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百年戴杯何以沦落至此

昨日开打戴杯半决赛已经结束了第二天比赛的争夺,志在重夺冠军的昔日霸主澳大利亚,凭借双打比赛的胜利,暂时以2-1领先比利时;再次集结强阵出战的法国队,面对缺兵少将的塞尔维亚,也没有早早锁定胜局,同样和对手战至2-1。

作为网球史上最负盛名的团体赛事之一,戴维斯杯昔日的荣光正在一点点趋于黯淡。撇开世界网球版图的势力更迭,越来越多的大牌明星缺阵,已经成为戴杯尴尬的现实情况,这项代表着最高国家荣誉的赛事何以如此挣扎?又为何在吸引顶尖球星方面越来越乏力?

巧合还是必然

每年的戴杯赛程安排都是让大家都头疼的问题,不巧的是,今年的半决赛又被安排在美网之后进行,对那些刚刚经历了大满贯争夺的名将们而言,即便他们的纽约之行早早结束,似乎也不愿如此仓促的代表国家出战一项如此压力巨大的团体赛事。即便戴杯半决赛首日争夺,距离美网决赛日已经过去了五天的时间。

“戴杯的举办时间对顶尖球员不太适合,总在大满贯和总决赛之后进行。他们(ITF)需要做出改变,这很容易理解,我不是唯一一个有此想法的人。”包括德约科维奇在内的四巨头,都曾有意无意间抱怨过戴杯的赛程安排,然而他们的影响力并没有换来什么实质的回应。

除了赛程安排,比赛观赏性的问题更是由来已久,顶尖球员因为各自的原因对这项历史悠久的赛事敬而远之。若非参加戴杯不与获得奥运会参赛资格紧密“捆绑”,恐怕大牌们的缺阵会是另外一番景象了。

杯水车薪的努力

那么,出现在戴杯关键战役的国家是否也陷入了进退维谷的局面呢?

显然,还有很少一部分人在努力守护着这项代表着网坛最高国家荣誉的赛事,比如,澳大利亚队的戴杯队长休伊特。在新奥运周期的第一年如何召集顶尖好手为国出战,恐怕今年没人能比澳洲野兔做得更好了。携克耶高斯踏上布鲁塞尔的球场,休伊特向人们展示了他作为队长的威信和能力。

“莱顿做了一件了不起的事,把我们所有人聚集在一起,帮我们组建一个伟大的团队,这使得大家更愿意一起分享彼此现在努力的成果。接下来的几年,我们有机会重夺戴杯冠军。要知道成为队伍主力的感觉非常美妙,我们的成长速度很惊人。”现男双世界第二皮尔斯对休伊特送上毫无保留的支持,坦言能为澳大利亚作战是一件非常光荣的事情。

休伊特本人则把戴杯与即将开战的拉沃尔杯做了些对比。“这项赛事已经举办了100多年了,我们身披代表着澳大利亚的绿金球衣而来,拉沃尔杯并不是国家之间的较量。我们来自一个具有丰富网球传统的国度,我也从不发出看轻戴杯的论调。”

不难理解澳洲野兔发出如此的感慨,毕竟在这位前世界第一年少成名时,他的成功也曾来自于戴杯赛场。早在1999年,年仅18岁的休伊特和他的同胞前辈菲利普西斯以及双伍兄弟在尼斯一举折桂。

古老赛事将向何方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在其他地方向休伊特发出支持的人实在少得可怜。

关于戴杯变革的呼声日益高涨,建议同样铺天盖地,实际通过的方案却少得可怜。今年8月举办的ITF年度会议上,关于戴杯实行三盘两胜的赛制改革方案未能获得2/3的多数票支持,以只差不到4%的支持率被否决,仅有可能在下赛季的戴杯当中试运行;由日内瓦合办戴杯联杯的提案投票被推迟到一年之后进行,参会人士大多质疑这一新构想实现的可能性——毕竟在相对中立的城市举办别国的团体赛事,是否会吸引足够多的观众到场。

戴杯改革的趋势愈发强烈,这项古老赛事迫切需要一些新的元素重新燃起顶级球员和整个网坛的兴趣。但当费纳领衔、大牌云集的拉沃尔杯即将揭开首届赛事的战幕;当美国媒体爆料ATP计划举办团体世界杯,并为球员设置积分和高额奖金,同时背后有中国财团愿意为这项赛事的商业权利而支付每年5000万美元的费用。

还有多少人会关心戴维斯杯的生死存亡?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