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 从零厨艺到中餐小能手,她在国外也能做到!

每天上班下班两点一线,兴趣爱好是下厨房做做饭,偶尔有假期会出门去逛逛吃吃。我满足于这简单的小幸福。

——乜乜乜乜

乜乜乜乜(以下简称乜乜)是一位定居在德国的厨友。现在居住在一个名叫埃森(Essen)的城市里,很巧的是在德语里“吃”是 “essen”,“食物”是 “Essen” 。

周末埃森大学的集市

埃森属于德国的传统老工业区,城市相对老旧,可以说是“以丑闻名”的地区了。所以当乜乜告诉自己的德国朋友自己即将移居埃森的时候,朋友们都一脸惊讶。

“那为什么要搬去鲁尔区呢?”

“听说鲁尔区吃的好,离荷兰很近,周末都可以去荷兰买海鲜买菜。”

麻辣小龙虾

零厨艺少女遇上吃货男友,开启厨艺大门

以前的乜乜可不是这样一个挑剔吃食的人。虽然乜乜一直吃不惯德国的食物,但对于乜乜来说,即使是只有烫青菜配一碗白米饭,也足够对付一餐了。理论上来说,这样的乜乜应该是学不会做饭的,谁知道乜乜遇上了同样来自中国的吃货男友络腮胡。

乜乜和络腮胡是在德国读书期间认识的,他们俩攻读的税法专业全班只有两个中国人。德国留学的淘汰率相对较高,两年期的语言签证走淘汰一批,读大学期间淘汰一批,一直坚持到毕业还是挺不容易的。乜乜和络腮胡那时候天天一起上课一起吃饭,形影不离。

蒜子田鸡

身处异乡的留学生们时常会聚在一起做点中式家常菜吃,乜乜和络腮胡都是常年蹭饭的那一类。在一起很久以后的某一天,络腮胡忽然间说起,“我竟然从来没有吃过你做的饭唉!”乜乜自此开始了下厨之旅,并且一发不可收拾。

乜乜现在回想起来,总觉得络腮胡是有组织有预谋的策划了这一切。无论乜乜做什么,络腮胡都说太好吃了太好吃了,就这样把乜乜一步步推向了厨房的深渊。到如今,络腮胡已经控制不住乜乜做饭的洪荒之力了。有时候,面对乜乜做出来的各种食物,络腮胡会说,“要不送点给别人吃?”

干烧青椒鸡

最开始学做菜的时候,乜乜一般就直接用搜索引擎检索菜谱。一次偶然的机会搜到了下厨房,简约清新的界面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乜乜至今仍记得自己在下厨房关注的第一个厨友 @下厨房的阿布,阿布的作品图看上去都特别诱人。乜乜说,在国外的日子里,光是看阿布的图,都能吃下一碗白饭。

宫保虾球

从那之后,乜乜基本都是在下厨房寻找菜谱,也通过下厨房认识了许多好朋友,一起说说下厨的经验技巧,也会聊聊生活中的趣事。乜乜其实很想要参与各种厨友社的活动,认识更多的厨友们。可惜身在国外,乜乜虽然也认识几个同在德国的厨友,可惜大家都在不同城市见一面并不容易。

蓑衣黄瓜

后来开始了职场生活,工作日里乜乜每天都忙得团团转,回到家也只是简单弄点饭吃。所以乜乜特别期待周末的到来,有的时候甚至比平常上班醒得更早。因为只有到了周末,乜乜才能打开下厨房,翻翻喜欢的菜谱,好好做一桌饭菜来犒赏自己。

豆花鱼

做菜最大的瓶颈?没有食材!

打开乜乜的厨房主页,满眼都是各种色泽诱人的中式菜品:浓香诱人的黄焖鸡、麻辣鲜香的小龙虾、酸辣爽脆的蓑衣黄瓜……要知道在国外,想要买到中式菜肴所需的各种食材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乜乜的厨艺道路成长史里,除了厨艺的精进过程,还有很大一部分是在与食材作斗争的血泪史。

黄焖鸡

乜乜日常会去采购食材的店铺可以分为三类:德国超市、亚洲超市和“土店”。在这其中,乜乜最喜欢去的就是“土店”,土店”其实就是土耳其人开的店,里面的牛羊肉没有过多的腥味,还会有各种各样的水果蔬菜,枇杷、马齿苋、洋姜等等。有一次乜乜甚至在土店里找到了青蒜。去鲁尔区的各种周末市场时,乜乜也会特地去看一看土耳其人的摊子上有什么便宜又新鲜的食材。

吃着碗里望着锅里的红烧肉

其次是亚洲超市,大城市和小城市之间也有一定的差异。小城市里的亚洲超市能买到一些基础的中式调料,而大城市的亚洲超市则会有更多样丰富的食材可供选择。

德国超市对于乜乜这样的中餐爱好者来说,可逛度就比较低了。一般只能买买日用品和一些常见的蔬果。不同于国内的菜市场一年四季都会有丰富多样的蔬果,德国通常都只有当季的蔬果贩卖。所以看到喜欢的蔬果上市,乜乜就会抓紧一切机会买回来吃。就比如最近的七八月是玉米季,金黄香甜的煮玉米吃完这一季,就要等上一年才能再相见了。

当季的玉米

为了丰富自己的餐桌,乜乜有时候还会亲自驱车去获取食材。开车去荷兰的海边捡生蚝、钓螃蟹,冬天去捡栗子回来用烤箱做成热乎乎的糖炒栗子。

在荷兰捡生蚝吃

在荷兰用鸡腿钓螃蟹

用钓的螃蟹做的秘制香辣蟹

乜乜说,虽然虽然大部分的外国人不会去采摘地里的野菜,但在德国也有热爱食物采集的吃货们。他们建立了一个名叫 mundraub 的网站上面记录着大家收集的能采摘各种能吃的水果坚果、蔬菜、香草等等的坐标。

捡栗子烤着吃

这个网站成为了乜乜获取食材的重要信息来源。她曾经顺着这个网站上记录的坐标,去了一个岛上找野韭菜。隔着三条街就闻到了韭菜味,顺着味道摸索而去,乜乜见到了有生以来最大的一片野韭菜地,足足有几个足球场那么大,密密麻麻的野韭菜让人无从下脚。

一大片野韭菜地

愉快地收割了大把的韭菜之后,回家开始了韭菜盛宴:韭菜饺子、烤韭菜、韭菜炒大虾、凉拌春韭,各种做法来一遍,一直吃到爽。乜乜说,这种野韭菜看着与国内的韭菜差别甚大,但是味道却是一样一样的!

烤韭菜配宝贵的贵州辣椒粉

为了吃上想念的食物,乜乜还学会了在家自制食材。自制豆腐、自制腊肠都算是基础技能了,后来还慢慢学会了自制咸鸭蛋、自制凉皮、自制刀削面等高阶技能。

自制咸鸭蛋

如果这样都无法获得满意的食材,乜乜还有最后一招,从国内背回来咯。乜乜每次回国都会背回来各种各样的食材,这其中有辣椒、花椒等基础调料,香菇、木耳之类的干货,酱板鸭、烤冷面这样的食材,还有中式砂锅等厨具。

从国内背来的砂锅做腊味煲仔饭

乜乜带着大量食材过海关而不从被查的秘诀竟然是“积攒人品”。乜乜说,热心帮助身边的大爷大妈搬运箱子,能够有效的拖延时间,错峰出关就能躲过海关的密集检查啦。听说国内最近出了速食米粉、面条甚至还有懒人火锅,乜乜已经迫不及待地开始构思下次要背什么回来了。

顺利过关的湖南酱板鸭

中国菜,是爱,是乡愁,是幸福感

乜乜制作的这些美味中餐,不仅仅满足了她和络腮胡的中国胃,更抚慰了他们那群同在异乡生活的朋友们。

在乜乜还没有正式入职之前,曾经天天给络腮胡做便当。过了一段时间,络腮胡就不情愿带了,问他原因,络腮胡一脸委屈。每次吃午饭的时候,周围的而中国同事都会眼巴巴的看着他,所以络腮胡的便当都是跟别人一起分享着吃完的。有一次乜乜做了烤鸭和薄饼,虽然只有一人份的量,结果络腮胡发回的午餐图里,足足有五个人围坐在一起,分享着巴掌大的便当盒里装着的美味。

酱香鸭掌

还有一次,乜乜带了自制的凉皮去参加了朋友组织的聚会。那种久违的家乡味道,唤醒了所有人的味蕾,很快就被一抢而空。那场聚会的组织者捧着最后一碗凉皮一边吃一边感叹道,“你的凉皮怎么才能做得跟国内的一模一样啊,我以为就是平常在这边能吃到的味道很一般的那种凉皮啊。”

被朋友一抢而空的自制凉皮

有空的时候,乜乜会做上一桌好菜,喊上小伙伴们一起来家里做客,甚至会有小伙伴专门带上饭盒来打包聚餐剩下的餐点。很多小伙伴在吃过乜乜做的饭菜之后,还一直念念不忘,总是跟乜乜说有机会要再吃一次。

家中聚会时的常态

对于为什么选择定居德国,乜乜是这样回答的。最初选择来德国读书,只是单纯的想要出国看看。刚来这边的时候,人生地不熟的乜乜得到了很多来自陌生人的帮助。这些看似微小却无比暖心的举动,让乜乜喜欢上了德国,觉得在这里留下来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后来,在这里遇到了络腮胡,而两人所攻读的税法专业也更适合留在德国找工作,就自然而然地留下了。

酸辣土豆丝

说起与络腮胡日常趣事,乜乜一副又好气又好笑的样子。“他去买东西的时候,大概没有在思考吧。”络腮胡经常很高兴地跟乜乜说,“你看我给你买了啥好东西~”想要买猪肝给乜乜补血,结果乜乜发现买回来的是猪肺。乜乜说喜欢吃蓝莓,络腮胡居然买了 1kg 装的蓝莓回家。买菜的时候,络腮胡有没有在思考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一定带上了对于乜乜满满的爱。

络腮胡买的一公斤装的蓝莓

络腮胡虽然有点蠢萌,但乜乜说,络腮胡身上有一点很值得男生们学习。无论乜乜做出啥,他都敢吃下去并且说好吃;无论乜乜想买啥锅,他都是说买买买;无论他弄坏什么东西,都一副理直气壮地说,“你看,烧坏了更好看了”,“你看,摔坏了又能买新的了,不然都没地方放。” 

糖醋蓑衣樱桃萝卜

乜乜觉得自己的生活其实有点单调。每天上班下班两点一线,兴趣爱好是下厨房做做饭,偶尔有假期会出门去逛逛吃吃。

这样的生活,难道不就是很多人所向往的、简单而幸福的小日子吗?

点击阅读原文,在下厨房关注 @乜乜乜乜 。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