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主难为·第22章

第二十一章

“黑板的这些要点需要记录,本次的测试,主要就在这范围中。”安静的课堂里,教授的声音明亮,就在所有人都低头记录的时候,唯独沈舒棠却茫然的抬头发着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直到身边的曳祁用胳膊碰了她一下,她才回过神。

很明显,作为优等生的沈舒棠会走神这是十分少见的,教授注意到也只是多看了几眼没多吭声。好不容易挨到这堂课结束,沈舒棠有些苦恼的用手撑着头,就连她自己都觉得最近很不在状态,归咎于原因,大概就是…那个突然闯进她生活,最近又一声不吭消失了一个多月的人吧。

如果放在以前,一个月多月会有什么改变?沈舒棠会说,没有。曾经的自己过得就是最平淡的生活,她忙着打工,照顾母亲和妹妹,顾及自己的学业。可现在,母亲的病情安稳下来,自己也不再需要去打工贴补家用,这一切都是乔曼惜给自己的,可乔曼惜却突然消失了。

或许用消失并不恰当,毕竟对方这个月初还给医院交了母亲的医疗费,也有乔曼惜的助理给自己新的银行卡里面有着极为可观的生活费。明明最开始给自己的她还没用完,可乔曼惜却总是霸道的每个月给自己一张上百万存款的银行卡,说是她应该给自己的。

世上从来没有一个人应该对另一个人给予这些,而乔曼惜的一切让沈舒棠记挂。这一个多月,她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她。就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变得奇怪了,可沈舒棠却没办法抵住那种莫名其妙的思念。

“喂,你最近怎么回事?状态这么不好,小心下次考试被我比下去。”这段期间,沈舒棠和曳祁成了朋友,两个人虽然不同班,却都是建筑设计专业,经过半个月的接触,沈舒棠觉得曳祁是个值得相处的人,也就和她走得近了些。

“我只是…嗯…最近有点心不在焉,考试的事,并不影响。”对于这点,沈舒棠还是有自信的,她是全优生,别人口中的学霸,可沈舒棠并不算那种需要靠很多努力的人,一半是努力,另一半至少是天赋。

“啧,所以说这就是我和喜欢和你聊天的原因,聪明的人相处起来很舒服。”曳祁笑着说道,看她用眼神示意自己要不要一同吃饭,沈舒棠看了眼时间,摇摇头,今天下午她没有课,一般是会去兰林医院看母亲的。

出了学校,沈舒棠直接打车到了医院,在接待台登记之后去了沈妈妈的房间,只是今天进去,房间里还有检查的护士和医生。沈舒棠还是第一次见这个医生,却莫名其妙的觉得有些眼熟。她仔细看了看,终于想起,这个女医生,大概在之前的度假村有过一面之缘。

女医生很高挑也很纤瘦,她踩着黑色的高跟鞋,身上穿着简单的白色大褂,里面是同为白色的医生制服。她把头发简单的扎起一个马尾束在脑后,斜着的刘海偶尔落下,被她用手摆弄好。她正在询问母亲是不是有不适的地方,声音很轻,语气也很温柔,甚至始终挂着浅笑。

这是一个人让人觉得很舒服的人,沈舒棠在心里想着。过了会,像是检查完毕,女医生这才回过头注意到自己,向着自己点了点头。

“你好,我是这位患者最新的主治医师,江浔依,请问你是?”江浔依显然忘记了当初在度假村的一面之缘,见她友善的朝自己笑着,白皙的脸颊带着公式化却又让人觉得亲切的笑容,沈舒棠也对她点点头。

“江医生你好,我是患者的女儿,沈舒棠,我妈她的情况怎么样?”沈舒棠看了眼熟睡的母亲,轻声问道。

“我们出去说吧,患者才刚睡着。”江浔依说着,轻轻推门走出去,沈舒棠也跟着去了她的问诊室。兰林医院是加海市昂贵的私人医院,自然问诊室也是极尽豪华的装修。沈舒棠可以看出江浔依在医院的地位并不低,因为来来往往的走廊都有人和她问好,这个时间本来该是吃饭的休息时间,可江浔依却带着自己去了问诊室,这让沈舒棠有些不好意思。

“江医生,抱歉了,耽误你休息的时间。”沈舒棠有些歉意的说着,江浔依摇摇头,抬手让她坐下。

“沈小姐,关于你母亲的病情,基本已经得到控制。肺癌很常见,所幸发现的及时,癌细胞也没有分散的迹象,这是不幸中的万幸。”

“嗯,那…我母亲什么时候可以出院呢?”沈舒棠有些开心的问着,没什么事比知道母亲平安无事更让她开心了。

“还需要留院观察几个月,没什么问题就可以出院了,另外…”

正当江浔依话说到一半时,轻轻的敲门声顺着门口传来,她说了声请进,紧接着就看到夏郁安再一次没打招呼就不请自来。看到她手上提着很多个袋子,不用看都知道是一些酒店的饭菜,对此江浔依也就觉得很苦恼,毕竟她不是什么重口腹的人,可每次夏郁安的做法都让她有些无奈。

“阿…江医生,你有病人?”夏郁安没想到除了江浔依之外,房间里还有其他人。脱口而出的阿浔被她生生吞了回去,改成了江医生。夏郁安看了看沈舒棠,她和她不止见过一次,自然记得沈舒棠和乔曼惜的关系,这会在这里看到沈舒棠,也多少有些奇怪。

“这是病人的家属,你怎么来这么早?”江浔依看了看日历,她知道今天是夏郁安复诊的时间,夏郁安身体不好,所以经常要到医院来检查身体,只不过自己和她约定是下午2点,可这人总是喜欢中午就跑过来。

“我只是…怕你太忙没吃东西,所以想送些东西过来。”夏郁安讨厌江浔依每次看到自己都是问她怎么来了,就仿佛自己的到来永远都不受期待那般。她有些想离开这个房间,可是却又固执的站在原地,甚至抬头直视着江浔依。被她看得有些发毛,江浔依干咳了一声,打算结束和沈舒棠的对话。

“沈小姐,我说的就这些,没什么事的话你可以去探望病人了,但尽量别吵醒她。”

“好,谢谢你,江医生。”沈舒棠心细入微,自然能看出江浔依和夏郁安之间微妙的气氛,她起身离开,同时帮忙关好了门。

看到沈舒棠终于走了,夏郁安却还是站在那没动,她的手掌被一个个带子勒得出了红痕,江浔依皱着眉头走过去,替她把那些东西放到桌上,又拉着夏郁安的手,带她坐在那。

“郁安,抱歉,我并没有指责你不该来,你别气。”江浔依的声音很慢也很温缓,听到她这么说,夏郁安很没骨气的就不气了。她打开买来的午餐,献宝一样的把筷子递给江浔依,看到她的动作,江浔依也把另一双筷子拿出来。比起自己,夏郁安才应该多吃一点,这人的身体从来就没好过。

“郁安,最近有没有不舒服?”江浔依缓慢的吃着东西,忍不住开口,听到她的话,夏郁安点点头,平时如果是父母问起,她一定会说自己很好,可是问的人换成了江浔依,她却想要得到更多。她希望江浔依关心自己,希望她的目光集中在自己身上,甚至有些时候她会疯狂的想,如果自己的身体每天都不好也是不错的,那样江浔依就会每天都照顾自己了。

“哪里不舒服?很严重吗?”果然,听到夏郁安这么说,江浔依紧张起来,看到她焦急的样子,夏郁安心里存了一丝窃喜和愧疚。她喜欢关心着自己的江浔依,却又讨厌自己居然要靠这种事才能得到对方的注意。

“阿浔,我没有特别难受,只是有些时候身体会疼,起来的时候回头晕,晚上没办法睡着。”夏郁安实话实说,这些都是跟在她身边多年的病根了,前两个还可以忍受,但睡不着这种事困扰夏郁安太久,她知道自己只有在江浔依身边才能安稳的睡着,可那样的事现在甚至未来都不一定能不能实现。现在的自己,没有安眠药,就是个无法安睡的废人。

“身体会疼?很严重?”听到夏郁安说的情况,江浔依的脸色不自觉的沉了下来,她很清楚夏郁安的身体为什么会疼,两个人家里是世交,她们的出生只差了一年,自己也只是比夏郁安大了一岁。从幼稚园到大学,两个人从来都是形影不离,一同上学,一同吃饭,一同做闺蜜之间在一起会做的事。

在初中的时候,那时夏郁安还并没有对自己表露任何超过闺蜜的情感,两个人一起回家,在路途上遇到一辆失控的卡车,眼看着卡车朝自己冲过来,那一刻江浔依的整个人都是呆住的。所以当她被用力的推开,看着夏郁安为了救自己被那辆卡车撞倒,江浔依那个人时候还不知道夏郁安当初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去救自己,即便换成她或许也会做同样的事,可是…那次的事对她们来说,都在心里落了一个永远都没办法遗忘的位置。

江浔依经常会想,夏郁安对自己所说的喜欢到底是怎样一种感情。是不是自己在那次车祸之后对她太过照顾,才让她把依赖误以为成喜欢。

“阿浔,你在想什么?”夏郁安听到江浔依很久没说话,有些茫然的抬头看她,就见江浔依愧疚的看着自己,那样的眼神除了愧疚以外,夏郁安读不出其他的情愫,也正是如此,让夏郁安更加难受。

“郁安,对不起,当初的事,我很抱歉。”

“又是对不起吗?”夏郁安听着江浔依的道歉,低声呢喃,多少次了,每次都是这样,对不起,很抱歉,江浔依对自己说的永远都是这些,可是…自己想听的三个字,从来都不是对不起。

“阿浔,我有些事,我先离开了。”夏郁安忽然起身,没和江浔依再说几句话径直离开休息室。

沈舒棠站在病房外,她没有进去打扰沈妈妈,而是安静的站在玻璃前,看着熟睡的她。想到母亲很快就可以出院,沈舒棠心里说不开心是假的,而她也知道,这一切都是乔曼惜给自己的。再次想到乔曼惜,沈舒棠有些低落,她知道乔曼惜很忙,却没想到会消失一个多月不联系自己。

虽然这样很正常,可她还是无法抑制的想着那个人。沈舒棠愣愣的看着玻璃,无意识的呵出一些气息,在玻璃上写着乔曼惜的名字。当惜字的最后一笔落下,沈舒棠犹豫了许久,还是拿出手机,缓缓拨通了她犹豫了一个多月都没敢拨出去的电话。

如果算时间,乔曼惜那边应该是晚上才对,沈舒棠并不抱着任何期望,可电话在响了几声之后,居然被接通了。

“哈喽,小棠棠想我了?”电话接通之后,是熟悉的开场,就是这个声音让沈舒棠浮荡了一个多月的心猛地安稳下来。她从不知道,乔曼惜的声音会让人这么安心。以至于她无法开口,甚至说不出完整的话来。

“乔…乔曼惜,你还没睡。”沈舒棠磕磕巴巴的说着,那边果然传来乔曼惜的轻笑。

“小棠棠怎么这么可爱,现在才9点多,我睡什么啊。倒是你,居然这么久不打给我,现在终于想起我了?”乔曼惜的声音听上去很开心,同时带着些慵懒,沈舒棠摇摇头,可想到乔曼惜看不见,又攥紧了手机,想了会才开口。

“乔曼惜,我…我不是忽然想起你,我一直都…很想你。”沈舒棠红着脸说完这句话,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居然把这么羞耻的话说了出来,羞涩和不安让沈舒棠吓得按了挂断,却再也没有打过去的勇气。她等了一会,见乔曼惜没有回拨过来,心里有些安慰,但也不少失望,可自然,喜悦也是有的。

沈舒棠有些开心的抱着手机傻笑,正当她要离开时,抬头就看到夏郁安站在一旁,她的脸色惨白,眼眶泛着猩红,淡然的看着自己。沈舒棠被她吓了一跳,可夏郁安没说什么,静静的从她身边走了过去。

沈舒棠怔望着她的背影,她总觉得,夏郁安刚才的眼神让人难受,那种难受会传染,因为里面藏了太多负面的情愫,多到让沈舒棠心惊。





作者有话bb:大家好,这里是因为移情别恋所以只想写金主难为的后妈暴子。今天重新回到健身房锻炼了,之前去北京回来,又养纹身,又忙着去日本前学点皮毛日语,之后一直拖到现在, 终于回去健身了。本来回来累挂了,但是凭着我对乔骚骚亲闺女的爱,我就这么疯狂的写了4000多章,虽然乔骚骚只是一个电话。

不过大家别急,下章骚气十足的乔总就会回来疼小可爱了~绝对是骚气十足的回归。另外,你们的夏江cp粗线啦,请记得这个定律,夏苦逼出场,一定会被虐。我知道大家都是抖m,看着我亲闺女被虐你们比我还兴奋,啧啧,,每次虐夏,我都觉得,好爽啊,这绝对是因为我太爱她了吧?可以证明,此文:乔騒骚是我亲闺女,夏苦逼是我最爱的闺女~拒绝反驳。

说起来,今天和一个姬友聊天,然后就,莫名聊到了前女友。说真的,前女友这种东西,我从来都是拉黑不留的,当初最后一次见面,前女友在我面前秀恩爱,说她经常给她的男友打电话,在他男友玩游戏的时候,而她男友每次都接了。我当时的表情一定很尴尬,因为我们以前在一起的时候,当我玩游戏时,她的电话我是从来不接的,所以我感觉到她在嘲讽我了,我还一度觉得有点愧疚。可最近玩了王者荣耀之后,我再想起这件事,瞬间觉得,妈的如果有女朋友在我玩王者荣耀的时候给我打电话,我大概会直接爆炸吧。在我目前的人生规划里,偶像>游戏>吃喝>女朋友。所以说,这就是本宝注孤生的理由。外加当攻太懒,当受冷淡的体质,我已经决定和白石麻衣女士过一辈子了。

题外话完毕,说点开心的,目前h小分队的过滤基本完成,大概明天就能开始给普通成员进行上车事宜了,,明天我会直接把h小分队这一个分组删掉,所以还在h分队的分组今晚就是你们最后上车的机会了哦。今晚不审核,明天就要和普通用户一起审核啦。最后求一波留言和打赏,么么哒。

↑目前两个分组的人数对比。


继续国际惯例分享老婆,大家别怀疑,攻和御姐都是假象,白石女士是假御姐真逗比。不信你们看图...↓这个真的好好笑!!!

相关文章推荐

金主难为·第22章

情感  2017-10-13 21:05

女人一定要学会出轨!

情感  2017-10-10 2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