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追凶》、《反黑》同时收官,为新型罪案剧踏出“明暗”双出路

文 │ 林霓安

引发40多天追剧热潮的超级剧集《白夜追凶》终于走到了会员大结局,惜乎案件仍未告破!“兄弟身份互换了吗?”“周巡辨认出的人到底是谁?”“被抓的是哥哥还是弟弟?”,不少观众在社交平台上追问、探讨,意犹未尽,并已开始期待下一季。

截至今日,超过10万观众在豆瓣合力打出了9.1的高分,给了《白夜追凶》评出了一个完美的收官成绩。

互换身份、双雄对立又联合的黑色电影设定,沉稳的推理和布局,七案紧扣主案,加上潘粤明节制的表演,节奏紧凑且张弛有度,台词演技均很出彩,这部高完成度罪案剧被观众称为“剧版狼人杀”。而就在超级剧集《白夜追凶》收官前后,另一部卧底题材超级剧集《反黑》也将于明日会员收官。

一白一黑这明暗两线,将今年网络剧屏幕上的罪案剧推上了新的高点。

《白夜追凶》+《反黑》,一白一黑已成罪案剧类型双雄?

从8月30日当晚上线开始,关于《白夜追凶》的讨论就热闹的开始了,最初的引爆点自然是潘粤明的“炸裂”演技。剧中,他一人分饰两角:哥哥关宏峰和弟弟关宏宇,哥哥是有黑暗恐惧症的前刑侦队长,弟弟是玩世不恭的灭门惨案嫌疑犯。夜幕降临时,兄弟身份互换。

紧接着,剧情不断深入,迷雾重重的案件被抽丝剥茧,孪生兄弟同框飙戏,紧凑不拖沓的烧脑剧情让它的豆瓣评分稳坐9.1,播放量突破24亿。

自从网络剧诞生以来,网剧从业者一直对罪案剧抱有极强的情结。年轻一代对快节奏、强悬疑的审美需求,似乎在网络剧领域集中爆发。而罪案剧也成为网剧的“爆款集中营”,每一部罪案剧的新鲜上线,都在给国内注入新鲜血液,尝试新的探索。直到今年,高投资高质量高配合度的《白夜追凶》的出现为罪案剧树立了标杆,几乎与其同期上线的《无证之罪》,8.3的豆瓣评分虽不及《白夜追凶》,但同样“暴露”了极大的欲望和野心。

两年前,《心理罪》的出现给了不仅率先开拓了这一类型,也给网剧质量提升做出了极大贡献。一年后,《余罪》的出现和演员张一山的协同效应在去年引发了长达几个月的追剧高潮,两季8.2和7.1的豆瓣评分也为这一类型“开疆扩土”。

大致而言,到目前为止,罪案剧现已拓出承袭欧美的“悬疑型”罪案剧和更像日剧的“本格推理”两大类型。前者更倾向于悬疑感和立体人物,以往在网络里里出现的《心理罪》、《法医秦明》都是这一类剧集的开拓者,而后者则更着重破案和脑力推理过程,如《灭罪师》及刚刚播放完结的《无证之罪》。

但与此同时 ,罪案剧在我国还有一个特殊的大类——“卧底”剧。由于卧底特殊身份所造就的斗智半勇的强压力环境,很易形成强大的戏剧张力,这已在钟爱“斗智”的国人里形成了一个新的大类。如果说《白夜追凶》将悬疑型罪案剧推上了一个高峰。那么最近同样在优酷热播的警匪题材网剧《反黑》,则是对卧底剧的试探性摸索。

从《余罪》开端,国内的卧底剧局面也正在被打开,《反黑》搬来香港黑帮老演员客串,新生代演员加盟,在港味儿之上找内地的地气,接棒《余罪》,将卧底情节做得十足。

黑帮卧底转文职八年后重返江湖,“新”港剧《反黑》让陈小春从当年炫酷的古惑仔“山鸡哥”变成了铲黑除恶的卧底探员凤凰哥,带领吴孟达、陈国坤等一众香港老戏骨飙戏。剧中灯火辉煌的维多利亚港、低矮棚户区、夜宵摊等“港味十足”的场景,都让观众兼具“新鲜感”与“旧情怀”。

《反黑》播放量同样不俗,有豆瓣网友这样评价它:“像剧中说的那样,以前的黑帮讲的义气,现在都在为钱搏命,所以才有这部明显香港主旋律风格的《反黑》来劝解年轻人走正途,其中里面对于老电影的致敬已经给了追下去的足够理由。”

从“冒险”押注《白夜追凶》,到重新挖掘港剧优势,优酷超级剧集正在投入更多精力在罪案剧类型上大胆尝试。

 “现象级”《白夜追凶》实现了哪些突破?

《白夜追凶》总制片人、阿里文娱大优酷影剧中心高级总监袁玉梅坦言,每个项目有它的命运,有时候可能错过一个时机或者做错一个决定,甚至同一个剧本交到不同的团队,或者请了不同的主演都会改变它的整体命运。

事实上,《白夜追凶》没有IP加持,没有原著小说,甚至也没有流量明星,罪案这一特殊类型也不是大众喜闻乐见的题材,起初,它的剧本并不被行业内看好,但优酷看到了类型剧特别是罪案类型剧中间待挖掘的空间,这一次“下注”成功是偶然也是必然。

仔细想来,一个并不讨巧的题材,并不占优势的类型,居然引发全民追剧和讨论,无疑《白夜追凶》制造了一个“现象级”,在这背后,折射的是观众对优质内容的极度渴求。

突破一:美剧节奏

去年,优酷给了自制剧极大的扶持力度,而袁玉梅给出了清晰的定位:想做一个向美剧致敬的东西。“在选择想要做一个向美剧致敬的内容时,我想到了罪案题材,想到罪案题材就想到客观的难度,就想到三年前看过的《白夜追凶》剧本”,袁玉梅坦承“这个是有按图索骥的成分的”。

“当时很多人都说你胆太大了,居然敢用一个从来没有独当一面的导演做B组导演,但我是因为了解他,我知道他能够驾驭什么”。优酷找到了曾拍过《心理罪》《灭罪师》等系列罪案剧的五元文化,又找到公安部金盾影视中心,最后保证了审查红线的“安全”及剧集的可看性。

从播放效果来看,细腻的画面展现+环环相扣的紧张节奏,使“美剧感”得以完美呈现。启用时常看美剧濡染的新导演、新团队,也成为其中利器。

突破二:双面设定

正如总策划王平所说,题材和类型从来不是一部剧成功的原因,内容才是。“所有的文艺作品都在探讨人性,但刑侦罪案类用极端‘死人’的情况,把人性的复杂推到极致,这个是我们着迷的部分,因为人性的矛盾是永恒的话题”,或许这也是罪案剧等类似题材创作者着迷的部分。

对《白夜追凶》来说,更大的突破是“双关”这一对兄弟的人物设定。身份互换的“戏剧梗”。这使一般罪案剧中常使用的“人格分裂”主角得以外化表现。这一设定不仅使复杂人性得以清晰展现,而且冲突贯穿始终,悬疑得以延续。饰演这一角度的潘粤明,更得以借这一角色重新杀回大众视野,实现了事业的大翻身。

突破三:大线索+单元故事的无间整合,发力后一季

在以往的单元罪案剧里,最难突破的一点则是实现破案过程的单元故事,和整体连贯故事间难以均衡用力。若将精力放至单元破案过程,整体故事则经常支离破碎,而《白夜追凶》此次的标杆意义在于,不仅单元破案故事精彩,而且所有的线索都能一一收拢至主情节,剧里的每一个人物也丰满出彩,“群戏”毫不落后。

故事并没有结束,《白夜追凶》意味深长的半开放式结局给第二季留下了悬念。这真正是创作者深厚功力的体现。

据《白夜追凶》总策划、阿里文娱大优酷剧集中心元气工作室总经理王平透露,第二季的剧本已经写到第15集了,第一季中出现的人物第二季会继续出现,也会根据剧情的需要加入新角色。总制片人袁玉梅补充道,“主创没有变,你们的潘老师和周巡欧巴都在,第二季在客串阵容、拍摄质量等方面会做大力提升。”

罪案类型剧喷涌,是整个行业的幸事,而以《白夜追凶》为代表的一系列高质量类型剧出现,无疑给整个行业带来了曙光。

阿里资源协同效应发力,剧集越来越像商标品牌

《白夜追凶》的成功,高质量的内容当居首位,但阿里资源协同效应散发出的能量同样“功不可没”。

9月14日晚,《白夜追凶》更新当晚,# 千万别去淘宝搜白夜追凶 #瞬间在各大社交平台刷屏,在淘宝搜索剧名之后,弹出一通来自《白夜追凶》的FaceTime电话,接通电话后,潘粤明一记暖萌又搞笑的剧情安利让人惊喜又“措手不及”。据资料显示,该投放触达的用户数突破3000万,不仅成功为剧集导流,还打通了《白夜追凶》与淘宝用户的关系。除此之外,《白夜追凶》主演潘粤明还为闲鱼app的“闲鱼拍卖”一栏贡献了自己的画作“咸鱼”,与网友互动。

骨朵还发现,在《白夜追凶》的海报底端,UC 、土豆、阿里文学、优酷等平台联合呈现,这也是阿里资源开始协同的“标志”。毫无疑问,阿里系的资源和数据体系、宣发能力,给《白夜追凶》提供了更多贴近用户需求的机会。

总制片人袁玉梅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观众的好口碑是我们营销的最佳选择”,总策划王平也称,“在这个剧当中,我们感受到了阿里文娱整合资源的强大力量”,她表示,这个项目是部分协同,就已经起到了这样的作用,“当一个项目真正运作起来,我相信力量是非常可怕的”。

事实上,《白夜追凶》无论从类型制作还是协同宣发,都将成为一个经典案例。它在一定程度上给了行业起到了参考作用。平台的组局能力赋予了优秀剧本脱颖而出的可能,平台整合营销的能力则保证了作品最终的发行效果,因此,制作方可以不再用流量明星去赌收视率。

半年前,阿里巴巴文娱集团大优酷事业群总裁杨伟东在优酷春集上提出超级剧集的概念,他认为网剧和电视剧这种以媒介来划分剧集的标准已经过时,具备跨媒体联播、电影级制作、有影响力的IP和有号召力的明星等因素的超级剧集正在改变整个行业的格局。

今年6月以来,优酷陆续推出了《军师联盟》《镇魂街》《颤抖吧!阿部》《春风十里不如你》《白夜追凶》《反黑》等多部超级剧集,接下来还会陆续上线《将军在上》《赢天下》《军师联盟2》等超级剧集,优酷强有力的整合营销与组局能力和内容相互反哺,超级剧集在类型上的空间更待挖掘。

────── 推荐阅读 ──────

金骨朵盛典 │ 见字如面 │ 蔡艺侬

白一骢 │明星撕番│ 中国新歌声

双世宠妃 │TVB │中国有嘻哈│ 窦黎黎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