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L解除停摆危机不足喜:20年间已三遭投资人撤资 与智美股权纠纷互有责任

体育大生意第1109期,欢迎关注最好的体育产业信息平台

本文作者:付政浩

体育大生意记者

在中国有这么一个悲催的顶级篮球联赛,其存在年限迄今为止满打满算也不过20年,但却已经三度遭遇投资人在投资第一年结束后就匆匆撤资并拖欠尾款的尴尬局面。当同一悲剧频繁上演时,这多少有点宿命的味道。

这个联赛叫“全国男子篮球联赛(The men's National Basketball League,简称NBL),是国内仅次于CBA的顶级篮球联赛,其前身最早可以追溯到1996年国家体委授权一家名为香港精英集团的香港公司成立并运营的中国职业篮球联赛(China New Basketball Alliance,简称CNBA)。近期关于NBL的负面传言有很多:联赛很可能停摆(即联赛停办)、被上市公司智美体育起诉索要股权、联赛公司股东内讧、缺乏联赛基本启动资金……其实,迄今为止,这一联赛已三次遭遇投资公司撤资+拖欠运营费的悲剧:

1996年,精英集团通过每年上缴130万美金的租赁费从国家体委处获得授权,将甲B和乙级篮球赛合并、包装成CNBA联赛,并试图与CBA的前身甲A联赛平起平坐。结果仅一个赛季,精英集团不仅匆匆撤资不再举办比赛,还拖欠了数目巨大的球员薪资、球队运营成本和国家体委授权费。精英集团随后被斥责为皮包公司。

2010年,当时被包装成“NBA骑士队股东”、“火箭队老板合伙人”、“纽约扬基队合伙人”的黄健华得到中国篮协授权,宣称要注资将NBL改造升级为中国的NBA联赛,黄健华本人也随后出任NBL联赛主席。结果合作不到一年,黄健华就悄然退出,而且拖欠了900万元的联赛运营费。随后黄健华被发现履历大面积造假,就此声名狼藉,至今仍被视为骗子。

▼黄健华争议极大

2016年,媒体称香港上市公司智美体育以4年1.8亿元(事实上是4年1.4亿)获得NBL联赛2016-2019赛季的独家商务运营推广权,外加NBL联赛公司北京恩彼欧体育管理有限公司20%的股权。但还不到一年,智美与NBL联赛就公开反目。NBL称智美拖欠总计3500万的运营费,而智美则发文声讨恩彼欧没有兑现股权承诺,智美就此退出NBL的相关运营工作。

短短二十载,NBL却已三次遭遇投资公司拖欠运营费+撤资的悲剧。需要反思的显然不仅仅是被NBL炮轰的精英集团、黄健华和智美体育,还有NBL联赛自己和监管部门中国篮协。作为中国仅次于CBA的第二大男子职业篮球联赛,NBL为何会频繁出现这种乱象?NBL此番与智美的分手究竟有何内幕?

在各方需要深刻反思的同时,鉴于NBL在智美退出后陷入经费短缺、联赛迟迟无法按照既定日期开打的局面,所以,NBL的当务之急就是积极开展自救。6月20日,2017年NBL联赛商务运营研讨会暨媒体见面会在京召开。会议宣布,NBL部分球队联合中信国安、玲珑轮胎等投资方组建全职篮体育有限公司,该公司将由中信国安控股,将获得NBL联赛2.5+4年的独家商务运营推广权。此外,全职篮未来还谋求入股恩彼欧公司。最重要的是,NBL摆脱停摆危机,将确定在6月25日开赛。

▼NBL宣布6月25日正式开赛

当用血缘更近的全职篮公司取代智美后,NBL是否就能摆脱过去困扰多年的宿命?其实,所有人都明白祸起萧墙的道理,NBL此番和智美的反目多多少少也折射出NBL联赛公司的内部紊乱,而当初与智美签订协议的恩彼欧董事长、安徽文一队负责人周文锁此前已被要求将权力移交给代理董事长、河南赊店老酒队负责人刘永国,这也让部分业内人士对联赛公司的运营机制表示了忧虑。在NBL联赛先于CBA实现管办分离的大背景下,NBL公司在此番与智美纠纷中显示出的管理机制问题是否能给CBA更多的启示?

NBL犹如鸡肋三度遭投资人放弃 CBA取消升降级加重其生存危机

对于很多人而言,意识到NBL与智美体育的反目还是源于最近NBL联赛揭幕战的逾期。根据NBL此前在4月17日发布的《2017年全国男子篮球联赛竞赛规程》显示,新赛季比赛时间确定为2017年6月3日—2017年9月29日。而在6月3日过后,人们等来的不是NBL联赛的如期开打,而是智美体育的一纸声讨函——《关于对北京恩彼欧体育管理有限公司的违约声明函》,世人这才意识到了,NBL又陷入了纠纷了。

时间回到2015年7月3日。当时中国篮协为了推动体育联赛管办分离,率先将NBL联赛当作了试验品。中国篮协将办赛职能移交给由NBL当时九支球队投资人组成的办赛机构——北京恩彼欧体育管理有限公司。双方约定,恩彼欧将作为联赛办赛单位的承接主体,全面履行办赛职能,包括竞赛组织实施、赛事经营、推广等,当时每支NBL球队在恩彼欧中平均占股11.1%,而中国篮协则对联赛监管负总责,但不持有任何恩彼欧的股份。

虽然NBL先于CBA实现管办分离让不少媒体和NBL球队老板振奋了一把,但真正冷静下来后,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篮协之所以甘愿不占有恩彼欧任何股权,很大程度上是因为NBL的发展前景和商业价值实在令人堪忧。篮协忙不迭安排其进行管办分离,更像是在甩开一个大麻烦而不是分出去一块大蛋糕。

作为中国仅次于CBA的顶级篮球联赛,NBL这些年的生存境况并不乐观,当然,当CBA这个最顶级的篮球联赛尚且连年亏损时,NBL不景气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从某种程度上,NBL的发展历程其实就是一段辛酸的往事。

1995年CBA的前身甲级篮球联赛诞生后,那些水平不足以征战甲级联赛的省队则被划为乙级联赛。一年后中国篮协又进一步将全国的省市级球队分为三个级别,分别是甲A、甲B和乙级球队,这是一个非常严格的升降级体系。甲A每个赛季最后两名的球队将进入甲B联赛,而甲B前一个赛季的头两名则升入到甲A。至于甲B的球队,除了部分源于甲A球队降级外,大多数来自于乙级联赛的前几名。1996年,来自香港的精英集团与国家体委达成协议,每年上缴给国家体委130万美金的租赁费,而国家体委则授权精英集团将甲B和乙级联赛合并在一起并组建成CNBA联赛。

精英集团当时豪情万丈,宣称要将CNBA打造成和CBA平起平坐的联赛。鉴于大多数明星球员都在征战甲A联赛,CNBA组建之初只有吉林队的孙军是唯一一个处于当打之年的本土球星。为了提升关注度和竞技激烈性,精英集团给加入CNBA的八家球队注资,并为每支球队聘请了一名外教和四名外援。虽然一个赛季下来CNBA的比赛场面非常热闹,但整体市场号召力明显不如甲A。精英集团在看不到任何盈利希望的情况下决定停办CNBA。他们不仅悄悄撤资,而且还拖欠了国家体委、CNBA各队的巨额运营经费,就连孙军本人都被拖欠了几十万块钱的薪水。

在CNBA停办后,中国篮协新成立的中篮公司只能匆匆接手。为了缩减运营成本,中国篮协重新将联赛切割为甲B和乙级联赛,甲B和乙级联赛的比赛场次比CNBA时期大幅缩水,这两个联赛的影响力自然更加微弱。但当时甲B和乙级联赛的投资人仍坚持着极大的投资热情,毕竟球队有希望升入甲A。不过,在2005年,时任篮管中心主任的李元伟对CBA进行大规模改革,CBA就此停止升降级,甲B和乙级联赛则重新整合为CBL联赛。一年后,因为发现CBL这个名字与中国棒球协会冲突,于是更名为NBL。虽然CBA不再每年都从次级联赛吸纳球队,但篮管中心推出了CBA准入制,不定期从NBL中吸纳那些符合CBA准入制的强队进入CBA。这一时期,包括浙江广厦、深圳新世纪、天津男篮、青岛男篮在内的球队均是从NBL升入CBA的。

虽然CBA不定期吸纳NBL球队,但因为NBL联赛普遍缺乏赞助商,导致不少NBL球队连年亏损,更重要的是,他们看不到被CBA吸纳的希望。因为很多NBL球队根本熬不住这种看不到希望的日子,尤其是在凤铝事件发生后,NBL持续出现球队流失和解散的现象。就在NBL球队数量持续萎缩、不少球队生存堪忧之时,这一时期著名的大忽悠——顶着“NBA骑士队小股东”、“火箭队老板亚历山大的合伙人”、“纽约扬基队合伙人”、“利物浦竞标者”等一堆耀眼光环的黄健华主动找到中国篮协,表态要给NBL注资,自己将对NBL联赛改组,将其打造成中国的NBA。黄健华当时将胸口拍得咚咚山响,宣称自己有信心让整个联赛在5-7年后成为中国最顶级的联赛。

于是在2010年5月,黄健华成为了NBL的联席主席,他掌权后也确实为NBL联赛引入了诸如青岛啤酒、李宁等赞助商,但一个赛季下来,当他发现NBL的整体水平跟CBA相差甚远后,他做出了和1997年的精英集团完全一致的决定,匆忙解约跑路,此时他还拖欠了中国篮协900万的裁判劳务费和其他竞赛费用。

在黄健华跑路后,中篮公司只能重新接管NBL,这一时期,令NBL最欣慰的是,四川男篮、江苏同曦、北控男篮获准晋级CBA,但遗憾的是,这也是NBL唯一的亮点,NBL各队的亏损额度在日益增多。当时很多NBL球队老板认为,如果篮协能够运营权下放给球队,NBL也许会过得更好。于是,从2014年开始,中国篮协开始起草《NBL管办分离方案》,最终在2015年获批并公布实施。随后,当时NBL的九支球队,每队出资300万组建了恩彼欧公司,由恩彼欧来承接联赛的办赛和商务开发权益。

NBL管办分离前,人们都想当然地认为,只要篮协肯放手,NBL走向市场不愁找不到好的赞助商。但谁也没想到的是, NBL在管办分离后的第一年居然没有找到一个有分量的赞助商,最终2015年裸奔收场,恩彼欧亏损惨淡。随后,恩彼欧决定重新将商务运营权外包给第三方的专业公司,于是,在2016年4月21日,智美体育宣布与NBL联赛子签下2016-2019年的NBL独家商务运营合约。但谁也没想到,这居然是悲剧的又一次重演。

NBL与智美分手双方互有责任 恩彼欧危机为CBA公司敲响警钟

智美与NBL签约之初,就有很多业内人士并不看好双方的联手。NBL的情况已毋庸多言,过去多年,中国篮协已经尝试过了多种运营思路,但除非恢复CBA升降级,否则NBL的生存局面很难得到实质性的改变。而从智美角度而言,它最被质疑的一点就是欠缺篮球联赛的运营经验。

众所周知,智美是一家靠广告代理起家、近年来在体育领域专注路跑赛事的公司。在与NBL签约前,其在篮球领域几乎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履历,仅有的两个参与过的篮球事务不过是2015年巴特尔退役仪式和创办过智美体育CBL篮球业余联赛,显然这些微不足道的履历根本不足以支撑其参与NBL的商务运营。

好在,智美体育也很清楚自己的短板。所以在以4年1.4亿拿下独家商务运营权后,它很快就转手将其中的招商权分包给了第一体育娱乐公司,一家在2016年夏新成立的招商执行公司,智美自己成立的智美篮球分公司则握有NBL的推广和版权分销等权益。这一个赛季下来,第一体育娱乐公司为NBL招募了近20家赞助商,而智美也成功助推CCTV-5转播了NBL的数场比赛,据了解,智美也为此支付了不菲的占频费。当然,整体估算,智美很难在版权方面获得了实质性的收入。

除去智美很难通过NBL获得实质性的净利这一点外,真正让智美不爽的是,恩彼欧公司迟迟不肯兑现股权承诺。如前文所述,恩彼欧公司第一年自己独立运营,结果当赛季亏损严重,智美随后开出4年1.4亿报价,从某种意义上也算是一种抄底。所以当时智美签订协议时要求不仅获得2016-19年的独家商务运营权,还要求获得恩彼欧20%的股权。在当时恩彼欧九家球队各出300万股本金各占11.1%股权的情况下,一旦增资扩股,各队手中的股权注定会进一步稀释,而独占20%股权的智美则注定成为恩彼欧一言九鼎的大股东。但人穷志短,当时恩彼欧只能同意,双方约定,在智美完成第一笔注资后,智美可以另外出360万的股本金来换取20%的股权。

没想到,2016年的NBL迎来扩军,从9支增至14支。鉴于当时体育产业热钱涌动,后加入的球队认定,此前恩彼欧以4年1.4亿出售4年的商务运营权和20%股权属于贱卖。因为各队所持股权完全一致,没有谁具备拍板权,所以当双方争执不下时,恩彼欧公司内部根本无法达成一致意见。再加之,部分球队在日常比赛期间与智美在联赛运营的方方面面都有认知的冲突,这也导致部分球队与智美的矛盾进一步扩大化,而当智美求助于恩彼欧董事长周文锁时,周文锁也无力协调这些矛盾,智美更加心灰意冷。

当然,智美也存在拖欠款项的问题。按照约定,智美在2016年NBL开赛前支付了第一笔2000万的运营费用,而约定在NBL联赛结束后支付的500万则迟迟没有兑现。而按照合同约定,进入2017年1月,智美应该支付3000万的款项给恩彼欧,智美同样没有支付。双方的矛盾彻底激化。

智美炮轰恩彼欧没有契约精神,迟迟不兑现股权承诺,而NBL的部分球队则反驳称智美拖欠款项,而且欠缺篮球联赛运营专业经验。双方互有弊病,故而每次磋商都不欢而散。因为智美停止注资,NBL联赛也根本无法按照设定的日期准时开赛。有鉴于此,NBL决定自救,原恩彼欧董事长周文锁被要求将董事长职权移交给副董事长、河南赊店老酒负责人刘永国,此后江苏国立和北京东方雄鹿牵头筹建全职篮体育有限公司,决意以全职篮取代智美。此后,全职篮引入了中信国安、玲珑轮胎等投资方,其中主要投资人的中信国安将占股全职篮30%股权,成为控股股东。有了中信国安的注资,2017年NBL联赛终于确定在6月25日正式开打,停摆危机就此解除。

据体育大生意了解,虽然智美宣称要起诉恩彼欧,但经过中国篮协调解,双方已经达成解约。恩彼欧不再索要智美拖欠的总计3500万的欠款,而智美也不再谋求20%的股权并彻底放弃所有NBL的权益。回看智美此番坚决与恩彼欧分手,客观原因固然是双方矛盾激化,而根本原因则是NBL整体商业价值匮乏,犹如鸡肋,既然食之无味,不如趁乱弃之。智美仅用一个赛季就看清楚了NBL的这一本质,这和1997年的精英集团和2011年的黄健华一样,在商言商,及早抽身。所以,从这一层面来看,除非CBA恢复升降级,或者每年固定向NBL开放一定的升级名额,否则NBL对投资人的吸引力注定仍非常微弱。

至于智美引入的第三方招商执行公司第一体育娱乐,在即将开赛的2017年将继续拥有招商权益。不过,在本赛季结束后,这一权益将重新收归到全职篮旗下。全职篮将与恩彼欧签下2.5+4年的合作协议,其中的2.5年就是指2017年10月——2019年全年,剩余4年能否执行还要看2019年的续约谈判。全职篮除了获得上述年限的独家商务运营权外,还谋求在未来入股恩彼欧公司,更重要的是,中信国安、玲珑轮胎等投资人将在未来组建自己的篮球队并优先被吸纳进入NBL。据知情人透露,这也是中信国安坚决注资全职篮的原因之一。

虽然新成立的全职篮在血缘上与恩彼欧关系更亲密,但其能否避免精英集团、黄健华、智美体育的覆辙犹未可知。毕竟在恩彼欧所有球队股东所持股权相同的情况下,如果不能形成一个高效科学的议事机制,注定一遇争议事件就会吵个不休。更重要的是,从体育联盟架构层面出发,真正的职业联赛的联盟管理机构应该是一个非盈利性的机构,这才避免比如NBA陷入利益关联和议事机制紊乱的问题。

在这方面,NBA无疑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在联盟层面,NBA总裁领导的NBA总部并非是NBA30支球队老板出资持股的公司,而是一个非盈利性机构。NBA联盟的收入除了抵消联盟的运营成本外,其余的全部分给球队,并且NBA总部不允许置办任何不动产,所以NBA总部大厦是租赁的,NBA总裁更没有专车。在具体联盟运营方面,NBA的每一支球队都是通过缴纳加盟费才得以进入联盟,NBA总裁和总裁办公室的权力在获得授权后至高无上,可以根据联盟规定对任何一支球队进行处罚,同时,与任何一支球队有关联的人均不得再在联盟任职。这能够最大程度确保NBA不会发生关联交易,至于遇到争议性事件,NBA总裁可以专断独行,避免议事机制失灵。

而反观如今的NBL还有CBA,成立的联赛公司均由所有球队持股。在这种情况下,CBA各队既有自己的外部公司,又在联赛公司持股,很难避免产生关联交易。而且各队老板就是联赛公司的股东,并且所持股份均一致,由他们构成的董事会来直接决策。未来一旦遇到争议事件,股东各持己见,恐怕也会导致议事机制失灵。从这个层面出发,NBL此番的停摆危机其实也给CBA敲响了一个警钟。

点击图片·回顾往期经典

点击标题·阅读更多体育产业干货

体育文化IP北美梦幻体育游戏

风投大亨操控联盟安踏瞄准数千万跑者

十部篮球电影阿里体育联手国际雪联

-商务联系-

大生意君|微信号:tiyudashengyi

相关文章推荐

董明珠的拿手菜,看哭了

资讯  2017-10-07 14:00

节后动力煤价格还会涨吗?

资讯  2017-10-09 0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