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受学生欢迎的老师,都带点…… | 日课

今日叙事

1819年5月31日,美国诗人、散文家沃尔特·惠特曼出生。惠特曼是美国文坛中最伟大的诗人之一,他在诗歌形式上大胆创新,打破传统的诗歌格律,创造了“自由体”的诗歌形式,有“自由诗之父”的美誉。

在讲述师生关系的经典电影《死亡诗社》(<Dead Poets Society>)中,引用的第一句诗就来自惠特曼。片中老师渴望让学生们解放思想,充分发挥他们的能力,这种教学方式上的自由探索,和惠特曼在诗歌上所追求的自由,虽然隔着时代,却无比契合。


最受学生欢迎的老师,都带点……

文 / 张磊 (蒲公英教育智库研究员)

教育题材有太多佳片,《心灵捕手》《放牛班的春天》《生命因你动听》《相约星期二》……但,即使在称之为经典的片单里,《死亡诗社》也必定位居前列。

电影故事发生在1950年代美国守旧课堂的代表威尔顿预科学院,这里以传统、守旧的方法教授学生著称。不过,新学期到校的新文学老师基廷,却一改常规,告诉班上的学生要解放思想,鼓励他们“把握当下”(Seize the day)。

第一堂课,老师没在教室上课,而是领着学生去看校史楼内的照片,让他们聆听死者的声音,领悟生命的真谛。他还要求学生将课本中古板老套的前言撕掉,用自由的教学方式让学生珍惜自己的兴趣、爱好、前途和目标。”

电影很成功,戏中“基廷老师”的形象感人至深,戏外基廷的饰演者罗宾·威廉姆斯演技令人称道,以至于他逝世后,大家纷纷用电影中基廷老师在第一堂课上引用的诗句“啊,船长!我的船长!”来悼念他。

人们对“基廷老师”这一经典形象的认可,其实是认可这位老师的理想主义、敢于挑战传统的“离经叛道”,以及鼓励学生自由发展的浪漫气质。到今天,他已经成为探讨教育问题、教师作用无法绕过的符号。

基廷老师为什么能受到学生欢迎呢?结合剧情简单回顾一下。

不让思维局限于课堂

威尔顿预科学院的校训是THDE:

传统(T:Tradition),老师和学生循规蹈矩,达到上级部门的标准,符合家长和社会的期望。

荣誉(H:Honor),学生要对学校保有一份荣誉感,一份以考试成绩来体现的荣誉感。

纪律(D:Discipline),遵守纪律,成为学校期望的乖学生。

卓越(E:Excellence),在保持“传统”的基础上,达到更好的标准。

威尔顿的校训,更像是由几个光鲜名词套在学生身上的枷锁,不从学生自身出发,而是一所标准的传统学校追求的目标。于是,学生们私下里讽刺校训为THDE:嘲弄(T:Travesty)、恐怖(H:Horror)、颓废(D:Decadence)和粪便(E:Excrement)。

然而,当基廷吹着口哨漫步教室,召唤男孩们离开教室时,他的举动让过于严肃,甚至压抑的课堂氛围起了变化,让威尔顿一向严明的课堂秩序出现松动。基廷让学生们感受到——这个老师是不同的,他不在乎打破教室的边界,不在乎突破学校传统的束缚,他让学生敲锣打鼓、重组死亡诗社,在山洞里阅读诗歌。基廷拓展了课堂的界限,也为学生们的青春抹上了学业以外应有的色彩。

严肃、压抑的课堂氛围,很难不让人想到国内很多中学教室里的现实状况:密集的课桌、高耸的教材教辅,视线只做两点切换:抬头看黑板、低头做题。

近年来,批判教育现状的声音不绝于耳,但很多学校还是老一套,或者是换了个花样的老一套。也许并非学校领导听不到外界的批判,而是教师安稳、学生本分这种由来已久的稳定传统,对于学校或上级部门来说,管理成本更低,容易达到想要的成效,因此一直以来也更易获得认可。尤其在视升学率为重要考核指标的地区,或教育资源缺乏的学校,这种倾向会更加明显。

教导学生从不同的角度思考世界

影片中,基廷老师想让学生跳上桌子,于是,他自己站到了课桌上。他说:“知道我为什么站到台子上吗?我是提醒自己,要用不同的角度看待事物。读诗的时候,不要只想到作者的见解,还要有自己的见解,要寻找自己的声音,要突破!”在他带头和鼓励下,男孩们一个个开始爬上课桌,站上课桌。

当基廷站在桌上说出“要用不同的角度看待事物”一句起,已经为学生们开启了一个新世界。“站上课桌”不再是一次简单的突破常规的课堂行为,更像打开了开关,让灯光直接穿透了学生们懵懂内心世界的阴霾,引领他们找到了未曾被发现的空间。原来,学生生活不止是为了成为医生、律师、商业精英,还有诗歌和自由。

而影片最后,当基廷不得不离开学校时,男孩们仿佛完成仪式一般用“站上课桌”的行为来表达了对他的感激与不舍。

我们肯定遇到过很多这样的老师:他们在课堂上认真教学,课后耐心辅导,不懂的题一定会耐心讲解;他们平日里同样关怀学生,并且以自己的师德感染着学生,让人感到温暖。

毫无疑问,这样的老师当然是好老师。比较而言,基廷老师的出格行为并不能算是传统意义上的“好老师”。但是,对于生命中出现过的“基廷老师”,我们往往会给予更高的敬意,留下更深的记忆,为什么?

究其原因,或许,传统的好老师是在让我们积极认同学生身份、在“求学——升学”这条固定轨迹上走得更稳健,而基廷这样的“好老师”,是在顶着巨大的压力为我们开辟人生的另一种可能。

善于融入学生、发现学生的潜能

课堂上,基廷老师会演绎凯撒,莎士比亚,扮演马龙·白兰度(美国著名演员,1950年代正当红),吹口哨进课堂,向学生挥手打招呼,请学生帮自己保守秘密,基廷“无所不用其极”地融入学生当中,证明自己是他们中的一员。

当一群学生重组死亡诗社,在山洞里热烈地朗读诗歌;当学生尼尔欣喜地在舞台上发挥自己的才能;当害羞又口吃的学生托德大胆地站上课桌,念出“O! Captain! My captain!”……基廷老师形象的高度一次又一次被刷新。

没有人不渴望成长过程中有这样的老师陪伴。

可喜的是,现实中有大量类似的优秀教师,他们的课堂早已突破传统的知识传授形式。且不论小组讨论、项目式学习、走班制等较新的教学方式,很多老师会灵活地把自己的亲身经历、个人体验等与课堂内容无缝衔接。而正是这些独特的额外“戏份”,成为了学生心目中某某老师的标志性之一。不妨回忆学生时代,印象深刻的课堂多半不是那些知识点,而是老师的某个动作、某句话,或某个互动。

龙应台说,“我们拼命地学习如何成功冲刺一百米,但是没有人教过我们:你跌倒时,怎么跌得有尊严;你的膝盖破得血肉模糊时,怎么清洗伤口、怎么包扎;你一头栽下时,怎么治疗内心淌血的创痛,怎么获得心灵深层的平静;心像玻璃一样碎了一地时,怎么收拾?”真实而完整的教育就该是这样,教会孩子们去争取、去拼搏、去赢,没什么错,但只有输赢必然是不完整的。就像考纲、重点很重要,但缺乏了平常一点一点的积累,它们没有任何意义。

人生应当是饱满而生动的,输赢之外,还有太多的命题等待孩子们去应对:成长、恋爱、甜蜜、痛苦……而作为一名老师,最大的责任就是像“基廷老师”那样,让他们具备自我发现、自我推动的能力,在成长中陪伴一程,却令他们受益一生。

延伸阅读:

《死亡诗社》中的惠特曼诗歌

1. 《哦,船长!我的船长!》

这首诗是沃尔特·惠特曼为林肯写的诗,收录在《草叶集》“纪念林肯总统”一章中。

哦,船长,我的船长!

我们险恶的航程已经告终,

我们的船安渡过惊涛骇浪,

我们寻求的奖赏已赢得手中。

港口已经不远,钟声我已听见,

万千人众在欢呼呐喊,

目迎着我们的船从容返航,

我们的船威严而且勇敢。

可是,心啊!心啊!心啊!

哦.殷红的血滴流泻,

在甲板上,那里躺着我的船长,

他已倒下,已死去,已冷却。

哦,船长,我的船长!

起来吧,请听听这钟声,

起来,——旌旗,

为你招展——号角,为你长鸣。

为你.岸上挤满了人群——为你,

无数花束、彩带、花环。

为你,熙攘的群众在呼唤,

转动着多少殷切的脸。

这里,船长!亲爱的父亲!

你头颅下边是我的手臂!

这是甲板上的一场梦啊,

你已倒下,已死去,已冷却。

我们的船长不作回答,

他的双唇惨白、寂静,

我的父亲不能感觉我的手臂,

他已没有脉搏、没有生命,

我们的船已安全抛锚碇泊,

航行已完成,已告终,

胜利的船从险恶的旅途归来,

我们寻求的已赢得手中。

欢呼,哦,海岸!

轰鸣,哦,洪钟!

可是,我却轻移悲伤的步履,

在甲板上,那里躺着我的船长,

他已倒下,已死去,已冷却。

2. 《哦!自我,哦!生命》

啊!自我,啊!生命

这个问题总是不停地出现

毫无信仰的人群川流不息

城市充斥着愚昧

生活在其中有什么意义

啊!自我!啊!生命!

回答

因为你的存在

让生命存在,使其合一

因为富有生命活力的戏剧在继续

因为你可以奉献一篇诗歌

3. 《欢乐之歌》

诗歌来自惠特曼《草叶集》中的《欢乐之歌》。全文较长,节选后面几段。

向着强大的势力斗争,勇敢面对敌人!

单枪匹马面对他们,看一个人能承受多重!

面对面地迎接冲突、刑罚、监牢、众人的憎恨,

毫无畏惧地登上断头台,冲向枪林弹雨!

成为一个真正的神!

啊,张饱帆于大海吧!

离开这死气沉沉、不堪忍受的陆地!

离开这乏味的千篇一律的街道、人行道和房子,

离开这凝固不动的陆地,上船吧,

航行,航行,航行!

啊,让我今后的生活成为一首新的欢乐之歌!

跳舞、拍手、欢腾、喊叫、蹦呀、跳呀、打滚、摇摆,

做一个世界的水手,奔赴所有的码头,

就做一条船吧,(看我迎着太阳和天空扬起了帆)

一条飞快的抖擞的船,装满了丰富的词句,装满了欢乐。

4. 《我自己的歌》

仍然出自《草叶集》,选取《我自己的歌》一诗第52小节。

那苍鹰从我身旁掠过而且责备我,他怪我饶舌,又怪我迟迟留着不走。

我也一样一点都不驯顺,我也一样不可翻译,

我在世界的屋脊上发出了粗野的喊叫声。

白天最后的日光为我停留,

它把我的影子抛在其它影子的后面而且和其它的一样,

抛我在多黑影的旷野,

它劝诱我走向烟雾和黄昏。

我像空气一样走了,我对着那正在逃跑的太阳摇晃着我的绺绺白发,

我把我的肉体融化在旋涡中,让它漂浮在花边状的裂缝中。

我把自己交付给秽土,让它在我心爱的草丛中成长,

如果你又需要我,请在你的靴子底下寻找我。

你会不十分清楚我是谁,我的含义是什么,

但是我对你说来,仍将有益于你的健康,

还将滤净并充实你的血液。

如果你一时找不到我,请不要灰心丧气,

一处找不到再到别处去找,

我总在某个地方等候着你。

“教育日课”

 征稿邮箱:2594889720@qq.com 

尊重原创,支持好文

喜欢本文,可识别二维码向作者打赏 ▼

作者 | 张磊,蒲公英教育智库研究员

责编 | 黄春霞

“新校长传媒”广告合作请联系 023-67450968

推荐阅读

点击关键词,阅读更多“日课”相关内容

创建学校气象 | 家庭实验室 | 今天谈谈数学

教育更要打假 | 计划生育这一代 | 历史相对论

今天的德育 | 挑战式学习 | 最美女先生

养育参考书 | 如果教育是诗 | 惊蛰:自然教育

天才少年的前世今生 | 最可爱的人 | 语言学习意义


/ 蒲公英大学2017年课程 /

点击下图,直接连线 ▼

/ 重构教师学习盒子 /

点击“阅读原文”,一键订购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