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化腾与朱啸虎互怼,摩拜与ofo谁能胜出?共享单车进入死亡倒计时?

昨晚,一家名为“悟空单车”的共享单车宣布退出市场的消息,登上了微博热搜榜首。

这家公司正式运营仅5个月,亏损却高达300万,投放出去的一千多辆车,最终找回的只有区区几十辆。创始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就当做公益了。

像极了摩拜创始人胡玮炜曾经那句“失败了就当是做公益”。只不过一个语气里透露着必死的决心,另一个是略带自嘲的无奈。

现实很残酷,当摩拜单车宣布获得超6亿美元融资时,悟空单车正忙着成立善后工作小组,争取在30天内办退款。

有媒体将此形容为“共享单车死亡第一枪”,认为共享单车应该已进入最后的收官时期。虽然并没有人能对这个问题做出确切的答复,但通过回顾这场持续了一年多的单车混战,可以肯定地说,共享单车已经改变了我们生活的世界。

单车混战

国内共享单车的火爆始于2016年,虽然兴起的时间还要再往前看两三年。尤其2016年下半年,摩拜单车、ofo等多家共享单车不断宣布融资成功,大量的共享单车宣布入局。

小蓝单车创始人李刚曾在i黑马等采访中提到共享单车火爆的原因:降低城市拥堵,运动健康,减少雾霾。

无论从以上哪个角度来说,共享单车在国内都拥有庞大且坚硬的市场需求。而资本的入驻极大地加剧了这场混战的激烈程度。

摩拜单车和ofo无疑是这个战场上最重量级的选手。双方你争我赶,强强对抗,宣布融资的消息此起彼伏,并分别接入微信和滴滴,拿下国内整个共享单车市场的最大份额。

当时为了公布接入微信的好消息,摩拜特地在北京举行了一场“摩登微世界”发布会,据当时媒体报道,现场掌声雷动,相机的咔咔声四起,如同一场“胜利的大会”。

ofo当然也没有示弱,短短一年时间里,ofo的员工数量从15人急速上涨至800多人。

据今天傍晚的36氪消息,腾讯董事局主席兼CEO马化腾和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ofo投资人)还为此在朋友圈开怼。消息称:

朱啸虎在朋友圈里分享了一条新闻,标题是:“艾瑞:ofo活跃用户、用户增速远甩摩拜,稳居第一”,并写到“和街头实际数的差不多”。马化腾在下面留言说,从微信支付上看摩拜高出一倍多,并表示智能机和非智能机的未来价值和潜力完全不同。朱啸虎表示,ofo现在也是智能锁,性价比最优的方案才是好方案。马化腾则认为,必须双向通信才算,性价比再高的功能机在智能化浪潮下也是不堪一击。并说道“没有必要因为自己投资了而歪曲,如果我们投了ofo肯定也不看好这样的模式而必须要改”。朱啸虎则回复,数据说明一切,一年后看。

这两大巨头外,目前仍有新兴的共享单车在不断涌入,又被戏称为“颜色之争”。还有人以此为依据做过分类,并高呼:留给创业者的颜色不多了!

不过事实证明,创业者的想象力总是超出我们的预想。

就在不久前,酷骑单车和海尔合作推出“土豪金”单车,称可以在APP内输入身高智能升降座椅,并自带两种充电方式,支持智能语音解锁,可以说是共享单车中的“战斗机”了。

此外还有被称为“颜色革命终结者”的七彩单车(仿佛谁的颜色多谁就能赢……)。据悉,这家单车在上个月刚获得千万元天使轮投资。

除了抢“大腿”和抢颜色,以疯狂的速度获得融资的共享单车们正在把触角伸向农村和海外。

摩拜在6亿美元融资消息公布后,就明确表示要加速国际化进程。TechWeb今日消息,据日本媒体报道,摩拜单车7月中将在日本部份地区开始提供服务,年内扩大至约10个主要城市。摩拜单车联合创始人兼CEO王晓峰曾表示,摩拜计划到2017年底服务全球200个城市。

公众号“互联网品牌官”不久前发文提到,从今年4月份开始,这股席卷大半个中国的单车浪潮刮到了农村,大批玩家也打算落地农村共享单车。有媒体评价说,这代表农村人玩转共享单车的时代已经到来。

但“互联网品牌官”认为,这意味着共享单车的死亡倒计时来临。文中提到,虽然摩拜和ofo两家向市场投放的单车极有可能超过1000万辆,但国内真正适合投放共享单车的城市可能只有100多个,农村地区显然是不需要的,而这其实反映出资本的焦虑。

尤其是当烧钱的速度越来越快,各大共享单车纷纷打免费战,抢当红流量小生代言,想法设法送骑行红包……奇招百出,令人眼花缭乱。这场单车混战也确实进行到了最为白热化的阶段。

弊病缠身

2016年最后几个月开始,这场混战带来的弊病越来越多地浮出水面,并持续升级到现在。这些问题的关注度,甚至超过单车混战本身。

据新榜日常监测的41.2万微信公众号样本数据显示,在2017年初至今19.7万篇提及“共享单车”的微信文章中,阅读数达10w+的有972篇,其中点赞最高的一篇题为《给“共享单车”上私锁的人终于被干了!大快人心!》,点赞达4.8万。

共享单车如同一场巨大的社会实验,实验结果尚未出炉,但过程令人尴尬。

东北新闻网曾在报道中归纳出共享单车至今最常见的几种遭遇,私藏、上私锁、涂抹二维码、拆车轱辘、卸车座甚至拆车锁。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报道一位年轻小伙专砸共享单车,一口气砸十几辆。半岛都市报报道,四川大爷强硬抢走共享单车,只因停在家门口。

除了老大爷,大学生也犯晕。看看新闻网报道《将共享单车藏宿舍自称不犯法 学生:这车是用来骑行的》,一宿舍床上停放了三辆共享单车。

甚至有台媒称,有人在二手平台开价两千元回收摩拜单车,但要先拆掉GPS。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可能是中国自行车协会官网报道:2016年,近20家品牌投放了约200万辆共享单车,而2017年预计投放总量极可能接近2000万辆。这些自行车报废之后,会产生近30万吨废金属,相当于5艘航空母舰结构钢的重量。

“悟空单车”的失败并非偶然,也并非个例。“大家”“创业家”等不少自媒体都曾发文提到莆田一家共享单车的破产:投放了500辆共享单车,一个月不到损失近80%。

无数民众对此也是深恶痛绝。云南某媒体曾报道,有人打印了十余张“公车私锁,不要脸,你的吗?”,贴在3辆被上私锁的小黄车上。不仅如此,据说一位女主播在某平台直播沿街剪断私锁,还获得了网友上万元的打赏。

由此还衍生出“城市单车猎人”一族,“新世相”曾发文讲述这些人的故事。所谓单车猎人,并非官方组织也没有酬劳,而是共享经济时代城市中的“新型见义勇为者”,猎物是被错误对待的共享单车,他们会拿出业余时间,寻找违停车辆,举报,再把这些车挪到马路边。

正如吴晓波曾在《吴晓波:共享单车可能是一个冷笑话》一文中说:产能过剩、进入市场的低门槛以及竞争者之间的道德底线低下、这些企业根本无法控制的不确定性,将让公共单车行业早早地陷入无序而无奈的泥潭。

共享经济只是一场梦吗

或许是因为我们和我们的城市都还没有准备好,当共享经济出现的时候,相关的配套设施、行业、人为矛盾层出不穷。这些问题也在倒逼一些城市配套措施和政策的出现。不过,更多矛盾还在于共享单车带来的一系列联动效应。

比如由于共享单车对摩的行业的打击,有摩的司机喷涂十几辆共享单车二维码,被拘留还丢出一句话:别说就弄个二维码了,我恨不得把共享单车都扔沟里去!

还有一些问题诸如:脆弱的城市骑行系统如何承载共享单车的猛增,以及由此带来的安全隐患问题;未满12周岁小学生骑车现象普遍如何制止;用户骑车摔伤谁来担责;城市非机动车停车位应如何规划;共享单车的押金风险如何应对;共享单车与公共自行车的关系;共享单车维修点修车师傅的身份尴尬……以及共享单车之间的的友商竞争。

小蓝单车联合创始人李刚在“i黑马”一篇文章中说,上游供应链的竞争就像一部勾心斗角的宫廷戏。文中写道:3月15日当天,小蓝单车在北京四惠东地铁站的十几辆自行车,被人杂乱地丢到了墙角,而原来位置被摆上了另一家平台的共享单车。李刚在朋友圈中写道:“十分渴望公平竞争”。

说到这里,我们不免想起胡玮炜曾经描绘的那个梦想:“我希望我像一个机器猫一样,当我想要一辆自行车的时候,我就能从口袋里掏出一辆自行车骑走。”

梦想非常美好,现实却有点骨感。

以上内容使用新榜编辑器发布。新榜编辑器,多平台一键分发、海量在线图片搜索、大数据帮你了解“什么值得写”、丰富的样式中心,可能是全中国最好用的编辑器。

高考满文作文

《深夜食堂》

广电新媒体转型

《欢乐颂2》热文

亚马逊书店

高考热文集锦

追星大号被封杀

国产剧抠图乱象

传媒影视30部

动画片

《思美人》

黑客盯上好莱坞

B站商业模式

陈峰

《欢乐颂2》

相关文章推荐

说不出口的伤,最痛…

情感  2017-11-30 2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