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 8 个人的创业公司,想把你二手书的问题给解决了

摘要:和以往涉足二手书交易的互联网产品都不太一样,「多抓鱼」提供了统一的审核、定价、消毒和再包装服务。

déjà vu,法语单词「既视感」,中文译作「似曾相识」。线上二手书店「多抓鱼」的名字由此而来。「你去逛一个二手店的时候,不会像在新品商店里,说这个东西我需要,而是经常说,这个东西跟我有缘。」多抓鱼的创始人魏颖这样解释道。

当你想卖掉家里囤积的旧书,只需要打开「多抓鱼」,扫描 ISBN 码后,等待顺丰快递员上门收书即可,经过多抓鱼经过审核后,你就能得到卖书钱了。同时,多抓鱼还为买书用户提供统一的翻新、消毒和再包装服务,买卖双方还可以通过「鱼邮」互动。

这是一个刚刚上线两个月、目前只在京沪两地运营的项目,团队仅有 8 人,多为知乎、豆瓣前员工。

打开多抓鱼的商店界面,一股知乎气质的豆瓣酱风味扑面而来。

魏颖同意一个观点,「一家书店的气质是通过它不卖什么书来决定的」。在买卖条例中,多抓鱼只收人文、商业、生活、科技四个类目的二手书,并明确拒绝应试教辅、厚黑学等类别,过脏、过旧的书也不在收购的范围。「目前的用户,和豆瓣影音书用户的重合率还是很大,但也天生地吸引了一些文化圈的人,比如蒋方舟、陈楸帆等等。」魏颖说。

目前,在线下实体书店的销售中,教辅类图书仍然是码洋比重最大的垂直品类。但多抓鱼认为,前期需要通过牢牢抓住自己熟悉的那一群人来营造社区感。魏颖认为,「所有的 C2C 平台本质上都是社区,是信任让交易流通,但最终还是用户贡献内容(商品)决定产品的调性」。

收购和卖出价则根据图书种类不同有所变化。进口书以 3 折收,5 折卖;大陆图书以 0.5、1、2 折收,3 折卖。

团队在定价方面的考量是:「京东图书售价的平均折扣在 6.8 折左右。我们希望能低于京东售价的一半,大家就取了三折,保证毛利和净利在 50%-60% 之间,但我们未来会根据新品价格、市场供需和书的品相来做动态定价」。

业务发展很快。三个月前,他们还只拥有一群 20 人左右的种子用户。而目前的日吞吐量已达到 1000 本左右,周销售额增长率接近 150%,数字几乎每天都在变化中。

「现在来看动销很好,上周卖书日均 512 本,买书日均 470 本,最高的一天卖出去了七八百本,复购率达 40%。」多抓鱼的公关李婵对极客公园说。

告别二手书在潘家园的刻板印象

闲鱼、孔夫子、旧书街……和这些涉足二手书交易的互联网产品都不太一样,「多抓鱼」提供了统一的审核、定价、消毒和再包装服务。

「如果你家有很多书,其实是很难挂到豆瓣上一本一本去卖,或者是挂在闲鱼上面,等着人来砍价的。你要拍照片,还要答疑,这本书几成新、品相怎么样?然后好不容易有人买了一本,你还要给他包快递。其实我们是觉得这样的交易过程过于复杂了。」李婵说,「当订单量足够大的时候,平台就可以去集中承担交易的复杂性。」

如果多抓鱼不想把自己做成仓库的话,他们就得对很多类型的书说不。这类「复杂交易」的第一步,就是商品审核。

卖书的用户在扫完 ISBN 编码以后,将由机器完成第一道审核。04 年之前的书、7 年前的 iOS 编程、已被拉黑的「未经验证的基于个人主观经验的」技能指导类图书,都会在扫码时,直接显示「不在收购范围」。

「这个是我们自动化操作当中的一步,机审的规则会越来越复杂,随着我们人工摸索出更多规则之后,再教给机器。」

第二道则是人工审核,过于破损、污渍、老化、异味的书或者非法出版物也同样会被拒绝,这就比较依赖员工经验了。

二手交易能够流通,靠的是买卖双方的「共赢」。李婵认为,「很多人对二手书的印象,是潘家园那种脏脏旧旧的二手书市,但在多抓鱼上卖出去的全新书其实非常多,对买书用户来说。

已经入库的二手书,出库前会进行再包装。

第二步:酒精消毒、砂纸清理污渍。

第三步:进入臭氧消毒机。

「我们只想吸引那些对于价格不敏感,但是对于自己的时间和效率非常珍惜,以及他不希望这个书被浪费,理念跟我们比较一致的用户。」魏颖告诉我们。

从「小而美」到「循环商店」

如果二手书店的生意不是文青「小而美的避世梦」,它能是什么?

你可能没有注意到的一个事实是,中国人正在重新变得爱逛书店。2014 年以前,国内的实体书店经历了一次倒闭潮,近五成线下书店相继传来关门的消息。随后,商业地产的复苏和以咖啡、文创销售为主的「第三空间」模式的兴起,带动了线下书店的回暖。

《2015 年图书零售市场报告》显示,2015 年,全国图书零售市场同比增长了 12.8%,社科、文学、艺术类书籍涨势明显。

以及,这么多年来,电子书也并没有干掉纸质书、吞掉整个图书市场。目前中国的出版业和整体书面价格都在上涨,去年的图书码洋的中位数是 55 元左右,纸质书的增长率甚至高过了电子书。

诞生于 2014 年的闲鱼也终于在去年开始起量。魏颖曾任闲鱼的市场总监,她认为这跟社会的信用体系的建立,以及资本寒冬下的消费观转变息息相关。

魏颖觉得,现在是时候了,也许可以在中国复现 BOOKOFF 模式(日本最大的二手书连锁店,以「簇新的二手书超市」闻名),但还需要克服水土不服的问题。

「在中国复现这一模式,环境差异是巨大的。我们觉得它应该是基于物流的,数据化的,社区化的。」她在公众号里写道。

BOOKOFF 能做成连锁,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日本的线下设施非常发达,国土小、人口密集。「但中国太广了,人口虽然集中在北京、上海,但地价非常的贵,如果不是为了情怀、真想赚钱的话,开一个店面是很不合算的。但我们的物流却非常的方便、便宜,而且可以通过互联网来解决库存、定价不透明的问题。」

多抓鱼创始人 魏颖 图/江湖边

规模化的关键则在于流程中剔除了多少「人」的部分。魏颖认为,所有跟动销和利润相关的东西,都不应该是人去拍脑子,包括选书、动态定价、自动化库房、包装和装箱等等。

「目前的阶段,最关键的就累计很多的 ISBN 的数据,就是这本书原价多少、有多少人需要、有多少人卖、动销如何、新品电商卖多少钱……然后我们去用机器做判断,动态定价应该如何定?当然前提是累积足够多的用户,覆盖面要广。但是具体来说,要从单本书上挣多少钱,其实我们现阶段不太在意。」

在魏颖的设想中,「循环商店」的理念未来可以在一切耐用品中起作用(比如二手家具),但前提一定是规模化:

「像这样的业务,只有它规模化了,不是一个小而美的东西,它才能真正的反作用于社会。因为中国的制造业经常会制造廉价的、临时的消费者,人们会去消费不太能经久耐用的东西。但事实上如果这些资源去真正用来做一些高价,但非常耐用的东西,不光是资源利用率,大家的生活体验都会变好。」 ■

本文由极客公园原创

转载联系 wangxue@geekpark.net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