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国收紧共享短租政策,中国短租政策前景几何?|旅讯8点正

长期以来,共享短租一直行走在法律边缘,随着全球多个国家和城市的政策收紧,共享短租也不得不跳出所处的灰色地带。

【环球旅讯 龚达皝】今年3月,Airbnb拿到新一轮逾10亿美元的融资后,估值达到了310亿美元,甩开酒店领域市值第二的希尔顿至少一个身位,也拉近了与市值第一的万豪-喜达屋之间的距离。

但以Airbnb为代表的共享短租业,依然在全球多个国家和地区,被指控“非法经营”和“逃税”。应该这么说,自从以Airbnb为代表的共享短租崛起以来,关于共享短租的争议和抵制就不断。

共享短租鼓励房东把空置的房间,以短租的方式,出租给旅客,来获得额外收入,通常来说,共享短租的房租会比酒店便宜。

一开始,住宿业里的一票大佬,根本瞧不起所谓的共享短租,后来慢慢发现,共享短租正以它独特的魅力,吸引着本该去酒店消费的年轻人,酒店这才醒悟过来,惊呼狼来了。

加上共享短租在信誉、安全等自身问题上的薄弱,以及在工商、税务、消防等监管层面的漏洞,酒店行业不约而同地在全球多个国家和城市,掀起了一阵抵制共享短租的浪潮。

据悉,在Airbnb的诞生地美国,代表11万亿行业身价的美国酒店住宿协会(AHLA),已将Airbnb视为一个严重的威胁,并制定了一个多方面的反制计划。

为确保通过立法来营造一个专注于商业的可接受环境。AHLA今年将为洛杉矶、旧金山、波士顿、华盛顿特区、迈阿密等关键市场,拨出560万美元的年度游说资金。

与抵制Uber等共享出行项目时,出租车司机抗议示威,大打出手不同,共享短租受到的待遇简直温和太多,但以Airbnb为代表的共享短租,也付出了巨大代价。

共享短租虽然正在朝合法化努力,但从全球主要国家和市场来看,各国政府对共享短租的政策空间,以及经营空间,正不断收紧。监管政策这柄“达摩克利斯之剑”,依然悬在共享短租业的头顶。

各地政策

新加坡很早就规定,禁止私人住宅的租赁期低于6个月,违者将被处以20万新元(约14.14万美元)的罚款,或被判处最多一年的监禁。

2017年初,新加坡出台了一项新的法案,法案赋予市建局人员更大的权力,可向任何涉嫌违反本条规则的人士进行讯问,并有权要求提供有关违法行为的相关信息或文件,采集现场视频证据,并强行进入有关住宅。

今年7月,总部位于新加坡的B2C度假租赁平台Roomorama决定关闭其网站,停止接受新的在线预订业务。该公司把关闭网站的原因,归结于竞争加剧和监管的阻力。

在人口仅次于中国的印度,虽然鲜有共享短租受制于当地政府监管的报道,但市场竞争的依然不容小觑。2017年2月24 日,印度最大的经济型酒店和民宿在线预订平台、有着“印度版 Airbnb”之称的Stayzilla公司,就因为利润微薄、烧钱率高,而关闭了服务。

据分析人士称,印度本土最大的经济型酒店预订平台Oyo,以及在2016年4月进军印度市场的Airbnb,是压垮Stayzilla的“最后一根稻草”。

2017年6月,日本《旅馆业法》修正案获得众议院通过,如果获得日本国会通过,该法案将最早于2018年1月起施行,届时,日本将实现民宿合法化。

新法案规定,若房东向都道府县或政令指定城市进行备案,可允许在酒店、旅馆原则上不许经营的住宅专用地区提供民宿服务。房东还有贴上标明“民宿住宅”的标识、制作住客的名单及定期清扫等义务,并要求处理应对邻居的投诉并采取防止噪音的措施。

新法案还对房东不同住的情况进行了规定,要求房东指定民宿管理人,并向政府登记在册,该管理人负有等同于房东的义务,互联网等中介则采取必须在观光厅登记的制度。

最重要的是,新法案规定,民宿的租赁期一年不得超过180天,各地方根据条例可以缩短天数。对于违反以上法令的房东,地方政府可责令其停业整顿甚至撤销其资质,若不服从,将处以6个月以下有期徒刑,或处以1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6万元)以下罚金。

法国在很早就出台一系列法规,来规范共享短租市场,2015年3月,巴黎市政府将Airbnb纳入了酒店征税范围,通过Airbnb订房的旅客,每晚需要缴纳0.83欧元(约合6元人民币)的居住税,由Airbnb收集,再转给市政府。12月,法国全国通过了该项法案。

2016年起,法国再次规定,类似Airbnb的共享短租网站,必须向房源清楚说明他们的缴税义务,防止逃税,否则将罚款1万欧元(约合7.4万元人民币)。

2016年5月,巴黎市政府还建立了一个公开的数据网站(opendata.paris.fr),并在网站上公布了获得四个月以上出租许可的短租房东名单,但名单上只有125位房东。与此同时,巴黎市政府还鼓励市民向政府举报那些违规出租房屋的邻居。

德国的共享短租的市场发展也经历了一段“阵痛期”。在2014年底,柏林就出台了一部专门的法律来规范民宿市场。新法规定,禁止房东在租房网站上出租整套房屋。

另外,房东必须向相关部门申请特别许可证,才可以将自己的房屋用作民宿,否则将面临最高达10万欧元,约合人民币70多万元的罚款。2016年5月1日,新法正式施行。为了监督新法实施,市政府还设有匿名举报平台,另外还有专门人员进行巡查。

目前,德国各地对民宿短租的规定不一,有些州相对宽松,房东只需要向当地管理部门提供相应证明,甚至连证明也不需要,自己就可以决定房屋的用途。

2017年4月,Airbnb关闭了在俄罗斯的分支机构。据知情人士透露,Airbnb此举是担心俄罗斯新颁布的有关现金支付的法律条款,有可能对其在俄罗斯的分支机构造成影响。

据介绍,俄罗斯新颁布的关于现金支付的新规将于7月1日生效,按规定,Airbnb旅客的现金支付数据必须交给俄罗斯的税务部门,这一规定也适用于大多数零售服务商。

有消息称,加拿大多伦多市政府正研究向Airbnb征收10%商业税的提议,税率高于4%的酒店税。据加拿大另类政策中心(CCPA)的一份报告称,多伦多13%的房东掌握了Airbnb上37%的出租单位,这些少数房东赚了Airbnb出租收入的46%。

早前,多伦多市酒店行业的代表已经投诉,少数人把私人住宅当作酒店做生意,却不缴纳商业税,以及不受到像酒店一样的监管。

在澳大利亚,共享短租一直游离在法律边缘。合法运营的民宿一般都需要持有经营执照;提供膳食,要持有卫生许可证;如果提供酒类饮品,还需要额外的酒牌。

随着税务部门的严查,短租预订网站也开始配合政府的要求,在房源注册时,会有跳转到税务部门网站的链接;在监管中,也会敦促未登记的房东,尽快在税务部门注册和缴税。

在Airbnb的总部所在地旧金山,当地市政府曾在2016年6月宣布,Airbnb房东需要向旧金山市政府注册登记,否则处以每天1000美元的罚款。

随后的10月,纽约州签署了一项法案,规定将整套房屋出租30天以下的行为视为违法。法案规定,首次违法将被罚1000美元,再犯将面临5000和7500美元的处罚。

据悉,该法案是2010年一项法案的修订版,短租在纽约州自2010年以来就是违法行为,只不过没有明文规定处罚力度。另外,根据法案的规定,租客与房东同住不在处罚之列。

在欧洲,伦敦、阿姆斯特丹、巴塞罗那等多地,当地酒店行业也在起诉共享短租,称其破坏当地的市场规则。

不过,欧盟委员会在2016年出台了《分享经济欧洲议程》,引导各成员国破除法律政策限制,推动分享经济在欧盟的长远发展。英国也宣布要打造成分享经济的全球中心,并在政策上予以鼓励支持。

2017年7月,马来西亚宣布将对入境外国人住酒店征收“旅游税”,不分酒店星级,外国人入住每间客房每晚一律将被征收10林吉特(约合15.8元人民币)的旅游税。这项规定预计将在今年下半年施行。

分析人士指出,这项举措或将促使更多游客光顾Airbnb及小型民宿。

监管的影响

从几个重要的共享短租市场的现行政策中,不难发现,不少国家和城市的监管着眼点在于:所出租的房屋是自住房,还是非自住房,是整套房屋出租,还是单独房间出租。

自住房在向当地政府进行工商备案和税务登记后,即可实现正常经营。而非自住房、整套出租的房屋,因为涉及规模化的商业经营,与酒店形成竞争,而被当地酒店行业所抵制。在许多国家和城市的政策中,也明确规定这类房源属于非法经营。

以Airbnb为例,为了做IPO前准备,Airbnb正主动寻求共享短租合法化,积极配合当地城市的法律,比如在纽约和旧金山,Airbnb提出了“One Host,One Home”政策,进一步约束非自住房在平台出租。

另外,Airbnb在拓展新的城市时,也一直强调“我们要支付税收”,在与房东签订的合同中也指明当地法律条文,确保房东遵守所有的法律。但还是有批评人士认为,Airbnb并没有让房东更容易地了解这些法律。

监管的另一个焦点,是租赁期的长短。新加坡的私人住宅租赁期不得低于6个月,日本民宿的租赁期不得超过180天。根据Airbnb的研究显示,在洛杉矶,一个住宅单位一年内需要出租177天,才可能比长租更赚钱。

在这样的监管下,Airbnb很难不受影响,最直接的表现就是预订量。根据瑞银最近的一份报告显示,Airbnb在全球的房源和预订增幅,与一年前相比要低得多。在监管机构颁布更严格法律的纽约和巴塞罗那,两个城市可供预订的房源数量在2017年2月份下降了约10%。

为了适应日渐收紧的政策环境,也为了能与310亿美元的估值相匹配,Airbnb正在努力开拓Trips、luxury、餐饮、机票等多元化业务,朝OTA的商业模式迈进。至少,目前Airbnb已经把Trips、luxury、China三块业务,放到了与Home对等的位置。

Brian Chesky 的 Twitter 截图

就在前两天,Airbnb的创始人兼CEO Brian Chesky 在他Twitter上透露:从2016年11月开始,Airbnb平台上就可以预订精品酒店了,目前,可供预订的精品酒店已经有1.5万家。

国内的思考

相比国外的政策而言,国内关于共享短租的政策空间,宽松不少。

至少,作为“分享经济”的旗手,共享短租在宏观政策层面是受国家鼓励的。2015年7月,国务院就提出要放宽在线短租、旅游租车等“互联网+”新业态准入和经营许可。

2016年2月下旬,国家发改委等10部委制定了《关于促进绿色消费的指导意见》,鼓励发展共享经济,意见中提出“有序发展网络预约拼车、自有车辆租赁、民宿出租、旧物交换利用等,创新监管方式,完善信用体系”,但目前这一块仍属于法律空白地带。

不过随着2016年10月起,全国各地网约车新政陆续出台和实施,更为严格的网约车准入和监管政策,也让大家对“师出同门”的共享短租的政策前景,蒙上了一丝阴影。

在国内共享短租政策尚不明朗之际,共享短租又遭遇了一系列信誉和安全危机。2016年12月发生的“上戏学生毁房”事件,2017年3月发生的“12房客毁房”事件,以及房源被小区业主投诉,房东被拘留等问题层出不穷。

再加上中国的共享短租是由占很大比例的二房东在经营,偏离了“分享经济”理念,而是往规模化、商业化经营的方向发展。长此下去,短租与酒店的竞争不可避免,诸多来自外界的压力,以及共享短租自身职能的缺失,势必加速其合法化,各方面政策也将明朗。

但共享短租也可能因此陷入到行业洗牌的阵痛中去。或许可以从这样的角度去思考,Airbnb与酒店业、监管机构的博弈手段,是否对国内共享短租业同样有借鉴意义?

推荐阅读

点击下方图片即可阅读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