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这些名不见经传的导演,成为了爆款网剧的制作者?

- 烹小鲜,发现娱乐新鲜价值! -

discover the new value of entertainment 

  导语  

在传统的电视剧创作生态下,几乎所有的年轻制作人想要挑大梁,都要陪跑十几年,从剪辑、摄像、执行导演等慢慢做起,等资历和机遇积攒到某个程度,才有署名的资格。但网剧不仅帮助了许多年轻创作者实现自己的艺术表达,而且帮他们实现了年少成名的愿望。

文:酸酸酱

网剧市场在持续了大半年的疲软之后,在最近两个月迎来了一次小爆发。继《河神》后,《白夜追凶》《无证之罪》两部罪案题材的网剧,在这段时间,无论在观众还是在行业内,都引起了较大的讨论度,并被冠以“电影级制作”的称号。而更引人注视的是,这些爆款剧的导演,都是在三十岁左右的年轻制作人,其中不乏一些没有代表作的新手。

这在传统的电视剧创作生态下,是难以想象的。几乎所有的年轻制作人想要挑大梁,都要陪跑十几年,从剪辑、摄像、执行导演等慢慢做起,等资历和机遇积攒到某个程度,才有署名的资格。但网剧不仅帮助了许多年轻创作者实现自己的艺术表达,而且帮他们实现了年少成名的愿望。

  实践派VS 学院派,网剧制作新格局

优酷的自制网剧《白夜追凶》自开画以来,就在豆瓣得到了9.0的高分,目前播至15集,分数仍没有滑落的迹象,这对于一贯对国产剧要求严格的豆瓣网友来说,已实属不易。

自然,《白夜追凶》的成功首当其冲是源于剧本的扎实程度,但同样让网友感到惊艳的,还有导演不俗的场面调度、画面和镜头运用能力,比如惯用的对称构图,把两兄弟放在画面两侧,形成一种对峙感,以对应“白”“夜”的主题。

而88出生的导演王伟,今年还不满30岁,在《白夜追凶》之前,他还执导过《画江湖之不良人》《心理罪》等多部网剧。早在网剧不成规模的时候,就曾拍过小成本段子喜剧《乙方甲方》的他,在此之前,还拍过普法栏目剧,做过剪辑、制片人,是名副其实地从片场摸爬滚打成长起来的导演,算得上是实践派的典型代表。

不同于《白夜追凶》的本格推理,爱奇艺自制的罪案网剧《无证之罪》走得是社会派推理路线,同样也在豆瓣上获得8.6的高分。而幕后的制作团队,包括导演吕行,以及摄影、美术、录音、剪辑等主创,都是北京电影学院2005级的毕业生,作品也有明显的电影学院风格。

在《无证之罪》之前,爱奇艺还有一部自制剧《河神》也引起了不小的讨论度,其导演田里比吕行高一届,同样是北京电影学院的学生。

田里是经人介绍结实了工夫影业的陈国富,而在此之前,整个团队毫无经验,连像样的作品都拿不出。可第二次见面,只做了一份导演阐述性质的题报,阐述了自己的想法、思路和期望,他们便获得了陈国富的青睐,连田里本人都感到诧异“我一直觉得陈导的胆子还挺大的,这么信任我们”。

除此之外,这几年大热的几部网剧,《最好的我们》的导演刘畅,《灭罪师》的导演杨苗,《心理罪2》的导演程浩、《暗黑者》的导演蔺水净都或是出身学院,或是实践中成长起来的十分年轻、优秀的创作者。

  年轻网剧创作者的黄金时期

如果说80年代是年轻的电视剧、电影创作者的黄金时期,那么现在应该就是年轻的网剧创作者的黄金时期。百废待兴,各方面急需人才,无论是新兴的影视公司还是各视频网站对人才的饥渴程度,均不亚于当时的北视或是西安电影制片厂。

正如《白夜追凶》的监制、弧光联盟的发起人五百所说,现在整个网剧的发展逼得这些新导演必须得出来,“即便我们不叫他出来,也有人想尽一切办法把他们拱出来,因为是市场需求。”

“你看现在任何一个韩国导演、日本导演,好莱坞导演,在中国都可以赚大把的钱。而中国本土,因为人才少(很多好项目没办法开发)。我们现在有好项目,剧本也开发了好几年,就是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导演。有合适的导演,一打听,人家接别的戏了。又找着一个合适,人家又接别的戏了,那怎么办?”

弧光联盟是五百在2015年发起的一个行业人的联盟,王伟也是早期成员之一。这个联盟不仅包括导演、还包括作曲、预告片制作、海报设计,编剧、摄像、灯光等影视制作过程中各个维度的人才。

现在弧光联盟的作品大多采用新导演执导,五百监制或联合执导的形式,比如,在《白夜追凶》之前的《画江湖之不良人》就是五百和王伟联合执导。除了给年轻导演保驾护航外,五百更希望从制作班底的水平上,为年轻导演提供便利。

“现在很多剧组都是组的散局,这儿找个美术,那儿找个灯光,大家拼到一起,干几个月就散了。它不稳固,就没有规范在,水平便难以保证。但弧光联盟整个班底的水平是在这儿的,它只会给导演的创意加分,绝不会添堵。”

“其实好多现在的大导演,都是自己一套十几年的班底,找这个导演你觉得靠谱儿,那自然他要的权利也大,因为不是你去培养这个班底十几年。我是想培养出几套班底供给各个导演”。

有能力的创作者,最近集体往外涌现,还有一个不容忽视的原因是,整个影视行业对国产网剧的看法已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爱奇艺副总裁、自制剧开发中心总经理戴莹曾在一次采访中说,现在看网剧无论是找演员还是制作团队都十分方便,但是在几年前是完全不可能的。

“2012、2013年的时候,跪求别人都不来,很多导演和演员都拒绝过我”,在戴莹看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由于网剧的成本低,给人粗制滥造、无节操和LOW的印象,影视行业的正规军是打心眼里看不上它的。

而随着网剧的制作成本不断提升,制作水平持续和电视剧追平,特别是在去年的爱奇艺大会上,冯小刚、韩三平、陈可辛、管虎等多位影视行业的大咖纷纷表示要进军网剧,其实就是变相为网剧正名。这对于一些年轻创作者,特别是学院派出身的制作人来说是无疑是一种鼓励。

在这种情况下,一些有能力的年轻人不管是通过自己组盘子创业也好,还是和一些成熟的影视公司合作也好,便都加入到这个局里来。比如,《无证之罪》的出品方之一,就是一群北电的毕业生自己创业组建的公司,《河神》也是一个新兴的制作团队,但是只要是能力,都可能在这个市场上大放异彩。

另外,各大视频平台都目前十分重视对新行团队和制作人的扶持,比如爱奇艺通过幼虎计划,扶持有制片能力的导演和编剧进行创业,而早在微电影流行的阶段,优酷就实施过青年导演扶持计划,现在很多成熟的网剧制作人,都曾是此计划的受益者。

为什么宁愿要没有代表作的新手?

新兴事物刚进步,总是充满了更多的冒险和实验精神。

《河神》的导演田里透露,当他第一次跟陈国富导演见面时,一直身处电影领域的陈国富还表现出对做网剧的犹豫。陈国富不愿意选用成熟的电视剧制作班底,以较高的“保险系数”来完成这个项目,而是想把它交给一群经验或许尚缺,但有想法、有冲劲的年轻人。

“惊喜”二字是谈到这些青年制作者时,不断出现在平台方嘴里的词语。”

爱奇艺副总裁、自制剧开发中心总经理戴莹说“这是一个太好的时代了,一批新的导演正在崛起,虽然有风险,但你一定要去赌,因为这个圈子的生产力是有限的,坦白来说,新的团队才会给你惊喜”。

而《白夜追凶》的总制片人、阿里文娱大优酷影剧中心高级总监袁玉梅谈到王伟,也是不吝赞叹“很多人是像相机,百分百复制,剧本是什么样就给你什么样,有些人是跟画画一样,可能比原来还要差一点,但王伟是可以给项目加分的导演,能给你带来惊喜”。

五百在谈到网生制作人的不同时说“他们冲劲比较足,胆子比较大,勇于尝试,这个是跟传统制作人思维不一样的,传统制作人比较稳,他会首先确保我这个东西能有一个好的结果才会做,当然这个也是他们的优势。相比之下,现在有部分的年轻制作人比较着急,老想在题材上博眼个球、走个捷径。”

“现在这个时代,肯定是需要各路人马纷纷往上冲的,等大浪过来的时候,会拍掉一批,再拍掉一批,慢慢依然坚挺的这些东西,你发现其实他们的思路是相通的。”

而在各路人马中,实践派和学院派各有所长,比如像王伟,除了导演能力,他的制片意识比较强,而且擅长做判断和吸收各方的意见,在五百看来,这一点对于导演尤为重要,“导演到最后拼的是格局,导演拼的不是坚持,也不是技术。你能容纳的信息和人越多,你作品的含金量就越高。”

而且由于是原著的网生创作者,他们对网友的观剧习惯了解的更透彻,比如在创作《白夜追凶》之前,五百和王伟就设想好了关于“片头不超过45秒,最起码三集要破一个案子”这种细节性设计。

而多从北电出来的学院派,包括《河神》导演田里,《无证之罪》导演吕行,《最好的我们》导演刘畅等等,他们的作品则有明显的电影手法,在镜头的运用上也很大胆,敢于挑战观众的观剧习惯,也很受年轻网友的追捧。

同时,因为是还未或者刚刚崭露头角的年轻制作者,他们在执行同一项目时,会更加用心谨慎,珍惜机会,这也是影视公司和平台选择他们的重要原因。

1

END

1

【往期精彩内容回顾】

专访《白夜追凶》导演王伟:国产网剧至少要先和英美剧拉平

视频网站付费会员争夺进入深水区,爱奇艺请来吴亦凡是在下一步什么棋?

【烹小鲜】现已入驻

今日头条|百度百家|一点资讯

新浪看点|网易号|凤凰网

新浪微博|企鹅号|UC头条

请猛戳右边二维码

公众号ID

pengxx01

相关文章推荐

只在戏里低头 | 陈道明

娱乐  2017-12-14 0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