有“根”

我是王怀南

今天是10月12号

此刻是北京的晚上11:10分(录制时间)

下次再见

相关文章推荐

父母是孩子最好的摄影师

母婴  2017-10-09 0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