妊娠期感染HPV病毒,能不能生小孩?

“过去人们对HPV感染不够重视,但现在却有些过度重视了。”

编辑 | 小池

来源 | 医学界妇产科频道

随着相关科学知识的普及与公众健康意识的提高,人乳头状瘤病毒(human papillcmavims,HPV)一词的曝光率也大幅上升。

2017年9月16日,由中国福利会国际和平妇幼保健院主办的“宋庆龄讲坛——医学论坛”在上海开幕。会上,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国际和平妇幼保健院副院长,围产科主任程蔚蔚教授带来了题为《妊娠期HPV感染对母婴健康影响》的精彩报告。

妊娠期HPV感染对母婴健康会带来哪些影响?医生应当如何处理?会后,医学界记者就此问题采访了程蔚蔚教授,程教授表示:“过去,人们对HPV感染不够重视,但现在却有些过度重视了。”

程教授接受医学界采访

妊娠期HPV 感染对母婴健康有何影响?

程教授在报告中指出,目前尚缺乏孕期HPV感染率的确切数据。总体来说,孕期HPV感染率高于非孕期,孕晚期感染率高于孕早期。

1、不良妊娠结局

妊娠期HPV感染可能增加流产、早产、胎膜早破风险,还可能与胎儿窘迫、新生儿高胆红素血症、 胎儿畸形有关;近年来也有文献报道,HPV感染与死产、胎儿生长受限、高胆红素血症、胎儿畸形无关 ,但这一结论缺乏大样本的资料支持,仍有待进一步研究。

2、尖锐湿疣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妊娠期母体的免疫功能受到抑制,受胎盘激素、血管系统变化的影响,阴道分泌物的量增多和外阴部温暖湿润,妊娠期感染HPV,外阴和阴道、宫颈容易患尖锐湿疣。其表现为数目多、病灶大、多区域、形态各异的疣体,疣体可以迅速增大。

谈及HPV感染者分娩方式的选择,程教授强调,单纯HPV感染不是阴道分娩的禁忌。HPV感染合并外阴、阴道壁及宫颈肉眼可见的湿疣,孕期受激素的影响,湿疣增长迅速,不推荐阴道分娩。合并宫颈高级别病变或可疑宫颈癌的患者则应选择剖宫产。

当CIN遇上妊娠 ,医生应该如何处理?

宫颈上皮内瘤样病变(cervical intraepithelial neoplasia,CIN)是一组与宫颈浸润癌密切相关的癌前期病变的统称,其发病与HPV感染密切相关。程蔚蔚教授表示,妊娠不是宫颈筛查的禁忌症,筛查方式同非妊娠妇女。

她强调:“筛查发现HPV阳性后,孕妇不用过于恐慌。首先要确定HPV分型,如果检测结果为高危型,则应进一步进行宫颈细胞形态学检查。”

高危型HPV(HR-HPV)阳性、细胞学阴性者,孕期无需特殊处理,但产后随访仍不可少。HPV阴性,细胞学检查为无明确意义的非典型细胞的改变(ASC-US),应行产后随访。HR-HPV阳性,细胞学为低度鳞状上皮内病变(Low-grade Squamous Intraepithelial Lesion,LSIL)、高度鳞状上皮内病变(High-grade Squamous Intraepithelial Lesion,HSIL)患者,必须行阴道镜检查。

妊娠期阴道镜检查目的主要是排除浸润癌。HSIL或可疑浸润性病变时活检进一步明确诊断。妊娠期宫颈活检相对安全,阴道出血需要进一步处理的风险仅为1%-3%,但禁止颈管搔刮活检。

LSIL未经治疗,产后病变消退至正常的几率高达65%,HSIL产后病变消退至正常的几率达20%-25%,分娩后病变稳定率88%。产后2个月规范复查,但即使产后恢复正常,仍然是远期CIN复发的高危人群, 故应严密随访至少5年。

目前无证据表明妊娠期CIN比非妊娠期更容易发展为宫颈浸润癌,即妊娠不会加速CIN的进展,对预后无明显影响。妊娠期CIN不需要治疗,保守观察,推迟到产后8周重新做细胞学和阴道镜评估,怀疑浸润癌者可行诊断性锥切。

宋庆龄讲坛暨医学论坛,汇聚了众多妇产科领域的著名专家,各地学者纷至沓来,学术氛围十分浓厚。《医学界》还会为您呈现更多的精彩内容,敬请关注。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