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奶奶

请点击上方蓝字 ↑【北大清华讲座】加关注,知识改变命运!

我的奶奶

我是奶奶养大的孩子,别人都说我长得像奶奶,大高个,翘下巴。奶奶在我六年级的时候去世,到如今已经16年了,我还是会时常想起她。

奶奶的头发是花白的,用两个小黑卡子把软软的头发往耳朵后面一卡,整个人就精神了。

奶奶的眼角是往下垂的,眼睛里是浑浊的,眼神不好的她,往往盯着一个地方看很久,仿佛时间都静止了。

奶奶的牙是假的,夜里假牙会躺在杯中的水里,而奶奶嘴边的皱纹就聚拢了,笑着说话都听不懂了。

小时候睡在爷爷奶奶中间,夜好像很长。

有时,我把爷爷的半导体放在枕边,听评书和相声,第二天早上半导体还奄奄一息,乌拉乌拉的小声叫着。

有时,我跟奶奶比赛唱歌,一人唱一首,我唱太阳当空照,到而今却记不起奶奶唱的是什么。

有时,我跟奶奶聊天,奶奶说往后的日子就好了,我问“怎么叫好了”,奶奶说“楼上楼下,电灯电话”。我说“等我长大挣大钱了就给您安电话”,奶奶说“好,我等着。”我就把奶奶搂的更紧了。

有时,我什么都不说,用手卷她的头发,慢慢的就睡着了。

小时候吃爷爷奶奶做的饭,永远冒着热气。

有时,奶奶会做烙饼,面和的软软的,把面擀平放油放盐,最后擀成一个大圆,风风火火地往大锅里一放,来回翻几个,最后再用手揣几下才算圆满。

有时,奶奶会做片汤,面片抻的很薄,水哗哗的开着,奶奶不紧不慢的抻,有时她的汗滴在面案子上,砸出个小点,我把她眼睛前的头发别在耳后,看着她眉角的笑。

有时,爷爷瞧不上奶奶做的饭,自己炒俩菜。自留地割的嫩绿的韭菜配上鲜黄的鸡蛋,爷爷和奶奶会喝上二两白的,我看着,他们俩的脸渐渐变红。

小时候的玩伴是爷爷奶奶,有梦不觉长。

有时,夏天响晴的晌午,奶奶会在炕上做针线活。冬天的棉被和棉衣,会拿出来翻新。黑线团和白线团躺在那儿,等待奶奶的指挥。奶奶拿着针在棉被上划一道印儿,然后按照印儿缝起来。什么时候需要认针了,我就派上用场了。屋外的知了叫着,阳光刺着眼,我趴在新被子上有肥皂水的香。

有时,不睡觉的晚上,我跟奶奶玩游戏。爷爷拿毛笔画的棋盘,拿塑胶做的棋子,我跟奶奶玩“五福”“大猪吃小猪”,昏黄的灯光下,我趴在炕上翘着脚,输了也不恼,只因奶奶很少赢我。

有时,赖在被窝的早上,爷爷会给我讲打仗的经历,会教我唱白毛女、东方红,奶奶在厨房叮叮当当嘟囔着还不起床。

……

奶奶走的时候最放心不下的是我,我知道。

当初的小丫头片子,而今已经长成大人模样,奶奶你知道吗?

作者简介

张爱华,装文艺的小愚儿

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本版编辑:阿姬哈

投稿事宜见左下角“阅读原文”

部分往期原创文章:

【原创】正儿八经肉贴膘

【原创】摔跤吧爸爸观影感受

相关文章推荐

Array

52数学能力测评线上二模开始

教育  2017-10-11 20:00

CFA三级视角下的金融世界

教育  2017-10-11 0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