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被强奷致死,孩子被水烹,太惨了...

看保定方言视频|搜索:保定乡音

.

.

 这一场篮球

 

 

 “

 几日后。

  

 

 

 

 

 “

 不要怂,就是干!

  暴雨冰雹狂风呼啸的东明山上,看着赤红色火云夹杂着黑色妖风恶狠狠袭来,东明山群妖齐齐咆哮一声,顿时万众一心的涌上百丈悬崖,预备迎接惨烈残酷的肉搏近战。

  赤姐儿挥舞两柄锋利砍刀,口中喷出密密麻麻的银白色蛛丝,猪刚烈大蛇侯青狮王紧随其后,率着几百只妖怪怒目圆睁杀气腾腾,许知乎跳上电动车,左手电饭锅右手五柄菜刀……呃,算了,这么没面子的东西,还是先藏起来好了!

  转眼之间,红云黑风已经越来越近,如同怒海狂涛似的涌向东明山,即使仍然隔着数千丈距离,却已经能够清晰望见牛魔王的狰狞幻象,甚至都能感觉到他那如同鼓风般的恐怖呼吸声……

  被这种气势所震撼,东明山群妖不由得喘息急促起来,握着兵器的手掌都在冒汗。

  许知乎转过头,看着竭力保持平静却仍然微微颤抖的赤姐儿,突然笑了笑,轻轻握住她的纤手:“没事,没事,就算打不过,我还可以带你私奔的嘛……”

  “谁……谁要跟你私奔了?”赤姐儿忍不住翻翻好看的白眼,但是看着许知乎的可恶笑容,却又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心里宁静了许多。

  只不过,满脸绯红有些尴尬,她忍不住轻咳几声,转移话题似的仰起头,望着火云黑风呼啸而来:“唔,说起来,那头蠢牛虽然脑子不好使,但毕竟是人元巅峰修为,仅仅是大举压上来,就有这种惊人气势!”

  是吧,虽说有点涨他人威风灭自己志气,可是东明山群妖全都是直率性子,还真的忍不住连连点头——

  “就是,就是,你看那家伙卷着火云来的气势,真够吓人的!”

  “没错,还有他后面那些妖兵,不愧是训练有素杀气腾腾,看似分散开来毫无阵法可言,但彼此呼应速度快得惊人!”

  “岂止啊,看到牛魔王的浑身烈焰了么,这家伙几日不见,居然还学会了吞吐赤焰的法门,就算浑身上下都被烧焦了……等,等会儿,烧焦?”

  咦,情况好像有点不对?

  好吧,火云黑风确实已经到了东明山上空,赤焰火浪也在汹涌翻滚,可是从火海里冲出来的牛魔王和那些牛妖,居然焦头烂额浑身着火,狼狈不堪的左闪右躲,看起来不像是要一口吞了盘丝洞,反倒像是,像是……呃,像是在被人追杀?

  没错,确实是在被人追杀啊!

  刹那间,就看到数十道腾空而起的赤色火柱中,那位赤蛟真人一手搂着羞怒的桃花三娘子,一手举着火光翻腾的烈焰九阳印,满脸狰狞扭曲的咆哮追上来——

  “不知死活的牛妖,私自纵那小白脸坏了本尊好事不提,还敢三番二次调戏我家三娘子,真以为本尊不敢杀你么?”

  咆哮声轰然震动山脉,他举起那枚烈焰九阳印,穷凶极恶的当头砸落!

  轰鸣声中,顿时有无数三眼火鸦从印中尖鸣飞出,恶狠狠撞向牛魔王和那些牛妖,紧接着轰鸣自爆,轰得大半个天空都仿佛要被撕裂了!

  可怜那些牛妖修为低下,被这无穷无尽的火海疯狂焚烧,顿时浑身是火的狼狈逃窜,难怪他们刚才跑得那么快乐。

  牛魔王浑身儒袍都被烧成碎片,只能在火海里气急败坏的怪叫:“你哞的,老子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不就是调戏了那个小妞么,至于这样紧追着老子不放吗?”

  还敢说,桃花三娘子气得满脸通红,楚楚可怜的依偎在赤蛟真人怀里,眼眶湿红的指着牛魔王:“真人,您要为奴家作主啊,就是这头色迷迷的蠢牛,前次打晕了奴家想带回去当十六房夫人,这次又突然半路冒出来说什么再续前缘,要不是您来得及时,只怕奴家……呜呜呜!”

  什么都能忍,就是环保颜色的帽子不能忍!

  赤蛟真人看到三娘子那种梨花带雨的楚楚神情,更加怒不可遏暴跳如雷,当即催动烈焰九阳印,肆无忌惮的恶狠狠砸落,再砸落,再再砸落!

  火海席卷中,九阳印就仿佛一座熊熊燃烧的巨大火山,围绕着牛魔王狂轰乱炸,轰得火云升腾赤焰暴涨:“三娘子放心,本尊今日就替你出气,连带昨日的仇一起报了……蠢牛,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你哞的,老子不发威,真当我怕你啊!

  牛魔王被烧得浑身冒烟,也是打出真火来了,直接在火云中就地一滚,再度化为威风凛凛狰狞凶恶的……呃,奶牛!

  刹那间,仗着身躯巨大坚硬如钢,他直接奋开四蹄,迎着烈焰九阳印的轰击冲上去,一对金色牛角如同巨大利刃,居然撞得赤蛟真人都有些抵挡不住……

  呃……好像,没我们什么事了?

  盘丝洞外的空地上,赤姐儿和东明山群妖面面相觑,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等会儿,那头牛不是来抢亲的呢,怎么半路又跟人打起来了?

  “我好像知道了什么……”许知乎满脸古怪的摸摸下巴,只能感慨这世界还真小嘞。

  不用说,赤蛟真人肯定是听了桃花三娘子的通风报信,特意来十万妖山附近寻找偷蛇者,结果就那么巧,刚好半路碰上来抢亲的牛魔王,估计牛魔王看到桃花三娘子以后,又忍不住上去问约吗,然后……

  好吧,一句话,不作死就不会死!

  “等会儿,先别管他们怎么打起来的,我们现在要帮哪边?”古怪的气氛中,赤姐儿倒是终于想起一个关键问题。

  谁都不帮,我们负责不明真相的围观就行了!

  许知乎笑眯眯的打开山地包,拿出许多瓜子话梅分给大家:“来来来,趁他们还没发现,我们先找个地方看热闹……唔,话又说回来,哪里比较安全,视野又够好?”

  这个简单,赤姐儿早有预备,当即在盘丝洞前的一块大石上一拍,就听到咔擦几声轻响,大石突然很古怪的缓缓移开,露出下面的一条通道。

  不用提醒了,东明山群妖立刻跳了进去,还真的很神奇啊,这下面居然是个挖好的密室,而且不知道用了什么法术,居然只要抬起头,就能透过地面清晰看到半空中的景象。

  “呃,赤赤你挖了多久?”许知乎顿时肃然起敬了。

  “以前挖的啦,挖了好几年。”赤姐儿得意洋洋的只差摇尾巴了,“那时候,经常会有被骗的凯子过来找麻烦,我就挖了这样一个密室,还特意用妖术加固……看什么看,难道骗凯子犯法吗?”

  是在下输了,许知乎忍不住热泪盈眶,心道姐姐你到底骗了多少凯子啊。

  倒是这时候,几个妖怪抬起头,看了看空中还在乱战的赤蛟真人和牛魔王,还是忍不住有点担忧:“唔,看那两个家伙相爱相杀的样子,也不知道会打多久,两败俱伤倒是好了,就怕其中有一方获胜,又要来找我们盘丝洞的麻烦……”

  怕什么,猪刚烈大咧咧的一挥蹄子:“就算他们中的谁赢了,估计也是元气大伤,我们大家一起上……再说了,老许你不是刚刚得了五把菜刀法器吗?”

  对哦,许知乎差点忘了这个事,看了看自己怀里的五把菜刀。

  有道理,这五把菜刀穿越后就成了法器,又融合了先天剑丸的剑魂,从理论上来说应该会很强大才对,不过现在的问题是,到底要怎么使用呢,总不会让我抡着砍人吧?

  “试试看不就知道了?”赤姐儿想了想,不假思索的指着那五把菜刀,“来,知乎你试着集中注意力,把手放在封面上……没错,就是写着你是个好人的那个地方!”

  你妹啊,能不提这个吗?

  许知乎拼命翻白眼,倒是将信将疑按照赤姐儿的说法,深深呼吸抛开杂念,然后小心翼翼的将手按在菜刀上。

  刹那间,五把菜刀突然微微一颤,泛起亮眼的银白色光芒,一段文字仿佛有着自我意识,突然出现在许知乎的脑海中。

  “咦?”片刻之后,粗略读了读这段文字,许知乎突然满脸惊讶。

  “怎么了?难道不能用?”赤姐儿很好奇的看着他。

  “能用,绝对能用。”许知乎的表情真的很奇怪,“我就是在想,到时候用起来的时候,可能会有点……”

  “等等,你们看那!”就在这时,猪刚烈突然指着空中大呼一声。

  话音未落,就在这刹那间,半空中的激斗已经异变陡生!

  汹涌火光中,那位赤蛟真人狰狞咆哮,怒不可遏的手持赤焰九阳印,周身骨节乱响摇动身躯,刹那间周身火气汹涌喷发,再度化为半人半蛟的狰狞魔像,直接咆哮一声恶狠狠撞上来!

  轰然一声巨响,牛魔王浑身烈焰沸腾,终于抵挡不住的败下阵来,朝着盘丝洞这里慌忙逃窜:“你哞的,老子跟你什么仇什么怨,一定要追着我不放?”

  “给本尊去死吧!”赤蛟真人根本不想废话,直接带起数十丈的汹涌火光,如同巨大陨石似的俯冲而下。

  刹那间,就听得一声蛟龙般的长啸,他和那枚烈焰九阳印合二为一,化为一条张牙舞爪的赤色蛟龙,从后面杀气腾腾的追上来,顺势举起锋利如刀的前爪,朝着牛魔王后背恶狠狠一抓!

  嘶的一声,大块血肉四散飞溅,鲜血如同喷泉似的涌出!

  牛魔王满脸扭曲痛呼,终于失去平衡直接撞下来,问题是那么多地方可以撞,他居然就像装了卫星定位系统似的,直勾勾的撞向盘丝洞前的悬崖……

  “该死!”东明山群妖齐齐变色,要是让牛魔王撞中密室,只怕大家都会暴露。

  “守住洞口,我来!”危急时刻,许知乎突然一跃而起,驾着电动车呼啸冲出密室,顺手举起电饭锅砸过去。

  轰!

  腾空而起的电饭锅,迎面撞上俯冲而来的牛魔王,顿时同时倒飞出去!

  仿佛天崩地裂似的,整座东明山都在剧烈震动,恐怖如潮的气浪席卷而来,冲击得许知乎连人带电动车一起向后退开。

  这一刻,正在俯冲下来的赤蛟真人也好,浑身焦黑被乱石掩盖的牛魔王也好,突然同时愕然无语,就这样齐齐瞠目结舌的转过头望向——

  呃,这个时候,只要微笑,只要微笑就可以了!

  迎着他们的古怪目光,许知乎坐在电动车上,露出了很无辜很无辜的笑容,想了想又觉得亲和力不够,还很诚恳的举起手挥了挥——

  “嗨!你们打你们的,我就是刚好……我擦,路过也犯法吗?”

地方,吴建在心里狂喊。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