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男案嫌犯背景:金正男案第四名嫌犯是

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之兄金正男的遗体近日在吉隆坡医院(Kuala Lumpur Hospital)停尸间进行尸检。图为17日警员在医院守卫。路透社

金正男遇刺案引发广泛关注。图为17日,在马来西亚雪邦警局外等候消息的大批媒体记者。美联社

金正男(左)。资料图/美联社

  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之兄金正男遇刺案有了新的进展,据马来西亚《中国报》消息,马来西亚警方17日逮捕该案第四名嫌犯,是一名朝鲜籍男子,警方目前正在确认他是否就是主导暗杀金正男行动的主谋兼间谍。

  另一方面,朝鲜驻马来西亚大使姜哲(音译)当日表示,马来西亚未经朝方同意强行对死亡朝鲜男子的遗体进行尸检,朝方将拒绝承认尸检结果。

第四名嫌犯落网 持朝鲜护照

  “金正男遇刺案”发生至17日进入第四天,马来西亚警方当日逮捕了案件第四名嫌犯,是一名朝鲜籍男子。警方早前先后逮捕了3名嫌疑,包括两名涉嫌以毒素“攻击”并致死金正男的女嫌犯,以及其中一人的男友。

  马来西亚《中国报》报道,警方查案再次有所突破,成功根据情报在当地时间17日晚上在吉隆坡某地逮捕一名据信和“金正男遇刺案”有关的男子,目前正全力调查此人的真正身分和背景资料,包括调查他是否拥有多重身分或使用假证件等等。

  报道称,这名最新落网的嫌犯现年47岁,被捕时持有朝鲜护照,并曾经多次出入境马来西亚。

  马来西亚《星洲日报》17日也确认该消息,称马来西亚警方的调查工作取得突破,17日午夜马来西亚警方在隆市旧古仔路逮捕一名涉案男特工。

  《星洲日报》报道称,马来西亚警方在金正男13日遇害后,先后逮捕了越南女子段氏香(29岁)及印尼女子茜蒂艾莎(25岁)。同时,涉案在逃疑为特工的4名男子面貌也曝光,而警方17日逮捕1名样貌与特工5号相似的男子。落网男子持有朝鲜护照,样貌与特工5号完全相似,警方几乎肯定是捉对人。武吉阿曼警方17日早向马来西亚各州警方发布4名男嫌犯的照片,全国通缉他们。

  另据马来西亚《新海峡时报》报道,根据一名政府高官消息,这4名男性嫌犯在金正男遇刺的50公尺外的Bibik Heritage餐厅内,近距离直击整个刺杀过程,让两名女刺客动手,在刺杀成功后,立刻前往候机室,淮备撤离马来西亚。

  机场闭路电视画面显示,在事发当天的清晨,3名男性嫌犯已经在餐厅潜伏,另外一名4号特工则尾随金正男,伺机向女刺客发动号令行刺金正男,完事后,4号特工再回到餐厅,而负责行刺的两名女嫌犯则各自逃离现场。

  据了解,4名男性嫌犯大约在一年前已经策划行刺金正男,了解他的旅行模式,包括他近年常飞往的几个国家或地区,如澳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

  女嫌犯在马来西亚期间,常被带往第2吉隆坡国际机场彩排刺杀,务必确保女嫌犯在行刺当天可以完美刺杀金正男。

朝首次发声:拒绝马方尸检结果

  另一方面,朝鲜驻马来西亚大使姜哲(音译)17日晚就一名朝鲜男子在吉隆坡死亡案表态。他透露死者持外交护照,并表示朝方将拒绝承认马方对该男子的尸检结果。

  中新社报道,姜哲17日深夜在存放该死亡朝鲜男子遗体的吉隆坡医院法医鉴定中心外对媒体表示,朝方曾拒绝马方的尸检要求,因为死者持外交护照,作为朝鲜公民应享有领事保护。

  姜哲说,马方在未经朝方同意的情况下仍强行进行尸检,并且尸检过程中没有朝方人员在场,因而朝方会“坚决拒绝”承认马方单方面进行的尸检结果。

  根据姜哲向在场媒体散发的纸质声明,马方曾允诺完成尸检后如朝方按程序向马外交部提交申请,马方会归还死者遗体,但朝方的这一请求迟迟没有得到回应。

  姜哲还指责韩国方面通过此次事件抹黑朝鲜。姜哲希望马来西亚政府不要卷入这场“敌对势力”的阴谋,要求尽快将死者遗体和尸检结果交予朝方。对于该死亡朝鲜男子的身份,姜哲没有明确说明。

  根据此前马来西亚警方公布的信息,13日,一名朝鲜籍男子在吉隆坡国际机场二号航站口寻求医疗帮助,但随后在送医途中死亡。

  马来西亚副总理扎希德16日确认,这名死亡朝鲜男子为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之兄金正男。

马:认领遗体须先做家属DNA核对

  针对姜哲指马来西亚故意拖延领取金正男遗体程序的说法,马来西亚全国总警长丹斯里卡立予以驳斥。卡立指出,“只要金正男家属的DNA样本一天没有取得,当局便难以完成调查工作,这是朝鲜当局需遵守的我国法律。”

  马来西亚星洲网报道,丹斯里卡立强调,“马来西亚有马来西亚的法律条文,所有身在马来西亚的人都须遵守我们的法律和国家条例,朝鲜也没有例外。”

  另一方面,以金哲这个身份出入各国的金正男身上共有4本护照,布城医院目前已将这4本护照交由马来西亚雪邦警方做调查。

  北京国际在线报道,金正男遇刺后被紧急送往布城医院,过后才被送往吉隆坡中央医院进行剖验,因此他当时身上的财物都留在布城医院。

  不过,随着警方对此案展开调查,布城医院便将金正男的4本护照、信用卡、现金及其他财物等物品交由警方调查。这4本护照分别是1本红色护照及3本蓝色护照。

女嫌犯重返现场 还原行凶过程

  据马来西亚媒体消息,马来西亚警方于17日押着2名女嫌犯重返现场,演示行刺及逃走过程。

  北京国际在线报道,由警方刑事调查组及鉴证组组成,约150人的警队,于17日凌晨1时30分左右,趁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客流较少时押着2名女嫌犯重犯现场,进行案情再现工作,以便更清晰地掌握毒杀金正男的整个过程。

  目击者说,警方在机场搜集证据,约2时30分才收队离开,其间民众被禁止靠近查案现场。

  此外,媒体近日还披露了前述印尼女嫌犯的身份,她是育有一名幼子的离婚少妇,持有两个不同的身份。

  据印尼媒体Kumparan报道,第一个署名为“Siti Aisyah”的身份证,显示女嫌犯是于1992年2月11日出生于印尼西冷,照片中她的头发为绑马尾;而在第二个署名为“Siti Aisah”的身份证上,她的出生日期则为1989年11月1日,照片中的她是长发披肩。

  报道称,她在这两张身份证上的号码以及职业都完全不同,其中“Siti Aisyah”的职业为企业家;而“Siti Aisah”的职业则为家庭主妇。

  另一家印尼媒体Detik.com则披露,这名女嫌犯为一名离婚妇女。

  她的婆婆Lian Kiong(或Akiong)表示,女嫌犯在离婚之后几乎没去拜访她的婆婆,仅每年一次去见她现年7岁的儿子里奥(Rio)。

  Lian Kiong说:“她离婚后从来没有来过,她最后一次来是在1月28日。当时她还留宿一晚,整晚陪伴在我的孙子身旁,而第二天就离开了。“她补充说,里奥以前非常抗拒见他的母亲,因为他知道她最终会离开。

  据报道,女嫌犯会参与暗杀金正男的行动,是从她在吉隆坡工作的夜店接触到一名神秘人开始。

  据悉,这个神秘人以100美元为报酬,要求她执行她事前认为只是一次恶作剧(Prank)但实则为一次暗杀的行动。尽管她不知道谁是金正男,也不知道其他同伙是谁,但她最终还是因为“需要钱”而接受了这笔交易。

  报道称,她以前在雅加达当家庭帮佣,直到在2013年与她当时的丈夫一起搬到马来西亚。

好友回忆:金正男不谈政治 看韩剧如大妈一样流泪

  据韩国《中央日报》近日消息,金正男遇害的消息在澳门的韩国侨民中引起了很大反响。平时与金正男关系亲密的韩国人开始担心金正男妻子和子女的安危。

  与金正男关系密切的A某透露,金正男在澳门生活非常富足,还常常和他谈论韩剧。据悉,A某与金正男已有10年左右的交情,还去过几次金正男家里。A某透露,金正男于2015年回过朝鲜,但是金正男没有说回去干什么。这与此前媒体报道的金正男在父亲金正日去世后再没回过朝鲜的说法有出入。

  A某说:“金正男的英文名字叫John,韩国人也都这么叫他。他对自己现在的生活状态非常满意,是一个非常乐观的人。他精通5个国家的语言。可能是有意为之,总是不表现出软弱的一面,连其姑父张成泽死后都没有一声叹息。对于会被抓住自己弱点的话题,他绝口不提。”A某说,他与金正男相识10年,但是从没有听他说起过弟弟金正恩。

  对于平常与金正男主要聊什么的提问,A某说:“金正男绝口不提政治话题。我们见面经常聊的就是电视剧。他说自己看《拥抱太阳的月亮》、《蓝色大海的传说》等这些电视剧时会像个大妈一样流眼泪。他还对我说‘哥,快跟(韩剧)作者说说,把他(韩剧中特定人物)杀了’。”

  据A某透露,金正男在澳门从事贸易工作,还做期货投资等金融工作。所以金正男在澳门的生活总是很富足,每次见面吃饭也总是金正男买单。据A某所知,金正男拥有5到6套房子,一旦被韩国媒体报道了就会搬到另一套房子去,空着的房子都交给房产公司管理。

  A某还透露,金正男有几名女警卫员,但是他经常单独行动。他说,金正男的妻子(李慧景)、儿子(金韩松)和女儿(金松熙)都在澳门,他去金正男家里时见过。儿子已经从法国政治大学毕业,女儿正在澳门的国际学校上学。据A某所知,这次金正男从马来西亚回澳门的原因就是为了商量儿子的未来。

编辑制作:DF 

相关文章推荐

公众号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