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学生刚被朝鲜释放就去世了,究竟发生了什么?!

美国当地时间19日下午,几天前刚刚从朝鲜获释的美国大学生奥托·瓦姆比尔的家人宣布:儿子瓦姆比尔死亡。

瓦姆比尔家人宣布的死亡证明截图

22岁的瓦姆比尔回到美国后一直处于昏迷状态,此前朝方称昏迷是由于食物中毒引起,但瓦姆比尔的父亲不接受这一说法。

美国医生并没有找到食物中毒的证据,但却发现瓦姆比尔的大脑严重受损。

2017年6月13日,被朝鲜关押了17个月的瓦姆比尔终于获释回家,但已是“植物人”状态。瓦姆比尔下飞机时鼻中插着呼吸管,被两个彪形大汉抬上了救护车

事件回溯

2015年12月  瓦姆比尔赴朝鲜旅游。

2016年1月1日  瓦姆比尔涉嫌把悬挂在宾馆墙上的宣传标语牌拆下带回美国,在平壤机场被逮捕。

奥托·瓦姆比尔

2016年3月  朝鲜最高法院以阴谋颠覆国家罪判处瓦姆比尔劳动教养15年。

审判现场

2017年6月13日  出于人道主义原因,朝鲜释放了瓦姆比尔。

2017年6月15日  瓦姆比尔家人和医院方面召开新闻发布会。

院方说,瓦姆比尔的情况“稳定”,但“他的神经明显遭受了严重伤害”。

瓦姆比尔的父亲弗雷德·瓦姆比尔表示,他不相信儿子犯有朝鲜所谓的“阴谋颠覆国家罪”,在被朝鲜关押的这一年多时间里,他的儿子遭到了残酷的对待。

弗雷德·瓦姆比尔

朝鲜方面称是因为肉毒中毒而患病,在某次吃了安眠药后陷入昏迷状态。

朝鲜的说法遭到沃姆比尔家人的严重质疑,他们坚决不相信这一说法。

上周四,辛辛那提大学的坎特医生(Daniel Kanter)在新闻发布会上称,沃姆比尔脑部遭受了严重的神经损伤,不能听懂任何语言或对任何语音指示作出反应,处于一种“无反应的清醒状态”。

而此类脑损伤多是因为心脏骤停而致使短时脑供血不足,进而导致部分脑组织死亡。

赴朝“逞英雄”?

2016年12月29日,瓦姆比尔跟随青年先锋旅游公司抵达平壤,当晚住进了朝鲜最豪华的涉外酒店羊角岛饭店。

2016年1月2日,瓦姆比尔的命运就此改变。他在平壤国际机场要搭机离开时,被保安带走。

据和他一起旅游的英国人格拉顿说,他们是最后两名通过护照检查的人。

保安架走瓦姆比尔时,格拉顿开玩笑说:“我们再也看不到你了”,瓦姆比尔还对他笑了。

瓦姆比尔被指控在2015年除夕,从平壤羊角岛国际饭店的员工专属区拿走朝鲜宣传标语横幅,试图装入行李箱带回美国。

1月1日凌晨2时许,瓦姆比尔穿上从美国带来的“软底鞋”(quiet shoes)悄悄跑上只准工作人员进入的酒店二楼,楼道里空无一人。

墙上贴着一幅标语牌:让我们用金正日爱国主义武装自己!

据悉,在朝鲜,“金正日爱国主义”一词在2011年金正日去世后被广泛使用,用来缅怀这位朝鲜前领导人。该标语被金正恩形容为“社会主义爱国思想的结晶”。

瓦姆比尔迅速走过去,将悬挂在墙上的朝鲜宣传标语牌拆下,试图装入行李箱带回美国,但显然东西比他想象的要笨重很多,根本没法带走,瓦姆比尔选择了放弃。

但他把它从挂杆上拉下来后,标语牌颠倒了过来。

2016年1月2日,瓦姆比尔结束4日游踏上了回北京的旅程。然而在平壤顺安国际机场,瓦姆比尔遇到了麻烦,朝方宣布以“从事反朝敌对活动”的名义对他实施拘留。

2016年2月29日上午,瓦姆比尔在平壤人民文化宫举行记者会,讲述自己在朝鲜犯下的“罪行”。

瓦姆比尔自称受到美国一家教会的唆使和美国政府默认,借旅游名义进入朝鲜,从事反朝敌对活动。

现场聚集了驻平壤的所有外国媒体,朝方官员称,这场记者会系瓦姆比尔本人“主动要求”的。

记者会上,瓦姆比尔鞠躬道歉:表示已经认识到美国政府和政客企图以卑鄙手段对付朝鲜的图谋,就此向朝鲜人民和政府谢罪。自己犯下了“这辈子最严重的错误”,恳请得到朝鲜释放。

瓦姆比尔说,行前接受了美国友爱联合监理教会的唆使,并在美国政府的默许下实施这一计划。

瓦姆比尔认为朝鲜是个“神秘国家”,由此产生一个幼稚念头,即通过在朝鲜作做出“勇敢”举动而一举成名。

瓦姆比尔供认,2015年9月,他到一个朋友家吃饭时结识了其母亲。对方是美国友爱联合监理教会执事,唆使瓦姆比尔到朝鲜摘取一个重要政治标语,作为“战利品”挂在教堂。

并答应在事成后提供一辆11万美元的二手车;如果瓦姆比尔被抓,教会将以慈善形式向他母亲提供20万美元。

就瓦姆比尔的“认罪”,美国友爱联合监理教会予以否认.

牧师米沙克·卡尼翁说,他不认识教会里有朝鲜媒体报道的所谓教会女执事。教会成员大约500人,瓦姆比尔不在其中,“我从未遇到过他瓦姆比尔及其家人”。

2016年3月16日,美国瓦姆比尔被押解进入法庭。

朝鲜最高法院以阴谋颠覆国家罪判处瓦姆比尔15年劳动教养,从2016年2月4日起执行,不得上诉。

裁判长向瓦姆比尔宣读其权利和义务后,朝鲜检察公诉人员开始详细说明他的犯罪经过,每当宣布一个犯罪事实后,公诉人员都询问瓦姆比尔是否属实。瓦姆比尔均供认不讳。

一名平壤羊角岛国际饭店工作人员和旅游团导游作为证人出庭作证,审判过程中,法庭还现场播放了平壤羊角岛国际饭店摄像头拍摄的瓦姆比尔摘掉朝鲜政治标语的犯罪过程影像内容。

在法庭上,瓦姆比尔当庭大哭。

他对着镜头鞠躬,宣读准备好的“供词”,说:“我犯了一生中最大的错误,但我只是个普通人。”

在听到最终判决后,瓦姆比尔身体已经无法站立,眼睛一直看向坐在旁听席上的瑞典驻朝鲜大使。

美参议员称美朝会谈“越来越困难”

之前有媒体猜测,朝鲜释放瓦姆比尔可能是传达缓和对美关系的信号。

但是目前瓦姆比尔处于昏迷状态,可能会给美朝之间的关系蒙上新的阴影。

代表俄亥俄州的联邦参议员罗伯·波特曼曾经同美国、朝鲜和瑞典的外交官多次会面,协调瓦姆比尔获释问题。

他说,美朝关系在朝鲜试射导弹后进一步恶化,美朝之间会谈越来越困难,越来越难以取得成果。

《华盛顿邮报》分析称,瓦姆比尔的死亡很可能推动特朗普政府出台美国对朝鲜的旅行禁令。

上周,由于瓦姆比尔事件,美国国务卿蒂勒森表示,考虑在未来通过发布行政令的方式来禁止美国人前往朝鲜旅游,而瓦姆比尔此前就是持旅游签证前往朝鲜的。

目前,美国众院已有议员提出《朝鲜旅行限制议案》(North Korea Travel Control Act),限制美国公民前往朝鲜。

除了瓦姆比尔,目前仍有三名美国人被关押在朝鲜。美国国务卿蒂勒森表示,美方正继续与朝方讨论这一问题,争取美国公民获释。

(来源:亚太日报综合央视、新华网等)

相关文章推荐

董明珠的拿手菜,看哭了

资讯  2017-10-07 14:00

节后动力煤价格还会涨吗?

资讯  2017-10-09 0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