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驰在高原上的精灵不止藏羚羊,每个生命都里都是一种奇迹!

前两天,一则游客追赶藏羚羊的新闻刷爆了朋友圈,让广大网友们义愤填膺,两辆途乐一前一后行驶,高速追逐一群藏羚羊,羊群急速变向躲避,其中一辆越野车距离藏羚群还十分靠近。

当天下午14点,这则消息迅速上了新浪微博热搜。

经过警方几天的处理,最终以西藏自治区林业厅依法对7名涉事人每人处以15000元,共计105000元的罚款而结束。

虽然最终警方证实,此次迫害野生动物的行为没有造成死亡,但是无论如何,敬畏自然,敬畏生命的心,是每个踏上高原,长途旅行者,该有的素养。

野性的呼唤

西藏,被称为“最后一块净土”,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这里拥有绝色美景,也拥有很多珍贵的生命。对于人类来说,“世界屋脊”多数地方的生存条件是相当严酷。缺氧、严寒,使这里成为了生命的禁区,然而却有众多的野生动物在这里繁衍生息,让这片土地成为了他们自由奔驰的乐园。

不只是藏羚羊,在西藏,还有很多动物珍贵而稀少,均属国家保护动物,只能远远望上一眼。但是它们神秘的踪迹,可爱的姿态,总是吸引着无数动物爱好者的眼光。行走在高原,必须怀着敬畏之心,珍惜每一次的相遇,不去伤害,不去打扰。因为它们是高原上,最珍贵的奇迹。

藏原羚:屁股都是爱你的形状

高原12月的冬季,气温降到了零下摄氏度,很多河水大部分已经结冰,只剩下几股细流,映着青藏高原一如既往湛蓝明澈的天空,几抹白云舒卷。在青藏公路或者青藏铁路沿途,比较常见的一种动物就是藏原羚。

很多人会把藏原羚与藏羚羊傻傻分不清楚。因为它们都有相同的身形,和棕黄色的毛皮,因此很容易将两者混在一起。但是藏原羚不太愿意,于是它们总喜欢把自己醒目的"心形"白屁股朝向大家,似乎要表达:“自己是藏原羚,不是藏羚羊!”

于是藏原羚的白屁股就像是一个标签,把自己和藏羚羊区分开,心形的屁股,在旷野上格外醒目,也让人觉得异常可爱。

黑颈鹤: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西藏是唯一一个既有黑颈鹤繁殖地,又有黑颈鹤越冬地的省市。黑颈鹤是世界上唯一一种高原鹤类,是藏族人民心目中神圣的大鸟。每年11月入冬,就会迎来大批黑颈鹤迁徒到西藏入冬,直到清明,黑颈鹤才会飞回北方区繁殖,到了庄家收割之后,才又飞回来。

黑颈鹤固守一夫一妻制,雌雄二鸟整日朝夕相处,终身厮守,一旦伴侣先它而去,无论雌雄均会悲伤绝食,最后忧郁而死,或会冲向长空,然后收翅坠地而亡。它们对爱情的专一,动人而悲伤。

藏羚羊:骄傲的高原精灵

奔驰在海拔4600~6000米的青藏高原令人类望而生畏的“生命禁区”一带,总能看见藏羚羊的身影。它们体形优美、动作敏捷,而且耐高寒、抗缺氧。即使险恶不毛之地也闪现着藏羚羊鲜活的生命色彩、腾越的矫健身姿加上它们具有顽强的生命力和坚韧不拔的精神,所以被人誉为“高原精灵”。

它们成群漫步,悠闲的在远处的草原上觅食,天生的胆怯性情使它们善于奔跑,非常聪明机警,听觉和视觉很发达。在可可西里无人区,是藏羚羊的乐园。每年六月,成群结队的,藏羚羊翻过昆仑山山脉和一道道冰河,历经艰险,在雪后初霁的地平线上涌出。

藏野驴:草原上奔驰的骏驴

藏野驴,青藏高原特有。藏野驴别名亚洲野驴,栖居于海拔3600米至5400米的地带、营群居生活,对寒冷、日晒和风雪均具有极强的耐受力。小驴一出生就带着浓浓的恋家情节,要不是受到天灾敌祸的影响,都是在自己固定的区域活动。

藏野驴,一般由一头雄驴率领,过着营游移生活。清晨从荒漠或丘陵地区来到水源处饮水,白天大部分时间集合在水源附近的草地上觅食和休息,傍晚回到荒漠深处。

旱獭:喜马拉雅的“萌主”

旱獭又名“土拨鼠”,与松鼠、海狸、花栗鼠等皆属于啮齿目松鼠科。善于挖掘地洞,通常洞穴都会有两个以上的入口,以策安全。它最迷人的地方,莫过于那条可爱的尾巴和短短胖胖的手脚了。它的嘴巴前排有一对长长的门牙,呆呆傻傻的模样相当地讨人喜欢。

旱獭非常机警,不仅经常察看周围情况,还专门有负责放哨的。它们常常白昼活动。在高原比较冷的地方,等到太阳出来,地面气温较高后,它们才会出洞,先取暖,后寻食;午间也懒懒的在洞外趴伏,日落前,再回洞里。

岩羊:高山上的攀爬者

岩羊是青藏高原特有物种,又叫崖羊、石羊、青羊等。栖于海拔2500~5000米的无林山地。由一只或数只公羊率领,在黄昏活动。常有一只或几只公羊立于高处突出的岩石上瞭望,当敌害开始接近时则迅速奔向高山裸岩地带。由于毛色与岩石极其相近,故不易被发现。夜间及中午在岩石或岩石旁休息。

藏猕猴:藏族人的好朋友

在西藏藏猕猴主要分布在山南的部分地区,从米林前往加查的306省道旁就栖息着一群藏猕猴,每当有游客路过时他们都会蜂拥而上抢夺食物,丝毫不惧怕人类。甚至有的顽皮的猴子会爬上汽车的引擎盖,不给吃的他们就赖着不下来,可爱至极。

斑头雁:飞的最高的侯鸟

斑头雁是一种美丽的候鸟,它被认定为世界上飞得最高的鸟类,迁徙中,它们能在8小时内飞跃海拔最高的喜马拉雅山脉,到达目的地。

每年春天,它们从印度飞回青藏高原,在这里交配产卵,繁衍后代。9月,成年雁会带着小雁们飞回印度过冬。

血雉:高山上的隐士

血雉因长着猩红色的脸和脚而得名。它们生活在海拔2100-4600米的高山针叶林、针阔混交林和杜鹃灌丛,在中国主要分布在青藏高原东部的山地森林。

能在野外遇见血雉实在是一种幸运。血雉的行踪极为隐蔽,主要活跃在山地的丛林之中。它们有季节性垂直迁移的习性,冬季迁移至较低海拔越冬,夏季会爬上山中密林。如果偶遇到血雉,可谓是一种难得的幸运。

野牦牛:高原之王,力量之源

有人说野牦牛是高原真正的主人,据了解,百年前野牦牛分布范围较广,占据了喜马拉雅山北坡,昆仑山及其毗邻的山脉。野牦牛是我国青藏高原一带的特产动物,是典型的高寒动物。

野牦牛的嗅觉非常的敏锐,如果发现有危险来临,雄牦牛必当老大向危险冲去,护卫群体,一旦发现有敌人接近,野牦牛就会头向下、尾朝空,马上狂奔乱跑。如果遇到性情凶狠暴戾的孤牛,则会主动攻击经过它面前或是阻碍它的各种对象,能将行驶中的吉普车顶翻,受到伤害的野牦牛不论雌雄,都会拼命攻击敌害,直到力竭死亡。因此它们成了高原上的力量象征。

生活在西藏的人们,总是深爱着这片土地上的动物。无论憨厚的牦牛,体态优美的藏羚羊,还是娇小敏捷的红狐,展翅飞翔的雄鹰。都仿佛是这片净土上的守望者,安静地生活在属于自己的家园。

如果你有幸看到藏羚羊成群结队在雪后初霁的地平线上涌出,精灵一般的身材,优美如飞翔一样的跑姿;如果你看到这些美丽的高原精灵自由自在地奔跑、飞翔,你就会明白它们能在这片高寒地区繁衍生息上万年的原因,因为它们就该属于这里。

而我们能做的就是珍惜和保护它们,不去伤害。

-END-

敬天地,惜万物

世界很大

西藏人烟稀少

但爱心,无处不在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