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卫财富 | 企业家迎来“春消息”:让一切创造财富的源泉充分涌流

理性·建设性

中国可能拥有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创业人群,他们决定着中国经济未来的底色。

去年这个时候,我们做过同样的专题——《保卫财富》。我们知道从财富之花自由怒放,到享有盛夏的果实要经历一条多么艰难而凶险的路途。我们相信,多拆除一道藩篱,创富创新者的活力和生机就多释放一些,当他们挣脱束缚,这个国家的财富创造之路就可能向前迈进一大步。

现在,我们等到了“春消息”。就是这一份《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营造企业家健康成长环境弘扬优秀企业家精神更好发挥企业家作用的意见》。历史上第一次,企业家和企业家精神成为决策者关注的核心。我们要大声地呼唤,让一切创造财富的源泉充分涌流。我们有理由期待,一切劳动、知识、技术、管理、资本的活力都将竞相迸发。

一个企业家经济的时代正在开启。在历史的纵贯线上,从1978年至今,我们看得到一条清晰的轨迹:市场地位逐步确立,企业家重新回归,企业家群体从萌芽到生长,终成燎原之势。我们现在应该比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都更加确定,中国需要企业家和企业家精神。只有当企业家的群星闪耀时,中国经济才能真正实现创新驱动。

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尽管进入新常态,中国经济这几年依然保持着每年6%-7%的增长,创造着巨大的财富增量。中国还创造着一个最大的中等收入阶层——尽管测算方式和口径不同,但这一点没有人否认。乐观者相信,到2020年,中国中产人群将超过6亿。

然而我们很快会发现,中国经历了世界上最快的财富增长,中国人也经受着或多或少的财富焦虑。这种看似矛盾的现实给我们描绘了一个怎样的场景?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意识到,即使作为普通家庭和个体,也将面对财富管理的考题。一面是收入增速连续跑赢GDP,另一面是依然存在的教育、医疗和养老压力,甚至汇率波动和全球经济冷暖,都可能不断地提醒和暗示所有人。微观层面看,理财观念的滞后或者投资渠道的缺少都可能加大这种焦虑。那些互联网金融财富乱象,以及比特币造富神话,只是以比较极端的方式证实了这一点。

这种焦虑虽然更多是个体意义上的,但并不意味着我们可以视而不见。它可能带来更多的财富机会和可能——比如说一个庞大的财富管理行业的快速兴起,但也可能引向更多的焦虑甚而导致金融风险事件。

过去几年中,这种焦虑有相当程度的公众认知,不过我们从来都以为,另外一种焦虑更值得关注。因为它关乎一个阶层的成长与壮大,那就是创造财富的企业家们的焦虑——210多年前,法国经济学家萨伊创造了“企业家”这个词。他认为,企业家的使命是“将经济资源从生产力和产出较低的领域转移到较高的领域”。而在100多年后的熊彼特看来,企业家是市场经济的灵魂,是创新、生产要素“新组合”及经济发展的主要组织者和贡献者。在中国,1984年的张维迎激情澎湃地喊出:企业家才是经济增长的国王。他将企业家精神归结为冒险精神、创新精神、不满足精神和英雄主义精神。创新精神又是企业家生命之根本。

企业家当然会面临来自市场和竞争的焦虑,我们不谈这样的企业家焦虑,但我们知道有些焦虑来自于预期和信心,来自于某种不确定性。比如当去年民间投资增速大幅下滑时,我们能够感受到这种焦虑;当民营企业家初次面对PPP时,掂量与权衡地方政府会不会守信用时,这种焦虑隐隐约约;当混改刚刚启动,面对“谁来混谁”又或者“国资流失”争论,焦虑就在言谈之中。

或许不难理解,为何产权保护被摆在更重要的位置上。去年11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护产权的意见》全文公布,2015年和2016年,企业家和企业家精神已经先后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从那时起,政策指向就清晰可见。可以确信,围绕激发和保护企业家精神,在这次的文件发布之后,整个顶层设计已经相当完整和丰实。

中国经济正在经历史诗般的一跃,这将使中国经济从投资主导、转向依赖于科技创新和技术驱动,实现从资本积累到技术创新的转换。这样的一跃需要强有力的支撑。阿基米德曾经说,给我一个支点,我可以撬动整个地球。对于中国经济而言,这个支点就是企业家和企业家精神。拥有这个支点,我们需要企业家茁壮生长的环境,需要企业家精神尽情释放的空间。对财富创造者最好的鼓励,就是营造一个良好的法治与市场环境,可以有效地保护其财产权和创新权益,使其在“亲”“清”的新型政商关系下,自主地在开放市场上参与公平竞争。我们必须拥有这样的社会共识:那些勇于冒险的创新创富者是值得尊重的,即使他们可能会是一个失败者,很可能那些勇敢的失败奠基了所有的成功。我们必须警惕那些“不能跑”的噪音,在这样的噪音被扭曲和放大的社会里,我们很可能等不到那些财富的果实。

当一个国家的财富增长更多地来自于企业家的“创造性破坏”时,它将是可持续的。就此而论,当我们谈论“保卫财富”的时候,更看重的是激发那些内生的创新力量,我们要保卫的是让那些力量可以喷涌而出的生态系统。

我们必须有足够的耐心,呵护和与见证企业家群体的生长。中国可能拥有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创业人群,他们决定着中国经济未来的底色。在市场对他们做出最终选择之前,我们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营造让他们健康成长的环境,惟其如此,这些财富之花才可能结出丰硕的果实——新一代企业家群体和他们所拥有的企业家精神。我们知道,只有借助于他们之手,一切劳动、知识、技术、管理、资本的活力才有可能竞相迸发,一切创造社会财富的源泉才会尽情涌流。

经 济 观 察 报 ∣理性 建设性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