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大事实图证经济不平等现象

不论我们对比的是不同国家、公司、员工,还是男女之间的差异,都会发现经济不平等是当前重要议题之一。但确切地说,什么是经济不平等?经济学家一致认为,这不是只有一个原因和结果的单一问题。相反,我们应从多个角度分析不平等,而正是这些角度,构建起我们的世界观。

为进一步了解收入不平等问题,《哈佛商业评论》英文版请杰出经济学家,分享了他们认为最能说明不平等问题的数据图表。从全球经济核心转移,到教育和性别,再到公司扮演的角色,以下是这些经济学家认为最能说明当前世界不平等问题的7张图表。

布兰科·米拉诺维奇(Branko Milanovic)是纽约市立大学社会经济不平等斯通中心核心教授,兼前世界银行研究部首席经济学家。


米拉诺维奇:从20世纪80年代中期到现在这段时间,过去200年中全球不平等程度首次出现降低趋势。这段时间内个人收入的变动也是工业革命以来最大的一次。本图表又称“大象曲线”(elephant chart),表明本次变动的“赢家”是较贫穷亚洲国家的中上层阶级。相对来看,“输家”是富裕国家收入分配体系中处于中低层的人。对走下坡路的人来说,全球化似乎创造了一个更不平等的世界,虽然客观来讲,事实并非如此。因此给全球人口希望的全球化可能导致内乱,特别是在美国和欧洲。


希瑟·鲍诗依(Heather Boushey)是公平成长华盛顿中心执行董事兼首席经济学家。


鲍诗依:在过去50年中,经济增长带来的巨额利润流入了富人的口袋,而中产和工人阶层的生活水平则基本没有任何提高。托马斯·皮克迪、伊曼纽尔·赛斯(Emmanuel Saez)和加布里埃尔·扎克曼(Gabriel Zucman)提供的图表非常有说服力,因为该图表首次说明了经济增长分配情况,即美国经济产出中,谁们各拿到了多少份额。

 

托马斯·皮克迪是法国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和巴黎经济学院教授,也是《21世纪资本论》一书作者。


皮克迪:这份对美国不平等的精彩总结说明,自20世纪60年代初以来,收入最高和最低的人群基本调换了位置。收入最低的50%人群收入曾占到总收入的近20%,而到2014年,其收入仅占12.5%。与此同时,最富有的1%人群收入占比从大约11%上涨到20%。

 

大卫·奥托(David Autor)是麻省理工学院经济系副系主任兼Ford教席教授。


奥托:接受过大学教育的工人赚的钱比只有高中或更低学历的工人多。然而,“工资溢价”(wage premium)的产生不仅源于高学历工人实际收入的增长,还因为未受过大学教育工人实际收入降低了。

1980年到2012年间,受过大学教育的美国全职男性员工的实际时薪每年的上涨区间是20%到56%,其中拥有研究生学历的人收入最高。在同一时期,接受教育较少的男性工人工资大幅下降,其中高中辍学者收入降低22%,高中毕业生收入下跌11%。不同教育程度女性之间的差距相对没那么明显,但这段时间内没有大学以上学历的女性实际收入增长依然极低。

 

克劳迪娅·戈尔丁(Claudia Goldin)是哈佛大学Henry Lee经济学教席教授,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兼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美国经济项目发展总监。


戈尔丁:这张有趣的表格显示,不同职业的女性和男性年收入的对数比。商务类职业的比值最低,而技术和科学类职业最高。我的研究表明,企业和金融领域的职业与其他领域相比,对员工处罚更严格——员工必须在特定时间出现,而且即使请假休息一小段时间也要受处罚。实际上,男女之间的收入差异并非因工作总时长减少而引起,而是因为对时间灵活性的要求提高了。


尼古拉斯·布鲁姆是哈斯坦福大学William Eberle经济学教席教授,斯坦福大学经济政策研究所高级研究员,也是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生产率、创新和创业项目总监之一。


布鲁姆:针对收入不平等的公共讨论,主要围绕最高收入者和其他人之间的差距展开,但研究显示,真正加剧不平等的因素是公司之间的工资差距。雇用收入分配体系中最高层员工的公司平均工资迅速增长,而雇用较低层员工的公司增长幅度小得多。这说明,旨在缩小个人之间差距的政策措施也许起不到任何作用。

 

梅丽莎·科尔尼(Melissa Kearney)是马里兰大学经济学教授,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助理研究员,兼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非常驻高级研究员。


科尔尼:本表格显示,在收入不平等问题严重的美国,“社会经济弱势男孩”(母亲没有高中学历的男孩)高中辍学的可能性比不平等问题不太严重的国家高。这一发现令人震惊,而且意义重大,原因有3个。首先,该发现表明,在极其不平等的国家生活对社会经济弱势家庭的孩子极为不利。其次,总体来看,如果不平等程度较高,社会经济弱势男孩不会有动力争取更多成绩并留在学校,反而会表现出逆反的心态。第三,该图表说明,收入不平等加速恶化可能会影响到阶层向上流动性。

谢丽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2012年在哈佛商学院的毕业演讲中,分享了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为曾经默默无闻的初创公司谷歌招聘她时,给她的一些建议。当时桑德伯格的事业已经风生水起:她曾在世界银行和麦肯锡工作,还当过美国财政部长的办公室主任。谷歌的工作似乎不够高端,她对施密特也这么说。施密特回复说,她应该少关注工作的头衔,多关心所加入组织的发展轨迹。他的建议简明扼要:“如果你在火箭上有个座位,别计较坐在哪儿。先上去再说。”


这个建议很实用,也阐明了公司在我们的经济命运中扮演的角色。如果你真的有机会登上火箭,你肯定要抓住这个机会。但从整个社会的角度看,我们必须更清醒地意识到,富人和穷人之间的差距不断拉大,而原因在于少数拿到火箭票的幸运儿优势不断累积。我们还要考虑到那些滞留在发射台上,被烟雾呛到快要窒息的人——如何多做些事,为他们争取平等呢?

格雷琴·加维特(Gretchen Gavett)|文刘筱薇 | 译   刘铮筝 | 校   钮键军 | 编辑本文有删节,原文参见《哈佛商业评论》2017年6月《从图表中了解不平等现象》《哈佛商业评论·大思路》编辑|齐菁jingqi@hbrchina.org

公众号ID:hbrchinese

长按二维码,订阅属于你的“卓越密码”。

相关文章推荐

公众号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