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源表态:我不中立,战为舞帝!

   

下方雷区,未满18勿点

隐藏柳枫的面上尽是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随后笑着和她说,“你们先玩,我还有些事情。” 夏漓安点了点头,看着柳枫离开,身边的季雅妃一阵惊叹,“漓安,我没听错吧?傅流年是你表哥?” 夏漓安是极其不愿意承认的,如果傅流年是她的表哥,那她上辈子一定是做了不少杀人放火的事情。 可再看现在自己和傅流年的关系,夏漓安觉得自己应该是做了几辈子见不得人的勾当。 “是,这几日我就是去认亲戚了。”夏漓安拿起一杯红酒饮尽,提起傅流年,她的心里像是有无数只蚂蚁在咬。 “可之前你说是帮姐姐处理些事情。” “没错,是跟姐姐和表哥都有牵扯的麻烦事,雅妃,这件事情你别说出去,我不想被人知道自己和傅流年的关系。” 季雅妃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下来。 而后,夏漓安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她看了一眼屏幕上的名字,电话是傅流年打来的。 “雅妃,我去接个电话。” 夏漓安快步跑进洗手间,接通傅流年的电话,“傅先生?” “我在学校门外,出来。” “傅先生,时间还没到。”夏漓安咬了咬下唇,明明说好她有两个小时的时间,而放学到现在,一个小时才多一点。 “废话真多,你只有两个选择,第一,你出来,第二,我进去。” “我出去,傅先生,你等我一下。” 夏漓安说着急忙出了学校,傅流年是个雷厉风行的男人,他说的话就一定会做到,夏漓安不敢赌,也不敢不听。 得到满意的回答,傅流年挂断电话。 因为今晚要出席宴会,所以他答应夏漓安留在学校,可当女伴陆文欣挽上自己胳膊时,傅流年却莫名的觉得厌恶。 会场里,陆文欣主动献吻,而傅流年却提不起一点兴趣。 面对陆文欣高超的吻技,傅流年竟有些怀念夏漓安的青涩,他的脑海里都是夏漓安的身影,她的一颦一笑,委屈,愤怒,甚至连眼泪都能牵动傅流年的心弦。 那一刻,傅流年毫不犹豫的推开了陆文欣,随后便离开了会场。 天色已经渐渐黑了下来,路上亮着霓虹灯,傅流年慵懒的靠在车座上,微闭着眼。 他想夏漓安了。 不,更具体的说,是想那个女人了,顾晴。 “傅先生,夏小姐出来了。”司机德叔看到夏漓安的身影,这才提醒傅流年。 傅流年睁开眼睛,隔着车窗,正看见往这边走来的夏漓安,夏漓安梳着一个马尾,穿着T恤衫,牛仔裤,她是个学生,傅流年是一个公司老总,他们两个在一起,怎么看傅流年都有些老牛吃嫩草的感觉。 夏漓安拉开车门上车,坐在傅流年的身边,她似乎是跑过来的,马尾辫有些凌乱。 “傅先生,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傅流年并不回答她,他抬手,扯下夏漓安绑着头发的发带,夏漓安疼的急忙去抓傅流年的手,他是疯了吗? “下次别绑着头发。” 没了发带的束缚,夏漓安的头发悠然散落在肩头,她的头发很好,黑亮柔顺,散着头发的夏漓安看起来成熟了一些。 “我的头发惹到你了吗?”夏漓安要抓狂了,傅流年这个男人就是莫名其妙。 傅流年依旧不回答她,他骤然将她抱住,霸道的吻上她的唇。 夏漓安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的身子一僵,她的眼眸动了动,傅流年的眼里,有着一种火热和急切。 根据夏漓安的判断,傅流年又发情了。 “傅先生。”夏漓安双手抵在傅流年的胸口,避开他性感的唇,发情也该看场合,他当德叔是瞎的吗? 他的身上散发着一种不属于他的香水味,夏漓安闻着,心中有些厌恶。 两人的身子紧紧地贴在一起,傅流年刚要吻上她,夏漓安的脑海里忽然涌进傅流年和别的女人抱在一起拥吻。 这一下,傅流年的脸色彻底黑了下去。 “夏漓安。”傅流年攥紧了拳头,嘭的一下砸在夏漓安脑袋边的车座上,“你没有权利拒绝我。” “傅先生想要哪个女人,谁敢拒绝?可是傅先生,你不觉得自己很脏吗?” “脏?”傅流年眉头紧锁,漆黑的双眸紧紧的盯着夏漓安,锐利的视线看得夏漓安背脊发凉。 傅流年在生气,夏漓安倒吸一口凉气,壮了壮胆子,“我说的有错吗?你睡过那么多女人,谁知道你有没有病?” ‘啪!’ 夏漓安话音刚落,傅流年啪的打了她一巴掌,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夏漓安的心也随之狠狠一疼。内容可更改!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