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沟对土地违法开展集中整治,真拆啊!

看保定方言视频|搜索:保定乡音

.

.

 这一场篮球

 

 

 “

 几日后。

  

 

 

 

 

 “喂,喂。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有没有搞错,这是什么个情况啊!”吴建看着眼前的事物说道。不自觉后背以被汗水浸湿。“窗前的“那些”果然只能称之为丧尸了啊”,看着窗外毫无目的缓缓移动的丧尸以及远处街头正在啃食什么东西的黑影。吴建心里不知道出现恐惧还是兴奋,这样想着一屁股坐在了附近的一个沙发上,扬起一阵灰尘。

  吴建深吸了几口气,用不大不小的声音说“总之!先冷静一下!我之前应该是在家里的电脑前的。那么这里是”这里是一个有点脏乱的小房间,一目了然,没有血迹,应该不用担心丧尸。“恩~,没有映象,外面的景物也没有。啧,有点麻烦了啊,哈!”吴建心里苦笑着站起了身:“恐怕没有时间在这里傻坐了,找一下有没有可以用的东西吧。”

  “”有没有搞错,找了半天居然在这种地方,吴建在心里狂喊。之前翻遍了房间都没有找到像样的东西,开始绝望的时候才在身上找到一把小刀和一把枪,还有五个弹夹。毕竟之前再怎么装冷静,还是会很紧张,导致一时没发现身上有东西。

  吴建重新坐回了沙发,开始整理思绪:“这算是初始装备吗?给我这些东西,我倒

 下了一整夜的鹅毛大雪,清早的东明山一片银装素裹,盘丝洞的门口都被积雪堵了大半,松林里的老房子更是到处白茫茫,连屋檐下面都结满了一排透明冰棱。

  清早的金色阳光下,一辆电动车拖着长长的青色云雾,从白雪皑皑的温泉上方呼啸掠过,沿途卷起纷飞的积雪,一只黑熊精差点被撞到脑袋,忍不住朝着远去的电动车挥舞熊掌,气急败坏的怪叫着:“混蛋,跑得这么快,你们赶着去投胎啊!”

  “抱歉,抱歉。”许知乎很无辜的回头道歉,又忍不住转过头,看看坐在自己后面的赤姐儿,以及像叠罗汉似的趴在赤姐儿背上的六个小萝莉。

  “左转,左转。”赤姐儿戴着一副借来的墨镜,望着远处反光厉害的雪地山坡,“穿过那个山坡,再往南开几里路,我们就能到东明湖的妖怪坊市了。”

  漂亮的古装红裙大美人,再配上现代感十足的墨镜,这画风还真够奇怪的。

  许知乎忍不住满脸古怪的挠挠头,轻轻拍了拍车座,电动车顿时再度腾云驾雾的冲出:“呃,去妖怪坊市就去妖怪坊市好了,为什么我还要严重超载的带上你们七个呢?”

  咳咳,说到这个,其实还要把时间往前推——

  昨晚和赤姐儿聊了一阵子,再加上接受了穿越的事实以后,他现在算是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了。

  是的,别管这个世界有多危险有多混乱,至少咱家目前的首要目标,就是要宅在东明山,逆天修行杀人夺宝登上最高……呸呸呸,不对,是混吃等死安心过自己的小日子!

  不过话又说回来,要达成混吃等死的目标,好像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啊,天知道外面那些大能什么时候会乱开地图炮,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作为一个根本不懂得修行的家伙,至少也得有个依仗才行。

  而说到依仗,毫无疑问,他现在最大的依仗,就是已经被炼制成法器的老房子和那些日常用品。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些奇怪法器的等阶和威力都很低,不过在东明山附近这一带,用来自保还是没问题的,只要别蠢得出去插旗拉仇恨就行。

  然而,现在摆在眼前的严峻问题是,像法器这种东西,无论是什么种类,都需要消耗灵气才能维持和催动……

  偏偏许知乎本身不懂修行,所以目前只能靠着房子自动运转,从东明山灵脉中吸取灵气,不过很显然,这种吸取速度显然比不上消耗速度,以至于仅仅一天不到,房间墙壁上的灵气脉络都暗淡了不少。

  正因如此,今天早上再去盘丝洞拜访的时候,许知乎特意送了一面化妆镜给赤姐儿,然后趁着她心花怒放,旁敲侧击的问起要如何快速获得灵气。

  结果嘛,漂亮的红裙美人儿,当时正在喜滋滋的研究化妆镜,听到这问题以后连想都没想,直接就脱口而出——

  “灵石啊!如果你想快速获得灵气的话,去抢灵石就对啦!”

  还真是简单粗暴,许知乎听到抢这个字的时候,简直是满脑门冷汗,偏偏赤姐儿和六个小萝莉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就好像在讨论去菜市场买两斤猪肉……

  好在片刻之后,看着许知乎那种“你们堕落了”的眼神,赤姐儿总算悻悻的放下化妆镜:“好吧,好吧,不抢就不抢,那我们就做点小买卖去赚……嗯,我要没记错,好像附近的东明湖底有个妖怪坊市,刚好我也要去卖东西,不如一起啊?”

  这还差不多,许知乎很无语的擦擦冷汗,心道这建议倒是不错,虽说一时间想不到自己能做什么生意,不过先去妖坊看看也挺好,就当调查市场了。

  不过呢,穿越以后第一次出远门,为了安全考虑,他还是先精心准备了半个小时,特意往山地包里塞了一大堆防身用的日常法器,顺便说一句,这个山地包也被炼成了法器,有点类似于储物戒指,内部空间大到能装下两台电冰箱。

  再然后,当然就是骑上电动车出发了,不过这里出了点小状况——

  六个小萝莉从没见过这么新鲜的“坐骑”,看到以后纷纷举手要求试乘,而为了照顾她们,赤姐儿也半推半就的要求上车,所以到了最后,就变成了许知乎在前面开车,七个大小美人在后面叠罗汉,八人一车严重超载的开往东明湖……

  “汗,还好这里没有交警叔叔。”许知乎很无语的摸摸下巴,却又忍不住回头看。

  因为天气很冷,挤在后座上的六个小萝莉,全都穿着厚厚的棉袄,远远看过去就像六个色彩缤纷的圆滚滚小球。

  倒是挽着自己腰的赤姐儿,虽然现在天气冷得刺骨,却还是一身大红色的蛛丝罗裙,赤着一双雪白如玉的纤足,充分验证了美貌和耐寒之间的关联性。

  不仅如此,她今天还像那些波斯舞娘似的,露出一截柔软纤细的腰肢,雪白梨涡似的肚脐眼上,镶嵌着一枚银白的精致铃铛,寒风吹来的时候,铃铛轻盈摇晃,时不时的清脆作响。

  “哼哼,看傻了吧?”赤姐儿很得意的扬起天鹅玉颈,却又忍不住偷偷舒了口气,还好,还好,看来前几天不是伦家的美貌值下降,而是这家伙根本没注意到。

  “是是是,我想起了我养的那只傻猫……”许知乎一本正经的回答,然后抢在赤姐儿杏眼圆睁之前,立刻很明智的转移话题,“对了,那个妖怪坊市在哪,还没到吗?”

  “就在这里啊,你没看到吗?”赤姐儿反倒满脸古怪的看着他。

  “哪?”许知乎下意识的转头看看四周,结果几秒钟后,等他看清周围的环境,突然就很无语的张大嘴,“呃,你管这个,叫做……坊市?”

  好吧,也难怪他会有这种反应,实在是这所谓的坊市,无论怎么看都像……呃,菜市场?

  没有什么商铺,更别提什么茶馆酒楼了,其实就是在湖边整出一块平地,然后各种奇形怪状的妖怪全都聚集在这里,举着各种奇怪的东西大声吆喝叫卖,比如黑糊糊不知来历的药草,比如断了半截的长柄大刀,甚至还有什么破破烂烂的残本秘籍……

  最无语的是,这中间还有个仙风道骨的乌龟精,抓着旁边经过的一只野猪精,神秘兮兮的挤眉弄眼:“啧啧啧,这位,我看你骨骼清奇天赋出众,注定是要一统妖界……刚好,我这有本妖炎锻炼之法,乃是太古妖王传下的……喂喂喂,别走啊,五块灵石,只要五块灵石啊!”

  尼玛,这梗也太老了吧,许知乎看得泪流满面,心道我一定是走错地方了。

  没走错啊,赤姐儿倒是理直气壮:“你以为呢,我们妖族又不是那些修真者,还要讲什么排场,再说东明山这一带本来就很荒凉嘛,有个坊市就不错了。”

  说得也有道理啊,许知乎很感慨的擦擦冷汗,倒是这个时候,周围那些妖怪终于闻到了生人气,全都恶狠狠的转头望来:“混账,怎么会有个人族进来坊市,闻起来……唔,闻起来,好像很适合红烧啊!”

  汗一个,许知乎突然觉得自己可以考虑撤了,不过还没等他来得及闪人,赤姐儿就已经杏眼圆睁,没好气的瞪着四周:“全都拍飞,这是我,呃,我家的亲戚!”

  还别说,被赤姐儿这么气呼呼的瞪了一眼,周围那些妖怪立刻很识趣的散开了,当然也少不了暗自腹诽,蜘蛛精哪来的人类亲戚。

  “咦,赤赤你好像威信很高吗?”许知乎还真的有点肃然起敬了。

  “当然啦,当然啦。”紫紫她们六个听到这话,立刻就很自豪的举起小手,“姐姐的修为最高啦,而且还是东明山第一美人哦,方圆五百里都很有名!”

  “瞎说什么大实话!”赤姐儿心花怒放中,当然也还要矜持的谦虚几句,“咳咳,其实吧,虽说我确实可以靠脸吃饭,不过事实上,我更喜欢用实力和才华来吃饭……”

  节操呢,姐姐你的节操呢,许知乎对此表示很无语,眼看赤姐儿还要自赞一下美貌无双,赶紧转移话题:“啊,对了,说到坊市,赤赤你打算来这里卖什么?”

  这还用问吗?赤姐儿得意洋洋的眨眨眼睛,倒也不急着立刻叫卖,而是先从怀里拿出胭脂水粉。

  打扮了半天,她又对着那个刚得到的化妆镜,整了整稍微有些凌乱的发丝,这才心满意足的点点头,然后又拿出一张灯笼草编成的席子,小心翼翼的往地上一铺。

  “呃,你想干嘛?”许知乎突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赤姐儿已经整了整红裙罗衫,直接就在光天化日之下,楚楚可怜柔柔弱弱往草席上一跪,想了想觉得不对,赶紧拍拍额头,居然又不知从哪变出一口棺材,重重的搁在草席边上。

  天知道这棺材里有什么,只不过下一刻,六个小萝莉突然就眼眶湿红,集体扑在赤姐儿身上,很整齐的放声大哭起来——

  “呜呜呜!卖身葬夫,卖身葬夫啦,东明山第一美人,新鲜出炉卖身葬夫啦……买一送六,附赠六个可爱妹妹,只卖998灵石,只卖998,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

怎样,也只能上了。希望这是一个梦。”不过在段时间里,身体的各种感官都在述说一切都是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