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源:我现在的实力承受了不该有的人气|对话

「书上说一个男孩在特定的年龄会遇到自己的天命,就是说在我们这个年纪会遇到自己想要去追求的梦想。但是可能因为现实的打磨,就慢慢地磨灭了自己心中想的,然后随着社会的大流就去了。

我很感激的是已经踏入了自己这个圈子,接下来只需要努力就好了,不用再去寻找或者是追求那个天命,我就觉得自己挺幸运的,只需要努力往前走就可以了。」

文|卢美慧

采访|卢美慧

编辑|季艺

摄影|邢超

妆发|唐子昕

谈成名

「我真的运气太好了。」

《人物》:如果让你总结,什么成就了今天的王源,你会觉得是什么?

王源:运气。运气和机遇占一半,然后剩下的可能也有努力。现在组合成立4年,当练习生有几年,一直慢慢地走过来,一直在进步,一点一点被大家接受。所以运气、机遇还有努力,这3个。

《人物》:你觉得自己是一个特别有运气的人吗?

王源:我觉得我运气真的太好了。这个一点都不夸张,中国这么十几亿人里面,有这3个,我自己完全没有想到,觉得很奇妙。

《人物》:有时候会想,为什么会是我?为什么最终是我出来了?

王源:想过,其实我觉得我没什么特别出众的地方,但是我就是觉得运气真的太好了,所以说既然走上这条路,就得好好走。

《人物》:老天帮你做了选择。

王源:对,这条路有太多人想走了,所以说只能往前,不能后退。

《人物》:什么时候意识到其实自己是非常幸运的那个?

王源:就是这几年,现在出来很多男团女团,但是我们最开始的时候基本没有,除了韩国团体之外。

很多人、很多团体想像我们这样,但是都很难,需要更努力。就像我们之前的练习生一样。我们现在公司的练习生,条件比我们那时候好太多,老师比那个时候更专业,团队比那个时候更壮大,宣传什么的也比我们那个时候更完备,但是他们,可能没有我们运气好。

他们比我们努力很多,他们比我们那个时候强太多了,所以我觉得就是一个运气问题。

「就算你再铺天盖地在网上骂我,我把软件一卸载你又能怎样呢?」

《人物》:TFBOYS刚出来的时候有很多偏见,很多人觉得不就是3个小孩嘛,但今年好像态度有了一些转变,你会有一个明确的感觉吗?

王源:网上那种营销博,还有那种大号,大V发的,就会除了我们粉丝评论之外,会有很多路人,就是骂,对,就是骂。

现在这种情况基本上就很少了,然后有时候在路上,比如说以前在机场有粉丝跟拍,有一些路人看了就会说,就会用很难听的话。他也不问原因,他不知道你是谁,他也不问原因,就会用难听的话来说你。走到路上,被人认出来了,他也会用难听的话来骂你,就是我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但现在可能就稍微好一点,对,人家就会说,是TFBOYS,或者王源这样。

《人物》:当时被当作异类看,心里会有什么感受?

王源:心里其实还是会有点难过,可能你说网络上面,文字你会屏蔽,但是真正当人和人面对面的这样的语言,心里还是会难受。

《人物》: 心里会想要证明给你们看之类的?

王源:心里当时可能没想那么多,不管是谁在街上走着走着,人家打一下骂一句,心里都会很不爽。所以我后来就练就一个本领,就是走路不管别人怎么说,如果骂的话,我眼睛笔直地往前看,继续走,就当看不见他一样。就算他和我迎面走过来,我就像看不见他一样,走掉。

我不是怕他,我就是觉得说,让他骂我没有回应,让他感觉一种挫败感,不要去和这种人接触就行了。

《人物》: 现在外界的评价越来越少地影响你了。

王源:不怎么影响了。后来慢慢觉得说,又能怎样呢?就算你再铺天盖地在网上骂我,我把软件一卸载你又能怎样呢。慢慢就觉得说无所谓了。

谈娱乐圈

「没有什么自由,这个我是想通了。」

《人物》: 私生粉会带给你特别大的困扰?

王源:一定会困扰,讲难听点,有点过分了,在公寓门口等着,在你车上装追踪器,听你门里面的声音,比如说我扔快递,他会去翻快递,然后找我电话号码这样,该有的底线没了,越线了。

其实有时候挺恐怖的,会追车,会通过各方来打听你的消息,找你的那些隐私信息,这挺不好的。

《人物》:像这种不太理智的粉丝电话打到你这里,你会怎么跟他们说?

王源:我一般都不接,我看到外地电话我一般不接,不行就换电话了。

《人物》:有印象吗,从出道到现在换了多少了?你印象中最崩溃的一次被骚扰是什么状况?

王源:得有好多,10个得有吧。其实重庆那时候,就是上学,每天放学、上学都有人,但那个时间已经习惯了,在重庆其实还好,他们是在楼下等,在北京就直接到公寓门口来趴门偷听了,就是有时候挺无奈的,因为你不能骂他们,其实这种事情没有人能管得了,我挺无奈的。

狗仔的话,他不会限制你的自由的,他其实跟得远远的,但就是有些私生粉,他们会,就贴得特别近,他就拿手机拍你,这样是限制自由的。公众人物只要在外面那就,其实是完全暴露的,没有什么自由,这个我是想通了,但是在自己的私人空间中,我就觉得不能被侵犯这条线。

《人物》:这个时候你怎么办?

王源:所以说我后来都骑自行车出去。没有办法,因为你不可能跟他正面地去讲说怎样,因为他们不会听,只能避开。一般在北京有活动,一般不太远就骑自行车。

《人物》:这些困扰会让你去羡慕那些当年被淘汰或者校园里的那些普通的同学吗?

王源:其实有那些没有太火的艺人,我觉得其实他们生活也都挺好的,他们有他们可以得到的东西,也没有人会去打扰他的生活,他可以自己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出去旅游什么的,也过得幸幸福福。

「当时,哇,我真的是太震惊了,赚到钱真的太震惊了。」

《人物》:妈妈说你是一个对钱、对物质没什么太大概念的人。什么时候意识到「我能赚钱了」?

王源:就是去公司的时候吧,可能去了一年之后,才知道说每个月有500块的补助。我一想,我说,那我一年就有6000块钱,好多啊。当时觉得还很知足。我是最近一年才知道我们大概能赚多少钱的,当时,哇,我真的是太震惊了,赚到钱真的太震惊了。

《人物》:所以你自己没有概念。

王源:因为我的预想是,我一年可能,他们跟我说可以挣到钱,我就觉得很满足了。然后我到后来才知道,啊,可以赚这么多钱,很开心。但其实我的生活就是说自己买东西的时候,会比以前更阔气一点,但是还是不会乱花钱。

《人物》:当时那种震惊是什么感觉?

王源:没有啊,就像,真的是,哇。比如说今年,就我打个比方,说你今年上班,然后年终奖,老板给你奖励很多钱的感觉,你就知道什么感觉了。

《人物》:然后又迅速回到平常心了?

王源:对,然后我妈就给了我一张卡,里面打了5万块钱,拿去花吧,撑了一年。就是中考那段时间,钱是怎么花的呢?每天去吃火锅,然后就把钱吃没了,然后请人家喝奶茶,就这样差不多就没了。

《人物》:那你花掉这5万块钱还挺不容易的。

王源:对,当时同学就都愿意跟我去吃嘛。都是我来请,然后开心,当时有5万块钱了,阔气。其余的就没概念了,钱都在我妈那里,我自己没有多少钱。

谈名利

「如果不红了就去上课,去学习。」

《人物》:关于「红」,你有特别享受的时刻吗,大约是持续了多久?

王源:没有说特别享受,在舞台上啊或者拍戏的时候,这个我还挺享受的。但是下来自己生活的时候,我还是觉得平平淡淡的。我没有因为自己是一个艺人的身份去要求一些特权或者是做不该我这个年纪做的事情。

《人物》:哪些会是比较enjoy的时刻?

王源:在场馆里面看到粉丝尖叫,那是最开心的时候。机场也还可以,就是说看到有很多粉丝来接机,很高兴,但其实我又很担心,因为机场人多,而且又是公共场所,挺担心粉丝安全的。除此之外,到生活里我就很抗拒。

《人物》:那会担心粉丝不喜欢自己或不红之类吗?

王源:一点点担心。粉丝喜欢,我就很庆幸了,粉丝和我非亲非故的,他们能喜欢,我就很感动。但你不能要求别人一直喜欢你,你只能慢慢地尽自己努力做到最好。

《人物》: 有没有设想过如果哪一天不红了,该怎么样面对?

王源:想过一点点吧,如果不红了就去上课,去学习,可能去国外的学校学习,就是好好学好,再努力呗。

《人物》:你对自己的音乐天赋足够自信吗?

王源:不自信。音乐我觉得,它天赋占一部分,但是还是要有扎实的功底。我觉得天赋现在灵感我倒是有,但是我觉得我可能歌曲风格有点太局限了,所以说我觉得还是需要看、学更多的乐理知识,然后看能不能尝试一些新的风格,或者是跟更多不同的老师学习,尝试新的风格的歌曲。

《人物》:但现在有这么多大机构在做这样的事情,你会不会担心?包括老板会不会担心呢?

王源:这个不是我考虑的事情,不担心。我觉得我,就一个人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如果实在哪天,如果我的作品不被接受的话,那我就还是,只要能吃饱饭,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就好。

《人物》:没有那么多时间去学习,包括音乐上这种学习的缺失,会觉得挺不开心的?

王源:就会挺不开心的,有时候音乐,还有表演、舞蹈这些方面,就因为积累不够,我其实最慌的是这个,我很慌,就是自己实力不够,我比较慌这个。

「作词薛之谦,作曲薛之谦,演唱薛之谦,就让人觉得很有成就感。」

《人物》:你有没有自己很想成为的一个演员或歌手?

王源:我挺想成为歌手的,像林俊杰那样。他有很多传唱度很高的歌,为人也一直挺正,我喜欢他这种状态,自己写歌,发出来,每首歌都是精致的、好听的、有质量的,大众就是很喜欢他的歌,也很喜欢他的人。

我很喜欢他的状态,就是自己好好的,然后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把自己做到完美的作品拿出来给大家听,我就觉得这样挺好的。

《人物》:已经自己写了几首歌,会一直坚持这个念头?

王源:最开始只是有这种想法,自己写歌多帅。但是现在慢慢慢慢地会喜欢上这个事情,唱自己写出来的歌更有成就感。

自己的歌就算大家不怎么喜欢,但是也觉得是自己创作出来的,自己的财富,会不一样。

《人物》:还是愿意成为一个很有实力的原创歌手。

王源:我想成为实力派。这还是我要去努力的事情,让自己更好更强大。

《人物》:第一次有这种我很强大的感觉大概是什么时候?

王源:现在没有。只是说我不太在意外界那些,但我也没有感觉强大,还是需要努力吧,现在有时候也觉得可能没有底气这样,离自己的目标还差得太远了。

《人物》:你的具体目标是什么?在别人看来可能你已经是这个时代最红的人了。

王源:之一(笑)。现在(被)大家喜欢了,但是我觉得自己活得没有底气。说实话,确实没有很好的作品给大家看到,我觉得不管什么身份,你得有成绩才行,就算说以后没有这么火,但是我一样拿出好的作品来,让自己满意,让大家满意。

《人物》:所以说现在的这些,比方说名气,粉丝的欢呼,有时候对你来说也是一种压力。

王源:肯定是,有时候看到那些原创歌手,自己也会想为什么自己比他火。就是说我可能因为运气什么的,但是我实力确实不如他,我可能只是运气好或者是有这个机遇,我得努力啊,就是这样。

《人物》:这种很成年人的自省是与生俱来的吗,还是有人教你这样做?

王源:没有,就是慢慢体会,因为确实有时候,比如说看自己演唱会和看到别人演唱会的差距,有时候看到比较成熟的艺人,自己那个差距一比就比出来了。

《人物》:参加的别人的演唱会给你冲击最大的是哪一次?

王源:我就只听过薛之谦演唱会。(以前)想要去,身上又没钱,而且我家住得很偏,而且那时候小,就没去过演唱会,大了因为不太方便,所以没去过。

薛之谦的演唱会,他的歌抓耳朵,不走寻常路,有自己特色,而且他让人看着很舒服的是什么,作词薛之谦,作曲薛之谦,演唱薛之谦,让人觉得很有成就感。

我觉得我作为他的粉丝都很有成就感,因为我喜欢的是有实力的人。而且我觉得像薛之谦,有实力他总会发光的,金子都会发光的,所以说我觉得有实力就会更好。

「如果这两个非要选的话,我宁愿选红没有实力。」

《人物》:选择不红但是有实力的话,和很红,但是缺点实力的话,你怎么选择?

王源:我可以选择中间吗?(笑)其实不红有实力的话,也挺累的。可能吃饭都吃不饱,你有实力,可能没有人赏识你,心里会非常难受,非常纠结,因为你想把你的作品给人听,别人没有来听,这也是会非常难受;但是红,没有实力的话,自己会很不安心,也很忐忑。

《人物》:不红的那种痛苦是你在接触过一些人之后感觉到的,还是自己就有体会?

王源:那种痛苦我自己没有感受到,之前也不红嘛,那时候没有概念。但是我想了想,像有些艺人前辈他们在不红的时候写了很多歌,但是没有人听啊,就是他觉得自己的心血没有人听,就是一种非常——这就像一个考了清华北大的,可以当科学家的人他去搬砖这种感觉,就是感觉他自己的长处得不到发挥。

《人物》:  所以说你还是希望这个红是建立在实力基础上,不要过度地超过实力,同时又是跟实力是相匹配的一个状态。

王源:对,那其实如果这两个非要选的话,我宁愿选红没有实力。为什么这样选?因为红没有实力我可以慢慢一点点学,我如果不红了,有实力,我觉得很难。

《人物》: 一开始并没有意识到其实有很多不红的人在挣扎。

王源:最开始我没有认识到。以前听歌就是传唱度比较高、比较有名的歌手,但是后来听很多没有名气的歌手,那种小众歌手,我都不知道他是谁,他歌就很好听,但是就是没人听,就是很遗憾。

《人物》: 所以你内心有一些小纠结,一方面就是谁火谁厉害,一方面又觉得自己可能现阶段的这个实力还没有办法让自己特别的满意。

王源:对,就是说,有一句话就是说我这个年龄承受了我这个年龄不该有的帅气(大笑),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就是说我现在的实力承受了不该有的人气。

我没有办法改变这个现状,就是说趁着我还比较红,赶快好好努力,争取继续好好地红下去吧。现在机会在眼前了,不能让开,自己还是得把握。

《人物》: 你现在十六七岁年纪,怎么看待名利这件事情?

王源:这肯定是人人都追求的一个事情,人往高处走嘛,名利肯定大家都想拥有。其实这个我也说得比较不含蓄啊,我也不想失去它。

但是我觉得名利这个东西你想要维持它,想要继续保有它,就得靠你的努力,不能通过不正当手段,不能通过一些恶意的手段或者是在社会上用不好的影响来获取一时的曝光或者什么。

我现在已经有一点点的名利了,所以说要靠自己的努力,靠正当手段,让大家看到你在进步,尽量让大家继续地喜欢你,继续地保有吧,我觉得是这样。

我觉得不管是谁,可能都不想失去(名利),但是如果说有一天我真的在认真努力,但是也失去了,我也不会觉得遗憾。

谈人生

「真的到家人面前就不太好讲,表达不出来。」

《人物》: 妈妈特别地遗憾,从童年到十几岁,没有好好陪伴你,你会有这种遗憾吗?

王源:肯定,和家人相处的时间变少很多,现在我一般回家的话,家里的人都会到我们家来吃饭,在外面会挺想我的家里人。我家从小都很幸福。小时候可能家里也没有钱,真真正正就是中等生活,但一家人过得很开心,很幸福。我觉得家人,家庭对我最重要。

《人物》: 但是你不会说出来,心里是特别想他们陪在身边的,会怕他们担心?

王源:跟家人没有讲很多,我不知道怎么跟他们讲。其实有的时候跟别人,跟你们讲还好,但是有的时候真的到家人面前就不太好讲,表达不出来。

家里比较好玩的就是现在家里基本上大家都穿我的衣服。像我爷爷超潮的,我爷爷现在穿限定版,买不到的。当时因为那双鞋我穿,然后回重庆,我就换另外一双鞋,他不知道那是什么鞋,就说可以,这个鞋很轻、很软。后来他说什么,他说下次你就给我买这个鞋。限定版,买不到啊(大笑)。

《人物》:  整体的这个大家庭的氛围会让你特别特别舒服?

王源:很舒服。刚开始的时候可能老人家不会上网,看我资料嘛,现在很溜,溜到飞起。我上回没事,我爷爷还主动到我家来说,哎,我们家这个网速不行,下次帮我换一个快一点的。

《人物》:  其实你是一直在一个非常有爱的家庭里面,自己会意识到对父母是有亏欠的吗?因为父母会觉得对你有亏欠,你对他们是什么感觉?

王源:我觉得也有亏欠,因为其实讲说正常一个普通人,可能20多岁就出来工作。但是我可能比他们提早了好多年,和父母相处的时间更少,这个是我感到缺失的地方。

有时候爸爸妈妈来看我,但我很忙,只能匆匆见一面,那时候其实感觉挺难过的。但是当时其实没有表现出来,因为当时真的就很匆忙。因为需要赶演出,然后是见一面,就感觉挺满足的了。但是后来想一想真的心里挺过不去。

普通的孩子像我这么大,肯定每天回家就吃父母做的饭菜,和父母朝夕相处。但是我可能就是说想要见面只有这样,在酒店匆匆地晃一眼,就觉得说对父母也是感到挺愧疚的。

《人物》:  你有没有想过比如说自己的一个重要时刻,你觉得家人一定要在,或者说你希望他们在?

王源:结婚啊(笑)。开玩笑,这是开玩笑。其实我觉得每年春节就是家里人一定要在一起过,这个我觉得是不能妥协的。

《人物》:  会给自己一个时间表吗?很多人会说自己奋斗到一个时间,就要好好陪伴家人。

王源:现在还没有,太早了。但是我不要当一个奋斗狂,人确实要努力工作,但是在合适的年纪一定要有自己的家庭,然后和自己的家人一起享福(笑)。

「朋友也强求不来,留不住就不要留了。」

《人物》:  内心感觉比较孤单的一个场景或者一件事是什么?

王源:可能是上次中考结束之后吧,结束之后好像就赶快去工作,就没有什么时间跟他们去玩,后来我感觉上高中之后,初中的同学就没有以前那么亲密了,可能有几个同学还联系,但是也没有像以前那么能够玩在一起,就感觉说已经是不同圈子了。那段时间突然一下身边同学都分开了,其实我们年级两个班,120个人,有110个人都上了本部高中,其实想见都见得到,只是觉得说就是不在一个圈子里了,就是分开了。

《人物》:他们就会觉得你已经是一个明星了。

王源:对,他们已经和以前上学的时候看我不一样了。回学校上课的时候,就是高一的时候,除了那几个真正和我玩得挺熟的同学之外,另外的都生疏了。

《人物》:你自己就有这个意识?

王源:感觉得出来。怎么说,朋友也强求不来,后来我就觉得说,既然你把我从你的圈子里踢出去,那我也无所谓,就还挺果断的,留不住就不要留了。

《人物》:娱乐圈的成人世界有时候也会让你孤单?比如说不去喝酒、抽烟,自己会有意识不适合出现在那个场合?

王源:吃饭可以,但是喝酒、抽烟,别人抽,不关我的事,因为你不可能要求别人。但是吃饭就是,该聊的聊,不该聊的不要聊。没办法,可能自己的职业是这样。

《人物》:你印象里面,这些年自己觉得特别特别的孤单,是什么时候?

王源:具体记不清了什么时候,就是经常在晚上什么时候,一个人的时候觉得很无聊。

《人物》:可能现在更孤单,相比较说自己练习生的阶段,在重庆坐公交车的时候?

王源:那时候反而没有那么孤单,我觉得挺好的,因为在学校有同学,然后在公司也有朋友,反而就还好。现在就是正当工作的时候觉得有点孤单。

「我也有原则,就是第一次一定不要加,就一定到第二次合作的时候才会加。」

《人物》:明星身份会让你特别需要朋友?

王源:会啊,因为其实平时不怎么好交到朋友,可能朋友会很好交,但是交的那种能够讲真心话,能够真正每天陪着你的朋友不太容易,所以说就会比较珍惜,比较珍惜和身边人的感情或者相处。

我比较喜欢跟人相处,但是我比较挑人,那句话怎么说,交浅莫言深,刚刚开始的时候我不会讲太多,其实两个朋友之间的信任我觉得是相互的,我能感觉他信任我,那我也会信任他,所以说就是这样。

《人物》:你判断人真诚的标准是什么呢?

王源:就是通过慢慢相处来决定的。像我的助理,我经常跟他开玩笑,他真的是很好一个人,除了在工作上面,平时也很照顾我,他说他把我当成他的弟弟这样来看待,比如回重庆,在工作之外,我们还会出去玩,当那种普通(朋友)看。他在江里打了鱼,第一个就给我拿过来,他家离我家还蛮远的,他开船开过来,开一个多小时,拿到我家来,但是这种其实就是私下的自己的生活。

《人物》:娱乐圈里面这种感情很难遇到。

王源:可能前几年我们比较封闭,没有跟娱乐圈里面的人有太多接触,现在慢慢才开始接触。

讲一下最简单的,就是《王牌对王牌》,可能后来加了很多艺人的微信,但我也有原则,就是第一次一定不要加,就一定到第二次合作的时候才会加,我相信说一回生二回熟,因为第一次加有点尴尬,但第二次的话就是说稍微熟了一点,说老师,我们加个微信吧,逢年过节都会问候一下。

《人物》:心里会有一个尺度,会拿捏好分寸。

王源:开始的时候会当对方是明星,很恍惚。人都是慢慢接触的,比如薛之谦,他对工作很认真,人很真诚,后来跟他吃饭什么的,他会帮我们提一些建议,说你的歌哪里不好,反正我觉得就是挺合得来的,挺能玩在一起的。

还有我一直很喜欢林俊杰,一直很想跟他合作歌曲,后来这个愿望实现了,现在也可以说成为朋友了吧,加了微信。这种事情是慢慢来的,我觉得不能急,也不能说非要去强求。

谈变化

「就算是无关紧要的,在你身边相处久了,我也害怕突然不见了。」

《人物》:当练习生开始到现在,自己最大的改变是什么?

王源:还挺多的,从最开始,样貌这些都不用说了,可能心境,待人接物之类的吧。进入这个圈子,你要比以前圆滑一点了。要知道怎么样对待人才不让别人难受,想事情会想得比以前更全面。然后就是现在,不会像以前那么冲了,但是我觉得也并不是一件绝对的好事情,可能就失去了这个年纪该有的那种冲动。

《人物》:现在这个阶段你最害怕发生的变化是什么?最让你恐惧的是什么?

王源:害怕有时候身边的人突然有变故,这个我是挺怕,还有就是工作上有大的变故,就比如说突然有个什么事情找上门来或者突然有个什么事情取消,这个我是挺害怕的。

《人物》: 很害怕失去。

王源:挺怕失去的,就算是无关紧要的,在你身边相处久了,我也害怕突然不见了。有的时候在剧组,群演很多,你跟他也不熟,也没有怎么讲过话,但他就在身边和你拍了3个月的戏,忽然有一天觉得说身边没有这个人了,就会有一点点不习惯。

《人物》:  那剧组杀青,或者演唱会最后一首歌唱完的时候,对你来说是特别不愿意的一个瞬间?

王源:对对,就是这样,但是有时候,这是没办法的,肯定会有结束,所以说就把那个印象留在心里面。演唱会最后那一下,烟花很绚烂,然后大家的欢呼一直在,会在脑海里面加强这个画面。剧组杀青的时候,其实很留恋的。但是如果你让我再回去补镜头,我也是不愿意的。(笑)

「我有点孩子的那种天真在身上没有完全消失掉。」

《人物》: 小时候有没有那个阶段,想要一个什么东西就一定要要到,要不到就会特别崩溃,特别歇斯底里?

王源:没有,以前我爷爷老说,我跟别的小孩就不一样。我在超市看到玩具,我说我想要,他说这个不适合你或者怎么样,讲道理,然后就听了。爷爷说,他现在在超市看到那种说要买,不给买在地上打滚的那种,哭的那种,他说你就从来不这样。

《人物》:生来就很淡定,不是那种歇斯底里的。

王源:就是听得懂道理的孩子。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可能跟教育也有关系。

《人物》:你的性格不会去争什么,在娱乐圈可能会很吃亏。

王源:我还真的没有怎么争。

《人物》:没有这个意识?

王源:有这个意识,但是我不想,我觉得也没必要。如果说要去争抢一些东西,可能会让局面比较尴尬或者怎么样,那就没有必要。因为我们比较看重那个关系,我觉得我是比较在意其他人感受的人,就觉得说没有必要。

《人物》:尴尬是你特别不想面对的一个情景?

王源:对对,我就很害怕尴尬。所以有时候我觉得适当地牺牲一点是可以的,就是说在不伤害自己的情形下,我觉得没有(什么)。

《人物》:那比如说,像其他的伙伴,有时候可能会有比较好的资源,你怎么去平息这种失落?

王源:其实我就觉得还好,因为资源这种事情是大家都会来考虑的。比如说就像现在有一个非常好的资源,一个很好的角色,但是如果不适合我,那硬塞给我,也不一定会有好的效果。我觉得适合的人去,就是最好的选择。

《人物》:3个人都有各自的支持者,粉丝之间互相不理智,撕,会影响你们3个吗?

王源:这个其实还好,我们3个没有受影响。我不是很喜欢粉丝这样,这样吵来吵去其实对谁都不好,没有什么意义。

《人物》:不会强求自己。

王源:我是想要的东西就努力争取,如果实在是得不到了,就放弃。不会让自己陷入纠结里面。有些东西是根本就得不到,我就没有追求过。

《人物》: 要让你自己概括的话,你觉得自己的性格是什么样子?

王源:有点精神分裂(笑),就是有点多面吧,想有一些事情的时候,我还想得挺清楚的。但是我有点孩子的那种天真在身上没有完全消失掉,我觉得挺好的。该想正事的时候,就成熟一点的眼光去想,该放松的时候就别把自己闷着,别太深沉,装给谁看,自己好好的就行了。

「消费一下就好多了」

《人物》:你是什么时候觉得自己不再是个小孩了?

王源:工作的时候吧。就是,就比如说今天,今天是工作的时候,那我就会全心对待工作,他们服装有一点点不好,我就说,我说这里我觉得不太好看,能不能调一下或者怎么样。但比如说像明天,明天我就休息,那我管你是谁谁谁,我就是我想怎么玩怎么玩(笑)。

《人物》:在生活中一般怎么放空?

王源:我现在有时候就骑车出去,我喜欢骑自行车。以前北京,一年前我自己骑自行车从来没有人跟过我,现在到处都是共享单车,就有人跟了。

《人物》:你在前面骑,他们后面跟着你。

王源:当时还好,我挺会钻小巷子的,我觉得骑自行车在城市的街道里面逛挺好。半夜骑车去那种胡同里面,到处骑,钻小巷,钻小胡同。有时候比如说去一个地方,A点到B点,那就真正是拼了命往那边赶。

现在挺多活动我都是骑车去,不太远的话。出去逛就是边骑边看街上有什么饭馆,咖啡厅坐着喝喝茶,然后我就继续骑,没有固定的时间。

我其实在生活中还挺喜欢冒险,挺喜欢追求刺激的,我骑自行车就是这样,不是骑那种公路车,我是骑山地车,会从很高的地方跳下去的那种,很快。

《人物》:你很少有那种情绪明显波动的时候,你的出口是什么?

王源:确实很少,出口,其实我也不太常跟人讲,都是自己消化。然后有时候发发呆什么。还有就是,消费。

我爱逛街,然后买东西。我不是要东西买多贵。打个比方说,我买一个一万块钱的钱包和我买一千块钱的一大堆零食,我肯定选一千块钱的一大堆零食,我喜欢买零食、买帽子,消费一下就好多了。

「不用再去寻找或者是追求那个天命,我就觉得自己挺幸运的。」

《人物》:会有时候突然想,毕竟我才17岁的感觉吗?

王源:有的时候有,就是工作太忙、太多的时候。就是说,为什么事情这么多啊?我不能休息一下吗?因为有时候太累了,恨不得回去上学。

但就是一念之间的事,就想一想,然后继续工作。

《人物》: 别人的这种期待,不管是粉丝还是大众,或者是公司层面,对你的这种期待会让你有恐惧吗?

王源:有一点点吧,但最多的还是我自己,我自己可能要求比较高,可能有很多事情想去做,但是没有做到。有时候可能没有时间啊,或者是可能怎么样,就有时候自己定的目标没有达到,还有点焦虑。

《人物》: 之前参加《朗读者》,你读了《牧羊少年奇幻之旅》的片段,里面提到了天命,你怎么理解自己的天命?

王源:讲直白一点,天命就是自己的一个梦想,书上说一个男孩在特定的年龄会遇到自己的天命,就是说在我们这个年纪会遇到自己想要去追求的梦想。但是可能因为现实的打磨,就慢慢地磨灭了自己心中想的,然后随着社会的大流就去了。

我很感激的是已经踏入了自己这个圈子,接下来只需要努力就好了,不用再去寻找或者是追求那个天命,我就觉得自己挺幸运的,只需要努力往前走就可以了。

《人物》: 所以你现在很坚定,从事的这个就是你的天命,你要走的路?

王源:对。我蛮坚定,我觉得就好好走好这条路。

相关阅读

◎ 王源:少年远行(点击图片即可阅读

相关文章推荐

独钥 | “反套路”得天下

教育  2017-11-11 07:06

电工职业只有两件事靠的住

教育  2017-11-06 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