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新三板政策拐点前夜,我们开了一场这样的大会

这有可能是新三板市场系统改革前夜最后一场有影响力的大会!

过去一年来,你只是看到这个市场越来越冷,但你可能不知道,吴鸣霄这样的资本大鳄已经开始着手在新三板上寻找细分领域的阿里和腾讯了。

你只是在抱怨政策红利不落地、流动性不改善,而像九鼎的蔡雷和鼎锋资产的汪少炎这样的三板大佬,其实一直在用自己的方式捕捉着标的。

我们的观点非常明确,新三板市场的政策拐点可能很快就会到来。

今天,上海,由读懂新三板主办的“2017NICC中国新三板投资者大会”成功举办。三类股东、流动性、交易制度,这些困扰新三板已久的问题,被“拎”出来进行了一场触动灵魂的讨论。

政策拐点来临前夜,他们这样看新三板

鼎锋资产合伙人汪少炎:

投资新三板市场4年零8天,我依然坚信新三板是中小企业、成长型创新型企业的资本主战场,但并不是所有企业都适合挂牌新三板。

这几年我看到了这个市场面临的八大问题。第一、骑虎难下,三类股东让所有市场主体都骑虎难下。第二、滥竽充数,一万多家企业一定有部分是不适合来三板的。第三、拔苗助长,企业拿到资金后不健康的成长。第四、竭泽而渔,企业一味追求高估值融资,导致后续融资困难。第五、刻舟求剑,投资人要清楚自己所处的位置,过去的新三板不是现在的新三板,现在的新三板也不是未来的新三板。第六、惊弓之鸟,投资人面对市场已经草木皆兵。第七、助纣为虐,投资机构短视,放低条件抬高价格获取项目。第八、治理滞后,市场面临三类股东问题、并购问题、转板问题、退市问题,以及对失信的惩罚问题等,这一万多家企业的治理不是一天两天就能积累出经验的,要有一个试探的过程。

新三板下一步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市场呢?我个人的看法,首先是一个以并购为核心的市场,是一个股权市场,一万多家企业,他们的并购和被并购会成为这一阶段的主流,更有作为的企业也会到其他市场去进行并购, IPO转板未必就是唯一的选择。

东方证券股权投资与交易业务总部总经理助理陆江平:三板市场的定位是什么?服务创新创业型的企业,怎么为这样的企业服务?分层,分层一定是这个市场目前解决核心问题的所在,不光往上面分,往创新、精选层分,我考虑是不是往下分一层?让一部分负担重的企业不要再去承担监管的一些负担和一些规范性的负担。

长江证券新三板业务总部副总经理张加强:新三板究竟要建设一个什么样的市场?我们(券商)更多的希望是,通过融资或者是再融资或者做市这一块来进行突破。

读懂新三板创始人卢山林:

新三板自身就是一个多层次的资本市场,只有这样的一个市场才能真正推动中国资本市场的变换。我们认为新三板是本轮证券市场改革的终点所在,只有新三板的改革才能让本届证监会完成他们的历史使命。

一家公司选择自己的资本战略,不应该只看到市场的现状,更应该关注市场的未来以及资本市场的周期性以及变革预期。我们的观点是如果一家公司可以在未来24个月之内完成IPO,那么他应该去IPO,但是如果一家公司不能确信自己是否能够在未来36个月之内完成IPO,那他可以考虑来新三板挂牌。

二级市场是公平的,如何找到值得下注的标的?

 ▲

九鼎投资董事长蔡雷:

成长型投资是新三板上最重要的投资。对新三板来说,最重要的机会就是赚企业成长的钱。各种各样的创新永远存在,只要有创新就有新的企业、新的商业模式、新的产品的机会。

怎样找到成长型企业?一个是产业的因素,你处在什么赛道当中?处在什么时代或者是产业背景之下?这个是难预测的。第二是人、企业家,这个因素也是极难判断的,两个极难判断的事情汇聚在一起,要判断一个企业的成长确实很难。即使你判断好了企业的成长,但是你不知道企业成长的起点和终点的时候,估值是否合理?

盈科资本高级合伙人李兵:

我们在新三板上的理念还是抢小龙头,投新三板企业也就像西游记,首选肯定投孙悟空,除了孙猴子最起码投一点妖精,不要投妖怪,比如说你投了我们讲红孩儿,最后还是被观音收了,上市公司还能并购。再不济起码也得投白骨精,白骨精虽然口碑不好,但是也轰轰烈烈的,可以在她轰轰烈烈的时候获得好的轮次,但是不要投妖怪。

汉理资本创始人钱学锋:

大家看一下转板现在的成功率总体是28胜、4负,这个成绩比中国男足世界杯的成绩要好得多。28胜里面,12胜是老三板成功转板的,实际上在最近的一年之中,新三板成功的转板大概是16个案例,4个死掉,所以16胜4负,这个成绩已经相当不错了。

在这个过程当中有三大挑战,第一大挑战是你投的对不对?第二是贵不贵?第三是有没有三类股东。

万家基金权益投资二部总监、新三板投资负责人叶勇:

我们寻找相对比较大的成长性行业的标的来进行大额资产的配置,现在重点关注在新兴制造和传媒娱乐行业,以这两个行业为主。

我们坚持以一个比较合理的价格进去;不过成长是非常关键的,一个企业即使再便宜,如果没有成长性对于我们来说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或者意义不大。

复星集团董事总经理林文海:

三板的企业在一万家以上,每一家企业所处的阶段都不一样。第一个阶段是老鼠阶段,这是生存阶段。第二个阶段要学会在产业链里面做资源整合。第三是老虎阶段,在细分领域里面或者在行业里面有一定的地位,占山为王。第四个阶段我觉得应该是插上翅膀,一边应该是战略的翅膀,一边是资本的翅膀,战略跟资本比翼齐飞。

信中利董事总经理徐海啸:

在好的行业当中找到好的企业这是一直要坚持的原则。

流动性还有解吗?

连续竞价要来了,做市制度怎么办?

企巢新三板学院院长程晓明:

新三板到底有什么用?帮企业融资,融资的难点在哪里?在于不好定价,怎么解决帮他定价的问题,通过交易,所以新三板就一个问题,交易和提供流动性。新三板交易要到什么程度?我认为能为挂牌公司在融资的时候提供定价依据就可以了。

开源证券做市负责人姚少卿:

对流动性的需求其实企业在不同阶段需求是不同的。我们说中小微企业,尤其是营收才几千万、几百万的时候,这时候不应该过度关注流动性,应该关注融资的通畅性。大股东、控股股东过早的减持可能对企业是不利的,我们觉得这些企业不需要特别强的流动性。

对于中期到晚期的企业,尤其像现在利润规模几个亿,我觉得这些企业必须有流动性,包括投资机构也是一样的,他在成熟之后可能会选择部分退出。

做市交易为什么不达预期?大家可以看近期参与三板投资的基金以一级定增为主,我觉得从资金的分配上就有了不平均。

做市商,国内作为一个中间群体,现在实际上也是做的守株待兔的事情,我们做的双边的报价,我们等的是送上门的来买卖,问题是在现在这样的三板市场是不是要考虑一下,我们要去做主动出击?券商的部门是不是能做主动的股票推销和销售。

非连续竞价实际上不足以根本性的对整个市场的流动性造成改变,因为刚才大家已经分析的很清楚了,股权的分散度,投资者的家数都不会对流动性产生绝对性的影响,但是仍然有必要推出来。

国泰君安做市负责人陈扬:

这个市场不仅仅需要长期资金,也需要短期资金,就像啤酒一样如果没有泡沫的话味道也不会好。希望大家为这个市场添加多样性,我觉得反倒有助于这个市场的活跃。

中信证券新三板研究负责人刘凯:

在一个非公开发行的市场去讨论交易制度,在全世界范围之内可能都是一个绝无仅有的案例。我们参照海外市场的一些成功经验,我们觉得什么样的市场他的流动性才能够提升,我觉得有三个要素,而且这三个要素是缺一不可的。第一、股权分散度。第二、竞价交易。第三、投资者门槛。

所有A股的1.2亿的客户里面,应该是超过500万的产品占比大概是0.5%,100万到500万的比例应该是2.5%,50万到100万的账户的比例应该是4%左右,50万以下的账户比例应该是到93%,所以其实有挺多的朋友可能是想把门槛降到300万,但是大家发现即使降到300万,可能对于整个投资端的改善也不是特别的明显。

同创伟业合伙人张文军:

做市交易没有达到预期的原因一个是做市商的队伍还不够,现在一百家还不到。第二、能参与到市场当中的投资者的人数也比较少,这两点决定了我们做市的票,除非他的规模足够大,股东足够的多,这样才能有一定的流动性。

在新三板,因为没有连续竞价,所以你只是推出非连续性的竞价交易,我觉得应该说预期效果不会那么好,特别是如果推了非连续竞价交易之后,又不能跟做市商制两者并存。我认为对于企业来说能够解决问题的更加有限,应该不能解决根本性的流动性缺乏问题。

我觉得不管新三板如何定位,适当的流动性这是必须要保障的。我觉得起码要达到这样的一个标准,比如说三个月到半年我是有机会能退出来的。

我们不能因为投资机构长期投资一个企业就不给他提供流动性,这些资金虽然是长期的,但是我们毕竟有到期的那一天,我临近到期的时候也成为短期基金,所以我必须要退出。

文 | 王勇

免责声明:本文(报告)基于已公开的资料信息或受访人提供的信息撰写,但读懂新三板及文章作者不保证该等信息资料的完整性、准确性。在任何情况下,本文(报告)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