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啸虎,这次你错了!

作者:魏晓

来源:蓝媒汇

资本是邪恶的,他们在共享单车市场,除了给钱没有创造其他价值?


朱啸虎不以为然的进行了否认,并表示,资本肯定是有力量的,比如把控方向、资源还有背书等等。


他的回答还是那么清晰,自信,当然还有极具判断性的结论。但朱啸虎没能意识到,为什么“资本是邪恶”这一问题,会抛给他。


因为,这个问题指向的很大可能就是他。


1


最近两三年,作为投资人,朱啸虎声名鹊起,尤其是2016年以来,其早期投资的映客、ofo赶上了当下风口,而使朱啸虎本人成为一时投资界的风云人物。


他的投资风格,以及关于投资方面的心得,也一时被众人关注,并研究学习。业内评价,朱啸虎人如其名,就是呼啸而来凶恶的老虎,凡是看重哪个项目他就砸大钱,以求短期内结束战斗。投资风格,非常猛烈。


朱啸虎也曾在多个场合,介绍过其对于投资项目的理解。总结来说,便是3S原则。


Significant,有市场,比如滴滴所在的本地出行,饿了么所在的餐饮,都是千亿乃至万亿级别的大市场;


Scalable,可扩张。而且是较低成本的扩张。比如ofo,他当初选择的原因之一就是便宜,又有极大的扩张空间;


Sustainable,可防守。有足够壁垒阻止潜在的竞争对手。

看起来很有自己的一套互联网方法论,但从其投资逻辑来看,不难看出,他的假想敌永远都是竞争对手,他的关注点也是在于如何更快的扩张,以扩大市场份额,换句话说,不惜一切代价,只要干掉竞争对手,这场战斗就结束了。


所以可以看到,朱啸虎可谓不竭余力地为ofo站台的同时,也在不断的表示对手方向不对,成本低才是王道等。他也曾为映客平台 “僵尸粉”的行为辩护为激励新主播。


这放在商业逐利上也无可厚非,但对于用户,对于行业来说,就未必了。

去年9月,朱啸虎自信满满放出了预言,共享单车将在90天内结束战争,胜利者就是他下注的ofo。事实证明,这是个空话,大话。现在朱啸虎也不得不改口,1年后再见分晓。


朱啸虎期望的ofo以低成本的扩张,迅速占领市场,挤压竞争对手的蓝图并没有实现。被打脸的背后,是朱啸虎高估了自己的投资逻辑,然后低估了对手,低估了用户对智能共享单车的追求。


2


很难理解,移动互联网如此发达的当下,包括移动支付的便捷与广泛覆盖等都震惊国外,被认为是中国新四大发明之一的“共享单车”,竟然有的企业还不能为用户提供“一扫就走”的骑行体验。


不是不能,而是出于成本的考虑不愿意,关键在于“智能锁”。朱啸虎与马化腾在朋友圈的论战,也同样围绕于此。


事实上,具有GPS定位功能的智能锁俨然成为共享单车行业内的标配,不过ofo则在很长时间以来一直采用机械锁。


虽然ofo也曾开发了智能锁,但仍无法一键解锁,用户扫码后仍需手动按下数字解锁单车。最后,该锁也不支持一键结算,仍需用户主动操作。显然,这依旧不够智能,更说服不了马化腾。后者以“小灵通”形容ofo的这种智能锁,并认为,在智能化的浪潮必然不堪一击。


而朱啸虎认为,性价比最优的方案才是好方案。言下之意,自然是他认为搞摩拜那种智能锁完全没有必要。


归根结底,这是两种投资思路,并传导至投资企业的运营思维。


在朱啸虎的投资逻辑中,低成本扩张,快速占领市场份额,是第一要务。可以判断的是,朱啸虎对于ofo的施加影响,应该也相当之大。


一次接受采访时,戴威把接受朱啸虎的1000万投资,视为ofo最重要的一个转折点。“从拿到金沙江的钱后,我们的扩张就开始了。”


而按照朱啸虎”90天结束战争”的逻辑,短期内的增长速度、投放数量、用户规模就成为关键的致胜因素。


所以可以看到,ofo在生产制造成本上,一直控制在约300元/辆,不及摩拜经典版造价的十分之一、Lite版的五分之一。且摩拜使用的智能锁造价昂贵,有人按500元/把的批量采购折扣价计算,改装100万辆单车至少要投入5个亿。


这也是为何ofo一直不愿意给单车装上名副其实的智能锁的原因。


而摩拜,则是截然对立的路数。区别于廉价车、机械锁,摩拜从一开始玩的是智能、耐久和质量,在前期便投入了大量成本,以实现后期免维护的稳重模式。


也就是说,ofo融资烧钱是服务于扩张,服务于尽快干掉对手,而摩拜融资烧钱则是为了服务于用户体验,服务于提升行业的智能化、科技范儿。


总的来说,朱啸虎趋于短期投资回报,押注于ofo做的是一场生意,而马化腾则在摩拜上,寄托了长期生态收益。


虎嗅网上有一条评论是这样的,即便朱啸虎成为了顶级投资人,他的眼中也只有利益。其在朋友圈与马化腾争论的表态,从一开始强硬再到后来专门发朋友圈捧腾讯,便是利弊权衡,算得上是投资领域的“江湖人”。


3


不过商业竞争上没有对错,只有成败。只是,从现阶段看,朱啸虎的打法并没有奏效。


ofo低成本扩张的路径上,从市场表现来看并没有帮助其建立主导地位,同时也产生了一系列诸如耗损率过高、运维成本高等等问题。


确实,从开始上线的速度和和规模来看,采取短平快打法的ofo起步更快,但是从技术水平和效率维度来说,相对看重长远利益的摩拜跑到了前面。


在没有短时间内完全接管市场,ofo势必陷入更胶着的竞争,而由于车辆和锁具并无真正的智能属性,这意味着ofo在后期要需要巨大的人力成本投入运维。这也将对其造成极大的资金压力。


就在今天,ofo共享单车的押金金额从业内最低的99元上调至199元,涨幅达到了一倍。


事实证明,朱啸虎的“快、准、狠”放在共享单车上,是行不通的。


因为,共享单车同样是一个极具科技范、极具智能化的产业,它不仅是一个APP,更应该是一个硬件极客。显然,一个廉价的单车,并不足以承载共享单车对于环保、出行、人与城市关系等的更多意义。


朱啸虎看不懂这一点,但看懂并为之造梦的大有人在。

更多热门文章

自媒体人刘强东

三个月股价狂跌7成,美图说别人看不懂它,那蔡文胜自己呢?

格力手机销量很寒碜,董明珠为什么不刷单?

有传媒求职需求请点击阅读原文 

相关文章推荐

公众号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