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阵父子兵:盘点9位医药企业家的花式父爱

  • 又是一年父亲节!对于早一代医药行业的创业者、企业家,如今他们的子女也在有形无形的熏陶下,纷纷能够独当一面,走上前台,步入行业发展的历史舞台。                 

常言道,父爱如山,无论是企业家抑或是平常人,父爱的描述总是雷同,严肃、刚强、博大、深沉。不过,在表现形式上却各有不同,中国人向来望子成龙,也讲求子承父业。在企业家父亲的光环下成长的子女,寄予厚望的是能够接班。而作为企二代,起点高自不必说,可以凭借父辈的能量省去很多事,但“欲戴皇冠,必承其重”是他们必须懂得的道理。

从医药界企业家父亲的角度出发,他们很多都是创业家,白手起家,通过努力拼搏换来了今天的功成名就,各种奇闻轶事见诸报端,但他们父亲的角色往往隐秘的很深,他们对于子女教育、培养、关爱大多与常人不同,因为很多父亲老早就给子女们划定了路线,他们的思考是如何让企业传承,为了这个目标,他们表达的父爱的方式会如何?今日,E药经理人盘点9位企业家表达父爱的方式。

1

闫希军:有一种父爱,叫“言传身教”

他们可能是中国医药行业内被讨论和关注最多的一对父子企业家。父亲闫希军在20年前,在行业基础孱弱落后之时,大声喊出现代中药的口号,推出复方丹参滴丸。儿子闫凯境在20年后,则祭出以现代中药为基础的“世界大药”大旗,复方丹参滴丸美国FDA三期临床试验圆满完成。作为正在形成一股新势力,闫凯境可以说是第一个全面接管企业的第二代企业家。

闫希军下海创业前是军队医院出身,对于军人有着执着的信仰,闫凯境自然耳濡目染。他在接受国内媒体采访时透露,上学期间,闫凯境就对海豹突击队、三角洲特种部队着迷。留学归来后,他选择先是进入部队,并且接受特种兵训练。闫凯境认为军人家庭一般管理严格、强调自律,而且思想境界也比较高。而外界对于他的印象也正是如此。

作为老一代企业家,闫希军十分强调脚踏实地,但他同样敢想敢干、执行力超强,这是他们一代人的特点。在全面接管天士力之前,闫凯境也是经历了十几年的准备,从基础职位一步一步做到拍板人。而他能接下全盘业务的关键便在于他在投资领域的敢想敢干和超强执行力。

闫希军认为企业家要有自己的思想体系,而他自己也建立了独到的企业管理理念,这带领了天士力战胜种种困难走到现代中药代表型企业的位置。而闫凯境也提出了基于“产业终局和整合医疗未来”的思想体系。

2

中国生物制药谢炳:价值500亿的信任

将一家市值超过500亿的企业交给自己年仅22岁的女儿打理,这是中国生物制药原董事会主席谢炳所作出的决定。

不管背后有着多么严谨合理的商业逻辑,即便是放在整个企二代接班的大环境来看,这一举动也显得颇为罕见,谢其润也绝对属于年纪最小接班的“企二代”之一。而随着而来的,则是22岁的谢其润能否撑得起中国生物制药这样一家大公司的质疑?毕竟,不管在何种领域,管理一家市值超过500亿元的公司都需要极为精到的管理水平以及对于各种复杂事务的处理能力,各种压力可想而知。

如果说谢炳的决定出于父亲对于女儿的信任,那么从接手之后的经营业绩来看,谢其润堪称完美的完成了父亲交到自己手中的重任,也没有辜负这样一份信任。走马上任后半年,谢其润交出了营收145.5亿港元、净利润17.78亿港元的成绩。2016年财年,该公司收入同比增长8.8%至158.25亿港元,打破了中国生物制药营收与净利润记录

当然,这也得益于谢其润的个人经历,拥有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经济学系理学士学位的谢其润在读书期间就专攻财务及医疗保健,且在多家公司的投资、财务以及企业发展部门工作过。在谢氏家族的耳濡目染的熏陶之下,谢其润的接班也显得顺利得多。

3

步长制药赵步长: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

相较于绝大多数家族企业“第一代打天下、第二代继承衣钵”不同,作为缔造了中国医药A股市场的一股财富神话的企业,步长制药的最早发展,却是由赵步长父子三人合力缔造而来。步长创业的第一桶金,便是由长子赵涛在新加坡给病人扎针所得,两代人一起“肩拉背抗”,打下了步长发展的坚实基础。

这也是业界常见的“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在步长内部,人们习惯称呼赵步长为董事长,而称呼赵涛和赵超则为大小总裁。赵涛也曾向E药经理人表示,自己与弟弟赵超属于性格互补:赵超性格细腻,善于处理公共关系,做财务管理;而自己则善于看大势,大规律,抓重点。平时,赵家父子在公司互相也多以职务相称。

如今,随着步长的敲钟上市,赵氏家族也积累了巨额财富,当年的“二代”如今也成长为步长的顶梁支柱,对于财富如何往下传承,赵氏家族也有了自己的想法。“给孩子太多的钱也是一种痛苦。儿女有多大能力,就匹配多大的财富”。这是赵涛在中国家族财富传承峰会所提到的观点。

4

罗欣刘保起:有一种父爱“给你充分的施展空间”

2016年,刘振腾在与E药经理人描述与董事长刘保起的互动时笑言:“我一般也不太敢跟董事长冲突”,但大多情况下,他发现董事长对于自己的提议往往是积极地接受,然后提出让新想法落地的进一步建议。

刘保起是罗欣药业的董事长,也是创始人。儿子刘振腾于2012年留学归来加入罗欣,如今已经是罗欣药业的执行董事。

和众多父子关系一样,海归背景的刘振腾与父亲刘保起在经营理念和管理思维等方面存在差异。而刘保起则敢于放手给予儿子充分实现新想法的自由,同时提出自己的建议作为参考。比如在讨论罗欣上海研发中心定位时,刘振腾坚持创新理念,刘保起会提醒他:“创新要结合中国环境和罗欣现状才能行得通。”

父与子的正向思维碰撞,在罗欣药业确立新时期发展战略,并以强执行力将其落实在实践的过程中起到了关键作用。从罗欣近两年的动作来看,无论是上海研发中心的建立,还是在资本市场的调整和变动,都是刘振腾亲自操刀,而刘保起则在背后提供支持。

和众多英雄式的企业家一样,刘保起作为罗欣药业的核心人物,20余年来在创业、发展、带团队打仗的过程中,塑造了自强、实干、谨慎的气质。如今这种艰苦奋斗的精神和强执行力也在言传身教的过程中传导至刘振腾:“我手机上周末打进来的电话基本上都是董事长给我打的,而且来电显示的号码每次都是他办公室的座机。不是说一个或者两个周末,而是每一个周末。”

5

先声药业任晋生:有一种父爱叫互相影响

先声药业董事长任晋生对长子任用的培养有些像李嘉诚拉着儿子坐在身边开董事会的桥段一样,他从小学开始,就参加先声药业董事会。不用说话,就是坐在那里听。听多了,对商业世界的痴迷便让任用行为、喜好和同龄人迥异。初中时,他喜欢看迈克尔·波特的《竞争战略》、科特勒的《市场营销》、《追求卓越》等商业管理书。

任用生于1986年,在其20岁的时候,被父亲送到英国学习生物化学,任晋生让其接班的想法十分明显,但是任用却无法忍受实验室里的瓶瓶罐罐,最终辍学。不过,在英国做的一件事情却让任晋生十分触动,“当他在英国读大学时,我给了他60万元人民币作为学费,但是他却拿这笔钱在当年买进了特斯拉和360的股票,通过香港交易市场的杠杆交易,这60万最终变成了5000万。这个事触动了我,对我来说,钱似乎来得快了点。”

正是由于赚钱太容易,也让任用对于接班有了自己的看法,他曾向父亲表示:医药行业太辛苦了,打死也不接手药业。回国后,创建了一家互联网公司,结果赔了1000多万,但之后又重新再来过,创立了一家叫有利网的互联网理财网站。虽然,任用表示不接班,但是对于创业,任晋生则十分支持,还邀来一众大佬担任该公司的顾问。

对于任用去做互联网,任晋生在E药经理人主办的中国医药企业家年会上说,“互联网改变了任用,而任用的事却也影响了我的一些看法。现在的时代就是互联网的时代,讲求的是协同合作,需要各方各面联合起来做一些事情。我们都需要换一换思维模式了。”

6

信立泰叶澄海:有一种父爱,叫“用心良苦”

在深圳信立泰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叶澄海和叶宇翔父子二人是当之无愧的管理层核心。如今已74岁的叶澄海依然是信立泰的董事长,而43岁的叶宇翔,则担任公司的董事、总经理。

在所有的“企二代”中,叶宇翔是介入公司事务相对较早的之一。2004年7月至2007年5月,叶宇翔已在信立泰药业历任总理助理、副总经理,2007年6月,叶宇翔正式任信立泰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总经理,主管公司的日常管理及并购。同打下信立泰基业的叶澄海政界出身不同,叶宇翔身上拥有的则是鲜明的商业气息,其毕业于美国耶鲁大学,读的是工商管理硕士,目前还是耶鲁大学亚洲发展委员会的委员、耶鲁大学管理学院中国顾问委员会委员。

2014年11月,信立泰将成都金凯以及苏州金盟两家生物技术公司纳入成为自己的子公司,叶宇翔则担任两家子公司的董事长职务。除此之外,叶宇翔还担任信立泰董事会薪酬与考核委员会委员、审计委员会委员、深圳市信立泰生物医疗工程有限公司执行董事等多项职务。在其带领下,2016年信立泰整体实现营业收入38.33亿元,同比增长10.23%,利润总额为16.5亿元,同比增长10.66%。

7

科伦刘革新:有一种父爱叫“全盛时期接班”

作为父亲,科伦药业董事长刘革新从不忌讳在公开场合表扬儿子刘思川,而作为企业家,他将儿子接班视为一项重大战略,并一早就规划好了儿子接班的事情。4年前,刘革新在E药经理人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就指出,核心接班人的定位要越早越好,选定核心接班人是一个成熟企业进行传承的核心问题之一,而核心问题不能平均使用资源,应该倾尽全力在核心岗位上进行培养,以使其脱颖而出。

企业家的儿子与普通人家的孩子不同之处在于肩负承接家族生意的使命,而企业家对孩子的父爱更多的体现在如何培养他们接班。刘革新曾对E药经理人说,“对于接班一事他主要考虑四个层面的问题:首先,未来接班人团队及其地位是由董事会来决定的,我个人会通过我的股份优势行使表决权,不过这也意味有都多大股份就有多大风险;第二,孩子愿不愿意接班,他的志趣是什么;第三,他是否有能力接班;第四,他是不是公认的核心。”

1984年出生的刘思川曾经的梦想是成为一名考古学家,但从英国留学归国后“子承父业”,由此进入了刘革新的培养体系。“我很早就让他到市场上去实践,比如他在医药行业挑战最大、最混乱、最困难的市场—山东,最边缘、最蛮荒的市场—云南市场,国际市场—缅甸都有过历练,他还在科伦最大的投资项目—川宁项目的所在地新疆度过了整整两个冬天。接班人一定要在实践中成长,在公意中得到支持,这样,他的接班之路现在看来虽然艰辛,但将来才会顺利;如果现在太顺利,将来就会充满危机。”

在刘革新看来,对刘思川的锻炼并非走过场,而是有着一整套的评价体系。正如他所言:“我们每年都会对他进行连续不断的制度化测评,刘思川在员工当中的声望、评价甚高。他在总部历年评议的平均分数都在95分以上,这是非常高的评价。他的领导力已经得到绝大多数员工、中高层管理人员的首肯。”

2015年9月,刘思川出任科伦药业总经理,这被外界认为是全面接班的开始。当E药经理人向刘革新问及接班时间表时,刘革新说“我的使命是为接班团队夯实基础,让他们能够在科伦全盛时期接班。就是在无危机的情况下,完成最高权力的程序交接,即董事长之位的换届。交接班不是对某一人的交班,而是一个团队的有序更迭。”这两年,刘革新在人才的选用上提拔了一大批年轻职业经理人,让他们处在重要的岗位,比如说1980年出生的董秘冯昊、重要战略平台川宁生物总经理1987年出生的邓旭衡等。

对于已经开始掌权的儿子,刘革新在公开场合说,“他聪慧过人,少年老成到经常让人忘记他还是个孩子,今后接班科伦是众望所归。”在接班日程表上,刘革新将科伦的全盛时期定义为“输液与非输液业务板块达到等强的格局”。

对于将权利交接到儿子手中,刘革新说,交接时间越早越好,与其将来弱爆了的时候被动交班,不如趁精力充沛时主动交班。如果企业需要,我还可以回马救驾、辅弼新人。

8

羚锐熊维政:有一种父爱,叫“扶上马,送一程”

2014年6月,熊维政辞去担任了22年的董事长一职,由原总经理程剑军接替,其80后儿子熊伟站到前台,出任总经理。彼时,羚锐制药刚经历过一次成效明显的大变革,正以迅猛的势头向前奔跑,熊维政选择了在此时退居幕后,“韬光养晦”。

“扶上马,送一程”是熊维政给他的老班底托付的真心话,他留给熊伟的是一个稳固的领导班子和开拓创新的机会。年轻的熊伟并没有让父亲失望。在进入羚锐制药之前的一年,熊伟在上海复星医药产业发展有限公司市场营销部担任总经理助理一职。回归羚锐制药担任贴膏剂销售部副总经理期间,羚锐制药贴膏部销售收入实现每年30%的增长。

其实在3年前的2011年,熊伟就已经在一次内部竞聘中从羚锐众多中层管理者脱颖而出,“他为羚锐注入了动力,带来了新的价值。”羚锐内部人士这样评价。

9

齐鲁李伯涛:有一种父爱,叫“从一线做起”

今年75岁的李伯涛毕业于北京农业大学微生物系,1971年从北京农业部调入齐鲁制药厂,先后担任生产科长、车间主任、副厂长、厂党委副书记等职务,1981年开始主持全面工作。

1993年,李伯涛的女儿李燕进入齐鲁制药工作,从车间一线员工做起。2009年,李燕开始担任齐鲁制药总经理和工程师。担任总经理以来,她带领齐鲁制药形成从药物研发、原料合成、制剂加工、产品包装到市场销售的完整产业链。2015年4月28日,李燕被授予全国劳动模范荣誉称号。

2003年,齐鲁制药以员工持股形式进行转制,李伯涛和女儿李燕分别持有公司25.64%和25.25%股权。根据“2016山东富豪榜”, 李伯涛家族蝉联济南首富,其财富暴涨近57亿元。

 “做企业尤其是药企,要耐得住寂寞,扎扎实实做好每一个细节。”这是李燕对于管理企业的真实想法。而“做好仿制药,努力去做创新药,最终实现国际化。”则是李燕为齐鲁制药规划的未来发展方向。

本文版权属于E药脸谱网(www.y-lp.com)。

相关文章推荐

车开4年什么车质量最差

汽车  2017-08-09 0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