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聊聊 | 有多少黑名单,曾互道晚安

“我把他拉黑了”,闺蜜打电话给我。

“恩,眼不见心不烦”我说。

其实我也挺无奈了,可以说我是见证了他们一路的曲折感情史。

从初二那个懵懂的中学时代到大二开始为生存烦恼。

这7年来,这一次,是他们第4次分手。

第一次,初二,在一起三月个,因为影响到了成绩选择分手。

第二次,高一,在一起四个月,因为异校和学业问题选择分手。

第三次,大一,在一起两周,因为感觉不对而分手。

第四次,大二,在一起两个月,因为女方觉得男方并不喜欢自己了而分手。

在《前度》这部电影的开头,周怡问:

分手的人还能当朋友吗?

要我说,分手后可以做朋友,但请别再做回情侣了。

你真的消耗不起。

然而他不仅是她的前任,还是她的前前任,还是她的前前前任……

我看到过他们中学时代互换日记本的那种生涩的喜悦。

也见过他们高中时代牵着手大步走在马路上的甜蜜。

还见过他们大学时,在KTV里熟练的热吻。

他们之前的每一次分手都互删了彼此的联系方式,然后再加回。

第一次,我闺蜜还挺开心地和我说,现在好好学习,等我们中考结束后继续在一起。

第二次,我闺蜜眼里还是充满着希望,说我们要同一个大学。现在都努力学习。不联系彼此。

第三次,我看到了她的忧伤,她说,或许我们还不够了解彼此吧。

第四次,她嚎啕大哭。

我能感觉得到他们的分手一次比一次更痛,更剧烈。

我闺蜜说,这回不删了,拉黑吧,不然总想着他会再把我加回来。

以前总觉得,黑名单都是来放那些整天发广告的人。

现在发现原来它还用来放曾最爱的人。

不能相濡以沫,为什么还不能让我体面地相忘于江湖呢?

忘(zuo)!忘(bu)!忘(dao)!

拉黑,与其说是告别了那个他,不如说是逼迫自己忘记他。

一段关系结束后,最过不去的坎并不是分手本身,而是回忆。

之前,我朋友逛街的时候遇到了我初恋,当时我是彻底释怀了。

所以在朋友的挑逗下,大声的叫了声他的名字,和他开心的打了声招呼。

事后,我们的一个共同朋友来找到我说,你是不是把XXX(我初恋)拉黑了。

后来我想起来还真是。

和他分手的那段时间,真的挺难受。

我总是不断地翻我们之前的聊天记录,他曾在我聊天框里置顶的那个位置。

这个聊天窗口一度是我每天满心欢喜地打开微信的理由。

因为这里面藏着很多甜到融化的情话,还藏着那个我深爱的他。

是呀,我们曾经那么开心,他曾说我们会有大大的房子。

只是后来,所有的回忆都成了一根刺,扎进我的心,嘲笑我的天真。

只是分手的理由有一万种,最难受的是还爱着的那个。

是我不够勇敢,不能做到说放就放。

所以我选择拉黑,不给自己任何机会去回忆。

多少黑名单,曾互道晚安。

多少再也不见,也曾天天想念。

我想每个人,在没有安定下来的时候,都会遇到这样那样形形色色的人与事情。

那些扬言要陪你走完一生的人,走到半路就走丢了。

那些夸下海口说爱你宠你一直都在的人,也爱着爱着就不见。

既然爱不在了,那你也不要躺在我的好友列表里了吧!

因为我不想滑动微信界面的手有过片刻的震颤。

无论你的黑名单里是否躺有曾经的阳光,但温暖走的时候,我希望我们能有能力给自己取暖。

ps:

梵高在写给弟弟提奥的信中,有一句说的是,你叫什么名字,从你叫什么名字开始,后来有了一切。

当我们第一次遇到他的时候,我们并不知道后来会发生什么,到后来一切都发生了,我们也回到开始,去篡改什么,你们呢,有什么黑名单的故事,欢迎留言

谁娶了多愁善感的你,谁就倒霉到底

女人三十岁后,应该过更节制的生活

过的比你好的女人,赢在哪儿了

投稿 - editor@chinasunmedia.com

合作- hezuo@chinasunmedia.com 

— END —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