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分诊脉:把脉 | 新加坡专家为北京“城市病”支招:分成六个城市

参考消息网3月29日报道   新媒称,新加坡城市规划泰斗刘太格提出一剂治疗北京“城市病”的“苦药”:把北京分成各三五百万人口的五六个城市,每个城市再分成几个片区,每个片区有自己的商业中心、教育、居住、购物等设施,居民没有特别需要不必到其他片区,这不但能缓解交通拥挤,还能减少空气污染。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网站3月29日报道,刘太格曾经担任新加坡建屋发展局局长、市区重建局局长,现在是宜居城市中心咨询委员会主席,也为近40个中国城市提供过城市规划咨询。

他日前在北京接受该报专访时,对北京的“城市病”作出诊断:“北京最大的问题是,它是一个超大城市,没有城市细胞的观念。”

他曾经把将北京分成片区的想法告诉过中方人员,对方说这个想法很好,但很难做到。

刘太格说:“规划师是城市的医生,如果你生病了,医生说我给你开个药方,你可不可以说,我不要,我丢掉?我为北京提出理念,是苦药,是良药苦口的苦药。”

报道称,中国今年2月宣布要推广街区制,逐步打开封闭小区和单位大院,原因之一是要使道路公共化,以改善城市的路网布局。不少付了钱建设小区设施的居民担心,他们的法律权益不会受到保障。

刘太格告诉《联合早报》,如果要解决北京的交通问题,更根本的策略是进行以公共交通为主的规划,减少小型汽车的数量,同时确保高速道路绝对封闭,确保有适当的快速主干路。

他说:“这些比拆小区围墙更重要,拆墙不是解决交通拥挤的仙丹。况且小区是生活区,如墙被拆了,居民的生活环境也破坏了。”

至于个人的法律权益,是否难免要在城市规划的需要中被牺牲?刘太格认为,只要政府把工作做得很合理,人民明白新措施能给他们带来明显的好处,自然会愿意接受。

他举新加坡的例子说,1969年读者投函给报章,说他们在亚答屋(亚答树是南洋一带常见的棕榈树,用亚答树叶盖的房子叫亚答屋)住了三四代人,实在不愿被政府迫迁到组屋。

1972年,读者又投函,这次埋怨说已等了三年,怎么政府还不来拆他们的亚答屋?原来他们看到已搬进组屋的亲戚,享受着现代居住环境的便利,于是对拆迁的态度有了180度的改变。

新加坡宜居城市中心执行总监邱鼎财向该报介绍,中国认为新加坡在城市治理、可持续发展和打造宜居城市等方面的发展经验有参考价值,新加坡国家发展部去年7月与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签署了谅解备忘录,合作内容包括中方派人员来宜居城市中心调研,两国官员的互访考察等。

宜居城市中心和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也联合编写了《城市发展的挑战与改革——中国与新加坡的治理经验》,收录两国在城市化进程、城市规划与城市治理、公共住房建设、基础设施融资等方面的经验。

中文版已于3月19日在北京举行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发布,英文版将在今年7月在新加坡举行的世界城市峰会上发布。

资料图片:北京西二环堵车场景

延伸阅读

港媒:建立卫星城可缓解内地“大城市病”

香港《南华早报》2月1日发表题为《将暴涨的人口向周边小城市分流》的文章称,上海将控制人口增长。它并不是唯一在服务和住房方面感觉到流动人口压力的内地大城市。与此同时,作为中国经济增长战略的一部分,中央政府打算增加中国的城市人口数量——直到不久前中国的常住人口城镇化率才超过50%——2020年要实现常住人口城镇化率达到60%左右,2030年达到70%。

近期的解决办法是政府出台各类鼓励支持措施来引导企业和产业向周边三四线城市分流。从长期来看,鉴于大城市对于那些想寻求发展机会和更好生活的人的吸引力,建立卫星城之类的城市群或许是个解决办法。

决策者设想,大城市发展成为被许多小城市环绕的行政和金融中心,工业、高科技产业和居民都将被重新安置到那些小城市当中。点击查看更多>>

打开参考消息客户端看更多外媒资讯>>

好一剂大破大立的药方。会有效吗?你怎么看?欢迎转发分享↗↗

相关文章推荐

节目制作公司的冬天来了?

教育  2017-08-11 08:03

咖啡渣:真那么好用?

教育  2017-08-12 08:02

“木耳”用英语怎么说?

教育  2017-08-23 2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