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被下毒毁掉嗓子,得罪过成龙,与儿子15年不得相见,一生就像一场游戏一场梦!

每个时代都有一个标杆式歌手,

90后心里永远有一个周杰伦,

而在八九十年代,这个名字叫做王杰。

一别多年,我们竟在电视上再次见到了他。

《围炉音乐会》上,他精心准备了一首又一首歌曲。

然而在《金曲捞》的舞台上,

他用沙哑的嗓音唱完《一场游戏一场梦》,

突然宣布,推出最后一张专辑,

便退出歌坛,永远离开。

他深夜在微博感慨,

失去的嗓音已失去,一如光阴。

大张旗鼓的离开都是试探,

真正的离别多是轻描淡写。

今年,王杰五十五岁了。

年过半百,形单影只。

昨日浪子,今日巨星,明日传奇。

是大家对王杰心照不宣的评价。

王杰的前半生,要多绚丽,就多惨悽。

而现在他站在舞台上,

却只如一个历经沧桑的老人,凭栏而望,

那是他回不去的过往,

就如一场游戏一场梦。

复出的演唱会上,

他嗓子受损唱不好,全场粉丝陪他一起唱。

他抱歉说,没请到特别的嘉宾。

台下歌迷疯狂大喊,“我们是来看你的,不需要嘉宾”。

王杰站在台上,良久,哭了。

1987年,王杰被李士先带入乐坛。

有人唱歌是要名要利不择手段,

还有一种人只是为了理想。

那时候他还是个油漆工,

被人嘲笑着卖出三十万张唱片的梦想。

然而发行量却一路暴涨达到了1800万张。

王杰一夜红遍了全亚洲。

他不修边幅,一副浪子形象,

眼神忧郁却透着真诚与温柔,

他的歌声犹如一个超强磁场,

一靠近就再也无法忘怀。

所以,他一出道便惊艳了整个华语乐坛。

1987到1992年四年间,一年两张专辑,张张白金。

演唱会从香港开到台湾、新加坡,座无虚席。

“浪子”王杰无人不知,

就连他身上的机车皮衣,

也成为当时年轻人争相模仿的街头新潮流。

和张雨生等大明星同台。

王杰与邓丽君、张学友。

和小哥齐秦一起录节目。

他说齐秦这个人很讨厌,每首歌都那么好听。

那时候,刘德华也要等与他合作的机会。

张曼玉也只是MV里客串的新人。

他也是小虎队一直仰望追赶的乐坛偶像。

那时候四大天王未出,

歌坛只认王杰、张国荣、梅艳芳、陈百强。

然而其他三人已驾鹤西去,

只留王杰一人仍被孤独和现实狠狠折磨着。

事业如日中天,带来了名声、金钱、美女,

人穷极一生想拥有的,他都拥有了。

但是他的身体也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出专辑、接广告,演唱会要连唱几个小时不间断。

刚刚坐下来夹起一口饭,记者就开始不停的提问。

整日的奔波,王杰的体重从130斤降到90斤,

还经常伴随胃吐血和绞痛,身体几乎垮掉。

无奈,只能选择退隐远赴加拿大休养身体。

等他再回来时,华语乐坛早已经天翻地覆。

而他偏偏又是个语出惊人的臭脾气,

在娱乐圈不知得罪了多少人。

他曾痛批香港娱乐圈靠炒作和走光上位,

在《中国星力量》做导师时,

他本来是打着培养接班人的心情。

然而面对种种黑幕和暗箱,他说:

“凭你的师父是天王老子也不成”,

这个学员的师父是成龙,

成龙又是《中国星力量》的赞助人之一。

而他的桀骜不驯带来的最严重的后果,

是他差一点就不能站在舞台上唱歌了!

在2007年,他喝了一杯饮料后,

嗓子突然发热涨痛,迅速沙哑,声带严重受损,

医生说他以后很有可能再也无法唱歌了。

他知道是谁,却又无法言说。

一个歌手却失去了嗓音,还有比这更残忍的事情吗?

王杰独自苦练着肌肉发声法,

声音却再也回不到以前的高亢清亮了。

他为自己创作了一首,

《我知道我是一个已经过气的歌手》。

只因为热爱音乐,破碎了声音也不能破碎他的心。

王杰的歌从不无病呻吟,

他歌声中的痛苦和孤独都是真实的,

是由坎坷人生打磨塑造出的结果。

家,对王杰来说是意义重大的一个词。

他有一个家,可从孩童时感受到的却都是孤独滋味。

1962年,王杰出生在台湾,后移居香港。

父亲王侠是香港邵氏电影的著名演员,

他很小就开始演电影,是小孩里片酬最高的。

然而这么一个别人眼里的好孩子,

却是挨父母打最多的一个。

爸爸打他,因为他比儿子赚的钱更多,

而妈妈打他,则是来自于对爸爸和家庭的不满。

12岁时,父母离婚了。

他被送到寄宿学校,

没人交学费,他需要下课之后打工才能保证生存。

像被随意投递出的一个包裹,从此与原主无关。

在这个美丽世界上,

自己就是一个父母双全的孤儿。

14岁时,别的同学都带着妈妈做的便当,

他一个人在无人的角落悄悄落泪,

之后他写下人生的第一首歌《娃娃在哭了》。

娃娃在哭呀 妈妈不在旁

娃娃到处寻找 找也找不到

我的妈妈悄悄走了

为何把我留下

不管是天 是海 是地

我要把你寻找

后来王杰成了歌手挣了很多钱,

给父母买了很多房子,

但是每当他出门一趟,房子就会少一栋。

一个亲戚落难王杰拿了五六千万帮忙,

之后一次出门需要用钱,

王杰求亲戚先帮忙垫付几百万

母亲得知后破口大骂,

说这个亲戚要你死你就要马上死。

后来他给了家里一大笔钱,

从此没有再和母亲见过面。

他以为努力就能寻到的家的温暖,

不过只是一场黄粱梦。

然而破碎的童年并没有击倒他,

他反而更加渴望爱情与家庭,

也万分虔诚地爱着这个世界。

13岁,寄宿学校。

小王杰的每一天都是在数着孤独中度过,

一次学校舞会上,他遇到了一个女孩。

她叫安妮,是位美法混血的姑娘。

她有着天使的面孔,而她却因小儿麻痹失去美丽的形体。

所有人都嘲讽她,孤立她,

只有王杰能看得懂她的孤独与恐惧,

只有王杰能够感同身受。

冷漠世界突然的相遇,他们因迫切需要温暖拥抱在一起。

他们度过了一段短暂的快乐时光,

但女孩很快随家人离开了中国。

她因为出车祸不在了。

“之后我每天都幻想着,暑假完了她怎么没回来。

下一个暑假过了,她又没回来,其实知道她不在了。”

他把这个故事写成了歌,就叫做《安妮》。

事到如今不能埋怨你

只恨我不能抗拒命运

时时刻刻沉醉爱河里

谁知悲剧早己注定

18岁时,他救下一名被流氓欺辱的少女,

没想到这个流氓却有西门町黑帮的背景,

他们被追杀,也因此产生情愫,私定终身,

两人在天桥下举行了婚礼,

王杰曾回忆说“这是最浪漫的婚礼”。

后来他们有了女儿王筱翠。

为了获得居住证王杰选择了服兵役,

然而这期间因为受不了婆婆让自己陪客人跳舞的折磨,

妻子留下女儿独自离去。

归家的王杰悲痛欲绝,多次寻妻无果。

咫尺,就是天涯。

这成了他此生最大的遗憾。

20岁就当了单亲爸爸,

他一边照顾孩子一边打工挣钱,

油漆工,快递员,溜冰教练,出租车司机,

最后当上了驻唱歌手……

他带女儿去吃阳春面,一碗面分成大小两份,

大份和唯一一个卤蛋给女儿,小的那一份留给自己,

女儿用筷子戳着卤蛋对王杰说:

“爸爸你吃一半我吃一半,你先咬一口。”

听到这话,王杰心酸地哭了。

这段经历让他写下成名作《一场游戏一场梦》。

也是这时候,他被发掘做了歌手。

为什么道别离

又说什么在一起

说什么此情永不渝

说什么我爱你

如今虽然没有你

我还是我自己

1993年,王杰与台湾模特莫绮雯结婚,

很快就有了儿子王城元 。

然而这段婚姻只维持了三年。

因为性格不合,加上不满足她对待女儿的态度,

这对金童玉女最终离婚了。

离婚后莫绮雯带着儿子远走加拿大,

以致于王杰十多年没能见到儿子。

那一年,他唱了《伤心1999》。

此后,这首歌成了每个伤心人的灵魂救赎。

再多努力  再多苦撑  

也要失去爱的可能 

原来坚持的完整  

代价是要让人掏空灵魂

算了吧一九九九

忘了曾经拥有

也忘了要牵要放要分

都是你的手

儿子15岁,他第一次见到儿子。

最熟悉的两个陌生人抱在一起,

儿子比他还高出半个头,

他感慨自己就像一个小女人。

他说自己是个好爸爸,却不称职,

孩子的成长他全程缺席了。

他的一生都在失去,被放弃。

而现在他自己要退出,我们只能送上“懂得”的温柔。

你走,我不送你,

但只要你回头,你会发现我永远等在你的身后。

有一种人是天生做明星的,

还有一种是专程来唱歌给你听的。

他的相貌、身世和普通人相差不多,

他只是将自己的故事唱给大家听。

他的歌声里唱出了多愁与善感、忧伤与孤独,

也充满了人生奋斗的经历与启迪。

他的每个音符,

也许都是我们的一段人生,

每当他的歌声再响起,

不管经历过多少时空转变,

我们可以一瞬间回到过去,

那是我们不朽的青春,

最初的最单纯的感动。

唱到最后,喑哑都变作了深情。

人会离开,歌曲永远流传,为他点zan吧!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