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清迈 | 撸起衣袖!跟德国教书匠做精油!

在清迈的日子

总是醒来之后再安排新的一天要做什么

虽然毫无计划,但却绝对不会无聊

这座小城的人与事,

仿佛——天生就可以带给我惊喜

可能

这也是为什么

我会对她一见钟情的原因吧

1撸起袖子做精油

那天正在自家阳台上看着古城的景色发呆呢,然后突然想起来,手工纸店的老板Claus跟自己约了周六下午去他店里做精油。今天好像就是星期六。

清迈舒适的生活总是会让人忘了时间。

原本我还以为是Claus自己做,但去了之后却发现主角是他另外一个德国朋友。而且巧的是,居然就是我在土屋咖啡馆偶遇的老师Steven。所以他还没开始介绍,我们两个就相对笑了起来。

在清迈大学教地理测绘的Steven以前在老挝工作很多年,来了清迈后就一发不可收拾的爱上,工作也不要了,就安安稳稳的在这座小城当一个教书匠。

因为他很喜欢香茅和柠檬草的味道,所以就在自家后院种了很多。有时候太多了也会送朋友,后来还是太多,他就尝试着自己做精油。为了这个,他还特地从德国定制了一套器材回来。说这个材质比较好,做的时候能获取更多精油。

将底部的桶里塞满柠檬草或者香茅之后,打开炉子加热底部的水,通过蒸汽带出植物油,顶部放有冷水,为了让蒸汽迅速冷却,然后从这个长长的管子流到我们准备好的瓶子里。

但一般一个小时的等待也只能得到这么一点点,大概只有5ml这样。

我们将顶部的精油取出后装瓶,贴上种类和提取日期。瓶子里剩下的液体我们就装进小喷壶里当驱蚊水,超级好用,闻起来特别清新。

劳动完成后还有浓郁的黑咖啡配甜甜的蛋糕,三个人坐在Claus的店里看着门外清迈的艳阳,聊起了法兰克福的种种。

2VIP包场看展览

说起这个故事怎么又要提起土屋咖啡馆,因为清迈大学艺术中心就在它的旁边。

认识艺术家ra的时候是在朋友的艺廊,他一进门和我打招呼,我以为就是礼貌的say hi,然后就继续回到自己的书里。直到我准备离开的时候,他才又搭上话说他以前见过我。然后越来越多的聊起来,直到朋友要打烊,把我们赶去吃饭。

记得那天是周六,他告诉我说他的一组作品正在清迈大学艺术中心展出,但是周一就闭馆了。周日他带我去的时候,我还以为他确认过了今天是最后一天,谁知道他叫上展厅的管理员特地来给我们开门开灯,顺便还让管理员给我当起了讲解。

我最喜欢的一组作品是ra朋友的,她将父亲离世前留下的乐谱都好好留着。虽然自己不会演奏,但每一首曲子,她看着看着,画面就会在脑海里浮现。于是她把这些画面都画在爸爸陈年泛黄的乐谱上。

这组作品明明是和音乐有关的,但却是无声的,是她献给父亲的乐章。

ra的作品在展厅尽头,占了一整面墙。是用活鱼拓印的图画,这组作品已经被当地的一个画廊收藏了。创作的初衷也很简单,只是因为他去市集的时候,发现这些活蹦乱跳的鱼只卖20泰铢一公斤,生命变得那么廉价。于是他就只是想帮助它们留下些什么。

3跟泰国妈妈做顿泰北菜

人在异乡生活,最喜欢有朋自远方来,然后正好和当时入住的房客组成一团,大家风风火火的杀去当地朋友家里做泰菜。

市集里卖干鱼的妇女,她的男人和孩子就躺在身边的地上休息,她挥舞着套在棍子上的塑料袋帮他们和鱼赶苍蝇。那画面让我觉得好美,在得到她的同意给她拍照的时候,她很羞涩的笑着。

位于萍河边,美国领事馆旁的孟买市场一直都是我的最爱,可以买到最新鲜的食材,水果种类也很丰富,价格也便宜。

朋友家在古城郊外二十分钟车程的地方,位于一条小小道路的尽头,巨大的院子里种满了果树。大家忍不住的打趣说他是地主,但那种一伸手就有龙眼摘着吃的感觉真的好棒。

大家齐心协力准备食材,等着妈妈下班回来给我们下厨。

我们仍在厨房里忙得热火朝天的时候,外婆已经开始了每晚准时的晚祷。我们趴在门口仔细听着,一句也听不懂,但却觉得很动容。

泰北口味的冬阴功汤,家常菜“gao pao ”,还有白米粉配鸡血西红柿卤,泰国人叫“ka nong jin ”。(抱歉,我的三脚猫泰语不知道怎么写这几个菜的名字。)

忙完坐下来吃饭的时候,窗外正狂风骤起,一副大暴雨即将来临的样子。而我们却在室内吃着自己亲手煮的泰北食物,喝着朋友自己酿的梅子酒,天南海北的聊了起来。


- E N D -

特约撰稿人 | SAPANA

所有配图  源自作者

清迈TIMES  原创文章

欢迎转发 转载请标明出处

微信公众号ID: chiangmai_times

   投稿邮箱: chiangmaitimes@126.com

长按二维码 关注TIMES君啦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