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九点,我们在板桥劳务市场拍下了真实一幕...

在安德门上班的日子里

每天都能见到形形色色的农民工

他们有的直接打个铺盖睡在地铁站门口

有的则摆个写有瓦工、勤杂字样的纸板蹲在路边

也有一些人背个破旧的包四处张望的,显得很茫然

几乎每个人都是胡子拉碴,很久没有打理的样子

然而,谁不想体面地行走在天地间

但对于一天只花十几块钱的民工来说

所有的体面,闻起来都是钱的味道

前段时间,看到一个叫南非之墙的活动

几个年轻人辞掉了高薪工作

专门给流浪汉理发、送衣服,帮他们重拾尊严

于是我们联合了南京蕾特丝薇美容美发机构、

南京之墙、南京安达人力资源有限公司

请来了专业理发师,并筹集了一百多件熨烫干净的衣服

准备给板桥劳务市场的民工兄弟们做些事情

(安德门劳务市场已搬迁至板桥)

简易理发台已经布置妥当、专业理发师们也准备就绪,一件件被整理的干干净净的短袖、T恤、衬衫、运动裤、休闲裤被挂了起来...人也越聚越多。

这是我们的“第一次”,大家心里既紧张又兴奋。

有心急的民工兄弟,挠着头跟我们说:“等会能先帮我剪一下吗?我都几个月没剃头了...”

“没问题,马上大家一起领号,排好队,一个个来,都有机会的。”

刚才嚷嚷着要第一个理发的兄弟,最先带头排起了队伍,领到号码的人则主动让到一边耐心地等着叫到自己,还不忘问问身边的伙伴是几号,一切都在有序地进行着。

王师傅 41岁 安徽来安

能不能帮我剪短一点

这样就不用急着剪下一次了

南京的物价让来自安徽来安县的王师傅有点吃不消,五六块钱一份的盒饭已让他捉襟见肘,根本没有多余的钱付得起动辄二三十的理发费。

理发过程中,王师傅对理发师说,帮我把耳朵露出来吧,好找个老婆。因为家里穷,今年已经41岁的他,还一直没有结婚。

用王师傅的话说,在他们老家,彩礼很重,除了要盖房子,女方还都会再要30万彩礼,这哪里是嫁闺女,根本就是卖女儿啊。没办法,家里只有两亩地的王师傅,只得来南京试试运气。

但是在南京的日子并不好过,王师傅扫过马路,清过厕所,挑过大粪,挖过地缆沟,只要工钱能达到100块钱一天的活,他都不会拒绝。

最近没找到活干,王师傅就住在板桥劳务市场附近的民工宿舍里,10块钱一天,十几个人窝在一个房间里,有公厕,有自来水。而附近足足有五六十家这样的宿舍,住的也都是像王师傅这样找工作的人。

理完发的王师傅显得十分自信,笑着对旁边的人说:“等我挣到了钱,回头就去云南贵州买一个媳妇去!”当穿上自己挑选的新衣服后,他赶忙道个谢,又匆匆走进了人来人往的民工市场,在那里,有他飘渺而又美好的未来。

朱大叔 49岁 安徽无为

捡个钱还得弯个腰呢

不肯出力,怎么能挣到钱?

1968年出生的朱大叔,来自安徽无为。从旅馆只要3块钱,南京到无为的车票只要4块钱的时候起,朱大叔就在南京谋生活了,到现在已经20年了。

记得最早的时候,大家还都是在中华门城墙那边找工作,后来到了安德门也呆了好些年,如今劳动市场搬到了板桥,最让人头疼的就是交通不便,很多老板因为嫌远,压根就不会到这边来招人。

 

朱大叔说:“人得勤快能吃苦,捡个钱还得弯个腰呢,不肯出力,怎么能挣到钱?”

有一次做苦力活,朱大爷的肩膀被拉掉一大块皮,晚上发烧感冒了还是继续干活,不干就没钱啊。大爷很自豪地跟我们说,他曾经干了一个月挣了8000块纯收入,还包吃包住。

旁边一位民工兄弟调侃说,这么有钱还跟我们一起挤10块钱的宿舍啊?大爷打趣说,我又舍不得用钱,你看我鞋子衣服都是破的旧的,舍不得买衣服,有钱也全交给老婆了。

“要想人家老板心甘情愿把钱给你,你就得有那个本事,有技术就拿技术钱,没技术就拿苦力钱。”

大叔一再跟我们强调,现在人打工必须要练就一双火眼金睛,凭自己练就的道行识别老板的真面目假面目。现在很多来招人的老板,说的跟做的根本不一样,有时候把你喊去了,一来一回跑个三四十公里,搭上路费不说,最后一看那活压根就不是一开始说好的,根本没法干。

杨师傅 45岁 四川内江

差点累点少挣一点

也得继续在这边干啊

来自四川内江的杨师傅,今年已经45岁了。刚坐下来理发,就对我们一直说,“你们办的这个活动可以,对民工有好处。”

因为听说南京的工资比老家高,杨师傅就和老婆就一起过来谋生了。一开始,杨师傅在南京南站附近做川菜厨师,一个月还能挣个五六千块钱,家里两个孩子紧巴点也能够生活。但是后来饭店倒闭了,再加上自己年龄也大了,就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活干。

老婆在奥体那边做勤杂工,两人就在雨花台附近临时租了个房子,300块钱一个月,是那种最偏最差的老房子。杨师傅每天要花四十分钟来板桥劳务市场,然而民工市场从安德门搬到这边后,老板就少了很多,每天的路费、伙食费,光靠老婆那点钱压根就不够。

理完发的杨师傅整个人看起来特别利索,我们问他如果找不到活,会回老家吗?杨师傅笑笑说,慢慢找嘛,其他活也可以干嘛。出门了,差一点累一点少挣一点,也得继续在这边干啊。

唐师傅 49岁 江苏徐州

辞职容易,找活难

唐师傅是徐州人,今年49岁,头发看上去已经很久没有剪过了。

在南京五六年了,他和家人一起租房住在马群,200块钱一个月,外面有过道,地上都是地板砖,这让他很满意。自己在饭店当厨师,老婆在厂里做饭,孩子在服装厂做网上推销保暖内衣,三个人一年能挣个10万块钱。日子虽然苦,但是一家人在一起,还是很甜蜜的。

干了两年的厨师工作,天天起早贪黑,忙得没个人样,唐师傅想让老板给自己涨点工资,老板没同意,一气之下干脆就不干了。最近在这边已经徘徊了三天,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活,但是现在的唐师傅,明显自信了很多。

刘师傅 52岁 江苏连云港

三四十一次的理发费都够我回趟家了

刘师傅今年52岁,两鬓都已斑白。半个月前,他一个人坐了8个多小时的火车,来到南京。

和很多来板桥劳务市场找工作的人一样,刘师傅也住在附近的民工宿舍。只不过别人多是一群人来南京,彼此都有关系,人多找活也好找,做事也好做。但是他一个人来这边,连个照应的人都没有。

“一个人啊,喝口水都被动。”

"那你有没有试着和他们聊聊呢?"

刘师傅叹了口气:“朋友不是好交的,这个社会是金钱社会。”

刘师傅学过一点医学知识,再加上自己身体不太好,久病成医,中草药的活还懂一点,但是这边压根没有招这一行工作的人。迟迟找不到工作,口袋里空空如也,他连满头的头发都没钱理。

“门市上,三四十一次的理发费都够我回趟家了,今天真是太感谢你们了!”

老李 49岁 甘肃兰州

只要人勤快,肯定能找到活的

49岁的老李,地地道道的农民的儿子,甘肃出来的他操着一口蹩脚的普通话。

曾在溧水干了四年勤杂工的他,有着一身比小麦色略黑的肤色。一个月3000左右,以前厂里还包吃包住,平时自己也没啥开销,每个月都能剩下两千多寄回老家补贴家用。

好景不长,因为年纪大了,那边的工作没能一直干下去,老李就出来重新找工作。老李说:“找工作还是要直接跟老板谈好才放心,中介有时候真的不靠谱,自己掏腰包交40介绍费不说,经常给找到的小工还和老板的要求不一致,最后活没接到,钱还白交了。“

说话时,老李手里还拿着领到的新衣服,准备寄给家里人穿。

有的老板还很刁钻,看到现在劳动市场找工作的人多,就死命压低工资。有一次,老李找份装卸货的活,从下午一点干到夜里两三点,一连好几天,最后活干完了,老板死活不给钱,没办法,干脆就不要了,因为再跟老板这样纠缠下去会耽误自己后面的工作。

找工作的这些日子里,老李就住在10元一天的小旅馆里,同样是花七八块钱吃一顿饭,在老家可以吃得饱饱的,在这边就差了很多。家里还有个儿子急着结婚,老李为了省钱,有时候就自来水就着馒头凑合一顿,能省一点是一点。

老樊 52岁 安徽滁州

100块能吃饱

两块钱买个馍馍也能吃饱

前几年,老樊在安徽巢湖的一家大型钢构干了四五年电焊工,那时候公司效益好,正常情况下可以拿到5000块左右,但因为自己不是正式工,活不稳定,没有保障,去年就没挣到啥钱,今年就干脆来南京了,在这边找找老本行工作,反正离家也近。

滁州到南京要不了10块钱,江浦坐公交车到就行了,十几分钟一趟。虽然回家很方便,但是老樊从过完年就没回去过,因为还有个26岁的儿子没结婚,买房买车都得用钱,眼瞅着滁州的房价蹭蹭蹭往上涨,自己都恨不得24小时连轴转干活,就想减轻点儿子的负担。

因为岁数大了,正儿八经的厂肯定是进不去了。现在的老板都想要年轻能干的人,以前引以为傲的电焊技术现在也沦落为维持温饱的活计了。在南京的日子里,生活开销也没个标准,100块能吃饱,两块钱买个馍馍也能吃饱,人跟人的差距就是这么大。

剪完头发后,老樊整个人显得特别精神,还特意让理发师帮忙做了个发型,一副老板模样。

小彭 28岁 河南郑州

不想回家了,能挣到钱,干别的活也行

像小彭这样二十多岁的年轻小伙子,在整个劳动市场是不多见的。

高中毕业后就直接去了工地的他,跟师傅学会了开挖掘机,后来听朋友说南京这边的工资很高,就想来试试。结果,在板桥徘徊了好长一段时间,压根就没有老板来招开挖机的人...

打理过后的小彭,一脸帅气阳光的样子。

我们问他:“如果老是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咋办?”

“那就试试别的呗,反正我年轻有力气,还怕找不到活干嘛?”小彭笑着回答我们。

32岁 安徽六安的一位大姐

不回去了,都出来了

她,今年32岁,岁月的风霜在她脸上堆满了不属于这个年纪的沧桑。

和丈夫一起从安徽六安来到南京才一周时间,两口子在附近租了一个20块钱一天的单间宿舍,一张床一张桌子就是所有的家具,简陋的环境只能让她端个盆子打点水在屋里洗澡。

而在外面吃饭,一个素菜6块钱,再加一碗饭就得7块钱,两个人两张嘴,钱花出去心疼,挣起来更难啊。

她和丈夫之前在谷里一家物流公司干过临时工,装牛奶。从下午三点,干到晚上10点,两个人一共就挣了200多块钱。而那天她本来有个山西路假日酒店的临时工的活,但是一个小时12块钱,要连续干12个小时,嫌价格太低了,就没去。

然而,最近的工作又没什么眉目了,适合自己一个女人干的活大部分都是酒店饭店这些地方,但像龙虾店和夜宵店,招的又都是夜班工人,晚上没法睡觉,就不考虑了。

看到她的牙龈肿大,我们问她是不是上火了。她说,没找到工作,心情不好,天天都得花钱,愁啊。

“那你还回去吗?”

“不回去了,都出来了...”

她捋着自己的长发,语气里有着不愿多说的无奈,却又多了一丝对未来的向往。

很多人就这样在南京一待就待了很多年,有的人早已经没家了。就算有家,挣到钱的就直接把钱打回去,常年没挣到钱也没脸回去了。

临近中午,天空开始飘起小雨。忙碌了一上午的小伙伴们,为50多位民工兄弟理了发,筹备的一百多件衣服也都送到了有需要的人的手里。简单打理过后的民工兄弟们,就跟换了一个人一样,整个精神面貌完全就不一样了。

由于人力和时间有限,一上午,五个理发师,只能给50位民工兄弟理发。但是看着他们理完发穿上新衣服,迈着自信的脚步去找工作的时候,我们发现,我们没有施舍给他们任何东西,那些让他们充满自信的东西,本来就在他们身上。

在理发的最后阶段,一个光着膀子的大哥,摘掉帽子,深深地向我们鞠了个躬,连声说:“谢谢兄弟们!”

那一刻,我的心里突然被触动了一下。不,谢谢你们,是你们让我们觉得这样的事情非常有意义,是你们让我们的微薄之力,变成了人与人之间最美好的牵绊。

本次活动由南京全接触、蕾特丝薇美容美发机构、南京之墙、南京安达人力资源有限公司(排名不分先后)联合发起,感谢活动过程中每一位辛勤付出的工作人员。

【点击下方蓝字,查看更多内容】

凌晨3点的南京 | 湖南路 | 鼓楼

南审 | 南理工 | 南信大 | 南大浦口

南林 | 南艺 | 南农 | 三江 | 中华 | 金科

大桥故事 | 老白下 | 老下关 | 河西灯光秀 | 迈皋桥 | 江宁大学城

南湖养猫阿姨 | 南京版成都 | 南艺520嘉年华 | 人民的名义与南京


摄影:卿云、随风

南京全接触原创发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相关文章推荐

公众号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