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雨伞频获融资,是真机会还是伪需求? | 早起看早期

到底是伪需求还是真机会仍有待验证

文 | 思齐



36 氪独家获悉,共享雨伞品牌“ JJ 伞”近日获得了昂若资本数百万人民币天使轮融资。

忘带伞、懒得带伞这种即时性需求是共享雨伞切入的需求痛点,从用户避免浪费、重复购买的心态考虑,共享雨伞的存在也具有一定的合理性。另外一方面,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完成了“共享经济”的市场教育工作,培养了用户习惯。另外,在共享雨伞出现之前,很多公众区域已经开始提供“爱心伞”的服务,但由于需要人力运维,成本付出较大,共享雨伞也能够解决这部分 B 端的需求。

共享雨伞的运营模式可以分为“有桩”和“无桩”。前者同时铺设雨伞和智能伞架,用户依靠设备自助完成借还动作;后者则可以通俗理解为雨伞界的 ofo。

JJ 伞为“有桩借还”,将设备放置到人流量较大的 B 端(写字楼、商场、医院、银行以及地铁站等),为 B2B2C 的形式,除了投放设备外,团队还负责日常的运营和维护,包括雨伞数量的调度和更新等。

使用上,用户在借还时可先在公众账号上查看周边 JJ 伞的位置和相应设备上实时的雨伞数量,扫描二维码之后即可从伞架上获取雨伞,使用结束后在任意一个 JJ 伞设备上返还即可,押金为 30 元,前 12 小时免费,之后收费为 1 元/ 12 小时。据了解,JJ 伞的一套设备成本为 3000 元,同时包括了伞架和 28 把雨伞,雨伞的成本为 30 元/把。

JJ 伞从今年 4 月下旬开始在深圳投入运营,第一批投放了超过 3000 把晴雨伞。根据官方提供的数据,使用人次在 15000 次以上,第一批投放雨伞的平均使用频次为 2.6 次/天,其中有 30% 以上的借还行为超过 12 小时。现阶段,JJ 伞已经和 500 个 商户签约合作,进行设备摆放,下一阶段会继续投放 1000 台设备,在单个商户的投放量上,2~3 台或 3 台以上的 B 端地点占到了签约用户的 30% 以上。

图片由 JJ 伞提供

有桩借还的公共自行车在使用中需要面临的问题是,由于车桩的数量固定而自行车的数量并不可控,还车十分不便。但是,创始人张世民认为,“有桩雨伞”并不会遇到类似的问题,除了雨伞方便携带,不能立即借还并不会对用户造成影响外,另一方面,雨伞在使用时间上通常以“天”为单位,因此“潮汐现象”的压力会比较分散,而 JJ 伞设置的以每 12 小时为一计费单位的模式也使得用户的还伞时间相对宽松。

至于变现,第一方面为租金,随着网点铺设密度和消费习惯养成后频次的提升之后可以实现;其次,作为一个天然的广告载体,伞面广告也是能够尝试的方向;另外,用户流量也能够带来一部分收益。

一个现实问题是,共享雨伞的消费频次和天气挂钩,因此在运营过程中受地域和季节的因素影响相对明显:在长江以南虽然降雨量大、降雨时间长,将来可能成为共享雨伞的“主战场”,不过,雨季长、降雨量大的另一面是,当地居民本身已经养成了随身携带雨具的习惯;北方地区整体降雨较少,降雨和高温天气主要集中在夏季,因此,所以共享雨伞能够切入的即时性需求到底有多大仍需验证。

除了使用频次外,具体到线下运营成本、产品损毁率等也是需要探讨的细节。

从共享汽车、共享单车、到共享充电宝,再到如今的共享雨伞,可共享的越来越小,下一个会是什么呢?

根据公开信息,我们整理了已经进场的共享雨伞玩家:

JJ 伞:今年 4 月开始运营,在深圳、海口、厦门等地进行投放,获昂若资本数百万天使轮融资;

OTO 雨伞:今年 3 月在上海发布,尚未投入运营,计划首批投入 5 万把,并投放 1000 个借还桩;

魔力伞:今年上半年成立,在广州地铁沿线均有投放,运营规模在千把左右;

共享 e 伞:“雨伞界ofo”,获四野创投会(深圳)1000 万元天使轮融资;

“春笋”雨伞:预计于 6 月北京和上海铺设首批 10 万件产品,有桩借还模式,获 500 万元天使轮融资,投资方未透露;

支付宝:和商户合作,用户在 APP 内查询到借还地点后即可扫码借还,以推广芝麻信用的信用借还服务为主。

推荐阅读

点击下方图片即可阅读

范冰冰和Angelababy都在穿的内衣、《春娇救志明》定制款黑糖、选秀歌手当老板的“可勾搭”酒吧……| 早期观察室


相关文章推荐

公众号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