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位艺术家,120余件水墨作品,绽放银川!

《声东击西——东亚水墨艺术的当代再造》海报

水墨曾给我们留下一种清雅、传统的古典印象,但你了解“当代水墨艺术”吗?它们何以称为“当代”?原来水墨也可以用装置和影像的方式来表达!

展览开幕式现场

银川当代美术馆于2016年6月18日呈现展览《声东击西——东亚水墨艺术的当代再造》,本次有台湾著名策展人、艺评家王嘉骥邀约的东亚地区27位艺术家参与展览。作品形式丰富,展出总数超过120件的绘画、装置及视频作品,只此一次便可领略东亚当代水墨艺术的全景。

关于策展人

王嘉骥是台湾著名策展人、艺评家,他曾为重要艺术家策划过大型个展,如徐冰、梁铨等。自1998年起,王嘉骥累积策划当代艺术展数超过30场,曾任2008年首届台湾美术双年展、第51届威尼斯双年展台湾馆、第九届威尼斯建筑双年展台湾馆等重大展览的策展人。策展人王嘉骥

东亚水墨艺术的当代再造

东亚

本次展览有一个特殊属性——“东亚”,这与我们的身份息息相关,也可追溯到水墨艺术的地理来源。展览力求铺陈百年以来水墨艺术与西方物质文明、生活模式之间的碰撞,以及艺术家对“现代性”思考渗透的回应与抗争。

银川当代美术馆艺术总监谢素贞

“文化涵化”是21世纪初现的全球化现象之一,东亚地区的艺术家吸收各式各样的西方元素或思考并融入了各自的创作中。面临式微危机的水墨传统和文化,他们选择的不是逃避,而是重拾主动性与创新的动能,进而回应当代世界与现实。尚扬《董其昌计划-3》,布面综合材料,233×505cm,2006年

水墨

古代的水墨意境已经进入禅的层次,形成了深邃玄冥的境界,而当代水墨则呈现出了一个开放的状态。观看此次展览可感受到当代水墨的创新与生命力,人们的观念意识、文化信息犹如裂变又重组的细胞,在东西文化频繁地交流、撞击之下呈现出了当代再造。展览现场

我们可以将这样的创作理解为一种文化关怀,各用其法不仅凸显出当代社会因文化断裂所导致的欠缺与匮乏,更殊途同归地传达出了终极关照。徐累《青花地》,纸本,250×175cm,2008年

再造

水墨艺术不是一成不变的,“再造”是时代更迭所发出的声音。艺术家会随着历史变迁进行社会流动,外至形态内至思想,随着生存时空与物质环境的变化,他们对时代的回应也会直接或隐晦地反映在各自的创作上。


声东击西

展览

展览的主题“声东击西”意指东、西方文化的交汇,而在反思水墨艺术当代再造可能的同时,期待多重诠释及创作上的可能则是它更深层次的含义。藤原志保《宁》,和纸、中国墨,66×200×330cm,2012-2014年

“声东击西”是一种值得提倡的对话方式,艺术家通过思考水墨艺术及其文化传统,藉由异质性的物质、观念与形式手段提出问题并开拓当代水墨创作的视界,形成创新的另一种可能。展览不局限于水墨纸绢作品,以“再造”作为思维的前提,重视艺术家创作的问题意识与观念转化。策展人王嘉骥

单元

展览的理论支撑分为五个单元,分别是:1.质变而形变的山水 2.中国大陆现当代水墨艺术的新潮 3.复兴或再生?──写意与抽象在中国当代的汇流 4.中国台湾地区的水墨艺术发展 5.他山之石——以日本和韩国的几位艺术家为例。宋陵《野生动物之-残·食》,纸本水墨,172×86cm×5,2016年

这五个单元分别阐述了几个问题:1.随着21世纪的到来,地球遭遇人类无止境的开发,发出岌岌可危的警讯。山水再一次让我们感觉到它并不是亘古不老的,自然已质变为人类投射物质欲望的殖民地与试验田。黄致阳《千灵显·游聚 , 1306》,墨、矿物彩、绢,160×140cm,2013年徐冰《背后的故事》,综合媒体材质、磨砂玻璃后的各种材料及装置,画芯尺寸330×1650cm、装置尺寸330×1680cm,2015年徐冰《背后的故事》(局部),综合媒体材质、磨砂玻璃后的各种材料及装置,画芯尺寸330×1650cm、装置尺寸330×1680cm,2015年屠宏涛《你的深处》,纸上综合材料,85×140cm,2012年

2.“师夷长技”成为21世纪初到政治与文化精英普遍的观点,美术革命或变法导向必须向西方学习。以写实匡救写意之失,自此成为中国艺术发展的核心思维。任戬《野声回荡》,《天狼星的传说》系列之十六,布面墨彩,120×96cm,1983年王天德《后山系列》(带碑帖),墨、皮纸、拓片、焰,121×198.5cm,2017年

3.美术革命为中国艺坛带来写实与写意对立的争端,文人写意过度被视为中国近世绘画衰落的主要原因,这种影响也造成了艺术家对理解西方现代艺术的障碍。江大海《微茫之二》,布面丙烯,200×350cm,2014年

在蔡元培认为毕加索的“立体主义”也犯了过度写意的错误,徐悲鸿唯写实是从,以至于对野兽派、立体主义、未来主义等怀抱敌意。潘信华《燃火图》,水墨设色、纸本,96×216cm,2015年王雅慧《问影#2》,微喷输出艺术纸,100×100cm,2017年李义弘《揖让咾咕石》,水墨设色、纸本(绢目洋金笺),94.3×188.2cm,2017年

4.中国台湾在清朝时期的士绅阶层薄弱,文艺发展迟滞,1895年以后被日本殖民,绘画更是只分日本和西洋画科。直到1949年且将“国画”带入中国台湾,水墨艺术才得以重新扎根与蓬勃。上原木吕《无题》,水墨、纸本,77×71cm,2016年

郑光熙《人生》,纸本水墨,270×197cm,2013年

金浩得《蓦然-划出空间》,粉笔、墨、纸,209×95cm×33,2010年

5.早在上世纪20年代的中国艺坛,“国画”一词甚至带有国粹与民族文化意识的。日本在更早的明治维新时代,也有“日本画”的提出。随着日本帝国主义扩张,“日本画”进一步在20世纪初期以“东洋画”这个名称在殖民地推展,使得朝鲜都受其影响。

形式

从单语主义到复数元的视野, “声东击西——东亚水墨艺术的当代再造”策划展邀请不同地理区域、不同历史经验、不同文化背景,以及不同专业训练的多重世代艺术家,一同激荡水墨创作的议题及可能。通过跨语境的对照,希望艺术家能在互为文本的基础上,进一步思考互为主体的可能。张相宜《风与灵魂》,水墨、韩国纸,180×180cm×3,1995年

水墨作为一种艺术形式与文化价值,倘若持续局限于区域性的单语主义状态,势必沦为固步自封、难以活化与再兴大业。安美子《惺惺·寂寂》,布面水墨,181.2×91.2×9.5cm×12,2013-2017年

全球化带来了共通性与便利性更高的生活方式,文化与艺术的疆界也随之突破。如果我们相信艺术确实是超越国界的,那么当代水墨艺术面对全球化的语境就更需要放宽疆界,包括:建立复数元的视野、跨越传统的区域藩篱、增进视觉能见度等。若是不能与当代世界接轨,水墨创作与审美很难看到世代更新的契机。李茂成《触5-3》,水墨、纸本,247×124cm×5,2009年

策展人认为,“声东击西——东亚水墨艺术的当代再造”所提出的并非结论,而是一个等待接续对话的提议。

创新

与以往传统的展览方式不同,本次提供公教活动“滴墨流韵”水拓画工作坊,让观众在观展的同时以“玩墨”的形式动手绘画。在游戏中感受水墨,体验传统水墨的独特韵味,从传统水墨出发向观众诠释水墨由传统向当代的转换。林延《细雨#2》,宣纸、墨、亚麻布,132×132×17cm,2015年

除此之外,美术馆“匠心手作”系列公教活动依然在开展,给喜欢织布、陶艺、木版画的朋友们一次体验手作的宁静之旅。

展览现场

银川当代美术馆

银川当代美术馆位于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座落于黄河西岸且四周环绕湿地公园。基于历史地理的年轮,银川结合了中原文化、河套文化、丝路文化、西夏文化、伊斯兰文化等多种文化的激荡融合,“东西方交流”对积淀叶产生的多元化包容性对宁夏文化特质。银川当代美术馆

银川当代美术馆在民生文化艺术基金会的支持下,植基于本土文化,结合全球伊斯兰艺术以建构一个崭新的国际艺术文化交流平台。美术馆着重中国与伊斯兰国家当代艺术的交流、展览、收藏、研究与公共教育,包含各式的视觉艺术、建筑、设计、时尚等。银川当代美术馆

美术馆藏品目前包括200余幅中国晚清时期油画、有关中西方早期对话交流的地图以及中国当代艺术作品。这些藏品将作为美术馆研究东西方交流的基础,进而延伸到中国与伊斯兰国家的当代艺术研究课题。

银川当代美术馆

策展人与艺术家合影

展览:声东击西—东亚水墨艺术的当代再造

展期:2017.6.18—8.20

地点:银川当代美术馆1、2、5、6号展厅

精彩回顾:

父亲节,艺术圈这样炫父!

风景画只是画风景?没那么简单!

他是中国漫画奇才,展览惊艳巴黎!

[编辑/Céleste-h]

[本文由《时尚芭莎》艺术部原创,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相关文章推荐

公众号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