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我突然不想出轨了”


作者 | 婉兮(悦读特邀作者)

有正如陈奕迅唱的那样,“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红玫瑰和白玫瑰同样也适用于女人。小悦认为,有趣的人生不是和不一样的人去体验同样的生活,而是和自己的爱人一起努力发现生活的美好,体验不同的事物。

——小悦

1.

王瀚的这场相见蓄谋已久,下定决心却只是三天前。

那晚诗雅穿了一条新裙子,花蝴蝶一般在各个房间穿梭,可老张一直低着头玩手机,对妻子的精心装扮视若无睹。

最后,耐不住性子的诗雅开口问道:“老公,我这身新衣服怎么样?”

“挺好看的。”老张头也不抬,不咸不淡的话语张口就来,敷衍都已经轻车熟路。

诗雅弯腰看了看,手机屏显示着牌桌子,老张屏气凝神地盯着看,他是被斗的地主,全身心都在战场上厮杀。诗雅怒火中烧,猛地劈手夺过了老张的手机,气冲冲关了游戏,又恶狠狠把它摔在沙发上。

沙发是软的,手机摔不坏,可老张的心被摔疼了。

他嚯地站起来,怒目而视。诗雅先发制人,竹筒爆豆一般噼里啪啦炸起来:“整天就知道玩手机?你心里还有没有我?”

也是重复几百次的陈词滥调了,愤怒一旦失去新鲜感,威慑力也小了几分似的。所以老张不像新婚时那般诚惶诚恐地哄着她,反而毫不客气地拂袖而去。

大门砰一声关上,诗雅顿时泄下气来瘫坐在沙发上,一双失了神的眼睛四处张望。

地板有点灰,茶几上乱七八糟地摆放着瓜子糖果,晚饭的杯盘碗盏也还没收拾,总之就是一地狼藉。这乱糟糟的屋子跟他们的婚姻一样,鸡飞狗跳七零八碎的,看着尽是苟且,完全没了诗和远方。

诗雅暗自嗟伤,忽然就想到了王瀚。和许多婚后过得不太如意的女人一样,她开始思念自己的前任。

2.

王瀚是诗雅的大学同学,两人在文学社相识,又都爱着唐诗宋词,一来二去就熟了起来,颇有些高山流水遇知音的感觉。

先是做朋友,不温不火地处了两年多,才在大三时牵手成功。那天王瀚在女生宿舍楼下用蜡烛摆出一个心,捧着玫瑰高喊着诗雅我爱你!

诗雅在欢呼声和起哄声中红着脸下楼,与王瀚拥抱时,只觉得漫天星斗熠熠生辉。爱情来了,天地万物都闪着光。

可一转眼就到了毕业,王瀚说父母已经为他安排好工作,他的语气云淡风轻,却对诗雅的去向只字不提。中文出身的姑娘诗雅长了一颗林黛玉似的七窍玲珑心,于是她给王瀚发了一句话,“努力加餐勿念妾。锦水汤汤,与君长绝。”

是卓文君给司马相如的诀别诗,王瀚一看就懂,于是便自在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

诗雅回了乡,拼了两年才考进一个事业单位,又在同事的张罗下结识老张。老张其实并不老,大诗雅两岁而已。他工科出身,做通信技术,话很少,是个典型的技术宅男。

追诗雅时,老张每天接送诗雅上下班,刮风下雨从不间断。诗雅爱睡懒觉,急匆匆上了车,却见车里放着保温桶,桶里装着小米粥。她慢慢喝着,车子穿过一个个红绿灯,老张微笑着看她,依然不说什么。

有一次,诗雅痛经,请了假在家休息。老张丢开工作来探望,搓着手满脸通红。诗雅以为他只会憋出一句多喝热水,不料老张吭哧半天说道:“我听说,生个孩子就不痛了。不如我们生个孩子?”

诗雅抬起头,回答同样地出人意料。她说,好。这就算求婚了,没有戒指没有玫瑰,甚至没有一句我爱你。

日子一天天重复着,365天过得几乎一模一样,可孩子还没生出来,另一种疼痛又开始了。

像是一秒钟都无法再忍受,她拿出了手机,打开微信找到王瀚,输入一句话:“那我们见见吧。”

3.

半年前,诗雅被室友拉进一个校友群,一进去,就看到王瀚的名字赫然在列。他和从前一样妙语连珠,把气氛带动得异常活跃。

一分钟后,好友申请就过来了,附带信息里有王瀚一贯的风格,他说:今宵剩把银灯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诗雅正半躺着泡脚,一旁的老张抱着笔记本电脑查资料。她把湿淋淋的脚伸出来踢向老张,老张没说什么,只是顺手捞过她的脚来擦干,开始了不紧不慢的按摩。她想说点什么,却找不到那个什么,老张也没意识到她的微妙心理。她犹豫挣扎了一分钟,最终还是点了通过。

诗雅觉得自己婚姻很寂寞,所有人都看到老张把她捧在手心,可她总觉得缺了点什么。王瀚重新出现后,她才恍然大悟,瞬间明了自己的期盼。但这无法宣之于口,说出来了就是不知足不珍惜,因为许多人眼中的婚姻和爱情不是一回事,过日子和风花雪月是扯不上半毛钱关系的。

可她偏偏是个贪心的女人,有了做出来的爱,还渴望谈出来的情。

老张一小时后就回了家,默默拖着地洗着碗,像是一种无声的道歉。

诗雅站在他身后,低声说:“我想出去一趟,散散心。”

老张的手停顿了一下,显然是听出了她的不快了。但他没有反对:“也好。票定了吗?我刚刚发的那笔奖金够不够用?不够再取点。”

诗雅嗯了一声,不知为什么,鼻子竟然有点酸。

4.

地点选在他们上大学的那座城市,因为诗雅无意中提了一句喜爱母校的桃花灼灼。眼下也正是春天,对两个半只脚踏进中年的男女来说,这春色满园,似乎有点不一般的象征。

多年未见的王瀚手持鲜花来接机,大红色的玫瑰像一团火焰。诗雅觉得自己的心好像也烧起来了,可面对着迎面而来的王瀚却一闪身,轻巧巧地避过他的拥抱。

上了车,诗雅盯着玫瑰说道:“他从不记得要在纪念日送花的。”是埋怨的口吻,可语音刚落就想起登机前,老张说:“还有三天大姨妈就来了,记着不能吃冷的。”

她的眼神忽然泛起一阵迷离,看在王瀚眼里却是十足十的诱惑。他伸出手握住她,掌心猛然感觉到小小的膈应,是她的婚戒。诗雅抱歉一笑,盯着手指看了半天,最终还是放弃了取下它的打算。

已婚女人的身份,不是取下婚戒就能抹除的。

这半年来,诗雅和王瀚断断续续地聊着,开始只是相互问候。直到和老张怄气的某个夜深人静里,诗雅发了一条朋友圈,王瀚从字里行间看出异样,发过来的信息便带了一丝试探。那句“衣不如新,人不如故”像是往平静的湖水里扔下一粒小石子,心就起了波澜。

诗雅在那天的梦里又看见大学时的烛光与玫瑰,醒来只见老张在厨房里熬着白粥,吃到嘴里淡极了,多像眼前的一切。逃离的心思瞬间就起来了,是谁说的,一辈子太长,要和有趣的人在一起。

那会儿便想再见王瀚一次,可诗雅不敢往出轨两个字去想,那代表着禁忌与不忠。她的潜意识里,始终是要清清白白从一而终的。

直到这一刻,酒店前台登记的王瀚对服务员说:“一间大床房,谢谢!”诗雅顿时起了做贼心虚的胆怯,风衣拉起了领子,还得谨慎地四处张望,一颗心开始砰砰直跳。

据说男人出轨一般是为了性,女人出轨却是为了爱。

诗雅扪心自问着,但不觉得自己是缺爱的女人,也没发现对王瀚的旧情足以燃烧了余生。

可是问题出在哪儿?是什么让她迫不及待地,千里迢迢地来寻这场刺激?

5.

诗雅在内衣扣子被解开第一颗时,猛地挡住了王瀚进攻的手。

她发现他的眼角已经有细细的皱纹了,嘴巴里说出的情话似乎也带了烟草味市井气,听上去,总藏着些虚伪和刻意似的。他眼里那些赤裸裸的欲望,将她飞蛾扑火一般的追寻都变成了一个笑话。

白玫瑰熬成饭黏子,红玫瑰也沦为蚊子血。时光摧枯拉朽,何止对女人无情呢?男女都一样罢,诗雅期待的爱情开始幻灭,眼前只在各自婚姻里失落的男女。而那份旧情,则因为欲望的掺杂,显出了痕迹斑驳不忍直视的苍凉模样。

猛然觉得,与前任上床是在亵渎回忆,也辜负婚姻。

诗雅拉过被子盖上,然后问王瀚:“假如我们当年在一起,是不是就一定会活成神仙眷侣?”

“不见得吧。”王瀚点燃一支烟,唇边浮起的一丝笑意却不太真实。他说:“我的老婆,也不吃我这一套啊。她喜欢细致体贴忠厚老实的男人。”

诗雅哑然失笑,原来她与另一个女人相互羡慕而不知身在福中。女人的一生里,大概也会遇见两个男人,但也许无论嫁给谁,都有幸运与不幸相交织,不甘与挣扎相交替。

红玫瑰与白玫瑰情结,并不是男人的专利。

6.

落到了柴米油盐里的饮食男女,怎还能奢望十全十美事事顺遂?婚后的日子,本就是作家不忍落墨的一笔,是王子与公主的彻底谢幕后的不可说、不能说。

“对不起啊。”诗雅开始穿衣服,她对初恋微微一笑,“我忽然不想出轨了,因为出轨解决不了问题。”看见王瀚露出失望的表情,她忽然无比想念老张。那个从来不会夜不归宿流连花丛的男人,从没说过一句爱,却时时处处都在言爱。

似乎活了三十多年才明白什么是婚姻,荒唐的是,道理是从出轨里来的。也许正如苦过方知甜,走到了围城边缘回头一望,却见城内花木繁盛风景正好。忽然就不想走,也走不了了。

诗雅迅速收拾好了行李,跟王瀚道过别,便打了车飞快向机场驶去。她想要赶上最后一班飞机,马不停蹄地回到老张身边去。

与其寻寻觅觅和不同的人谈恋爱,不如守着一个人,在柴米油盐的平淡里寻找风花雪月。婚姻里的新鲜感,正是一次次发现对方、爱上对方。

这是婚姻最艰难的突破,但也是它最伟大的价值。

要不怎么说一生一世,不离不弃呢?

拉到文章底部

点击“写留言”

马上就可以畅所欲言啦

  • PS:各位可爱的小伙伴们:咱们悦读写作圈课堂又开讲啦!普通人如何提高写作水平?如何更好的用文字表达自己?如何通过写作开发自己的第二项赚钱能力?点开悦读子菜单:小悦课堂·一起写作,立即解锁自己的新技能!

  • 作者:婉兮,悦读特邀作者,讲故事、熬鸡汤,你有没有故事?要不要说给我听?公众号“婉兮清扬”(ID: zmwx322),微博@婉xi。本文首发悦读(ID: yuedu58),中国第一女性情感微刊,和小悦一起做高情商的女人。

  • 本文为悦读原创独家首发,48小时之后方可转载,转载请联系悦读授权。

  • 后台回复“问答”,查看今日「小悦情感答疑」

  • ↓↓↓点击“阅读原文”,送你一篇精选美文

相关文章推荐

公众号推荐