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三虫,非爱一个不可,我的回答是跳蚤。这句话是鲁迅说的

朋友圈有个新习惯

把自己的不吐不快的观点

找一个大咖

挂在他的名下

最近

屡屡躺枪的是

鲁迅

(1881.9.25 ~1936.10.19)

不过

人们还算厚道

总会直接又跟上一句

“这句话不是我说的 ”

不过,今天要告诉你的一句话

它真的是鲁迅说的

夏天近了

将有三虫:蚤,蚊,蝇

假如有谁提出一个问题

问我三者之中,最爱什么

而且非爱一个不可

又不准像“青年必读书”那样的缴白卷的

我便只能回答道:跳蚤


最爱跳蚤

鲁迅是认真的——

跳蚤的来吮血

虽然可恶

而一声不响地就是一口,何等直接爽快

蚊子便不然了

一针叮进皮肤

自然还可以算得有点彻底的

但在未叮之前

要哼哼地发一篇大议论

却使人觉得讨厌

如果所哼的是在说明人血应该给它充饥的理由

那可更其讨厌了

幸而我不懂

苍蝇比之蚊子,在鲁迅看来是要道德些的

苍蝇嗡嗡地闹了大半天

停下来也不过舔一点油汗

倘有伤痕或疮疖

自然更占一些便宜

无论怎么好的,美的,干净的东西

又总喜欢一律拉上一点蝇矢

但它在好的,美的,干净的东西拉了蝇矢之后

似乎还不至于欣欣然反过来嘲笑这东西的不洁

跳蚤是什么

百科说,属于蚤目的完全变态类,俗称革子

是小型、无翅、善跳跃的寄生性昆虫

成虫通常生活在哺乳类动物身上,少数在鸟类

跳蚤是哪个地区原生

估计是一匹布长的科学考究

据说同一蚤种

由于分布的地区不同

其出现的高峰季节并不完全一致

如印鼠客蚤在我国东北地区以8-9月最多

在福建以6-8月最多

到广东雷州半岛其高峰期则为4-6月

鲁迅所描述的跳蚤

让我立马联想到虱子

但是,不幸的是

百科说,虱子不是跳蚤

或许是鲁迅从来没有机会接触虱子

或许是鲁迅笔误了?

蚊子和苍蝇

仍然是夏天的两大虫子

灭蚊

灭蝇

时不时,还是会看到相关的扑灭运动口号

但是,没有见着跳蚤

也没有见着虱子了

在我的记忆中

虱子只停留在小时候

比较蚊子和苍蝇

虱子在记忆中,是和跳蚤一样并非只有讨厌

如果说虱子,蚊子,苍蝇

非爱一个不可

我觉得也是可以选择虱子来爱的

虱子和跳蚤在科学上是不是近亲

我也没有去考究

不过,虱子也是一种寄生小虫子

个头长相和跳蚤近似

寄生主的选择与缘由看起来也有些相近

在文学里

这两个更容易被拉在一起


《格林童话》收录了一则寓言故事

《虱子和跳蚤》

一只虱子和一只跳蚤合住一室

有一天,它们在鸡蛋壳里酿啤酒

虱子一不小心掉了进去,被烫伤了

小跳蚤于是大呼小叫起来

小房门于是“吱吱嘎嘎”响了起来

角落里的扫把听到了

问:“小房门,你为什么叫呀?”

“我难道不该叫吗?小虱子烫伤了自己,小跳蚤在伤心地哭泣。”

小扫把听了便疯狂地扫起地来。

一辆小拖车路过时问:“你干嘛扫地呀,小扫把?”

“我难道不该扫吗?小虱子烫伤了自己,小跳蚤在伤心地哭泣。小房门在一个劲地嘎吱嘎吱。”

小拖车听了于是说:“那我就跑起来吧。”说着便疯了似地狂奔。

之后

余烬,小树,拎着水罐的小姑娘,泉眼,都跟着伤心,疯狂起来

疯狂的泉眼,使劲地流

于是一切都被水淹没了

小姑娘,小树,余烬,小拖车,扫把,小房门,小跳蚤和小虱子,全淹没了

再见虱子

是在《摔跤吧,爸爸》

电影里,吉塔、芭比塔希望可以逃避训练

以头发长虱子为借口

跟爸爸摊牌

练摔跤的事行不通

但“狠心”的爸爸

对女儿的哭喊无动于衷

执意剪掉了她们的长发

女儿们以狡黠的方式和爸爸对抗

我认为是最好的一段

当中跟着的那一首歌

《Haanikaarak Bapu》(坏蛋老爸) 

也觉得最为真实有趣

宽待以他人,严律于孩子

老爸啊,请别这么狠心

宽待以他人,严律于孩子

老爸啊,请别这么狠心

请别这么狠心

老爸啊

老爸啊

老爸啊

老爸,你这么严格

我们真的很受伤

可怜可怜我们吧

我俩还是小孩子

这么多训练啊

这么多训练啊

都活不下去了

老爸,你这么严格


之后的对抗都失之平衡

一方面是对抗少了

另一方面对抗的方式从一开始就给挂上了幼稚错误的牌子

情节一路助推一个老爸的光荣伟大的形象

有影评说,这个老爸其实是给了女儿自我选择的权利和释放

影片中也有如此简短的解释一段

当两个女儿偷偷出去参加婚礼,尽情玩乐的时候

但,真的是如此吗?

《摔跤吧,爸爸》

真的是维护女儿的独立自主成长吗?

我带着我的女儿去接受教育了

她说她哭了好几次

她还不到会争辩大道理的时候

如果,她跟我争辩

我不知道究竟会怎样回答

也许,最终我的回答是

那是一个伟大的爸爸

独立自主成长

越来越像个泡影

生活教会我

也许

在当下

到达所谓的自由乌托邦

要翻越的

要付出的

是比较《摔跤吧,爸爸》的双倍自我的放弃

是对自己加倍的残酷

那时

我妈好喜欢帮我撸虱子蛋!!

好吧,我承认

那时我自己也喜欢撸虱子蛋

撸下来

用两个大拇指两个指甲一夹

“哔啵”的一声响,蛋就碎了

......

童年记忆的一部分呀......

这是一个网友说的

也是我的童年记忆

《车拉马儿·中国》征文启事


额滴神啊,新神话小说新的神话

有一种文学奖,叫做老虎认为你该得奖

 作者|丘   眉     

出品|头号地标

人文指导 | 叶开(中国顶级文学编辑  著名作家)


地方魔径  另一座城

投稿touhaotougao@sina.com

或加小微shhxixi

|   专栏   |

叶开||任晓雯||河西||Nabokov||张郎||丘眉||范松璐||任向阳||林敏||孙琳琳||雪云||南桥琴||王孔瑞||王丹阳||戚德志||六丑||青豆

|   点击阅读单篇,回复“专栏”阅读更多。|

|   车拉马儿人文地图   ||No.1||No.2|| No.3 | | No.4 | | No.5 |  | No.6 |  | No.7 | |   车拉马儿旅行美文大奖   ||第一期||第二期||第三期|| 第四期 | |第五期 | | 第六期 ||   车拉马儿旅行下午茶地图   ||三哥的悦慢||卤蛋的果篓||许德民抽象艺术|谋杀米其林餐厅|

(更多相关,点击“阅读原文”,进入中国网生活消费门户网站。)

相关文章推荐

公众号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