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耻的诅咒,是你自己给自己设置的牢笼

撰文 | 丁丁、梅森

编辑 | 蔡娜

图片 | 杨菲朵[微信公号:菲朵夜间飞行]

全文共计2400字,预计阅读时间5分钟

 | 编者按 | 

“11岁的我非常干瘦,但也开始慢慢发育了,可是我并不懂得为什么胸前会凸起一点,没有人告诉我,我是一个少女,并且即将拥有一对乳房。我就那样肆无忌惮地赤膊奔跑在烈日炎炎的大街上。尤其是街上有大人盯着我看的时候,感到特别不自在。渐渐地我不敢挺起胸来走路,含胸驼背,总是习惯低着头……”

我知道,无论面对任何一段将我们捆绑住的往事和信念,都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尽管幼年的经历从某种程度上影响了我们的现在,但你是要因此而变得更紧缩,还是你愿意敞开一点,再敞开一点,来突破这种恐惧?

这一切取决于你的勇气,取决于你是否真的想要成为自己,并且为自己生命中发生的一切负责。

撰文 | 丁丁

11岁那年的夏天,我只穿了一条大裤衩,几乎赤裸地在街上跑了整整一个夏天。那是一条柔软微透的浅黄色平角裤,而且已经半个多月没有换洗过。

每天在院子里用晒热的铁皮桶冲澡,然后再穿上脏臭的大裤衩。有一天被我妈看见了,她还讽刺我:“一个月了还穿!你不如脏死算了!” 我红着脸又穿上了,心里觉得自己真是不要脸啊。很多年以后,我才忽然醒悟,不换衣服其实是我母亲的失职,为什么我是被责备的那个呢?

11岁的我非常干瘦,但也开始慢慢发育了,可是我并不懂得为什么胸前会凸起一点,没有人告诉我,我是一个少女,并且即将拥有一对乳房。我就那样肆无忌惮地赤膊奔跑在烈日炎炎的大街上。

其实仔细回想,那时候的我其实是有羞耻心的,隐隐约约觉得自己为什么跟别的小女孩穿得不一样?尤其是街上有大人盯着我看的时候,感到特别不自在。渐渐地我不敢挺起胸来走路,含胸驼背,总是习惯低着头。我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我是小男孩我是小男孩我是小男孩我是小男孩……

这种每天赤膊并且光脚满街疯跑的行为,我的父母都看在眼里,但是他们完全放任不管我。你相信吗?他们根本的、彻底的、完全的、放任不管我!

直到暑假结束,我自己觉得实在不能这样下去了,看到别的女孩子,终于证实了自己确实是传说中的发育。于是自发地结束了赤膊生涯,穿上衣服,穿上鞋子,回到了遮羞的正道上来。

然而,整整一个夏天的可耻之事,变成了缠绕我至今的噩梦。直到今天,有一半的梦境都是在裸奔。那是成年后的样子,没有穿衣服,还要尽力做出很镇定的表情;或者光着身子和别人交谈,走过我身边的人都斜视我并且和同伴窃窃私语着;有时候也会在梦中找厕所,裸体在街角大便。我在每一个梦境里都感到非常非常羞愧,可是却从来梦不出一身衣服来,也梦不到一座干净、安全、没有男人的厕所。类似的梦反复出现,反复出现,反复出现,常常一觉醒来满头大汗。

五年级后半学期又发生了另外一件事,我来例假了。当时正好在家里,脑子里面想的是,卫生巾在哪里啊?到底该怎么用?没钱去买怎办啊?我只好坐在床上不敢动弹。直到晚上我妈妈下班,看到床单上的一大片血渍,轻蔑地瞪了我一眼,从箱子里翻出一包卫生巾来,指了指包装上的说明书,示意我自己看。她还说:“幸亏是我先回来了,要是你爸先回家看见你这个样子,你还有什么脸活?”

长大后的我,一直没有勇气和别人交往,无论是同性还是异性,总感觉别人把我当可怜虫,看不起我。从小到大,我也一直不喜欢那些生活在幸福中的孩子,觉得自己和他们不是同一类人,比起他们,我更愿意去靠近那些沉默、内向、自卑的人群。

撰文 | 梅森

 梅森 

1978年的金牛座,是一个探索内心的爱好者,善于发现美,相信内在之光所带来的力量。 

丁丁:

很心疼你。在你的感受中,幼年时的父母无疑缺乏对子女基本的关注,也缺乏正确的情感表达和积极反应。一个母亲应该是慷慨和超然的,她需要学会欣赏子女,而不是去压抑她或轻视她,但现实生活中想要完美地做到这一点其实蛮困难的。

父母如何对待孩子,是他们的心理结构和现实条件所决定的。成年人的复杂内心,一般都渊源于他们早年的家庭生活。也许,他们也曾经历过孤僻的童年,经历过父母间的冲突和悲剧,经历过羞耻和不安全感。当他们有了下一代,会无意识地以复杂及挫败心对待自己的孩子,自然而然就会对孩子的成长有负面影响。

我们都明白,现在去埋怨他们已为时过晚。他们或许根本对此没有觉知,也丝毫不觉得亏欠,他们手中握着的是属于自己的生命形式与道路。

我们容易执著于自己的父母,那是由于我们以为,只要他们改变了、认错了、醒悟了,我们就可以得到幸福了,就可以解脱于旧有模式开始过新生活了。

执着的本质是渴望改造对方,每个人都曾经这样做过,但这个世界上没有谁会愿意被另一个人改变,于是我们都忍不住要抗拒彼此,怨恨便由此产生了。这种改造别人的梦想,从一开始就陷入了虚妄。

在关于裸体的梦里,你看到自己的自卑、焦虑和强烈的不安全感。丁丁,你说自己从来没有勇气和别人交往。你是否思考过,当你觉得世界上只有自己孤零零一个人时,能找到存在感吗?还是,你会重新体验到儿时的那种恐惧与彷徨,觉得没有人关注你、认可你,世界再一次成为黑的、冷的、无助的?

我的意思是,尽管幼年的经历从某种程度上影响了我们的现在,但你是要因此而变得更紧缩,还是你愿意敞开一点,再敞开一点,来突破这种恐惧?这一切取决于你的勇气,取决于你是否真的想要成为自己,并且为自己生命中发生的一切负责。

越是深受其苦,我们就越需要主动做出更多的努力,为自己的人生争取新的空间与可能性,而不是消极地去实现那个潜意识的暗示——“我是一个可怜虫,所有的人都看不起我。”

活在这样一个“自我预言”里,我们就陷入了自己为自己设置的牢笼。而事实上,你不需要强迫自己成为更好或是更高尚的人,我们已经是自己所能成为的最佳状态。而目前唯一的任务,就是投入生活,并对每一刻的成长保持觉察。

父母不是你要寻找的答案,你必须成为你自己。“成为自己”是我们人生中最重要的迷雾,试试看,我们必须把这层迷雾破开,才能走向不可预测但却开满鲜花的未来。

原创文章,转载请公众号后台回复"转载"

按提示操作即可;投稿及简历:

xintansuozhenggao@aqrage.com

▼点击阅读原文,购买心探索好物!

▼点击阅读原文,购买心探索好物!

相关文章推荐

心会疼,只因太在乎

情感  2017-10-21 2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