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我只羡慕奉佑生:上线两年,映客创始团队或将套现33亿元

如果对应70亿的估值,包括董事长奉佑生在内的映客创始团队可套现超过33亿元。

作者 | 刘亚澜

在划算的时候做出划算的选择,是创业者难得的智慧。奉佑生和他的创始团队正是最新的故事。

在经历了过去两年快速奔跑之后,奉佑生成为了直播行业最高级的创富神话——当这个行业陷入不断动荡和重度调整,甚至已经出现死亡案例的时刻,映客创始团队在今晚在财务上成功拿到了自己的创业回报。

今日(6月20日)晚间,A股上市公司宣亚国际(300612)发布公告:上市公司拟以支付现金的方式收购奉佑生、廖洁鸣、侯广凌、映客常青、映客远达和映客欢众分别持有的蜜莱坞20.9429%、4.6934%、4.6934%、7.7915%、 5.0633%、5.0633%的股权。

这也就是说,宣亚将收购映客创始团队的绝大部分股份。而这些股份合计48.2478%,离此前公布的50%非常接近。

同时,宣亚还将向社会公开发行人民币普通股(A股)1800万股,发行价格为16.14元/股,募集资金总额为人民币约2.9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实际募集资金净额为约2.5亿元。 这也就解释了宣亚收购映客的资金从何而来的问题。

幸运的映客创始团队

映客创始人奉佑生

“创始团队没人离场。”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接近映客人士向《三声》(公号ID:tosansheng)表示。

这是创始团队的胜利。宣亚国际这次公告的股权收购,全部来自创始团队和持股公司,本轮公告的股权比例已经超过48%,距离此前公告的超50%,仅有一两个百分点的差距,迄今却仍然没有任何一家机构投资者大幅转让股份——按照惯例,这些机构投资者,是拥有优先退出权的。

对此,作为映客的投资方,紫辉创投创始合伙人郑刚表示,这次映客创始人团队转让股权正是说明了映客已经在直播行业里率先走出了一条清晰和成功的发展路径,作为投资机构,这种优质而又步入正轨发展的公司,非常值得长期坚守。

郑刚的话一方面是投资人对于映客的信心,但另一方面也暗示着在这场庞大而又复杂的资本博弈中,映客创始团队提前拿到了“出场券”。

这个幸运创始团队的“大哥”名叫奉佑生。

1997年毕业后,奉佑生在家乡湖南成为了一名公务员。“一个公务员愿意辞掉稳定的工作跑来北京创业,肯定是有抱负的。做过公务员的人,一般对社会情况比较了解,懂得为人处世。公务员是比较安稳的工作,他放弃,应该是想做些大事,这种人是有理想和抱负的。”金沙江创投副总裁罗斌这样看待奉佑生的公务员经历。

2000年,他脱离公务员的生活前往广州时,先是做ERP系统开发,后又辗转到了A8音乐,做出了“开心听”和“多米音乐”。2014年,奉佑生在多米音乐内部孵化出了第一个音频直播产品“蜜live”。2015年3月,项目脱离多米,开始开发映客的视频直播版,4月开发结束提交应用商店,5月映客上线。

当时王思聪投资的手机直播应用“17”风头正盛。在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的印象里,“当时的映客在IOS排行榜300多位,并不显眼。”

但映客很快获得了资本的青睐并成了“独角兽”:2015年7月,映客获得A8音乐500万元天使轮融资;2015年11月,映客获得赛富基金领投,金沙江创投、紫辉创跟投的数千万元A轮融资。2016年1月,映客获得昆仑万维领投的8000万元A+轮融资。2016年9月,昆仑万维转让映客3%股权给光信资本,总作价2.1亿,对应100%股权估值70亿元人民币。

如果对应这70亿的估值,董事长奉佑生直接持股20.94%,可套现14.65亿元;经理、董事廖洁鸣和董事侯广凌分别直接持股4.69%,可套现6.56亿元;廖洁鸣、侯广凌以及其他7位公司高管通过三只资管合计持股17.91%,可套现12.54亿元。因此,映客创始团队合计持股48.23%,可套现33.76亿元。

不过,收购往往伴随着业绩对赌,对于创始团队也有一定的锁定时间,立刻“套现走人”的可能性并不大。

从传闻“借壳”到“收购

事实上,映客宣亚的交易,一开始的“剧情”并不是现在这样。

今年5月,宣亚国际宣布重大资产重组的标的资产为北京蜜莱坞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映客),预计不低于50%的股权。当时的舆论更倾向于相信这是映客在“借壳”。

这样的判断大多出于以下几个事实:

第一,此次并购拟全部采用现金收购。去年9月映客的估值已经达到70亿,这意味着,宣亚国际可能要准备至少35亿左右的现金。

第二,财报显示,截至2017年一季度末,宣亚国际账上的货币资金(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只有3.33亿,一下子拿出35亿现金来并不容易。

第三,以宣亚停牌时价格计算,总市值72亿元,流通市值18亿元。但根据昆仑万维在2016年9月出售映客3%股权套现2.1亿推算映客当时估值在70亿元左右,两家公司价格相当。

但随后,人们开始意识到“借壳”的不可行性。

宣亚国际今年刚刚登陆资本市场不久、从上市到停牌只交易了37个交易日。而监管层又早在去年监管部门就小范围约见了部分券商,就A股市场借壳重组和炒壳相关事宜进行沟通,近段时间对于借壳和“类借壳”的方案也丝毫没有放松。更何况,借壳最明显的特点是被借壳公司会更换实际控制人,这一点从宣亚方面看,毫无迹象。

映客“借壳说”不攻自破。

之后,直播行业降温趋势越发明显,映客作为以直播为主营业务的公司开始被看空,“卖身说”大行其道。一位接近投资圈的人士透露,宣亚其实不是映客的第一选择,此前映客还考虑过猎豹和腾讯,但都因为各种原因没能达成一致。

但映客方面一直对外强调,映客是一家在创业第一年就实现了盈利的公司——根据昆仑万维的公告,2015年映客总收入为3048.36万元,净利润为167.28万元。

宣亚国际目前的市值和此前映客估值相当,而上市公司宣亚的年度盈利在数千万量级,这也意味着,作为整合标的的映客,必须处于盈亏平衡或者盈利状态,否则上市公司要冒的是被ST的风险。

此后虽然未有更新的数据公布,但今年6月,映客的投资人周亚辉称“映客的利润超过所有人的想象。”

当然,盈利情况也是此次交易必须要考虑的因素。因为对于映客这样的轻资产标的,上市公司收购时,在企业资产评估外,往往设置了对未来数年的盈利或者现金流预期,来进行估值。

以另一家公关类上市公司蓝色光标为例,2013年蓝标收购博杰广告100%股权,约定博杰广告2013年、2014年、2015年、2016年经审计的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07亿元、2.38亿元、2.73亿元、2.87亿元。加上并购时对博杰广告的无形资产估价,构成了17.802亿元的收购价格。

对映客来说,尽管其现有资产和无形资产也许会数倍于博杰广告,但也无法单独靠此支撑起独角兽级别的估值,即使根据成本法进行调整,也就是将其视为一笔战略资产,将自建这笔资产的投入成本因素考虑进去,以映客的高额估值,这笔交易恐怕仍然包含了高昂的盈利预期。宣亚+映客的联合体保守估值超过150亿,按照目前创业板平均35倍的市盈率计算,整体年盈利在数亿的级别,即使按照创业板最热时期整体超过百倍的市盈率,映客需要承诺的盈利可能也在亿级。

最后的公告预计在7月10日左右发布。恐怕届时无论是两家公司内部,还是直播行业、舆论,都将掀起一波新的风浪。

这已经是不坏的选择。至少在直播行业出现更为巨大挑战的时候,映客的创始团队成功上岸。在中国互联网巨头统治的时代,可以说他们把独立直播网站做到了极限。

在2017年4月的采访中,另外一家直播平台的高管曾向《三声》(ID:tosansheng)说道,“要趁着好时候出手,赚多少钱才是多啊。”

©三声原创内容 转载请联系授权

点击关键词 更多精彩文章

乐视影业张昭 | 专访俞永福 | 精酿啤酒 | 异形 | A站 | 柠萌影业苏晓 |深夜食堂 |  音乐节 | 企鹅影视 | 中国第一天团 | 芒果TV | 爵士乐,即自由 | “第三梯队”院线 | 知识付费 | 摔跤吧,爸爸 | 周健工 | 私人影院 | 直播监管 | 丧茶 | 贾跃亭 | 仙剑 | 马东谈狼人杀 | 博纳 | 快手 | 大悦城 | 樊登读书会 | 网吧复活AVG | 青岛影都 | 速8 陈可辛 | 娃娃机 | 微博短视频 | 电影巨头业绩对比 | 奇葩说 | 腾讯影业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