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故事 | 盗墓笔记重启 · 第十五章 吴二白

“怎么样,停不停?”胖子问。我眯起眼睛看车牌,是当地车牌,大事肯定没有,因为没有jeep抢劫金杯的道理。“慢点。”我说道,我们缓缓从jeep车边上开过,我就看到副驾的窗开着,我二叔叼着烟,喊道:“停车!”

胖子叹气,金杯慢慢的靠到硬路肩上,问我道:“你二叔怎么来了?旅游那么巧?”

“怎么可能。”我心说,我宁可对付我十个三叔,也不敢对付一个二叔。如果不是二叔的性格比较寡淡,这圈子还能有什么九门,最多就两门剩下。

我们灰头土脸的下车,我一下手不知道该往哪儿放,问胖子要了一只烟,我就问金万堂:“你他妈说了啥了?”

“我啥也没说,我就管你们吴家要钱来着。”金万堂就道,眼神不敢看我,我心中恼怒,当时就觉得这家伙肯定坏事。没想到坏那么大。

二叔没下车,我趴到车窗边,他眼神复杂的看着我:“开的挺快啊,去哪儿?”

“二叔你怎么来福建了,这么巧咱们果然是亲戚,还能路上碰见。”我强行尬聊。

“你这金杯四点零排量,我开jeep都撵一路。这么急干嘛?”他伸头看了看我的鞋,然后看了看我的手,我赶紧把手伸回去,一路急着回来没好好捯饬,身上的土腥味是去不掉的,手指甲里还有泥呢。

二叔眯起眼睛,就像只鹳一样,对胖子喊:“你们上车,在前面走!”胖子看了看我,我点头,胖子赶紧抓住金万堂跑。一边跑还一边说:“我和你讲,生活独立很重要,我就没那么多亲戚。”

我上了二叔的副驾,二叔冷冷的让我把烟掐了,我们就跟着胖子上路。

我就问二叔:“咋了?”

“我从火车站一直等你出来。你小鬼还换车了,要不是我眼线多,还真给你跑了。那么谨慎,又下地了?”

“不算下地。”我知道否定是没用的,二叔对于自己的判断非常有信息,他这么问我已经算给我面子了,让我自己说。“我就是找点东西,埋着了,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

“你见到老三了么?”二叔阴阴的说道。

我心中咯噔一声,二叔没等我回答:“说实话。”

“没有,没有,我真没有。”我想了想,知道怎么回事了,金万堂骗地不成,肯定去我二叔这里唠叨要钱,我二叔什么人,听到根头发连脚毛都能琢磨出来什么样,他一听就能知道很多端倪,肯定以为三叔来找我了,然后要带我一起下墓。

作为长辈,看我经历了那么多事情,肯定不会让当年的事情,重新再发生一遍。

想着我心中一暖,忽然就觉得酸的慌。

二叔立马开口了:“你别多想啊,金万堂是找的你爸要钱,你爸以为你三叔又找你去倒斗了,急的直哭,让我来劝劝你。你一把年纪了,死活无所谓了,你三叔嘛,让他早点下去陪陪你爷爷也好。我没意见,我是要活到99的人,尽不了这个孝道。”

我咳嗽了一声,掩饰我的尴尬,二叔咔一下锁上门:“快说,否则我掉头回杭州,这车踩死了,你的金杯追不上。”

我想了想,觉得事到如今也没有好隐瞒的,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部说了一遍。

二叔听完之后,喃喃了一句:“杨大广啊?”

“怎么,你认识?”

“我当然认识。”二叔道:“你推测错了。这人不是盗墓贼。这人是个学生,他变成这个样子,是你三叔害的。”

我愣了一下:“不是盗墓贼,他爹怎么盗墓枪毙了?我还进了他家祖坟里,有老东西,他们家一看就是洛阳围子。”

二叔叹了口气:“当时该被枪毙的不是他爸,是你三叔。你三叔窜倒大广去倒斗,被民兵发现了,你三叔跑了,杨大广只是望风被抓了,但是那墓太大,那个年代村里民兵执法,他去给儿子顶罪,直接枪毙了。”

我皱了皱眉头,二叔就说:“他们家是普通人,你三叔让你知道这件事情,是想让你替他赎罪吧。那个南海王墓里的东西,肯定和你想的不一样。”他看着我,又看了看后视镜,我忽然发现不对,看了看车的后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后面跟上来一队的黑jeep。我转头看二叔,二叔说道:“一起去看看吧。”

今天只有1000多字。

时间比较急。

然后吴邪是怎么穷的,因为新月饭店事件,赔偿鬼玺。

晚安。错别字无视。

相关文章推荐

遥远的埃及有座庙(二)

旅游  2017-12-13 08: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