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虹斌:为什么我旗帜鲜明地反对坐月子 | 有声

文 | 侯虹斌

7月9日,山东淄博一产妇在坐月子期间因中暑被送到医院,最后不治身亡。送医值班医生称,产妇来时穿的长裤长袖。“她家人说,因为是坐月子,怕落下什么病,就穿的厚一些。”家人曾解释,家里坚持不开风扇和空调,还让产妇盖着被子。

经过检查,产妇中暑的程度已属于热射病,她的心脏和肝脏均有不同程度损伤。她的体温高达40多度,心脏和肝脏都有不同程度损伤,最终没有抢救过来。

这真是一出悲剧。悲剧就在于,产妇不是因为无法救治的并发症所耽误的,而是在本应健康的情况下,活活被身边的亲人蠢死的。

每次听说到女人生孩子“一定要坐月子”,我就头疼。这种蠢事,为什么在今天还是一种非常普遍的现象呢?甚至有人开玩笑地说,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重中之重,“坐月子”应该申遗才对。

我相信,因为“坐月子”而导致产妇死亡的情况不会普遍,但因为“坐月子”没病搞出病的情况却不罕见。先说明一下,这里指的“坐月子”,不是指身体尚未复原、多加休息,而是有明确含义的:包括一个月不能洗头,不能吃含有盐的食物,不能出门,不能见风,不能刷牙,能躺着就不要坐着,能坐着就不许站着;更极端的还有不能洗澡、不能沾水、不能洗下身、一直卧在床上……有的,连刚出生的婴儿也陪着各种遭罪。

而那些还来不及恢复身体的产妇,不得不自我禁锢在病床上,不仅没个人自由,也不允许保持基本的个人卫生,直至各种感染、抵抗力低下,造成身体的真正毛病。

我认为,传统意义上的“坐月子”,百害而无一利,没有任何价值。随便举几个微博上医生就此事的评论:

微博大V@急诊科女科人于莺:“(产妇坐月子)大热天除了中暑之外,更多的是产褥感染。原先我还接诊过深静脉血栓,感染性心内膜炎的产妇,最终也是不治。”

@医生妈妈欧茜:“大热天接诊过被捂得全身脓疱疮的新生儿。更绝的是产妇穿着冬天的长睡衣,头上包着一张印着红双囍的枕巾做头巾。即便戴着口罩,我也差点没被她散发出的汗味和恶臭熏倒。”

@画眉蓉蓉:“ 作为一名口腔科医生,一看到二三十岁因为全口牙龈肿痛出血来就诊的女性,不用问就知道是在坐月子没刷牙来的,准确率百分之九十!”

急诊科女科人于莺更明确地说:“坐月子这个词就应该消失的一干二净才对。”

然而,你以为只有愚昧的老人才会信这一套吗?当然不是。每次有人否定“坐月子”时,都会有一群并没有老到不会用微博的人,在下面说:“传统怎么能轻易否定?”“难道要女人一生完就下地上班?”“几千年都这么过来的,一定有它的道理。”……

关于“坐月子”的争论,也是一个月经帖。每当外国明星或中国明星生完孩子,一两天就神采奕奕地出院、穿着裙子、微笑着站在风中向记者们打招呼的时候,这个话题就会翻起来。他们甚至得出这个明星是代孕、那个明星是代孕的结论,理由是“她身体恢复得这么快,怎么可能?”

为什么外国人无需坐月子而中国人非要坐月子?他们给出的解释是:“中外体质不一样”。这话是说,中国人身体就是天生的差吗?既然这样,那民国时中国被人说是“东亚病夫”为什么又那么愤怒、还要拼命地洗刷?为什么好不容易证明了中国人体质不弱、中国还拿了奥运会金牌数世界第一,现在,这么多人反倒忙不迭地把“东亚病夫”的帽子戴回去?

▲凯特王妃产后仅十小时,就在公众面前亮相

我不这么认为;我不认为中国人是东亚病夫,相信中外的体质并没有天生的不同;认为中国人体质差的,那只代表说话的人,不代表我,也不代表所有人。

支持“坐月子”的人,最爱说的就是:哎呀,你没坐月子,等你老了就知道生病了。我就奇怪了,到底有什么病菌或病毒,能潜伏四五十年才发作?发作出来到底是什么症状?这应该够得上诺贝尔医学奖级别了吧。

到现在,我身边还有一些长辈或婶婶嫂嫂之类的远亲,对我说,就是因为月子没坐好,所以她现在脚后跟疼;就是因为月子没坐好,现在经常头疼;还说,坐月子期间肚子着了凉,现在老了就肠胃不好,还得了肠胃炎……

我很艰难地忍住笑:男人不生孩子,他们老了从来不得病吗?男人就没有脚后跟疼、头疼和肠胃炎吗?

反倒是不洗头、不洗澡、不刷牙、不清洁身体;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不敢动,得病的机率要大得多。即便没有严重疾病,这种“坐月子”方式,导致慢性病,免疫力低下,令身心疲惫的产妇更容易产后抑郁,可能性则很大。对孩子,也绝无好处。尚未享受初为人母的快乐,就先被这个陋习咬一轮——这不就是一个大型的反婚反育广告吗?

纵向来说,坐月子这个习惯是怎么来的?是因为古代年轻女子的家务特别繁重、地位特别低下,嫁到男方家族里,家中全都是她的长辈、她的主子(包括丈夫),她们低眉顺眼,战战兢兢。有且仅有,在她们刚生下孩子的短短时光里,可以受到重视,得到一些照顾和休息,享有劳动的豁免。她们刚从鬼门关上闯过来,坐月子难得的喘息,她们当然应该好好利用。

另一方面,古代生活条件差,卫生、保暖、营养都得不到保障,更不用谈消炎、手术这些现代医学手段了;她们不得不用最保守的方法来自保;包括不清洗、不挪动、以免触动伤口。然而,今天这些问题都基本不存在了。谁还真需要担心因为衣不裹体而冻坏了?谁还需要担心吃不饱饭了?

横向来比,为什么外国人生完孩子很快就可以下地,女明星们生娃一两天就可以漂漂亮亮地出门;而你们却不可以?我理解,这并不是因为普通女人反而更娇气,而是因为中国女性普遍没有锻炼的习惯,身体素质差,身体恢复也慢。

这不是中外体质差异,不是天生的,而是后天缺乏运动导致的体能太差。这种情况,该嚷嚷的不是说中国人“体质不同”,而是多引导大家锻炼,把体能提上去。

还有一点不得不提,中国的婴儿比较大,剖腹产比例高,也造成生产困难,产妇不得不多花时间来痊愈。以上海为例,近5年来,上海市新生婴儿的平均体重已从1998年的3147克上升至3740克,而新生婴儿体重在4500-4500克的竟占到了19%。超重对婴儿生长发育不利,而且,由于胎儿过大过重使产妇生产变得更加困难,与5年前相比,产妇的剖腹产增加了23%,孕妇生产日期比预产期平均提前了4.5天。

据专家长期临床实践认为,我国婴儿出生体重控制在3300克左右是比较科学的。在日本,婴儿出生体重一般控制在3000克左右,欧美等西方国家婴儿体重一般控制在3400克左右。

中国人个头相对较小,婴儿反而超大,难道也是“体质”吗?当然是爹妈的错。大概中国的饥饿与匮乏的记忆太长了,深受传统意识影响,很多长辈们拼命地要准妈妈狂吃,“一人吃两人份”,生怕胎儿营养不良,结果胎儿巨大,大大增加了生孩子的难度。即便孩子生下来了,他也要面对着一堆糖尿病、病态性肥胖和心血管疾病的潜在危险。

坐月子不必要,但科学而认真地对待孕期、产褥期,则是十分有必要的。

按理来说,“坐月子”这种破事,我以为显而易见是荒谬的,是不值得批判的。然而,在现实中我却发现,支持者多于反对者;有老人,更有年轻人;有男人,也有女人。一与这些人对话,他们就搬出“传统”来扣帽子:

流传了几千年的传统会错吗?你怎么这么自大?

这种不学无术的胶柱鼓瑟,实在很难说服我。他们还试图用农耕时代的习俗来主宰今天的生活。但要知道,以前的产妇和婴儿死亡率有多高!在古代,孕产妇死亡率高达1.5%,一个女人一生中通常要经历5~8次生产(方舟子);即便不用数据,凭最基本常识你也应该知道,现代医学之前,女性生育的死亡率是很高的。而现在呢?国家卫计委副主任马晓伟公布,2016年全国孕产妇死亡率下降到19.9/10万,婴儿死亡率、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分别下降到7.5‰和10.2‰(2017年全国妇幼健康工作会议),已接近发达国家水平。

没有道理放着好好的先进的医学和文明不用,却回过头来沿袭那些没医没药的时代的陋习。

还有,传统当中,女性是很难被当作人来看待的;她们被视为可用来生育的资源。传统针对产妇的习俗,也必须放在这一背景下来看待:它在乎的是女性的生育功能能否健全,而不是女性的身心是否健康。我不知道产妇的丈夫或公婆怎么想,但作为产妇本人,如果想好好当个人、好好活着的话,就要远离这一类“传统”。

【作者简介】 

侯虹斌 | 腾讯·大家专栏作者,历史小说作者。

【精华推荐】

《我的前半生》是“大奶教”的活标本

“霸道总裁”怎么就爱上“我”了?

全世界的直男癌联合起来了吗?

 ·END·  

大家 ∣ 思想流经之地

 微信ID:ipress  

洞见 · 价值 · 美感

※本微信号内容均为腾讯《大家》独家稿件,未经授权转载将追究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联系ipress@foxmail.com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