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好早搏心房颤动人生》连载第四章:病例故事——从一位六次射频消融手术失败的心房颤

与其与心房颤动为敌

不如学会与之为伴

带着心房颤动/扑动,带着早搏(包括室性早搏)的人生依然可以长寿、幸福、美好,可以享受人生,奉献社会。

先从一位我亲自诊治过的中年心房颤动患者曲折治疗的经历谈起吧。

这是一位年富力强的中年企业家,本无明显不适,工作繁忙,事业有成,常规体检时,从记录的心电图上发现有心房颤动,便开始在网上搜寻相关诊疗信息,越看越害怕。许多文章讲到心房颤动不及时做导管消融手术治疗,病情会逐年加重,最终会出现心力衰竭而卧床不起;同时他发现网上将射频消融技术描述得十分神奇而美好,微创,不用开胸,可以根治,可告别心房颤动;再仔细打听,某医院做得最多最好,某医院是老二,尽管打听到医疗费用很高,但他自己完全可以承担,钱对他不是问题,身体健康才最重要。

他先去了某医院找到做射频消融最知名的主任,该主任对他的病很重视,亲自披挂上阵,给他做消融手术。术后从导管室回到病房,刚躺到病床上,心房颤动就复发了!手术以失败而告终。这位主任说,不要灰心,这种手术一次不成功,不等于没有希望,有的做了8次才成功。患者说先出院养养再做,连着手术太伤元气了。

患者出院后,去找了“老二”——某著名医院另一位专家,也属心房颤动消融的“武林高手”,第二次消融又以失败告终。中国的老大、老二都不行了,目光转向了国外,于是飞往加拿大住院手术。人都说事不过三,第三次手术后又很快复发。回国半年后,收到加拿大医生邮件说医院有了新的“家伙事儿”,有新的消融工具了,大大提高了手术成功率。患者再次飞往加拿大,手术再次失败,比第一次复发得还要早、还要快。3个月后,听朋友介绍美国休斯敦射频消融做得好,他又去休斯敦先后两次射频消融都未成功,这才到和睦家挂号找到我讨论下一步怎么办。离那位主任讲的8次还差两次,是否继续手术?

与我谈话时,那位患者情绪极为低落,本来十分成功的事业已辞职不干了,也不敢游泳、出差,本无症状的他变得天天胸闷不适、心悸、全身乏力,对任何事情都失去了兴趣。我和他进行了一番长谈,耐心开导并告知他可以带着心房颤动生存,你本来心率不快,又无症状,手术前完全适应高强度、快节奏出行和工作。你又没有高血压、糖尿病、心力衰竭、卒中,年纪才50岁出头,没有任何发生血栓的风险,你最好的治疗是不射频,不服药,不要与心房颤动为敌,而要学会与之为伴,重新享受生活,回归社会。经过一段康复,他重新振作精神,恢复了事业,愉快地生活着。

我自己的母亲也患有心房颤动几十年,也有过室上性心动过速,室性早搏,她一直坚持保守治疗,用最便宜的阿替洛尔控制心室率,98岁还能每周出诊6天,老有所为。

还有一位已成好朋友的心房颤动患者,因二尖瓣脱垂伴有心房颤动,在某医院成功接受了瓣膜修复手术,同时接受了心房迷宫手术,希望根治心房颤动,而原本预期的3~4小时手术,做了15个小时,瓣膜修复术很成功,心房迷宫手术失败,之后去另一家医院做射频消融,很快复发,心房颤动改变为心房扑动,又到该医院直流电击复律,又很快复发。

术前他能亲自驾车,爱旅游,几经折腾变得不敢运动,也恐惧开车,去海南休假,家人也不让他爬山,可他爬上去无任何不适。

经过康复,现在他参加了我的万步路微信群,每天都走15000步到3万步,经常占领封面。

我要告诉大家导管消融治疗心房颤动到底是种什么样的技术。

这项技术引入中国已超过20年,至今在最有经验、手术量最大的医院,一次手术的成功率夸张地说不会超过70%,术后的复发率不会低于30%,而且20多年来,大多数的医院医生重复出现上述结果,医疗成本非常大。我认为射频消融不会是今天和以后解决中国几百万心房颤动患者的主流治疗方法。

更为严重的是一些医学精英掌握着话语权,引领着医疗的发展方向,以创新、创业、创收为动力,不断推动发展最新、不成熟、成本大幅拉高的技术,正面是创新发展,另一面是名利双收。同时,当下医疗信息又把不接受这些成功率低,且复发率高、成本高的治疗技术的后果说得很可怕,说心房颤动如不手术,便会导致心力衰竭甚至猝死。

结果让那些治不起,不需治,手术无效,术后复发,尤其出现严重并发症(如心脏破裂)的患者觉得人生无望,情绪低落,犹如被判了死缓。而我们的医院只卖汽车,不办4S店,做完支架、搭桥、射频消融就放养、散养,让患者自己想办法,这是一种技术崇拜,趋利性的、极不负责任的医学模式和职业行为。我学医行医51年,经历过没有支架、没有搭桥、没有射频消融和药品匮乏的年代,很多冠心病和心房颤动的患者经过低成本高效率的医疗服务,几十年病情稳定,生活美满。

我也经历了新技术层出不穷,甚至让人眼花缭乱的时代,经历了太多令我感动和感慨的医务界好人好事。很多稳定的冠心病患者,被CT筛查出的无症状的血管狭窄临界程度(70%~80%)的患者,很多老年心房颤动患者在今天有了更多药物和正在发展起来的心脏康复服务,不做支架或搭桥,不做射频消融,比做手术活得更好,甚至更长寿。

过度医疗,给广大患者带来的伤害让我的内心始终不能平静。我不能不说,我不能不干,反对过度医疗,反对神化高成本技术,反对误导患者过度医疗,其实是在捍卫常识,捍卫科学,捍卫良心和道德底线,也是在捍卫医生职业的神圣。

我们要实事求是地满怀同情心与责任心去呵护那些不需要做、做不起射频消融,而手术生效后又复发,甚至出现严重并发症的患者们的生命与生活,让他们重拾光明和希望。大家要站出来,组建线下或者互联网的“过好心房颤动人生俱乐部”,医患之间,同病相怜的患者之间,从事这一职业的医生与医生之间,建立相互信赖、线上线下互动机制,互相关心,互相爱护,互相帮助。

医生,看的是病,救的是心,开的是药,给的是情!医疗医学最需要的永远不是技术,而是对受病痛折磨的一个个患者的同情与换位思考,以及承担起为患者解除病痛的责任。

全国应尽快行动起来,尽快启动“过好心房颤动人生俱乐部”,让广大不必做射频消融、做不起射频消融、消融失败、术后复发的患者回归美好人生,这是心房颤动主战场,主旋律。控制心室率,用好华法林,旗帜鲜明地反对过度左心耳封堵和消融不恰当泛用,行动起来,让很多生活不富裕的患者也能看得起病,看得好病,大力推广适宜技术,做好五个处方服务。

文章链接:为早搏、心房颤动患者送光明、送希望、送关爱、送温暖 ——《过好早搏心房颤动人生》

相关文章推荐

治湿证恒用麻黄、苍术

健康  2017-10-08 09: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